李景天并没有使用思感去刺探情报,当天晚上苏雪和方雅菲很晚才回来,一上床就遭到了他的‘严刑’拷问,只好老实招供。

原来自从华山回来后,那路学红这几天一直非常关心刘欣然的情况,自早晨起就在她家附近徘徊,中午要一块吃饭,下午要一起运动打球,让她不胜其烦。好在苏雪三女不时去看她,她还有借口将路学红拒之门外。可惜今天晚上,路某人给她打电话,说呆在她家楼下不走了,等她下去一起看电影。刘欣然为了让他死心,索性便让苏雪和方雅菲留下,然后三女一起下楼,告诉他自己对男人没有兴趣,好让他知难而退。路学红听了,果然很失望的走了,二女这才回来。

“糟了,这肯定不行,”李景天急道。

“怎么了,老公?”苏苏雪和方雅菲不太明白。

“这么说一时有效,等路学红明白过来,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你们想,要是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他会轻易放弃吗?再说了,我要是他,或许还会想到把你们一网打尽。”

“切,打你这个大色狼!”二女娇呼一声,伸手在他腰间上掐了几下。

“两位老婆,现实可总是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不是吗?”李景天强忍着扰,正色道。

“是啊,雅菲、阿雪,老公说的有道理,我们应该把事情想的复杂一点。我看让老公去公开追求欣然姐吧,也好让路学红死心,”却是陆语诗苏醒过来,道。

二女陷入沉思之中。还是苏雪先开口道:“老公,我同意,不过要小心些,不要让有心人传到爷爷耳朵里,你定吧!”

“是啊,老公,反正欣然姐也说要你去上她的课,我看,你不如就借这个机会开始追求她得了!”方雅菲也道。

“我总觉得周围有间谍,要不然你妈妈怎么能知道雅菲也追求我呢?”李景天想到上回的事,不由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

“有就有吧,这个人不可能知道我们的太多事情,不过他要是有心人,也可以推断出很多了,或许上次的事情就是他分析出来的,”苏雪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最后四女一致通过让他正式追求刘欣然,李景天喜上眉梢,但还是装模作样的推辞一下,才正式接受。

第二天下午他去机场送走陆语琳,回家的路上,脑中满是陆语琳那恋恋不舍的表情和柔肠寸断的泪光。回到家跟苏雪她们一说,大家还都觉得他矫情。陈群打来电话,说新闻发布会定在十月二十六日,星期三举行,因为要赶紧给宾客发请贴了,如果不提前邀请,恐怕不会有多少人来的。

他们计划请的人包括国内汽车行业的主要生产厂家、政府官员、媒体记者,至于娱乐圈,就由方雅菲代表出席。

今天晚上,趁这大明星在身下婉转呻吟的时候,李景天趁机提出了这个请求。

“老公,我可是要收费的哦!具体找…啊…阿雪去谈,”方雅菲已经快达到快感的颠峰,但神志却很清醒。

“老公,至少二十万,要不雅菲可是不去的哦!”苏雪火热的身子贴上来道。

“找抽呢!”他大手在苏雪粉臀上轻拍一记。

“老公,”这美女媚眼如丝,继续道:“别打人家,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雅菲这么大牌明星,当然不能白去了!”

“好吧,我跟我的总经理商量一下,看他怎么想。不过雅菲,你现在身价真的这么高吗?”

“老公啊,这件事阿雪最清楚了,要知道我基本上不出席这类活动,这次看你的面子就去一次,不过刚才的价格已经是最低了!”这大明星刚刚达到颠峰,身躯仿佛蒙上了一层水雾,格外夺目。

“好吧,反正到时候又回到我手里,也一样,”他嘴里嘟囔道。

“臭老公,你美什么呢!”苏雪娇媚一笑,坐到他的大家伙上。

“我就怕陈叔叔知道我们的关系后,说我贪污公款,”李景天微挺,笑着道。

“切,你真能说,我们还不愿意去呢!”二女一起急。

第二天一早,李景天就去上刘欣然的课,江东看见他进来吃惊不小,打趣道:“老三,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前几次只是心血来潮呢!”

“咳,我想通了,多上一次课也没什么大不了,以后估计会经常来的,”他答道。

“老三,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呼上课的美女老师吧?”庄大海打趣道。

“你们几个说什么呢?”却是周丽不忿。

“大嫂,没什么,”庄大海改口倒也快。

一句大嫂叫的周丽满脸通红,啐道:“闭上你的乌鸦嘴!”

