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陆语琳也从上海打来电话,表达她的关心。趁方雅菲和苏雪在上海的机会,她赶过去跟二女见了一面,还说了半宿的话。她也是看了报纸及网络的报道,才知道他们在美国发生的故事。

苏雪和方雅菲把陈群的事讲给她听,听的这美女紧咬银牙,气愤填膺。于是,才有她给李景天打电话,表达自己对他的思念之情。

陆语琳打来电话的时候,李景天已经把小丫头的两次送上颠峰。

“爸爸…爸爸…爸爸……。”小丫头四肢紧紧抱着他,粉臀疯狂的扭动几下,又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听着小丫头嘴里无意识的呻吟,李景天不觉大了许多,狠狠地进出着她身体。

“若若,怎么突然那么叫呢?”他轻含着小丫头的一只,低声问。刚才小丫头乱叫的一刹那,他喷薄而出,竟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意。

“哥哥,陈叔叔出事后,我一直在想,原来若若跟哥哥这么亲,可能是因为若若从小就缺少父爱;陈叔叔在的时候,我也没有叫过他爸爸,所以刚才不觉就叫出来了,”小丫头第三次达到了高峰,浑身舒爽无比,散发着慵懒的风情。

“哥哥知道了,小宝贝,只要你高兴,想叫什么都行,知道吗?”

“知道了,哥哥,以后人家就叫你……爸爸好吗?不过只在像刚才那样高兴的时候,”小丫头媚眼如丝,眼波中情意浓浓。

“行,若若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李景天爱怜的拍了她身体一下。说实话,小丫头这么叫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但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就在刚才小丫头那么叫的时候,他看到美妇在自己房中也身子一颤,达到了。

“哥哥,去找妈妈吧,”温存一会儿后,小丫头道。

“那宝贝好好睡个好觉,知道吗?”大手在小丫头娇美的粉臀捏了一把道。

“嗯,”小丫头无意识道,沉入了甜蜜的梦乡,刚才的激战,她实在是太累了。

出了小丫头房间,他自然偷进美妇卧室,摸上她的床。

“你怎么进来了,不去陪若若吗?”美妇却还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看书。刚才女儿房间传来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害的她已经换了一条了。

“好姐姐,若若让我来陪你的,”他故意这么说着,伸手握着她胸前的一只豪乳。

“你……”美妇不理他,翻身侧躺着。那知道小情郎的手却丝毫没有放松,自然也跟着转过去,却还是握着了她的。更让人烦恼的是他的贴在自己柔嫩的上,能感觉到那上边还有些湿,难道那是女儿的……?美妇不敢再想下去。

“好姐姐,若若可说了,等有时间,要跟你一起这样,”李景天进入美妇体内,大嘴含着她的耳珠,轻轻,专门说着让美妇人脸红的话。

“臭流氓,你休想……啊……”美妇口中这么说,却旋动着圆臀,迎合着他。

“咦,这条怎么回事?”他拿起美妇放在枕头下湿透的裤,故意凑到美妇脸上。

“小流氓……”美妇话说了一半,翻了个身,头朝着枕头,避开他的逗弄。

李景天知道这美妇不勘挑逗,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行动起来。

“讨厌……唔……老公啊……”房间内响起女人舒服的呻吟声。

当天晚上等母女俩都睡着后,他瞬移回家,听陆语诗介绍着案情的进展。

“老公啊,这件事市局已经接手了,听说还是上边的主意。市局卫局听说涉及到你们公司,非常关心,抽调了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负责这件案子,我也是成员之一。哪个杀手也已经招供,不过我把我们不想让警方知道的地方给清洗了。”

李景天揽着她,先吸一口她的体香,道:“语诗,谢谢你了!”

“老公,你难道不想知道市局为什么对这个案子这么关心吗?”陆语诗红唇微启,吐了口香气在他脸上。

“语诗,我虽然没有顾得上去了解这件事,但估计是长江同志安排的,他对我们公司一直很关心。从第一次开业酒会上派许秘书来,我就知道了,”李景天叹息一声道。

“老公,原来你已经猜到了,我是偷听了市局领导的电话后才知道的,”陆语诗正色道:“可是,老公,你知道他们下一步的行动吗?”

“不知道,你说给老公听听?”

“领导对这次事情非常震怒,因此下了死命令,务必保护好天方实业的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同时保护好你们工厂。所以,你如果发现有不明身份的人出现的话,不要吃惊。还有,以后我也不能直接回这里了,只能半夜偷偷瞬移回来。”

“那两个怎么办?”李景天有些吃惊。

“她们可以住这里,你不行回学校去住得了。还有,雅菲和阿雪跟你的关系最好也得明确下来,最起码让人抓不住太明显的证据,所以我倒觉得这次是一个机会,”陆语诗分析的井井有条。

“好吧,不过我可不想有人老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李景天道,伸手进入了陆语诗体内。

“老公啊,你以为以前没有人盯着你吗?”陆语诗娇笑道:“这次不过是多了人盯你们公司的其他人而已!再说了,凭老公的能力,想不让他们知道,那还不容易吗?”

