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从工厂出来时已经很晚了,此刻,方雅菲和苏雪已经回到北京。

“景天,到今天我才知道你从事的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情,”刘欣然衷心道,美目之中情意绵绵,似有很多话想说。

“老婆,你就不能改变一个称呼吗?”李景天调皮道。

“你呀,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还这么顽皮,”刘欣然伸出纤纤玉指在他额头轻点一下,娇声道。李景天又何尝看过她这么娇媚的模样,不觉看呆了。

“呆子,看什么看!”刘欣然又嗔道。

“老婆,你生气的样子真美啊!”李景天正色道。

“你!”刘欣然不由扑哧一笑:“真是油嘴滑舌,不过人家倒很喜欢你说些这样的话呢!”她说着低下头去。

就着夜色,李景天感觉她红润的耳垂已经发烫,不觉好笑道:“那老公就经常跟欣然说一些这样的情话,欣然有什么女儿家心事也可以跟老公说,好吗?”

“臭……,你是不是也经常这样骗阿雪她们开心?”刘欣然却不给他面子,故意道。

“没有,老公绝对没有那样,”他自然矢口否认,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承认,即使是真的,因为每一个女人都希望男人在对她的时候全心全意。

“算了,不说这些了。对了,我还没有谢谢你代我去看我爸爸妈妈呢!”刘欣然转移话题道。

“欣然老婆,我们是一家人,说这些不见外吗?”李景天语气中带着些微的不快。

刘欣然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不再说这些。

两人安排好第二天的事情后,李景天先送她回家,然后回自己家。

苏雪和方雅菲早已经到家了,此刻正跟陆语诗在喝酒,两个则站在她们身后替她们捏肩捶腿。

“老公啊,辛苦你了!”三女见他回来,各自飞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雅菲、阿雪,你们怎么样?也很辛苦吧?”他自然也得表达对这两个小娇娃的关心。

“还算不错吧,总的说来,雅菲这次可以挣到九千万美金,这可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破了好莱坞任何影星的记录了,就连阿汤哥都没有她挣的多,当然了,制片方也是大获丰收,全球票房恐怕得破七亿美金,这可是电影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啊!”苏雪兴奋地手舞足蹈。

“是啊,老公,回来的路上,我们很不道德的去窥探了国内一些知名导演和演员,他们聊起这部电影来都羡慕不已,即使哪个臧导演也赞叹不绝,当然了,我们的马导演则到处跟人吹嘘我方雅菲是他捧红的,俨然一副伯乐样子,还自诩要取代臧导演的地位,眼看圈子里又要起一场战斗了,精彩啊!”

方雅菲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然后将手里的酒一口喝干。

“你们是高兴了,老公我今天可惨了,差点被人给打了,”李景天在二女脸蛋上各自亲了一口,道。

“怎么回事,老公?”二女关心道。

“还不是因为你说我是你男朋友吗,弄的学校人人骂我陈世美,还有几个大一新生竟然说我亵渎他们心中的女神,要打我,”李景天故意委屈道,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给三女听。

三女听的格格娇笑,就连两个都露出一丝笑容。

“你们有没有同情心哪?”李景天在方雅菲小上轻轻打了一下。

“老公,这不是满足了你的虚荣心吗?你应该高兴才对啊!”这大明星掩嘴偷笑。

“满足虚荣心?哼,雅菲,不如老公现在就亵渎你一回?”李景天邪邪一笑,手朝她的敏感之地摸去,嘴里说着些言秽语,苏雪和陆语诗笑着躲他们。

“阿雪、语诗,你们怎么没有一点同情心呢?”方雅菲一字字道,强忍着男人对她的扰,话还没说完,她就开始哼哼起来。

“这还算是要求同情心吗?我看雅菲在享受才对,”陆语诗随口朝苏雪道。

“是啊,雅菲,让我们怎么帮你呢?”苏雪也娇声笑道。

“雅菲,老公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亵渎你一回,要不那些人还不白说我了?”李景天再次提到哪两个字,抱着她上床去。

“老公啊,快点来干人家吧,”这魔女倒更直接,琼鼻哼哼几声,以她熟悉的方式,一点都不避讳的。

李景天的左手已被她握着深入体内,花房蜜道内一片滑腻。

这大美女心急地将他衣服解除,身体如树袋熊般挂在他身上,光滑纤细的双腿盘在他腰间,细细的黑色裤已不知飞到那里。

李景天高翘的火龙被她一下子吃进体内,雪白肥美的小翘臀疯狂扭动起来。她花房紧窄如昔,每次都让他有一种全新的感觉,舒爽无比。

“老公,雅菲吧!”方雅菲呻吟着,牙齿咬着他的耳朵,一对儿玉兔在他胸前磨蹭。

“雅菲,你说要是你的那些粉丝知道你现在这样,会怎么想?”

