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和方雅菲已经休息够,正在客厅中喁喁细语,此刻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看见他回来,两女温柔的依偎在他身边,低头不语。她们自然知道自己的男人心情不好,所以也不想说太多的话。

“雅菲、阿雪,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沉寂良久,李景天终于开口。

“老公啊,我看语诗说的对,你没必要出去,毕竟凶手已经抓住,现在更重要的是把公司做大,要不然你怎么对得起陈叔叔呢?”苏雪先开口道。

“老公,我也是这个意思。现在恐怕还不能把陈叔叔的真正死因告诉公司员工,省得他们恐慌;还有,以后我们还得加强对公司及员工的保护,对方没有完全实现目的,肯定还会再派其他人来的!”方雅菲考虑一下,说的自然比较全面。

李景天双手掩面,痛苦的揉搓半天,才道:“两位好老婆,你们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

“老公,爱人家吧!”方雅菲纤纤玉指伸进他衣内,一只绵软小手握住他软绵绵的宝贝,在上边细细滚动。

他感觉到那处在变大,心中升腾起无边的爱意。这算是第一次只有爱情没有吧?

方雅菲主动送上香吻,灵巧滑腻的香丁已经闯入他口中。苏雪在另一边将他的手放进方雅菲衣服内,自己则紧紧贴着两人。

春意欲浓,偏巧手机响了,是方雅菲的。

“雅菲,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告诉妈妈一声?妈这还是看报纸才知道你回来了!对了,你跟苏雪哪个男朋友到底怎么回事?”

方雅菲无奈看了两人一眼,拿起电话道:“妈,我这几天特别忙,等忙过这段时间再回家看您和全家人去,好吗?”

“你……真是一个大明星,连这个家也不想要了,是吧?告诉妈,你在哪儿呢?”

“我在学校呢!”

“你就骗妈吧!我什么都知道了,你早不在学校住了,当妈不知道吗?”

“妈,您怎么跟踪我啊?”方雅菲微嗔。

“妈这是为你好,要不然你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你!”方妈妈倒也不客气。

方雅菲还没说完,苏雪的电话又响了,是她奶奶。

“小雪,怎么回事啊?李景天这个白眼狼怎么欺负你了,跟奶奶说,我去教训他去!”李景天听的哑然失色,没想到老太太还这么有魄力。

“奶奶,您瞎说什么呀?我们挺好的,不是您想的那样!”苏雪不高兴道。

“不是那样,那些报纸能那么写?宝贝儿,奶奶担心你被人骗啊!”

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李景天的:“李景天,够有你的,你要敢欺负我们家小雪,我可饶不了你!”是苏强。

“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很好,是那些记者太不道德了,瞎写的!”他赶紧解释。

“这还差不多,不过,提醒你一句,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老爷子老太太还有小雪她爸妈交代吧!”苏强挂断电话。

接着,三人的手机此起彼伏,李景天就接到了苏雪爸妈来的电话,吓的他一通解释,可惜两人还要为此从新疆回来召开家庭会议。老爷子倒没有电话,可能老太太就代表他了吧。

至于其他人,如记者、学校同学的电话那就更多了,弄的三人烦躁无比,干脆都关掉手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笑了。

“雅菲,看看你惹了多少事!”李景天在这丫头隆臀上轻打一记。

“老公,人家可没想到这么多,真是对不起啊!”方雅菲语气柔柔的。

“老公,还是想想怎么对付我爸妈吧,他们下周要回北京了,”苏雪抿嘴偷笑。

“阿雪,凭你们家的势力,老公要是敢抛弃你,估计明天就得暴尸街头了,”李景天叹息一声,转向苏雪道。

“老公,我妈妈还说要人家带你回去呢!”方雅菲搂着他的胳膊,腻声道。

“我都听你们两位老婆的意见,好吗?”他举手投降。

接下来,三人却也没有兴趣在欢好,干脆上床搂着说了一上午的情话。

二女十一点多即离开家前往首映式现场,李景天想了想还是给刘欣然打了个电话,约他一起去吃午饭。陆语诗那边正忙着处理杀手的事情,她把杀手交给警察局来处理,此刻正忙着要做一些笔录。

两人来到北大西门附近的一家星级宾馆,那里的中餐厅很清净,菜也不错。

刘欣然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见他情绪低落,放在桌上的手伸过来握着他的手,道:“景天,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努力向前看吧!”