刚好刘欣然走进来,大家的注意力立刻就被美女老师所吸引。她一身素白套装,下摆就到膝盖,咖啡色丝袜,脚蹬白色高跟鞋,上衣领口大开,里边是一件白色的吊带小背心,头发盘起在头顶,在额头分成两缕,脸上不着一丝脂粉,显得格外的青春。

看见李景天在,她脸上飞上一丝满意的笑容,然后开始上课。她谈吐高雅,风度优雅,侃侃而谈,脸上总泛着自信的笑容,格外吸引学生。她旁征博引,本来枯燥的文学课听起来饶有兴趣,大家都听的津津有味,若有所思。她的目光偶尔和李景天碰撞,又很快移开。

下课后,李景天准备离开去跟苏雪一起上课,刘欣然叫住了他。

“李景天,陪我一起走走好吗?”她开口道,双手捧着自己的讲义。

“求之不得,欣然,”他依然一副侵略性语气。

刘欣然对此没有介意,继续道:“李景天,上回你捐钱给孤儿院,我还没谢你呢,我想问你,在孤儿院说的那些话是你的真心话吗?”说完娇羞无比的低下头。

李景天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当然了,欣然,你知道吗,你其实是我前世的妻子,我从第一次在场见到你就认出了你,从心里想爱你,想拥有你!”

刘欣然鼓足勇气抬起头:“景天,多谢你这么坦白。说实话,我虽然不完全相信你说的话,但在华山的经历却告诉我,你说的可能是真的。但你能力那么厉害,我也怀疑你是在编一个故事骗我,”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一下,认真道:“告诉我,景天,这一切都不是你在骗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我发誓,欣然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决不是我李景天编造出来的,如果我李景天说谎,愿意受……”

“好了,人家并没有让你发誓!好端端的发什么誓呢!”刘欣然赶紧阻止他。

“欣然相信我的话了吗?”李景天好奇道。

“就算相信了吧,”佳人心情大好,喜滋滋道。

“这么说,我可以追求欣然了吗?”李景天追问。

刘欣然大羞:“你不是一直在追人家吗,讨厌!”这话说的就有些情意。

“那我可以牵欣然的手吗?”李景天说着手便伸过去。

刘欣然手却一把把他甩开,娇笑道:“我们的关系还没到哪个地步,对不起,”说着大步走开,留下银铃般的笑声。

李景天看着她美好的背影,呆了半晌,心道,欣然看来已经要恢复记忆了。看她刚才的表现,对自己大有情意。一看表,却吓了一跳,原来第3节课都开始了,他赶紧大步流星的朝教室走去,脑中适时出现了苏雪着急的样子。

小丫头上午就两节课,下课后,想起要去超市买些东西,朝校园南门的超市走去。她在超市里逛了一圈,挑好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到收款台准备交钱离开。

“哎,我的钱呢?”想起钱包刚才还在身上,此刻却消失不见,不由吓了一跳,翻找起来。收银台的小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就像她在找借口开脱似的。

“小姐,我刚才在地上看见一个钱包,不知道是不是你的?”一个温和的男声从背后传来,接着递过来一个钱包。

小丫头一看,正是自己的钱包,飞快的扫视一遍里边的东西,一个不落,她心里长出一口气,这才抬头打量着递给自己钱包的男士。

“是你?”她吃一惊,此人赫然是昨天下午撞她的人。

“这么巧?”对方笑道,手里拿着几样东西。

“谢谢你,”她朝对方道。

“不用客气,对了,你这个学校的学生吗?”对方彬彬有礼,温文尔雅。

“是啊,我是英语系大一的新生,你也是学生吗?”她好奇道。

“算是吧,我在北大上一个进修班,关于经济管理的,同学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的声音软绵绵的让人提不起拒绝的勇气。

小丫头爽快道:“我叫章若思,你呢?”

“我叫穆森,能认识你真的很高兴,章若思同学!”对方伸出手来。

小丫头略微一握,然后热情道:“你住校吗,穆森?”

“你看我像吗?”对方幽默一笑。

“我看也不像,学校没那么多宿舍和公寓给你们住,”小丫头自嘲道。

“是啊,我倒想像你们似的住校,可惜不可能。好了,章若思同学,昨天我撞了你,今天又帮你捡到钱包,我们就算扯平了,两不相欠,你看这样好吗?”

小丫头自然道:“当然了,其实昨天也不能怪你,咳,算了,不说那么多了,我们既然认识了,就是有缘分,再见吧,穆森!”

“好吧,再见,章若思同学!”穆森点点头,算是跟她再见。只是小丫头走远后,他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喃喃自语着什么。

丁璐来找小丫头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以后了。

“你怎么过来的呀,璐璐?”小丫头热情问。

“我坐公交过来的,对了,若思,有没有什么新鲜事跟我说说?”

“嗨,能有什么呀,不过我觉得大学比高中有意思多了,老师也不那么管着我们了,”小丫头随口敷衍,心却飞到了男人身边,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不对啊,若思,你有些变化,嗯,让我再看看,比以前多了一种气质,哎,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你不像以前那样稚嫩了!”

