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璐跟章若思约好见面的酒店,立刻打车过去。这家酒店位于东三环边上,是北京档次最高、价格最贵的海鲜酒店。

服务员见她虽然衣着普通,但却年轻貌美,气质不俗,自然殷勤招待她进去。她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翻看着菜单。自己还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消费,看着价格那么高的菜不禁心跳砰砰。她自然知道章若思家境富足,既然她请来这里吃饭,肯定以前来过。

看了会儿,还是没有主意,也不知道章若思能花多少钱,她索性不再看了,盯着窗外的行人看起来。脑海中却满是李景天高大的身影,还有他对自己的真心帮助,可惜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他的周围都是些气质高雅、聪明大方的绝色美女,自己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自己连章若思比不上吧?

她叹息一声,多想无益,无非是徒自增加烦恼而已。

“璐璐,你来了!”章若思那宜喜宜嗔的俏丽面孔自门后闪现,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嗯,若若,你怎么才来啊?”少女之间总是话题无忌,她嗔道。

“对不起,今天第一天上班,虽然老板对我没什么要求,可我总得熟悉一下公司的情况吧?”章若思笑盈盈坐在椅子上,接着兴奋道:“跟你说实话吧,我今天挣了五万块钱,够你吃个够的!拣最贵的点,可别客气啊!”

“若若,我今天才知道你帮了我大忙,在剧本里给了我一个角色,真的太感谢了,这次应该我请你才对!”丁璐眼波流转,带着些歉意。

“嗨,咱俩还客气什么呀?等你出名后,再请我吧!”章若思大大咧咧道,伸手在她肩膀上一拍。

丁璐嘻嘻着,握住她的纤手,两个美少女对视一笑。

“璐璐,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吧?哪个家伙老实吗?”章若思神秘道。

“哎,”丁璐笑道:“你不会自己问……哪个家伙吗?反正他一会儿也要来了,”她说着神色黯然。

章若思觉察到了她的变化,开口道:“你没事吧,璐璐?”

“啊……没有,我只是突然觉得很高兴!”她心情一紧,接着莫名其妙一痛。

“哎,说正经的,等你出名后,该怎么感谢我?”章若思却不放过她,狡黠一笑道。

“还早着呢!”她爽朗一笑,一扫刚才的阴霾:“不过说实话,若若,哪个家伙他是你男朋友吗?”她刚问完就觉得自己多此一问。

章若思却一愣,还是娇嗔道:“讨厌,璐璐!”

“那他跟苏雪、陆姐姐她们什么关系啊?”她终于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璐璐,你还是自己观察吧。哎,服务员,我们点菜,”谈到这个问题,章若思却支吾起来。

两个少女一时无语。

又坐了几分钟,刚好两个熟悉的身影迎入眼帘,赫然是汤牧和一个打扮入时化浓妆的风女子,看年龄得有三十多了。刚想转头,却已经晚了。汤牧也发现了她,朝她走来,还叫嚷着:“丁璐,你怎么在这儿?”

她扭头不理他们。

“丁璐,怎么一上完课老见不着你啊?这位美女是谁啊,能介绍一下吗?”汤牧却跟赖皮蛇似的缠上来,全然不顾他身边的妇人。

自见到此人,章若思就觉得他油头粉面,不是什么好人,见他不顾身边女子感受,还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不由怒火上头,脸色立刻一沉。

“汤牧,你不怕石凯月知道你跟别人来这儿吗?”丁璐扭头冷冷抛出一句话。

“汤牧?”章若思却立刻想起此人的身份,就是他让丁璐这么伤心,还敢这么大摇大摆,真想抽他两巴掌。

“娜姐,你介意吗?”汤牧扭头朝身边的女人笑道。

女人身子柔若无骨软绵绵靠着他,眼中满是诱人的媚态,娇滴滴道:“两位妹妹,我这个弟弟有种功夫非常了得,就算多你们两个也照样没问题,你们不想试试吗?”

