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云裳,风格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从事广告行业有十五年了。自大学毕业后给人打工到自己创业成为老板,直到公司被评为国内最有价值的广告公司,她遍尝创业的酸甜苦辣,可谓是感慨良多。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可以退休了,可这三四年生意却越来越差,以至于她不得不打起精神,认真思考公司的发展问题,毕竟有二十多个员工还在靠她吃饭。

今天一上班就不顺,路上跟人追尾,可能是哪个算命先生说中了?想起周末去红螺寺进香时,哪个算命先生说的话,她心里便不舒服。算命的年约五十多,戴一副墨镜,不知道是真瞎还是伪装,说起来却一套套的。他说自己一年内事业不顺,需要诚心敬神,才能消灾免难,给了他两百块钱后,却立刻就变了张脸,说自己最近会遇到贵人,逢凶化吉,事业成功。

“逢凶化吉?”当自己是傻瓜吗?也不过是一时兴起,想听他说几句好听的,所以才请他看的。想起来就好笑。

可是最近的事情确实让她高兴不起来。客户流失了一大半,代理的几家媒体体制改革,把代理权收回去了。现在就剩下北京电视台的经济频道还在做代理,如果不是有这个支撑的话,公司早关门了。

什么媒体改制?她心知肚明,其实就是对方因为自己给予的利益少,才找借口收回代理权的。这种事以前不是没有过,不过很快就能找到新的媒体,也没当回事。可最近邪了门了,尽丢这样的机会。看来人总是斗不过天的,她叹息一声,还是想起了算命先生说的话。

给保险公司打过电话,处理完这些事情,到了公司后已经是十点半了。秘书见她一脸阴沉样子,也没敢招惹她。进了办公室,喝着秘书刚给泡好的茶,她思绪起伏,竟然想起了许多以前所没有想到的事。

多少次,自己想过要放弃这家公司,可是看着公司这二十多号人,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这些人里,有的已经跟着自己超过了五年,有的刚刚结婚,贷款买了房,像柳明丽和金临夫妇,如果失业的话,恐怕连房子都要交出去了。有的刚大学毕业,这个工作对他们来说,收入也不低,如果又要重新开始,那是多大的打击啊!想到这里,她想起自己老公的话,自己心太软,不是一个干大事业的人。哪天,夫妻俩还为此吵了一架,老公说资本家哪个不是靠剥削工人发财?自己还跟他顶嘴说这决不是自己想要的管理模式。

只是一想到残酷的现状,她就有些灰心,毕竟这些年来,自己公司的客户大量流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上周还有一个老客户对自己说,他们要换大公司了,因为他们的服务更好,自己听了只能笑笑。想起来,外国大牌广告公司进入国内也不过是这十几年的事情,可是很快就抢走了国内的主要大客户,而且还挖走了自己公司的几个创意人才。

正想到这里,财务经理进来了:“沈总,我们公司帐上资金可不多了,如果没有新的收入的话,恐怕也就能开到过年前了。”

“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她挥挥手,示意她先出去,自己要一个人静静。

这么快?自己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看来如果没有新的收入的话,这家公司或许真要关门了。顿时她头痛欲裂。或者先裁员,以保持公司运作?不,这不是自己的思路,自己决不会用这样的办法来挽救公司。

‘砰’的几声,有人敲门。

“请进,”她强自收拾心情,决不能在下属面前流露出任何负面情绪,这可是一个老总所应记在心里的事。

“沈总,您看一下这个广告,”进来的是金临,自己的创意总监,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她满面狐疑的接过报纸,看到下边不大的地方,写着几行字,大意是天方实业全国范围内寻找广告独家代理,只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与该公司联系,联系人穆森;并且一周后就会召开独家代理说明会。

“天方实业?这是家什么样的公司呢?”她开口问道。如果不是这份报纸在行业内的地位,她连看都不会看这个没有一点创意的文字广告。

见老板发问,金临道:“沈总,天方实业是新成立的一家公司,从事能源行业。不知道您有没有看上周的一篇报道,那上边头版头条刊登了天方实业开业酒会的情况,对这家公司的评价可是很高的。对了,这是他们的一些资料。”

她接过资料,突然想起,上周也是这份报纸,在头版刊登了天方实业招待会的情况,及该公司的发展策略。心里直骂自己,怎么记性这么不好。

“能源行业?不用汽油的小汽车?大功率太阳能电池?”她飞快的掠过资料,脑中如电一般盘算起这家公司的大致情况。

见老板抬起头,金临知道她已经看完了这份材料,开口道:“是啊,沈总,我可是刚买了一辆奇云公司生产的小车,用的就是天方实业出的锂电池,每八千公里才需要充一次电,而且价格比汽油要便宜三分之一,车还特漂亮。买的人多了去了,我好不容易才托人买的。”

“这么说你挺看好这家公司的?”看着金临兴奋的样子,她继续道:“那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看,马上就去联系他们公司,然后去参加这场说明会,我的感觉是,这家新成立的公司肯定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我们的机会应该很大,”金明兴奋道。

她脑子飞快转动,分析着金明的话,然后一拍桌子:“好,就这么办,或许我们就要靠这个机会重新站起来了。”

“太好了,沈总,那我就去联系他们,同时收集更多这家公司的资料,以便做到知己知彼。”金临说完出去。

刚好手机响了:“是沈女士吗?我是丛小刚的班主任,想请你来一趟学校。”

“李老师啊,你好,有什么事吗?”她心里忐忑不安,难道自己儿子又闯祸了?

