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的庆功宴结束后,为了避人耳目,他独自一人开车离开。苏雪和方雅菲稍后也回来,她们已经跟家里说好,这两天要工作,所以就不回去了。那件事情好似过了一样,双方的家长已经不再多问什么,只是李景天觉得在平静的气氛下,藏着莫大的危机。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他却总有一种预感。

“臭老公,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老瞅眼丁璐呢?”苏雪娇喘吁吁,饱满的蹭着他结实的胸膛,美眸中充满满足的春情。

此刻,这美女已经数度,趴在他身上懒洋洋的。他的另一边,方雅菲侧身而卧,小嘴啮咬着他的耳朵。

二女皆是薄纱披体,薄薄睡衣下一丝不挂,反而更具诱惑力。她们非常了解这个男人,经常变着法儿的想出许多花样来,以增加床上乐趣。

“阿雪,老公想跟你说一件正经事!”他正色道,手却不规矩地抚上苏雪的翘臀。

“臭流氓,要说正经事,怎么还欺负人家……”苏雪吃吃嗔道,小不觉扭了几下,将他的夹的舒服无比。

“老婆,好舒服啊!”他先故意叫一声,接着正色道:“你有没有想到自己以后的发展问题?”

“嗯……老公,啊……”苏雪闭上眼睛,享受着他的深入,半晌才道:“老公,我不太明白!”

李景天在她粉臀上轻打一记:“你看,雅菲是国际巨星,你总不能一辈子做她的经纪人吧?老公希望你能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女企业家。”

“臭老公,你干什么挑拨我们姐妹的关系?”却是方雅菲不依,揪着他的耳朵道。

“哎呀疼……雅菲,你听老公解释好不好?”他呼痛道。

“哼,要是解释不好,我一定不饶你!”方雅菲嗔道,降低了力道。苏雪笑的花枝乱颤,只觉得自己胸前蓓蕾硬了起来。

“雅菲,你总不能拍一辈子电影吧?”他深呼吸一口,手在苏雪衣内,捻着她的一只,继续道:“我的意识是你们开一家公司,就在娱乐圈发展,同时还可以发掘新人,以后成为最大的娱乐公司,到时候,雅菲要愿意拍电影,就去拍,不愿意的话,你也是大老板,想想有多少人得靠你吃饭,就很满足了,不是吗?”

二女停止动作,静静地听着他讲:“我看丁璐这丫头不错,你们可以让她去唱歌,成为你们公司第一个发掘的新人,肯定可以挣很多钱的,不是吗?”

“臭老公,说到底你还是看上这个小丫头了,不是吗?”苏雪在他上使劲掐了一下。

“也不是,”李景天将自己的想法说给她们听。

“老公,好主意啊,这样一来,这丫头恐怕很快就会成为国内最红火的女歌星,以后还可以去拍电影,大有前途啊!”方雅菲正色道,美眸中露出无限神往。

“臭老公,我对你的人品表示怀疑!说,你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苏雪却不依不饶。

“老婆,我还不是为你们考虑吗?你想,等天方的广告片一放,恐怕有无数的公司会找上她,到时候,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让你们的公司来做呢,是不是啊,阿雪宝贝?”他说着加大了腰部的力度,深入佳人体内。

“啊……”苏雪一声娇吟:“臭流氓,不要以为这样人家就不追究你了……啊,老公,快点用力啊……”话还没说完,她就开始大呼小叫,让方雅菲都吃惊不小。

“阿雪,我来帮帮你,”她干脆坐起来,手抚上苏雪雪白的翘臀……

这天晚上自然也是春色无边。

第二天就是广告拍摄的最后一天了,李景天却没有陪她们去,刘欣然的父母兴致勃勃,要请他吃饭,地点就在刘欣然家。刘易斯太太亲自下厨,做了一桌正宗的家常西餐,他只觉得味道鲜美无比。席间,他提到下周要跟刘欣然一起出差,刘易斯先生没什么意见,只是叮嘱他们要小心。

饭后,由他和刘欣然收拾洗碗,两人躲在厨房,刘欣然开口道:“景天,我去合适吗?如果阿雪爸爸看见我,会不会给你增加麻烦?”

