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是为陆语诗办的庆功酒,恭喜她终于去了刑警队,陆语诗干脆叫上丁璐。

丁璐跟陆语诗苏雪方雅菲同车,陆语诗问道:“璐璐,哪个色狼老师没再找你麻烦吧?”

丁璐俏脸微红:“那倒没有,除了上课之外,我连话都不跟他说。”

“现在这种事太多了,几年前不就有过好几起吗?好多还都是电影学院的,丁璐,作女孩子的也得检点,知道吗?”却是苏雪开口道。

“谢谢苏姐姐,”丁璐更是羞不可抑,想到自己上次确实太孟浪了点。她心眼没苏雪那么多,也没想到这话里的讥嘲意思。

“阿雪!”苏雪还想说点什么,陆语诗赶紧阻止。方雅菲却什么都没说,心里却在嘀咕,跟普通女孩子比起来,自己够幸福的了。

年轻女孩子总有糊涂的时候,有的需要很长时间付出很大代价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一行八人找了家老城区的餐厅,越是去一些高档地方,越容易遇见狗仔队,对此,方雅菲深有体会。

这里属于老北京口味,比较有特点,位于一个大四合院内,包间还带独立卫生间,不用担心别人扰。丁璐跟大家立刻打的火热,只是苏雪好像还对她有些看法。

菜上来了,李景天举杯道:“各位美女,我们为语诗荣升刑警大队副组长干杯!”

众女一起举杯,陆语诗面带喜色道:“谢谢大家,我很高兴!”说完一饮而尽。

“我们欢迎语诗给我们说几句!”方雅菲跟着起哄。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陆语诗一捋头发,美目之中清盈波光四闪,大方道:“可能领导觉得我适合去干刑警吧,嗨,主要还是这一年内,抓了几个流氓,所以大家对我印象不错,我一定三年内当上刑警队长,五年内当上副局长。”

大家跟着一阵哄笑,知道她开玩笑的成分更大。

“对了语诗,我记得有一个叫常自如的家伙,他现在还在分局吗?”李景天想起了八个多月前的遭遇。

“他呀,早被免去职务了,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警察,”陆语诗浅酌一口道。

李景天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常自如那势利的一面,心道,活该。

由于有丁璐在,几人也没有太过放肆,一回家就不一样了。苏雪立刻撅嘴不理他了。

“好老婆,怎么了?”李景天自然低声下气讨好她。方雅菲和陆语诗则抿嘴偷笑。

“你这个臭流氓,干什么呢?”苏雪发现了他使坏的手,伸手一掐。

“好老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好吗?”李景天收回大手。

“老公,我发现你在骗人家,你说,是不是看上哪个小姑娘丁璐了?”苏雪忍无可忍道。

“是啊,老公,你有多少女人才满足呢?”却是方雅菲凑过来道。

“你这个臭流氓,非得把你关牢里去几天,才会收敛!”陆语诗自身后搂着他的脖子道。

“你们三个,原来是为这件事啊!”李景天恍然大悟,不由笑了。

“你还笑?真不要脸!”苏雪冷冷道。

“其实我是冤枉的,”李景天把事情经过解释一遍。

“可是,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们呢?”苏雪依然有很多疑惑。

“那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们疑神疑鬼!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你们会怎么说了!”要知道,天下间男女相处,这一类的问题最多,往往也最不好解释。

“老公啊,对不起了,我不该怀疑你的!”苏雪嫩滑的脸蛋贴到他怀里。

“切,阿雪,你这就原谅他了?”方雅菲和陆语诗不齿道。

“雅菲、语诗,他毕竟是我们的‘爷’啊!”苏雪吃吃娇笑道,娇躯微微颤动。

李景天把她一把抱起,伸出舌头闯入她樱桃小嘴中肆虐起来,大手则直接滑入她的衣服内,握住了胸前两团颤巍巍的软肉。

“阿雪宝贝,老公这就疼你!语诗,雅菲,你们两个谁表现好就先给谁!”