“你们家儿子踢球把一个女同学的眼睛给弄伤了,挺严重的,你还是来一趟吧。”

“好,我马上过去,”她匆匆离开办公室,跟秘书交代一句,向楼下走去。别看自己这个儿子才小学三年级,闯祸回回都有他,让她碎了心。

刚出写字楼,就看到停车场上有一辆漂亮的小轿车,车厢宽大,比一般汽车多出很多空间,颜色也不错,在车型下有四个小字,‘天方内置’,遒劲有力,非常漂亮。这难道就是奇云公司生产的小轿车?‘天方内置’四个字看起来挺有意思的,看来这家公司还真不简单。

一边琢磨,一边打了个车,飞快赶往儿子学校,路上顺便跟司机聊了几句,司机当然对这种车非常感兴趣了,一个劲追问哪儿能买的到,她只好跟司机随口敷衍。

几乎与此同时,朝阳区的一家高档写字楼里,几个小白领正在热烈谈论着奇云公司的汽车,全然没注意自己的老板正朝他们走来。

“这奇云公司真够牛的,竟然可以生产出这么牛的汽车,牛大发了!”一个年轻男子道。他个子不高,一激动眼珠就朝上转,不熟的人还以为他在生气。

“切,要我说,最牛的还是这天方实业。看人家那电池多厉害,那么小的体积,开八千公里,说实话,我都想把它拆下来拿回家去用!”一个中等身材的女孩子道,她戴着一副眼镜。

“说起这奇云公司的汽车来,真的挺厉害的。前天我看去问了问,光在北京已经卖了两千多了,这才一个礼拜不到。登记的人已经有一万多了,嗞…真是厉害……”这一位的尾音还挺长,是一个打扮入时的姑娘。

“哎,那你登记了吗?”戴眼镜的姑娘问。

“那还用说吗?当然了!”打扮入时的姑娘一副得意的样子。

“晓丽,你们都谈什么呢?这么兴奋?”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传入三人耳中。

“啊!老板,没什么,”三人立刻各自盯着电脑,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谈晓丽,这家公司的会计,此刻脑海中已经开始了翻腾。自己所在的公司也算是个外企,可惜这几年自己没有什么大的发展,还是一个会计,收入也基本没动,跟同学比起来,差了很多。自己就要结婚了,也在考虑买房的事,找一个收入高的工作就成了一个紧迫的任务。

自回到上海后,陆语琳又进入了忙碌之中。天天都有客户,基本上一天两个,公司的同事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幸灾乐祸的,希望自己累趴下。想想确实是,也就自己身体好,客户基本一次搞定,换了别人,恐怕三五天也搞不定一个客户,最后还得跟别的代理跑了,这也是这个行业竞争激烈的写照,自己的客户有不少就是从别的代理哪儿跑过来的。

这天带完客户刚到公司,前台的董小姐就给神秘道:“陆小姐,您的花儿,真漂亮啊!”

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见自己桌子上一大捧绿白相间的百合正散发着淡淡幽香。

“又是他?”她一皱眉头,问道。

“可不是吗?这位龙警官好痴情哦!这都两个多礼拜了,天天给你送花,你就一点都不心动?”董小姐羡慕道。

“还送你好了!”她淡淡道,大步朝办公室走去,浑然没注意对方已经是眉开眼笑。由于业绩出色,自己已经有了单独的办公室,也让一帮女同事羡慕不已。

这个龙警官真够有耐心。自从北京回来后的第一天起,他就天天开车来接自己下班,虽然自己经常不在公司。看来该跟他摊牌了。

外边几个同事在议论她,amy正说的眉飞色舞:“谁知道猜elean的男朋友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她连一点机会都不给老板?还有啊,哪个龙警官看上去挺强壮的,要是我,早就动心了哦!”