两女齐齐‘啊’的一声,作势欲吐:“真不要脸,什么人呢!”

那女子却不恼怒,媚笑着道:“两位妹妹没有尝过,怎么能知道呢?”说着凑近两人,一股令人恶心的香水味直扑她们鼻子。汤牧则笑嘻嘻的看着她们。

“汤牧,你真不要脸,找的什么人?”丁璐骂道。

“丁璐,你知道我喜欢你,只要你答应跟我,我保证让我爸在他的新电视剧里用你当女主角,这可是好机会,你好好想想!”汤牧也不恼火,一副万事在我掌握的样子。

“不用考虑了,她不会答应你的,”一个低沉却威严的男声自门口传来。

“你是什么人?”汤牧扭头看着来人,恶狠狠道。像他们这种人,自然不会对漂亮女孩子怎么样,但对那些为女孩子出头的男人向来是不放过。尤其这汤牧学过几招,觉得老子天下第一,更是嚣张的不得了。

“你没资格问我,给你三十秒,从我面前消失!”男子道。丁璐和章若思都面露喜色,这人正是李景天,他去工厂匆匆看了一圈,跟几个主要技术力量谈了一会儿,见一切进展顺利,就从工厂赶来。刚好看见了这一幕,不由对此人深恶痛绝。

“你妈找死呢!”见对方个子跟自己差不多,也不是很魁梧,汤牧发狠道,一拳朝对方脸上打去。

“哎呀,我的手,疼死我了……”只是他的手好像碰到一块石头,疼痛难忍。

两个少女看的哈哈大笑,丁璐突然想到什么,突然站起来拉着李景天手亲热道:“老公,你怎么才来?”连瞅都不瞅汤牧一眼。

“小子,算你狠,你等着,”汤牧气急败坏,忍着疼痛,带着哪个风女人离开。

见他离开,丁璐放开李景天的手,不好意思低头道:“对不起,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章若思看的目瞪口呆,这会儿才回过神来:“璐璐,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亲热了?还有你刚才叫他什么?”

“若若,对不起,我刚才不过就是气一下哪个坏蛋汤牧!”丁璐俏脸通红,却勇敢抬起头道,一双明眸中倒也显出不少决心。

“算了,璐璐,我明白的,”小丫头不再说话,却狠狠的盯了男人一眼。

李景天自然不好说什么。刚才丁璐小手入手的感觉滑腻、温暖,令他的心都不禁一跳。两个异性的身体初次接触,总是能刺激彼此想些什么。丁璐虽然看上去坚强无比,其实内心中也是如烧开的开水,激荡不已。这个哥哥的手非常宽厚有力,让人感觉到塌实和依靠。

“我们还在这儿吃吗?哪个坏蛋会不会回来?”丁璐有些担忧。

“没事儿,他恐怕顾不上这儿了!”李景天笑道。

三人一时无话,小丫头麻利地点好菜,尽是些鲍鱼、龙虾之类,让丁璐大快朵颐。李景天对这类食物已经没有什么感觉,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在嘴里模拟任何食物的味道,看着两个少女狼吞虎咽的吃相,不觉笑了。

丁璐本来不好意思,见到章若思的吃相,也不再多加思索,狂吃起来。

“吃完饭去做什么呀?”李景天插话。

“不如去唱歌好吗?”章若思嘴里咕噜着道。

“好啊,我最爱唱歌了!”丁璐把嘴里的食物咽下,舔舔嘴巴,道。

“哥哥,璐璐歌唱的可好了,”章若思道。

“好,那就去唱歌!”

好在吃完饭,汤牧也没有找来,三人当然塌实离开。此刻的汤牧正躺在医院,根本没有心情来报复他们。

他们在三元桥附近找了一家卡拉ok房,一看价格还真高,不过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还是开了一间小包。

丁璐唱歌果然有一套,嗓音甜美,还往往带一些悲伤的腔调,颇能打动人心。她唱了几首著名女歌手的歌曲,一点都不输于原唱。李景天心神一动,好似想到什么。

“怎么样,哥哥,璐璐唱的不错吧?”小丫头在他身边一点都不避讳丁璐,躺在了他怀里,一双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低声道:“臭哥哥,怎么我两个礼拜没有去,璐璐就对你改口了?说,你是不是对她使什么坏了?小心我告诉苏雪姐姐!”