丁璐突然大声道,盯着她看个不停。

“真的吗?我不还跟以前一样吗?”小丫头有些吃惊。但她心里知道,自那件事后,自己是有了些变化,可能气质也随着有变化了吧。

“我们不谈这些了,对了,你天天在学校住吗?”

“差不多吧,有时候想家了,就坐车回去,哎,我们哪儿活动挺多的,常有一些导演去学校物色演员,我们自己也经常拍一些小节目什么的,你有时间去看看吧!”丁璐高兴道。

“要不叫电影学院呢!对了,你们家还住在上地吗?”

“是啊,我们没搬家。”

“就我哥,你知道的,办了个公司,就在上地,这不,一下课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还琢磨去找他去呢!”小丫头无精打采道。

“哦!”这一声语调带着无数的调侃:“怪不得呢!对老同学都这么有气无力的!”

“什么呀!讨厌你!”小丫头不依,二女闹了起来。

“对了,若思,我想见方雅菲,能帮我吗?”丁璐突然道。

“你不是上次见过她了吗?”小丫头好奇道。

“上次是上次,不一样的。还有,你说你的哪个哥哥能教我学武吗?”

看着丁璐一脸的期盼,小丫头突口而出:“当然可以了,我就是他教的!”说完才觉得不妥,赶紧捂着嘴。

丁璐赶紧可怜兮兮道:“那你得帮我,好吗,若思?”

“哎,好吧,本来哥哥是不让我跟别人说的,看在咱俩好姐妹的份上,我就答应你了!”

小丫头大大咧咧道,拍了一下丁璐的香肩。

“好若思,我就等着你的安排了!”

“好说,我知道他每周四下午都去一零三中教一班小孩儿学武,我跟他说一声,到时候你也去得了!”

两个少女就这样商议妥当,晚上一起去学校食堂吃饭。

李景天下午跟陈群开会,商量邀请嘉宾的名单,其实陈群那里都已经列了一个名单出来了,不过为了表示对他这个董事长的尊重,还是让他过来最后定夺,李景天顺便说了方雅菲要钱的事情。

陈群却立刻接茬道:“没问题,按说她这么大的明星,这个价格不算高,或许我们可以考虑邀请她担任我们的形象代言人,毕竟她清新的形象跟我们公司绿色无污染的产品也能匹配,我看如果能征得她的同意,那对我们公司的产品推广及建立企业形象是非常有利的。”

“我看也行,要不我再去跟她谈谈,看她怎么想?”李景天试探道。

“可以啊,不过景天,你跟她很熟吗?”陈群不经意问。

“咳,算不上,”他赶紧否认。心里却在嘀咕,要好好培训两个,家里的事情一律不许乱往外讲。

“如果能在新闻发布会前定好这件事,再能拍摄一些切合主题的照片,那就更好了!”陈群像是自言自语。

“没问题,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李景天打保票。

陈群考虑一下,又道:“政府那头,你得抓紧问问,应该也快批下来了吧?”

“许秘书应该能有这个面子,我给他打个电话吧!”李景天应承下来。

“到时候,我想请他来,当然,就看人家给不给我们这个面子了!”陈群又道。

说干就干,他马上给许秘书打了个电话,对方爽快答应帮他去问一下。过了一会儿打回电话,说是国土部那边已经做完所有勘测,因为该地块面积太大,需要国务院审批,应该本周内会有个结果。

“许叔叔,麻烦您了,我们公司准备十月二十六日开新闻发布会暨公司成立招待酒会,在京西宾馆。您知道,这个批文如果能在这之前办好的话,就再合适不过了。还有,如果您到时有时间的话,我们也想邀请您出席,”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清楚了。

许秘书稍微犹豫一下道:“放心吧,景天,我帮你催催,至于我吗,想去,但现在定不下来,过几天再答复你,好吗?”

“没问题,许叔叔,多谢了!”李景天听的心花怒放,挂断了电话。

中南海内,许秘书挂断他的电话,双手并在身后,连大气也不敢出。

“是李景天小朋友的电话吗?”一个浑厚的声音道。声音的主人刚才正忙于批阅一大堆的文件,此刻也停了下来。

“是的,主席,他邀请我出席他们公司的开业酒会,还有就是希望我们能在这之前,批准他用地的申请。”

“哦?他还邀请你去?”老人双眸闪着智慧的光芒,接着道:“那你就去吧,记得把看到的一切都向我汇报,我倒想看看这个小朋友能折腾起多大的浪来!”

“是,主席!”许秘书点头答应。

一下午忙的真够累的,下班时间到了,李景天告别陈群,带着两个回家。刚走一半,就接到美妇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去她公司一趟,李景天想想答应了第二天去。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