“没事,阿雪爸爸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虽然不知道你也是我的好老婆,”他回头一笑。

“呸,”刘欣然啐了一口:“谁是你的老婆了?”说完自己倒先笑了。

“欣然,说实话,我觉得你爸爸妈妈已经把我当他们的女婿了,不是吗?”他故意道。

“我爸妈那是礼节。礼节,你明白吗?”刘欣然瞪着眼睛故意道,笑着又说:“不行你还是带穆森去吧,我总觉得我去不合适。”

“那好,我去跟穆森说一下,”李景天只得随口敷衍。

这学期最后的两个星期开始了。李景天周一周二三场考试,周三就没有什么事了,只是周五还有一场考试,所以务必得赶回来。新招聘的员工也无法天天来,只能断断续续、三三两两的来上班。

跟穆森一说去武威的事情,却碰壁了。

“李先生,我明天有个国外的朋友来,已经提前打好招呼了,实在对不起。”

“没事,那就算了,你先招待好你这朋友,不要让人家以为我们不懂礼数,”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穆森目光有些躲闪,心道,或许他有些隐秘,还是不要深究了。

等穆森出了办公室,他只能再去跟刘欣然说,毕竟明天就走,不能再拖了,这么短的时间还要买机票,够紧的。刘欣然见事情这样,也没有再拒绝。

晚上回家跟陆语诗提到穆森的表现,这美女警官立刻有些警觉道:“老公,据监视你们公司员工的同事讲,这穆森有些神秘。从来不见他有什么朋友,也不去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基本上就是公司和家。像他这样年龄的人这个样子,比较少见。我曾经跟踪过他,也没发现什么问题。”

“这是好事啊!说明他这个人正派,不是吗?”苏雪道。

“可我总觉得他怪怪的,”陆语诗叹息一声,继续道。

李景天心里一动:“那这两天你就帮老公盯着他,我可不想再失去一个好的员工了!”

陆语诗心道,老公,不要责怪我不说实话,已经有形迹可疑的外国人来到本市了,为了不影响你的心情还有你去武威的计划,我只能选择沉默。如果李景天知道这些杀手来到北京,恐怕会马上将这些人斩草除根。

第二天一早,李景天和刘欣然乘坐飞机前往武威。他们买票太晚了,只能买到这便宜班次,时间自然差点。

昨天晚上,他给苏雪爸爸了个电话,说今天去武威。当然,也没忘了带上国家发给天方公司的用地证书。

飞机直接降落在武威,早有一个英俊的军人举着牌子,在外边等他们。李景天知道这是苏雪爸爸安排的,心里还是很高兴。

“李先生,首长说中午过来接你,让你暂时休息一下,”军人把他们送到下榻的酒店,礼貌道。

“谢谢你,刘……同志,”看着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军人,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您别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军人说着告辞。

刘欣然来到他的房间,道:“景天,一会儿见了苏雪爸爸,我真的有些担心。”

“嗨,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想太多了,好吗,老婆?”他笑道。

“我只是,哎,也说不出为什么,有些担心。”

“欣然,你知道吗?如果你现在也有雅菲她们的能力,我们都不用坐什么飞机,直接瞬移过来就可以了,”李景天一把将她拉入自己怀里,道。

“讨厌,这不是家里,别闹……”刘欣然嗔道。

“欣然,要不这次就给了老公吧?反正就我们两个人,也不用担心别人打扰,”他咬着刘欣然的耳朵,先吹了口热气,续道。

“臭流氓,想什么呢!”刘欣然在他腰上掐了一下。

中午很快到了,司机过来接他们,两人收拾利索,带上资料,跟他离开酒店。

车开的很快,不过十分钟就到了一个大院子里,里边人不多,停着几辆高档轿车。李景天思感很快发现苏雪爸爸和一个中年男子在里边正亲热聊着些什么。这是一个大包间,其它房间倒跟这里很相似。