李景天不由好笑道:“若若,这可不关我的事儿,哥哥一向洁身自好!”

“你?还洁身自好?”小丫头嗤之以鼻:“谁信你呢?”

丁璐看着他们亲热的样子,不由鼻子一酸,歌儿唱的更有一种凄凉味道。

“臭哥哥,璐璐刚才为什么叫你老公?”小丫头不依不饶,掐了他一下。

“她刚不是解释清楚了吗?”李景天叫苦,却也不敢太对她放肆,毕竟当着外人。

丁璐唱完,就是小丫头接着唱。两个少女一开始还坐在一边,后来干脆各据一边,坐在他左右。整个晚上,李景天嗅着少女体香,再听着那些情歌,心里不免有些想法。

周六一早,他开车带着陆语诗、刘欣然去机场接陆语琳。苏雪和方雅菲回家去做乖乖女了,毕竟他们三人的事情还没有好好解决,还需要这两大美女去做工作。

“老公,姐姐、欣然姐,”陆语琳看见他们三人都来了,笑着扑过来,一通热烈拥抱。

“老公,我已经打过电话了,我选了两家别墅区,都有合适的房子,我们从里边选一套就可以了!快的话,都用不了一个上午就可以搞定!”三女挤坐在后座,陆语琳还真是一个工作狂,先就谈起了工作。

“好啊,”李景天自然答应,按她的提示朝别墅区开去。

“语琳,累吗?”陆语诗看着妹妹,心疼道。

“姐,不累,只要一想到老公和你们,我就干劲十足,一点都不累,真的,欣然姐,你别不信,要不你去上海看看我的工作?”

“别,你饶了我吧,语琳,”刘欣然想到上回被她在车里欺负的情景,不禁俏脸发烫。

陆语琳早联系好了别墅区的销售人员,自有人带他们一个个房子看过来,不过这位先生倒更多被三女的绝世姿容所吸引,特别是陆语诗和陆语琳,姐妹俩长的一模一样,还都是绝色美女,走到那里都是吸引人的焦点。

最终刘欣然选定一栋三百多平方米的大别墅,一层挑空大客厅,共有四个房间,全套家具电器,还带地下室,及一个两百多平方米的私家花园。最吸引人的是,它有两个主卧室。

“刘小姐,这里外国人住的比较多,又是离城最近的别墅区,您出门一会儿就可以上五环路,去哪儿都方便。”小伙子解释道,眼睛躲闪着三女。

刘欣然上下左右看了几遍,结合刚看的几个房子,最终还是决定就要这一栋,小伙子非常高兴,赶紧就去准备合同,让他们带走。

陆语琳道:“好了,我们先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保证让欣然姐的爸爸妈妈在圣诞节前住上这别墅!”

“满打满也就一个礼拜时间了,你可得抓紧啊,语琳,”李景天不放心叮嘱道。

“老公,这不过就是签合同、打扫还有检修设备的一些事情,肯定没有问题,您就放心吧!”她说着横了他千娇百媚的一眼。

“那好,我们下周一就签合同,周二付款,好让业主赶紧收拾这房子,”李景天自然得表现出对自己大老婆的关心来。

刘欣然果然道:“景天,这房子四万一个月,会不会太贵了呀?”