“瞧你一脸的春情,肯定是好久没尝肉味了,是吧?”另一个女同事lily一脸坏笑。

“呀,去死吧你,臭lily!”amy伸手来挠她,两女笑成一团。

陆语琳心道,这些女人太色了,还好公司仅有的两个男同事还都不在。

打开电脑,喝口水润了润嗓子,她飞快的改动起合同来,也就一会儿的工夫就完了。出门一看,其他同事已经都走了。她快步走出办公楼,还没下台阶,就看到龙警官正等在下边。

“陆小姐,下班了?上我的车走吧,正好顺路,”见她出来,龙警官立刻殷勤招呼。

“好吧,不如我们一起去吃饭怎么样?”她心道,正好趁这个机会把一切都谈开。

“想去什么地方,你定吧,”龙警官随口道,他心里非常得意,从脸上就可以看出来。

“要不我们就去金茂的西餐厅,好吗?我知道那里有家法国大餐很不错,”她装作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道。既然要拒绝对方,就得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来,这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

“啊?”龙警官有一刹那的犹豫,但马上又道:“好吧。”

两人不再说话,各自琢磨着心事。车行也快,,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

“龙警官,你这一身衣服挺威武的,”看着对方一身合体的警服,她随口夸道,更多想起了姐姐。

“就叫我龙剑锋吧,就是不知道穿成这样来这里合适不合适,”龙警官还挺幽默的,只是陆语琳却发现了他的一点忧虑,看来自己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嗨,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又没谁规定来西餐厅非得穿的那么正式,是吧?”

“是、是,”龙剑锋点头赞许,不觉挺起了胸膛。说实话,自己不是没来过这里,不过基本都是执行公务。真自己花钱还没来过,看来今天晚上要出血了……

进了西餐厅,两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下,侍应生自然殷勤招待。

“我看这个法式蜗牛不错,来两份。这蘑菇汤也不错,来两份……哎,龙…剑锋,你喝点红酒怎么样?”

都到了这个份上,龙剑锋自然只能附和:“行,你看着定吧,这里我也不熟,还是你来安排。”话虽如此,心里却非常难过,这里的菜动不动都是一百以上,现在自己已经花出去六百多了,他直祈祷陆语琳不要点那些几千块一瓶的红酒。

怕什么,偏来什么,只听陆语琳道:“给我们来瓶1984年的红酒吧。”

天啊!他快晕倒了!可怜自己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吃这一顿饭。脸上却强自装出笑颜,看着对面女子恬淡从容的举动,感受着她高雅的气质,他心里的不快竟然一下都消了。

只是静下心来想,自己今天晚上带的钱够吗?难道这些白领平常消费都这么高吗?他突然间又犹豫起来,自己交这么一个女朋友是不是真的值得?

看着他脸色阴晴不定,陆语琳自然知道可以猜出他心里的想法,不觉好笑。

菜很快就上来了,两人举杯碰了一下,吃起了饭。

“对了,龙剑锋,你天天给我送花,还等我回家,是不是想跟我谈恋爱呀?”吃了几口,这美女白领突然开口直入主题。

“啊!”却是龙剑锋有些吃不住了,一口喝干杯里的酒道:“陆小姐,我是个粗人,既然你这么问,那我就实话说了,我确实想跟你交朋友,只是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福分?”

“说实话,龙剑锋,你是个好人,如果我不是已经有男朋友的话,或许会考虑的;可是现在,真的,我只能说声对不起。”

“啊?你已经有男朋友了?”龙剑锋尴尬愣在那里。

“是啊,我男朋友在北京,我十一回去就是去看他了,”陆语琳嫣然一笑,补充道。

“陆小姐,真的,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不过我……”龙剑锋双手局促不安的在脸上揉了几下,有些语无伦次。

看着他这样,陆语琳不觉扑哧一笑:“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陆小姐,我……这么说吧,”龙剑锋勇敢道:“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你一天没有结婚,我就一天都不会放弃你的。”

“即使我花钱如流水,你也不后悔?”陆语琳俏皮道。

看着她灿若春花的笑脸,他不觉屏住呼吸,惟恐破坏这完美的意境:“这个……像今天这样的晚餐如果一年一次,那当然更好了!”

“可是我也坦率告诉你,我做不到,龙剑锋!”陆语琳语气犀利道。

“那……那我就努力挣钱,争取早点让你过上这样的生活!”

望着他坚决的脸色,陆语琳不觉有些后悔,但还是俏脸一寒,语气犀利道:“龙剑锋,凭你微薄的收入,又怎么能让我过这样的生活呢?我可不希望你为我做一些非法的事情。还有,今天晚上就当是我请客,感谢你给我送了那么多的花。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送了,要知道,我男朋友是一个爱吃醋的人。”

为了打消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痴心,她不得不采取这种方法,虽然自己并不是一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

“陆小姐,不行,这顿饭算我的,算我感谢你上次的帮忙,”龙剑锋拒绝道,却没有对她前半截话做出回答。

“好了,算我请客好了,真的,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麻烦我好吗?”她软语求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龙剑锋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不觉叹息一声道:“好吧,陆小姐,我承认我是有些不切实际,如果给你带了什么麻烦的话,真对不起。不如给我最后一个机会送你回家好吗?”他尽量装的绅士一点,心里却非常痛苦。

“好吧,”陆语琳痛快答应。

赶紧去看篮球了,大家周末愉快!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