司机对这里很熟悉,一路上遇见的服务员都跟他礼貌点头,看来是常客。这是一家高档酒楼,客人看上去都很有地位和身份,颇有些大隐隐于市的味道。

进入包间,苏雪爸爸立刻热情道:“景天,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韩东明,韩市长,这位就是李景天了。”

“你就是李景天?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韩东明约四十多岁,精明干练,双手稳定有劲,确实不愧是部队出来的。

“叔叔,韩市长,这位是我们天方公司的总经理刘欣然女士,”早就看出两个男人的目光不时瞥向自己身后的美女,李景天赶紧将刘欣然介绍给他们。

“您好,”刘欣然伸出纤纤玉手跟两位男性一一握手。

两人都有些色授魂与,纷纷向她问好。四人一一就座。

苏雪爸爸见李景天的目光看向自己,不由老脸一红,转头对韩东明道:“东明,我们开始正题吧?”

“好啊!”韩东明会意点头,朝李景天和刘欣然道:“欢迎两位来武威投资,说实话,老首长跟我说这个事的时候,我是有想法的,觉得谁会不远万里跑这个穷地方呢?可见了两位少年英发,不由也生出许多雄心来。我先表个态,只要有需要我韩东明的地方,我一定随叫随到。”

李景天把证书拿出来,笑道:“韩市长客气了。其实我们也不能说是在武威投资。只不过那地方离武威相对比较近,应该会为武威带来一些机遇罢了。这是国家颁发给天方实业的用地证书,请您过目。以后肯定会有许多事情需要您帮忙!”

韩东明接过证书,仔细看起来。苏雪爸爸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份文件,凑过去一起观看。两人的神色逐渐从平静转为震惊,呼吸都跟着加快许多。

“这里已经是腾格里沙漠了,说实话,还真不是我们武威管辖的地方,”韩东明放下手里的证书,脸色阴晴不定。

“景天,我以前可从不知道你要在这里边,还要这么大的地方,你能行吗?”苏雪爸爸也道,脸上满是怀疑。

“叔叔,您放心吧,我既然敢问国家要这块地,就有我的办法,”李景天微笑道。

“景天,叔叔知道你有本事,可这毕竟不是小事,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李景天笑嘻嘻道:“叔叔,我计划明年三月底即开始开发这块土地,到时候您的所有疑问都将不会是问题!”

苏雪爸爸收起满腹的疑问,知道现在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就没再说什么。

“李先生,这里四处都是沙漠,又没有大山可以依靠,没有水,什么都没有,我真的有些不明白,”韩东明终于开口道。

“韩市长,您只要知道,我需要您给我配许多人,还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就可以了。我计划先修一条高等级高速公路,直接通向武威市区,同时将改造沙漠环境,让它变的适合人类居住。”

韩东明身躯一震,不由被他深邃的目光所吸引,耳朵中满是他充满自信的语气,不由道:“好,我韩东明一定支持你!不过一切都得靠事实来说话,我们就看明年的进展吧!”

“那我就多谢韩市长了!”李景天高兴道。

“说到建筑,我这儿倒有一个人可以给你引荐,”韩东明犹豫一下道。

“哦?他在这里吗?能不能先见个面?”李景天道。

韩东明望向苏雪爸爸,下决心道:“首长,您还记得我们师三团一营的霍荣德吗?”

苏雪爸爸一愣,道:“当然记得,这小子是个愣头青,尽给部队惹事,不过我倒真喜欢他,说实话,如果不是这些该死的军规什么的,我真想跟他好好交个朋友!怎么,你说的就是他?”他不愧是人精,立刻反应过来。

“没错,他算是一个小小的建筑工头,虽然也算精通业务,可他那脾气,您也知道,没有老板会喜欢用他!”韩东明叹息一声道。

“怎么回事?”李景天奇怪道。

“是这样,这霍荣德原来也是我们部队的,而且是侦察兵出身,业务素质很高,可惜民族政策执行不好,因为杀了一个东突分子被部队给除名了!”