“欣然,我觉得我很窝囊,我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李景天握着她滑腻温暖的手,沮丧道。

“景天,千万别这么说。自古到今,想成就一番事业的人,有哪个是一帆风顺的?你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如果不好好利用干出一番事业来,你对得起陈叔叔吗?”

“可是现在我已经抓住了凶手,还知道了是谁派他来的,你说我不该去报仇吗?”李景天恨恨道。

刘欣然一愣,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景天,能跟我说说吗?”

李景天将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讲给她听。

刘欣然美目圆睁,不可思议的听他把事情讲完,开口道:“景天,我看语诗她们几个的话有道理,既然是商业上的事情,你就应该在商业上把他们给打败,天方实业也才会真正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不是吗?”

李景天默然,又讲开了陈群对他的帮助:“以前陈叔叔在的时候,有很多事情都不用我心,他就办好了,现在他这一走,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这家公司给做好呢,毕竟管理是一门学问,我……哎。”

“景天,这些事情可以慢慢学习,你想想陈叔叔以前是怎么做的,照着做不就完了吗?再说,你不还有一个总经理助理穆森吗?也可以让他分担一些工作啊!”刘欣然秀眉微蹇,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李景天一拍大腿,双目炯炯盯着刘欣然道:“谢谢老婆,不如你来做我们的总经理得了?”

“讨厌,谁是你……老婆!”刘欣然羞红了脸,眼中却是盈盈的情意。

李景天一把握紧她的小手,看着她红艳欲滴的樱唇,诚恳道:“欣然,老公是认真的,你前世就善于管理,再说了,你也知道雅菲最近的事,让我很尴尬,实在不想太多抛头露面,引起媒体的注意。”

“活该!”刘欣然轻啐一口,却没有摆脱他的束缚,继续道:“可是人家要上课的,你也知道,最快也得这学期结束才能到你公司工作的。”说到这里,她一双剪水秋瞳看了李景天一眼,羞红了雪白的颈项:“你老说前世前世的,人家可不知道前世怎么样!”

李景天看的食指大动,知道这美女的心防已经即将告破,不由饱含情意的看着她,开口道:“这不要紧,你现在上完课后就可以去公司帮我忙,等放寒假后再正式上班好了!”

刘欣然有些吃不消他的眼光,轻道:“你别这么看着人家好吗?这件事我还要再考虑一下,毕竟还要跟学校讲的,我拿的工作签证可是在学校,不是你公司,要不然恐怕会有问题!”

“这没问题,让雅菲或者阿雪去帮你搞定就可以了,下周就陪老公去公司好吗?”李景天趁热打铁,追问道。

“好吧,老公,”刘欣然答应下来,旋即认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由羞赧的垂头。

李景天则笑的灿烂无比。

“臭色狼,不要得意,”这佳人传音入密道。

说到这里,李景天又把自己在美国见她父母的情况告诉她,听的这美女泪眼汪汪。

这一餐饭,自然吃得很有意义。

临别时,刘欣然朝他道:“景天,下午还是去看看韵姐和若思吧,她们是最伤心的,我就不用你送了。对了,给她们买点吃的,估计她们都没心情吃饭。”

李景天自然答应,这本来也是他下午的安排,当然,从刘欣然嘴里说出来更好。

他去超市买了些饮料和蔬菜肉食一类的食物,朝美妇家走去。

一开门,小丫头就扑到他怀里,呜咽着道:“哥哥,陈叔叔他……”

李景天在她粉背上轻拍几下,道:“若若,哥哥都知道了,凶手也已经抓住了,对了,你妈妈好点了吗?”