“切,臭流氓,好稀罕吗!”二女齐声不耻道。

大床之上,春色无边。灯早熄灭了,代之而发亮的却是李景天的十二颗夜明珠,发出蓝汪汪的光芒,照的室内纤毫毕现。

薄被之下,春意正浓。苏雪跨坐在他的腿上,玉臀上下起伏,方雅菲则正向跪坐在他脸上,妙处正被他大嘴肆虐,一双则被苏雪双手握住,后背却是苏雪饱满的蓓蕾不停摩擦;陆语诗则在他和苏雪身下,伸出小舌头时而拨弄着他或者苏雪的敏感妙处,场景香艳到了极点。

“老公,啊……”却是苏雪一声娇啼,玉露滴滴落入陆语诗口中,握着方雅菲的双手不觉松开。

“死阿雪,怎么就不管…人家了,”方雅菲喘息着道,恨不得男人的舌头更长。

激情过后,四人在床上顺便商量好了最近的安排。主要是方雅菲广告的安排问题。另外方雅菲的新片十二月中旬就要上映了,再有一个月,她肯定得离开北京去美国了。

“老公,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要陪我一起出去,是吧,阿雪?”这娇娇女不顾自己赤身,春光外露,靠在他胸前细细喘息着道。

“是啊,老公,你可是答应了我们两人的,这次一定得跟我们一起去美国!”苏雪也道,纤手握着他的宝贝,在上边不停的绕圈。

这下李景天可有点受不了了:“没问题,我跟你们走!”

“老公,那我们呢?”却是陆语诗也凑过来道。

三女身上如兰似麝的香气直扑鼻孔,李景天不由痴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忙碌之极,除了在学校就是在公司。新公司效率就是高,周二时,他们招聘广告独家代理的广告已经出现在一家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天方给有意竞标的广告公司一个礼拜的时间跟他们联系,领取标书,然后再有两个礼拜的时间准备标书。也就是说十一月底前,就要签署相关文件确定中标企业。

周三上午上完课后,他来到公司,却发现许卉灵已经到了,还带着两个人,一个年轻女子明显是她的秘书,另一个男士则应该是他们的资深律师。

天气渐冷,许卉灵穿了一身风衣,不过下边仍露着纤纤玉腿,说话之间依然是一副高傲的神情,跟乃父平易近人的性格一点都不像。

“陈总,这是我们公司的方案,您看看,给点反馈,”她故意不拿正眼瞅李景天,李景天却也不介意。

“陈总,这份方案您慢慢看,我们给您准备了一个演示文稿,可能效果更直观一些!”男士开口道。李景天记得他叫顾峰。

“好啊,”陈群爽快答应。

这份演示文稿做的倒也平实,主要内容也罗列清楚。按照他们的方案,天方公司支付给卉灵律师行两亿元作为全球范围内办理专利的总酬金,共分五次支付,首期就需要支付两千万,然后视工作进展程度支付剩余款项,卉灵律师行负责在一年之内办理完世界主要国家的商标申请和注册。

售后服务这一块主要包括以后的商标延续申请,但需另外支付费用,且由双方届时再另行商议价格。

“这样,我们有个了解了,对你们的工作效率我表示满意,但是我们还需要考虑一下,然后再跟你们联系,好吗?”陈群跟他交换一个眼神道。

许卉灵双手斜插在风衣口袋里,衣服绷的紧紧,胸脯自然高耸挺拔,分外撩人注目,但李景天却仿佛能看出内心的紧张:“没问题,不只陈总要考虑多久呢?”

“这个,”陈群看了一眼李景天,道:“不会太长,估计也就几天吧,下周就会跟你们联系。”

“好,那我等你电话,可不要忘了哦!”许卉灵盈盈起身,跟陈群告别过后,就欲离去。

“李景天,能跟你说句话吗?”她突然顿住脚步,扭头道。

李景天看着她脸上勉强的笑容,想到许老,还是答应了:“你说吧!”