“不贵,欣然姐,你想,这里边还包括了每月两千五的能耗、上网还有电视收视费,此外你爸爸妈妈还有你都可以免费享用会所,很不错了!”陆语琳抢先道。

“是啊,欣然,你是我们的总经理吗,又是外籍,当然得待遇好一些了!”李景天打趣道,陆语诗也随声附和。

“老公,时间还早,我们去哪儿呢?”陆语琳见解决了问题,道。

“你们姐妹俩国色天香,走哪儿都是别人注意的亮点,千万别挑那些繁华的地方,”刘欣然掩口笑道。

“欣然姐才漂亮呢,是吧,姐姐?”陆语琳毫不示弱。

陆语诗接她的话茬笑道:“欣然姐,我们姐妹随时可以把自己容貌掩饰起来,别人想看也看不清,到是你……恐怕不行。”

“讨厌,语诗,你也欺负姐姐。对了,我还没有去过长城呢,要不我们一起去?”刘欣然试探道。

“噢!去长城!”陆语琳大声道,颇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点不像精明干练的白领女性。

陆家姐妹和李景天均不需进食,刘欣然已进入先天境界,自然也可控制饮食,四人想到做到,马上出发。车直接上了五环,向西开,然后拐到八达岭高速,这条路李景天倒也不陌生。

三女亲热的聊着彼此的工作情况,时不时飘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倒把他这个男人给抛到一边,只是偶尔能听见一些斥责他的言辞,什么臭流氓、色狼等等。

他们很快就到了长城,由于是冬天,人不是很多,看着巍峨雄壮的八达岭长城,让人不由生出一种征服它的念头。到北京两年多了,李景天也没有来过长城,虽然思感可以瞬间就把长城的一切尽收眼底,但身临其地却是另一种感觉。

天寒地冻,游人并不是很多。他们一路说笑,很快到了最高处。连绵的群山,长城就在崇山峻岭中穿行,倒也气势不小。

“景天,你觉得长城真的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吗?”刘欣然开口道。她看不出丝毫疲惫的神态,反而神采熠熠。

“我不这么以为,长城反而让我们故步自封,所以历代皇帝中,我最佩服的就是汉武帝,他北击匈奴,算得上真正的英雄。其他皇帝无不贪图享乐,实在没有几个像他那样开疆拓土的,反而以为靠着这长城就能阻挡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实在可笑!”

刘欣然深吸一口空气道:“这儿的空气真干净、清新,”说完扭身朝三人道:“景天,我觉得你说的对,看到这长城,我心里只有征服它的念头,反而没有任何畏惧。历代皇帝如果都能像汉武那样开疆拓土,我们中国可断断不是眼下这么大!”

陆语琳嚷嚷道:“欣然姐,你可不是我们中国人,你别忘了你拿的是美国护照!”

刘欣然嫣然一笑:“有什么区别吗,语琳?我可是汉族一员啊!”

“欣然姐,人家跟你开玩笑呢!”陆语琳笑嘻嘻拉着她的胳膊,眼中露出无限神往:“其实人家挺佩服陈汤的,记得他曾经说过,‘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汉人就要有这种气势!’”

陆语诗笑道:“你们都太大民族主义了!如果我们去侵占别国的领土,必然有人要死亡,或者是我们,或者是对方,不是给很多家庭都造成不幸吗?”

“语诗,你看这世界,不就一向如此吗?强权政治,国家利益,永远都是这样!”刘欣然叹道,用手捋了捋被风吹散的头发,姿态美到了极点。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了,欣然姐,我们还是想想晚上怎么安排吧?”陆语琳娇声道。

三人逐渐走远,离李景天有一定距离。

刘欣然霞飞满面:“晚上自然回家休息了。倒是你刚回来,哪个色狼估计早惦记上你了!”

陆语诗和陆语琳没想到这平素娴静淡雅、高贵大方的姐姐也能说出这种话来,不由面面相觑,半天不知说什么好。

“欣然姐,其实……其实,我最惦记的是你,”陆语琳吐一下可爱粉舌,吞吞吐吐道。

“语琳,讨厌你!”这下刘欣然的脸更红了,想到上次被这个妹妹欺负的旖旎情景,心里却莫名有些憧憬。

“欣然姐,说实话,你为什么还没有……和老公那样?”陆语诗终于问出了她心底的话。

刘欣然只觉俏脸发烫,大发娇嗔:“讨厌啦,语诗,你怎么跟语琳一起欺负姐姐!”