“老公,你动一动……啊,真美……。”这大明星却没有回答他问题,嘴里欢快叫唤着。

“雅菲,看你浪成什么样了!”苏雪和陆语诗一起走进来,对视一眼,一人含着她一只玉兔,舌头在蓓蕾上细细打着转,两只小手则各自托着这大明星的一半粉臀。她们皆是半遮半掩,曲线玲珑,婀娜多姿,隐约之间露出让男人动心的地方。她们当然深知这样对男人的吸引力最大,让男人永远对自己抱有一种新鲜感。

“雅菲,你的真白!”苏雪故意道。

“讨厌……死阿雪,又不是第一次看见……唔……”方雅菲再也说不下去了。

“雅菲,阿雪说的对,瞧瞧你的,真软真嫩啊,”陆语诗吐出嘴里的葡萄,小手在方雅菲粉臀上慢慢滑动,不时还抹点蜜液涂在她后边的圆孔上。

“死语诗,不许摸人家……那里……”方雅菲感觉到一阵痒痒,可惜无能为力。

“老公,你躺下……躺下”方雅菲叫道。

李景天依言躺下,方雅菲干脆坐在了他身上,小起伏不停。

“老公,我也要……”却是陆语诗把一个白花花的翘臀送到了他嘴上,还张嘴一把吸住方雅菲的樱桃小嘴,四只饱满跳动的玉兔彼此碰撞不休……

“老公啊,人家怎么办呢?”苏雪娇吟一声,身体漂浮在空中。

李景天突然想到一个方法,思感朝她缝隙中钻去,有如实质一般。

“唔……老公……唔”苏雪也跟着起来:“老公,真没想到滋味这么好,快……”

满室春光。激情过后,李景天顺便提出刘欣然的事情,方雅菲当即痛快答应,还说第二天就去找刘欣然一起办理。

第二天李景天忙着处理陈群后事,没顾得上去公司,刘欣然下午时去了一趟,找相关部门负责人逐一谈话,以了解更多的公司信息。下午收到胡老大电话,说自己今天晚上就到北京,明天肯定能参加追悼会。

虽然比较仓促,陈群追悼会还是来了很多人,许老也带着他儿子许少杰一起出席了。美妇和小丫头皆以陈群家人的身份出席,哭的最伤心的,就是她们了。

“景天,要注意节哀呀,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许老一脸沉重道:“真是天妒英才,说起来,我的这条命还是陈群帮着治好的,可他怎么就先我一步去了呢?”

“李先生,请多保重,我们会在北京停留几天,过了今天,我们找时间聊聊吧,”许少杰也道。

胡老大就更是悲痛了:“景天,我真没想到,老天怎么这么不公平呢?想我跟陈兄认识已经二十多年了,他总是那么乐于助人,我……”他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其他来宾也纷纷跟他搭话。他们误以为美妇母女是陈群的家人,也向她们表示慰问。好在美妇的哭词让他们明白了这母女俩跟陈群的关系。

魏明亮带着妻子还有女儿非要来参加,最伤心的恐怕是他。如果没有陈群,他的生活肯定不是现在这样。公司其他员工则被他所劝阻,并没有前来。

当天晚上,胡老大在下榻的饭店请他吃饭,陪同的是他风韵犹寸的女秘书,李景天自然欣然前往。

“李先生,我还是叫你景天吧,”酒过三巡,胡老大开口道:“真没想到陈兄就这么去了,哎,时间如白云苍狗,几十年转瞬即逝,想想跟他快意校园的时光,仿佛还在昨日啊!”

李景天知道他真实目的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也就不说什么,听他一个人说。

“景天,我有点担心我们的合作,没有任何问题吧?”话锋一转,胡老大提到了正事。

“胡总,非常感谢你做我们公司的第一个客户,我也知道贵公司的新车销量非常好,”李景天眼光游离不定,继续道:“关于产品供应问题,您尽管放心,我们肯定会一如既往。”

“那就好,因为以前有陈兄在,一切事务都是他经手,他这么一走,我还真有过担心,”胡老大叹息一声,旋即又喜笑颜开。

“这您放心吧,我们天方还是想做更大的,怎么会拿自己的品牌开玩笑呢?”李景天安慰他,给了他一个微笑。

“行,这我就塌实了。对了,你们有新的总经理了吗?”

“有,她叫刘欣然,是留学回来的女博士,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过来,”李景天说完给刘欣然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刘欣然就到了。

胡老大一见到她就傻了,双眼圆睁,半天才道:“哎呀,没想到刘总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人才啊!”转身朝李景天道:“景天,啊,不,该叫李董事长,你们公司还真是年轻人的天下啊!真让人羡慕!”

刘欣然淡然一笑:“胡总过奖了,也是李先生看得起我,才让我当这个总经理,您是我们的大客户,一定得多帮帮我。我先敬您一倍,先干为敬!”