李景天把自己跟刘欣然的谈话告诉陆语诗。

“老公,欣然姐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好在她答应了你,我真的很高兴!”陆语诗欣喜道,扭动着身体。

“我真的有些担心,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有时候真想把这一切都放弃,带你们姐妹遨游在这山水之间,”李景天叹息着。

“老公,爱我!”陆语诗堵着他的嘴,手探向他的,火热的身体靠了上来……

第二天他哪儿都没去,在家里计划着以后的安排。

上网看看,到处是方雅菲新片的消息与他的绯闻。国内的媒体对她这部片子的正面评价要远远大于负面,而且昨天晚上的票房非常好,超过了以往任何的电影。刚好这部片子在美国票房第一的消息传来,再加上大家有一年多没有看到这美女的新片,自然一窝蜂似的涌向电影院。

大家对电影的故事情节安排、演员演技及场面之宏大颇多赞誉之词,更有若干影评人士写下些酸溜溜的文字,表达对方雅菲的赞美。与此相反,大家对他这个‘男朋友’的态度就恶劣多了,纷纷指责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更有铁杆粉丝扬言要灭了他。

看了一会儿就让人发堵,干脆不看了,打起电话来安排陈群的后事。完了跟两个交代,让她们去公司后,不要乱说,等他去处理。

第二天早晨他照常上学,上完刘欣然的课后,照常去上大四的课,还没进教室,就听到有人在说他。

“这个李景天可真是陈世美,我们苏雪那点比方雅菲差了?他竟然能移情别恋,真是太没良心了,”一个女声道。李景天听的出她是苏雪她们班的李晓红。

另一个女声得意道:“你们不知道吧?这个李景天现在开了家公司,可有钱了,我还是看了经济报道才知道的。”

文科的在校学生很少有看这些经济报道的,所以大家很少知道天方实业的事。

“怪不得呢,这白眼狼,有点钱就了,真不是东西,”另一个女声道。

“你们说什么呢?李景天不是这样的人!”一个男声道,正是牛寒。

“你怎么知道的,牛寒?这可是你的机会来了啊,你难道不知道苏雪今天都没有来吗?”李晓红道,仿佛她什么都知道。

“你……胡说!反正我不相信景天是这样的人!”牛寒坚持道。

李景天这才知道这个师兄有他坚持的一面。

他推门进去,却见几乎所有看向他的眼光都怪怪的,只有牛寒过来拍拍他的肩头,表示对他的支持。苏雪和方雅菲今天下午才能回到北京,明天才能来上课,所以他真是有口难辩。

见他进来,大家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自顾自看着自己的书。这两节课由系主任钟教授主讲,就连他都多看了李景天几眼,欲言又止。他一向对李景天不错,此刻竟然问不出任何话来。

自己班这些人还好点,只是课间休息时还是发生了一件意外。李景天走出教室,靠着楼梯想给苏雪打个电话,却见好几个男生朝他走来,领头的一个一脸横肉的胖子。

“你就是李景天?”胖子道。

“你是?”他狐疑道。

“哥儿几个,就是这小子,给我打,”胖子一声令下,几个男生纷纷出手。

李景天觉得好笑无比,他实在不想跟这些可怜虫计较。

胖子手还没放下,就觉得自己好似被一双铁钳夹住,是牛寒出的手。

“你小子哪个院系的?”牛寒冷冰冰道。

胖子知道遇见了高手,求饶道:“大哥,我是信息学院大一的,这小子敢亵渎我们的方雅菲小姐,我一定要教训他!”

“滚,以后不许再来找他麻烦,知道吗?”牛寒一使劲,胖子立刻觉得自己手腕好似断了,不由赶紧带着人跑远。

“谢谢了,牛寒。”

“客气什么,你以后得注意一下,看,钟教授过来了,肯定想跟你说点什么,”牛寒淡淡道。

“钟老师,”李景天朝钟教授打招呼。

“李景天,刚才怎么了?”钟教授看着跑远的一帮人问。

“没事,几个同学过来跟我打招呼。对了,钟老师,您找我有事吗?”

“嗯,是这样,景天,我想让你上我的研究生,你要有这个兴趣,去找小于报名去吧!”