“看欣然姐羞涩的样子,肯定是老公不履行他的职责,不行我得去收拾他!”陆语琳却不顾她大发脾气,依然自顾自道。

刘欣然张嘴就来:“你敢!”一双粉拳朝她打来。

“哎呀,老公救命啊!”这美女大声叫喊着,赶紧躲闪,三女真正笑闹成一团。

李景天赶紧拿出随身带的dv,把这美好一幕给录下来。

自长城回来,刘欣然显然还是面皮薄,不想再被调侃,直接就回了家。陆语琳脸上有些失望,李景天安慰她道:“琳琳宝贝,等你欣然姐恢复前世记忆不就什么都好了吗?”

“臭老公,那你还不赶紧进攻!”陆语琳手伸入他裤子中,握住他的,她眼波流转之间,饱含无数情意,直接挑起男人内心的那丝。

他们回到陆家姐妹的老房,刚进门,陆语琳就倒在他怀里,送上香吻,接着是一通激烈的口舌纠缠,场面香艳无比。

李景天的手自然在她圆润丰臀上停留抚摸,接着自裤缝伸进去,只觉她臀肉光滑有弹性,让人爱不释手。

“老公,抱我上床,”陆语琳呼呼喘着香气道。

“琳琳宝贝,老公这就来爱你!语诗,你也来吧!”

陆语诗早已俏脸发烫,此刻听他这么说,默默跟在他身后进去。姐妹连心,她可以感觉到陆语琳现在的所有快感和刺激,自然有些魂不守舍。

在陆语诗的帮助下,李景天很快就光洁溜溜,而姐妹俩也将自己彻底解放。

‘噗’的一声,花蜜四溅,很快进入一个温暖紧窄的地方。

“老公,琳琳吧,”陆语琳大呼小叫,小不停耸挺,双手在他熊腰上使劲。

“琳琳,想老公吗?”他问着些浅显的问题。

“老公,想……想……”陆语琳词不达意,只知道疯狂逢迎。

不愧是一对姐妹花,陆语诗感同身受,每当陆语琳舒爽之时,就跟着身体剧颤,恨不得正在接受男人宠幸的是自己。好不容易妹妹达到了高峰,男人进入自己时,她不禁叫着:“老公,我的王,来宠幸的你的妃子吧!”

受此刺激,李景天自然更加卖力,弄得的这美女娇喘吁吁,声浪语不断。

陆语诗很快就达到颠峰,趁休息的一小段时间,陆语琳突然爬到姐姐身上,湿答答的四片花瓣顿时沾在一起,同时她还吻住了姐姐的小嘴。自李景天角度看去,靡无比。

“姐姐,好吗?”一阵热吻后,她问道。

“语琳,你怎么能欺负姐姐呢……”陆语诗身体如遭电击,两片闭合的花瓣自然分开,黏湿滑润,她能清楚感觉妹妹那里也是一样;两座高耸的也顶在一起,峰尖花蕾正在变硬。两姐妹体形什么都一样,这刻竟然完全吻合。

李景天看的目瞪口呆,只觉火龙更加壮大,蹲在她们身后,找准位置,一击即中。

“啊……”两声呻吟。

他手心手背都被软乎乎、充满弹性的包围,舒爽无比,动作不觉快了许多。

“老公,什么时候我能欺负一下欣然姐……”趁男人在姐姐体内动作的时候,陆语琳道。

“快了,老公一定尽快将她拿下!”李景天道。

“老公,你怎么又走了……”却是陆语诗正自舒服时,发现火龙离开,抱怨道。

“老公,好美……姐姐,让我也来几下……”陆语琳却眉开眼笑,小翘臀向后迎合着男人的挞伐,却带动身下姐姐的另一通幽怨。

夜深人静时苏雪和方雅菲加入了他们三人的战局,一夜春色无边!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