“呜……妈妈在卧室里,现在都没有起床……”小丫头抱着他就不松手。

李景天轻道:“宝贝,先把东西放厨房去,对了,你们吃饭了吗?”

小丫头松开他,擦一把眼泪,眼眶周围可见哭晕的痕迹,摇摇头道:“还没有!”

放好东西,他进入美妇房间,小丫头自然也跟着他。

“姐姐,吃点饭吧,我已经抓住凶手了!”看着美妇苍白的面容,迷离的神色,依稀的泪痕,他心痛不已。

“真的?”美妇腾一下坐起来,抓着他的手,力量从未有这么大。

“是真的,”李景天叹息一声,把事情源源本本讲给她听。

“还好是你,要不然姐姐都不知道怎么活了!”美妇听到他被枪击时,脸色煞白,李景天可以感受到她对自己发自内心的关爱。

“哥哥,不许你这么吓唬妈妈和人家!”小丫头粉拳在则他身上招呼起来。

“景天,就这么办吧,反正凶手也抓住了,姐姐可不想你再出什么事,”美妇轻轻喘息道,伸手在他脸上摩挲。

李景天在她脸蛋上深情吻了一下,道:“好姐姐,起来吃点饭吧,不要饿坏了身子。今天我准备给你和若若露一手。”

美妇大窘,看着在场的女儿,不觉低头,嗓子中‘嗯’的应了一声。

小丫头羡慕的看着这一切,却出奇没有说什么。

李景天接着去厨房给这母女俩做了几个小菜,倒了几杯饮料,殷勤的伺候她们吃饭。看着母女俩文雅的吃相,他不觉心里很是甜蜜。

“哥哥,你也吃吧,”小丫头招呼他。

“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吃啊!”他坐在二女旁边,感受着浓浓的亲情。

饭后,他麻利地收拾完毕,陪着这母女二人在沙发上聊天。朝南的房间内温暖无比,窗帘早被小丫头打开,阳光依然可以洒进室内,让人感觉很舒服。

“景天,你陈叔叔就这么走了,姐姐心里难过啊!”美妇脸色已经有了血色,眼神中透出无限怀念及追忆。

“是啊,陈叔叔对我和妈妈可好了,”小丫头也道。这母女俩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

“对了,姐姐,陈叔叔家里还有什么人吗?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起过呢?”李景天好奇道。

美妇嗔怪看了一眼,好似在说你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你陈叔叔父母早去世了,又没有别的亲人,所以把我们母女当成了亲人。小时候姐姐被人欺负,总是他替我出头,”美妇柔声道,脸色平静如水。

“是啊,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几个男生在校门口强行要钱,让陈叔叔知道后,吓唬了那些男生一通,那时候的他,在人家眼里可高大了!妈妈,你知道吗,我那时候就在想,为什么陈叔叔不是我的爸爸呢?”小丫头也跟着道。

美妇脸色一红,叹息一声道:“这个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实话,我还真想过要嫁给他,可他却总是不同意!景天,你不会责怪姐姐吧?”

李景天心里叹息一声,他自然知道问题的原委,可是为尊者、死者讳,他又怎么能把这些告诉美妇母女呢?想到这里开口道:“姐姐,怎么会呢?对了,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办陈叔叔的后事吧!”

“好吧,”美妇自然应允。

李景天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有去年办理陆语诗妈妈后事的经验,他此刻可谓轻车熟路,美妇听了连连赞同。此刻她一颗芳心已经完全放在了这个大男孩身上,一双美目不时瞥向他英俊的面容。

小丫头把妈妈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自然也为她高兴。

刚好家里电话响了,美妇拿起电话。

“喂,含韵啊,你在家,我看你手机不开,打家里电话试试,还好你在家。”

“于惠啊,你在哪儿呢?”