李景天知道他说的小于就是于老师,只是眼下的情形却不好拒绝,只能微笑点头。

中午吃饭时,同样有很多的人对他指指点点,害的他不敢去找刘欣然。

吃完饭后,他与刘欣然在校门口集合,打了一辆车朝公司开去。

“景天,今天上课的情绪太诡异了,怎么大家都用那种眼光看着你呢?就连你们宿舍的男生都好似对你有意见,”刘欣然逗他开心。

“也就江东还好一点,跟我说了几句话,其他人恐怕对我意见大了,”李景天无奈道。

“看来雅菲真是给你添麻烦了,”刘欣然叹息一声道。

他们以传音交谈,司机自然听不见他们说话。还以为小两口有意见闹别扭,连话都不说。

到了公司,里边一切按部就班,并没有什么慌乱,只有陈群的秘书林蕊蕊有些心神不宁。

李景天把大家都召集到一起,眼光在大家脸上扫视一遍,开口道:“各位同事,我要通报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敬爱的陈总因为身体原因,逝世了……”说到这里,他眼眶不觉都湿了。

“哇”的一声,林蕊蕊竟然哭了出来,再看其他几个同事也一副悲伤的样子。

“李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王蕾小心翼翼问。

“这种事能开玩笑吗?好了,大家想哭就痛快的哭一场吧,”李景天凄然道。他话刚说完,大家都号啕起来,特别是几个女同事,哭的一个比一个高昂。

“好了,各位同事,陈总走了,我比大家都要伤心,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决不能辜负陈总的期望。现在我有几个重要决定要宣布,”他说着看了大家一眼,大家立刻安静下来。

“相信大家认识我身边的这位刘欣然小姐,从今天起,她将担任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一职,一月份她正式到职,现在跟我一样,不可能全天都在这里。本周三我们为陈总举行追悼仪式,周五就要安葬了。”

大家都表情肃穆听着他讲话,直到他说请刘欣然说几句才清醒过来,止住眼泪。

刘欣然一双美目看着大家,开口道:“各位同事,现在公司可谓是遇到了一次挫折。我虽然跟陈总没有太多的交往,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十分能干的好人!李……先生让我当这个总经理,说实话,我有些担心自己做不好。但我刘欣然愿意跟大家一起努力奋斗,把天方实业变成世界一流公司!”

接着,李景天召集几个部门负责人及两个秘书一起开会,到目前为止,公司人手还是不多,看来陈可怡那里依然没有招到合适的人。

林蕊蕊自然就配给了刘欣然作秘书,他们讨论了公司对外的所有合同及付款情况,总的说来,情况还算不错。

到目前为止,公司的所有收入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一百一十多个亿,基本上没有应收帐款,唯一有的一些就是跟奇云公司那边的锂电池,这是合同约定,倒也没有办法。按照穆森的说法,现在仍然有不少企业在找他们购买太阳能电池,可惜上次开会大家订好暂时不扩大产能,所以只能让那些企业失望。

卉灵事务所基本上按合同约定向他们汇报工作进展,到目前为止,已经按合同约定全面铺开。风格公司也初步完成了他们的设计方案,说好了今天发给他们,然后双方再讨论。

收购锂电池原材料厂家却没有进展,主要是时间太短,还没有真正开始。所有原材料采购均已签署了一年的合同,天方公司一向付款积极,供货公司对他们反响不错。

其他一些琐事也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刘欣然静静的听着,知道这是李景天为她快速了解公司专门开的一门会议,所以听的很认真,不时插话问几句。

“你们公司怎么没有一个销售部门呢?”开完会后,室内就剩下了两人,这美女开口道。

“以前这些工作都是我跟陈叔叔做的,再加上公司产品销售情况良好,就没有招聘销售人员,”李景天想到陈群,神色黯然道。

“我看我们应该建立一个销售部门,哪怕现在没有产品销售,也可以做一些市场研究及分析的工作,整体公司的所有产品,并使之格式化,”看着李景天怀疑的眼光,她一跺脚道:“你认真点好吗,景天?你知道当年it巨人英特公司为了更改公司标识花了多少钱吗?五亿美金啊!几乎是我们现在收入的一半!”

“哦?”李景天不由对这美女刮目相看。

两人讨论了一些其它问题,然后叫车去工厂。不算陈群的奔驰在内,公司一共有三辆小车,其中两辆在总部,第3部在工厂,平时陈群用自己的车,所以公司两部车的活儿并不多,只配备一个专职司机,另一部基本谁有事外出,都自己开车去。

“奇云公司那边我给他们打电话解释,相信他们会来参加陈叔叔的追悼会,其它的我倒想不出什么来了,”路上,李景天继续向刘欣然交代着公司的事情。

“那你就打吧,后天就要举行追悼会,不早点通知人家,哪儿来得及啊?”刘欣然道。

他深以为然,当即给胡氏兄弟一一去了电话,对方果然都很伤心,表示后天一定到北京。打完这个电话,他突然想起了许老,想了想,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告知陈群的情况,许老也很震惊,说自己要来一趟北京。

挂断电话,他又给穆森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通知其他一些陈群认识的客户,主要是汽车行业的,把陈群追悼会的事情告诉他们。穆森自然答应。

快到工厂时,路过陈群遇害的地方,他不觉多看了几眼。

工厂里几个技术尖子听说这件事同样悲痛不已,特别是魏明亮,差点哭晕过去。毛新及其他几个技术人员也同样悲伤。李景天向大家介绍了刘欣然,说明后天休息一天,参加陈群的追悼会,大家自然一一应允。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