“就在这儿吗?”

“要不去我办公室吧!”

许卉灵跟着他进入办公室,顺便帮他带上门。

“李景天,我觉得你这个董事长干的挺窝囊的,怎么连句话都不说呢?你不要告诉我有今天的成绩是靠你这张脸蛋争取的,那样我会更鄙视你!”她的话尖酸刻薄,说完后,冷冷的看着李景天。

李景天果然听的勃然大怒,想到许老,还是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许小姐,没见过你这么没有礼貌的女人,我真不懂你说什么。”

许卉灵看着他强自按着椅子、青筋毕露的手背,继续损道:“别人不知道苏雪的身份,我还能不知道吗?”

“你给我滚出去!”李景天终于按捺不住愤怒,喊了出来。

“哈哈,这下说到你的痛处了,是吧?”许卉灵拿起小包,起身扭头就走。

等她离开,陈群闻讯而来,道:景天,怎么了?”

“没事,您让我静静,”他却不好把这件事向陈群说明。看来只能自己倒霉了,也不知道怎么得罪这个女人了,竟然老针对自己。

“要不我们不跟她合作了,真没想到许老竟然会有这样的女儿,”陈群看出了事情的不妥之处道。

“没事,真没事,您也不用跟许老讲,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李景天淡淡道。

陈群出去后,他心里一动,思感立刻找到了许卉灵一行。

“许总,哪个李景天是什么人呀?您刚才怎么了?”顾峰关心道。

“没你们的事,瞎打听什么呀?”许卉灵闭着眼,冷冷道。李景天刚才的表现她还是挺佩服的,作为一个小年轻,她可以给他七十分,越是这样,越使她难受。从来就没见这么年轻心计又这么深沉的人,他凭什么比自己强?想着,脸色越发煞白,顾峰两人都不敢再问什么,生怕触了她的霉头。

很快到了公司,宽大的办公室内,外边员工是绝对看不到里边情况的。她把衣服取下,喝了口茶水,批阅起桌上的文件。只是才看了几分钟,就再也看不下去,口中恨恨骂道:“李景天,你这个吃软饭的,竟然不搭理我,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爸也真是的,竟然能看上他这么一个人,岂有此理!”

看着桌上镜子中哪个佼好的面容,她继续道:“许卉灵啊,你都快三十多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争强好胜?再过几年女儿就长大了,你总这样不好。不行,我许卉灵什么时候都是被别人羡慕的主儿,怎么能让一个二十多的年轻人超过呢?”

李景天看到这里已经有些明白,看来她是一个有病的人,按时髦的说法,这种病叫强迫症,就是下意识的去做一些自己要做的事,控制不住自己。他叹息一声,心道,我还是不跟她计较的好,一个病人!

周四下午去了一零三中学,丁璐和小丫头自然也来了。上完课,许柔跑过来道:“李老师,上次我妈妈那样说你,对不起啊。”

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子和青纯可爱的模样,李景天更是一点不快都消失不见:“放心吧,我根本就忘了她说过什么。”

“谢谢你,李老师,”许柔突然害羞跑远。

“景天大哥,谢谢你上周去看我的表演,”丁璐也上前道。

“别客气,说实话,挺不错的,就是化妆太浓了,我看着害怕,”他道。

丁璐俏脸一红,仿佛有些害羞。

“好了,你们别磨叽了,快点走吧!”章若思有些看不过去道。

“对了,若若,于老师家孩子好带吗?”他突然想起上周日小丫头就已经去做了一次家教了,该问问她情况了。

“嗨,凑合吧!不过肯定不如本小姐聪明了!”小丫头骄傲道。

“那你于阿姨给你多少钱一个小时啊?”