一听是于老师,李景天和小丫头聚精会神听起来。

“你还不知道吧,李景天这孩子不知怎么回事,又和方雅菲搅和到一起了,现在报纸和网络上全是他们的事情,我真为他真心啊!”

“哦?我还真不知道,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没顾得上看报纸什么的,”美妇随口道,美眸满是责怪,斜看了李景天一眼。

“出什么事儿了?”于老师关心道。

“嗨,没什么大事儿,你就别那么多心了。”

“好,那我就不多问了。对了,你有时间,劝劝这孩子吧,可别把自己前途给毁了!”于老师说完挂断电话。

美妇挂上电话,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大男孩儿,发现他比以往成熟了很多。俊逸的外表,棱角分明的脸庞,这都说明这个男孩儿长大了,是个男人了。

“怎么回事啊,景天?”她终于开口道。

李景天早知道她要这么问,当下就把在美国的事情讲给她听,包括自己今天上午在家接的几个电话也一一告诉这个美姐姐,小丫头在旁边也听的津津有味。

“雅菲是不是太急躁了点?”美妇皱眉。

“是啊,偏偏还赶上这个时候,”小丫头幽幽一叹,也道。

“怪不得你心神不宁呢,景天,姐姐算是知道了,”美妇爱怜地抚摸着他浓密的头发,手指在发丝中穿行。此刻,李景天已经躺在了她怀里。美妇一开始还不习惯,见自己女儿没什么意见,也就接受了。此刻,她母性的光辉大过了任何情绪。

李景天的头刚好就在她高耸的胸部之下,只要稍微向上,就可以体会到美妇那里温软香滑的美妙触感。

小丫头起身坐在美妇另一边,道:“妈妈,人家也想要你抱一抱啊!”

“死丫头,你就跟这个坏蛋欺负你妈好了!”美妇嗔道,话虽这么说,她还是用另一只胳膊搂住了女儿。

温存一会儿,美妇有些受不了男孩儿在她衣服内使坏的手,起身道:“我去给你们拿切好的水果,”说完飞快逃离。

“臭哥哥,你是不是偷着对妈妈使坏来着?”小丫头伸手掐了他一下嗔道。

“若若,没有啊!”他当然抵死不承认。

“你骗人,刚才妈妈的表情我已经看到了,”小丫头嘟着嘴,不乐道。

李景天坐正身子,把她搂入怀里,一把吸住她的樱桃小嘴,手在她怀里肆虐起来。

一转眼的工夫,小丫头就气喘吁吁,搂着他的脖子激烈反应着。

美妇刚好端着切好的水果自厨房出来,看见这香艳的一幕,摇摇头嗔道:“你们两个小屁孩儿,这么贪玩!”

小丫头推开李景天,道:“妈妈,人家不小了!”

美妇把水果放在茶几上,道:“你就是再大,在妈妈心里也是小孩子。快吃点水果吧,看你口干的那样!”

小丫头听话的拿起一块苹果,递进自己口里。

李景天拿起一块橙子,品味着它的甜和多汁。

“好吃吗?”美妇在他旁边道。

“好吃,谢谢你,好姐姐,”他忍不住把美妇一把拉到自己腿上坐下,大嘴含着橙肉闯进她的口中。

“唔……”美妇想到女儿在旁边,扭腰反抗着,想要逃离。可惜男人手太有劲了,害的她徒劳无功,就连口里的舌头都被他吸取出来肆意轻薄。到后来,她已经不知道橙子到底是什么滋味了,只知道自己身体越来越热。

“臭流氓,不许欺负妈妈,”小丫头的一句话提醒了她,让她使出浑身的力量,脱离这个大男孩的掌控。

看着美妇水汪汪、勾人魂魄,还带着薄怒的的眼睛,李景天畅快无比。

“小色狼!”美妇轻啐一口,却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妥,脸羞红着飞一般逃进自己房间。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