看着她一饮而尽,胡老大不觉有些神魂颠倒,道:“刘总真是好酒量啊!小汪,你也敬李董事长一杯!”他的女秘书盈盈起身,跟李景天喝了一杯。

直到胡老大喝的酩酊大醉,四人才结束了这顿晚餐。把他和秘书各自送回酒店房间后,李景天和刘欣然从酒店出来,开车先送她回家。

“景天,你还是去安慰一下你的韵姐吧!”刘欣然幽幽一叹,抬头道。

“不用了,我还是送你回家吧,她们已经好了很多了。对了,老婆,雅菲跟你办理辞职的事情,怎么样了?”他说着伸手揽着美女的细腰。

刘欣然略微挣扎一下,也就不再拒绝:“还行,学校人事部门见她去了,很痛快就答应了我,不过要求我上到这个学期末。”

嗅着她身体的幽香,李景天不觉把她拉紧:“系里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不过钟教授说了,欢迎我随时回来。”

刘欣然感觉到了他的决心,身体贴的更近。

“那就好,我可就等着你这个总经理早点来上班了!”李景天开玩笑道。

“嗯……你还是专心开你的车吧!”刘欣然琼鼻中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挣脱他的大手。心里却在责骂,这个臭流氓的手太坏了,怎么就摸到了人家高耸的?平时那里连自己都很涉足,他却这么使坏。

“好了,到家门口了,你进去吧!”不知不觉两人就到了她门外。

“好吧,你也赶紧回去吧,记住去看看韵姐,”刘欣然叮嘱他道,趁他不注意,在他脸上轻轻点了一下。在她来说,这很难得。

到了美妇家,母女二人正在沙发上躺着,已经都快睡着了。李景天把她们抱进各自卧室,又抱着美妇,想起了今后的安排。公司的很多事情自己并不清楚,比如进原材料、物流配送及很多政府关系方面,以前都是陈群料理,也不知道刘欣然能不能很快上手。好在这些都有合同存档,刘欣然应该可以充分了解这些……

想着,旁边美妇一声娇吟,清醒过来。

“姐姐,醒了?要喝水吗?”他赶紧把准备好的水送到美妇嘴边。

“好弟弟,不要走,”美妇却一把将他抱紧,双眼中泪水如泉水一般奔涌。

“怎么了,好姐姐?”他不解道。

“陈大哥他把……财产都留给我跟若若了,一人一半……”美妇哽咽着道。

“怎么回事?慢慢说,不要着急。”

美妇可爱的鼻子吸了几口空气,道:“今天下午我和若若去他家,在他卧室发现了一封信,说如果他死在我们前边,就把他的所有财产都交给我和若若,落款竟然是两个月前……”

“啊?”李景天大吃一惊。陈群为什么要在哪个时候写遗嘱?为什么早不写,晚不写,偏偏在公司刚刚起步的时候写?难道他已经预见了今天的事情?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陈群曾经说过,这家公司的成立,会对许多现存的秩序及势力构成挑战,看来他确实已经预见到这样的结局了,只是没想到它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略一沉思后,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美妇听,后者立刻又是泪眼汪汪。

这天晚上,他也没什么好心情,开始检讨自己的疏忽给陈群带来的致命的伤害。如果自己当初够警觉,让陆语诗稍微看着他都会是不同的结果。想到这里,他不觉深深自责起来,一夜都在想这个问题。

美妇在他的怀里睡的很香,一天的劳累,确实够她受的。

想着,他好似看见陈群对他说,你一定要把我们的公司给做大,要做成至少一百年不落后的大公司,叔叔不怪你,既然选择了和你在一起,就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第二天一早,他开车带着美妇母女来到安葬陆语诗父母的陵园。他已经决定将陈群的骨灰安葬在这里,也方便扫墓。

路上胡老大打来电话,对刘欣然昨天晚上的表现深感佩服,并且表示,奇云公司将严格按照合同规定将货款按时支付给天方公司,并邀请他有时间去奇云做客。

李景天跟他寒暄几句,挂断了电话。

看着工人忙完一切,美妇母女自然又是一阵伤心。李景天将带来的话摆上,默默祷告半天。此刻,他倒宁愿人死后有灵魂存在。

“走吧,姐姐,若若,”他说着搀扶二女起身。二女皆是一袭黑色棉服,却也掩盖不住她们曲线玲珑的身材;眼角的泪痕及凄楚的表情,配上白皙的脸蛋,倒也令她们楚楚可怜,别有一番风情。

此时已经是十二月初,天气已经很冷。

“爸爸,”小丫头突然扑到他怀里,开口就叫。

美妇俏脸一红,却装作没有听见,擦了一把眼角的泪痕,转身即走。

李景天在小丫头背上拍了几下,叹道:“好了,若若,走吧,哥哥抱着你。”

回去路上,小丫头在车上就睡着了,这几天也辛苦这小丫头了。

美妇咬着牙道:“景天,刚才若若乱叫的,你可别当真!”

“好姐姐,我当然知道。她肯定是因为伤心过度才这样的,不过……”他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美妇果然问道。

“我挺喜欢她这么叫的,姐姐以为呢?”他故意朝美妇坏坏一笑。

“切,你这个臭流氓!”美妇破涕为笑,犹如春花绽放,白了他一眼。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