小丫头立刻警觉起来:“臭哥哥,你问这个干什么?这可是人家的血汗钱,你不许打人家主意哦!”丁璐看着她夸张的样子,不觉扑哧笑了。

“哥哥这么有钱还用打你主意吗?”李景天气道:“不过是关心一下你得了!”转头朝丁璐道:“你雅菲姐姐就要给我们公司拍广告片了,等策划剧本出来,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就让你们俩去演个小角色什么的,如果没有,就让你们去剧组帮帮忙,就当是勤工俭学了!”

“谢谢哥哥!”小丫头一声欢呼,不顾丁璐在场,亲了他一口。

“谢谢你了,景天大哥,”丁璐也俏脸一红,显然想说什么。

“丁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不禁好奇问道。

“啊,没什么,”丁璐赶紧否认。不可否认,她有些喜欢这个大哥哥,他帅气富有,还会武术,简直就是女孩子梦中的偶像。可他身边的女孩子那一个都比自己强,跟她们一比,自己简直就什么都不是。也就在自己学校,哪个汤牧虽然也很色,但还算离自己近吧?她不停的告戒自己,醒醒吧,或许汤牧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他还一直追的自己挺紧。

出校门后,丁璐要赶回电影学院去,剩下他跟小丫头两人。

李景天自然不知道这么美丽少女的心事,此刻他想的更多是刘欣然。自上次事情过后,这美女老师上课时老躲闪着他的目光,下课后总是匆匆离开,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这么下去肯定不是个事,也怪自己这几天太忙,没顾得上找她。

想到这里,给陈群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不过去了,拿出手机拨通了刘欣然的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通了电话。

“欣然,你在家吗?我想去找你谈谈,”他尽量把声音压低。

刘欣然犹豫着,最终还是开口道:“我在场跟苏雪她们在一起打网球,你要来就来吧。”

挂断电话,小丫头兴奋道:“哥哥,你是不是快追到欣然姐了?我可听我们班男生说了,欣然姐是咱英语系的第一美女哦!”

“臭丫头,该叫你小色女了!”李景天在她粉臀轻拍一记。

“哥哥,人家疼,”小丫头嘟囔道,用手揉了揉小。李景天知道她做作的成分更大,也就没有理她。

树叶已经掉了很多了,随风飞舞,冷空气到来有几天了。李景天知道,北京的天气就该转冷了。学校场,三女却不怕寒冷,依然露着白生生小腿,挥舞着球拍,引来无数人的注目。刘欣然接电话时的表情,苏雪和方雅菲自然看在眼里,知道自己的男人朝目标又接近了一步,都为他高兴。

刘欣然沉默不语。这几天她可以躲着李景天,却没有拒绝他来找自己。可这个坏蛋竟然近一个礼拜没有来找自己,虽然他工作忙,但连找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吗?要知道,女孩子总是矜持的,你不能指望她们先走那一步。此刻他要来找自己,也不不知道会怎么样。哎,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必想那么多呢?自己身边的这两位美女妹妹,不就死心塌地跟着他吗?

看着场上的苏雪和方雅菲,她突然有些嫉妒她们,可以天天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坏了,难道自己真爱上他了吗?想到这里,她赶紧打住,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危险。可是自从国庆回来后,自己的梦境竟然又清晰了许多,确实看到了苏雪她们几个的容颜,还有一个女子跟自己很像,或者就是她们口中前世的自己。而哪个男人,也就是李景天,容貌跟现在完全一样。

“欣然,”哪个家伙朝自己跑来了,身后还跟了一个尾巴。

“你找我有事吗?”她淡淡道。

“欣然姐姐好!”小丫头乖巧打过招呼,朝苏雪她们跑去。

“欣然,我想告诉你,经过我这么多天的深思,我决定向你坦白,回答你哪个问题。”

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上来就说这个呢?她脸上有些不自然。

“什么问题?我已经忘了,”她淡淡道,神色自然恬淡,就跟没说过一样。

“不会吧?你哪天问我有几个女朋友,我没有回答,现在我决定告诉你一切真相,你怎么能忘了呢?”李景天有些傻眼了。

刘欣然扑哧一笑:“人家记性不好,不行吗?”

各位书友,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