苏雪爸爸也叹息一声,将这霍荣德的情况讲给他和刘欣然听。

“关键是这小子为人太耿直,到地方上以后,带领一帮穷老百姓一起干起了建筑,可他不懂变通,在哪儿都吃亏,欠了一债,听说有几十万,没地方去,这不躲到我这这儿来了,”韩东明苦笑道。

“他在哪儿呢?我倒对他挺感兴趣,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李景天笑道。

韩东明看了苏雪爸爸一样,道:“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如果他知道老首长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打完电话才一会儿,外边传来一阵脚步,一个声音也飘进来道:“老首长,听说您在武威,我太高兴了!”一条大汉推开门,大步走进来。他足有一米八五,比李景天还高出一点,身材魁梧,看年纪得有三十四五。

他先立正朝苏雪爸爸和韩东明敬了个礼,满脸喜色,等苏雪爸爸让他坐下,才拘谨的坐下,仍然目不斜视,确实是一个标准的军人。

“荣德啊,你的情况我都听东明说了,你小子,做事太冲动了,如今这个情况,自己没想到吧?后悔吗?”苏雪爸爸开口道。

“不后悔,就算当初枪毙了我也不后悔,首长,那帮王八蛋把我自己的弟兄给杀了,我能饶了他们就不是我霍荣德!”

“好小子,我还真就喜欢你这样!可惜部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苏雪爸爸却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丝喜色。

再看韩东明,也是一脸同情。李景天心里有些明白,或许他也是因为这事情才离开的部队。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荣德,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他可是你未来的老板哦!”韩东明说着将李景天和刘欣然介绍给霍荣德。

“李先生想要修一条高速公路,还有许多建筑的活儿等着你去做,你这下可等着机会一展拳脚了!”

“师长,您的话,我一定听!”霍荣德坐的笔挺道。

“那好,霍先生……啊,不,我还是叫你霍大哥吧,我们公司计划投资上百亿元,但可能不止这个数,当然,也可能用不了这么多钱,总之,这个计划对我们公司非常重要,我真的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公司。我给你一年六十万工资,这是一张两百万的现金支票,你到银行就可以兑换,先拿着过个好年,把你欠农民兄弟的工资给补上,有时间到北京来找我,明年过完年我就希望你能上班,地点暂时还是这里。”

霍荣德接过支票,满脸感激,手微微颤抖着,道:“李先生,我………啥都不说了,我霍荣德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这顿饭吃的别有味道。席间霍荣德把他最近的情况介绍一遍。原来他是西京人,前年退役后,回到老家干起了建筑,结果弄成现在这样,欠了一百多万,害的连家都不敢回,老婆孩子都在家里苦苦支撑。

刘欣然听的心酸不已,眼眶都湿了。再看苏雪爸爸和韩东明,也是一样。

“好了,霍大哥,你跟着我李景天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李景天安慰他道。

“哎,都怪我当初的举动害了韩师长您,要不然您现在还在部队呢!”霍荣德又道。

“荣德,别说那么多了,我们一直是好兄弟,不是吗?”韩东明感动道。

饭后,李景天和刘欣然先一步离开。三个军人留在原地说起了彼此共同经历的一切。只是说着就转到李景天身上。

苏雪爸爸开口道:“不瞒你们两个,这小伙子是我苏铁铮女儿的男朋友。”

两人‘啊’的一声,脸上露出惊讶。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长江同志很看好他,还让我们家老爷子扶他一把。这用地证书,就是长江同志直接批示给他的,要是别人,可能吗?”

苏雪爸爸这句话更让二人吃惊。

“他有一些奇特的能力,我一句话解释不明白。东明你记得今年五月发生在这里的那起东突分子袭击我们的事件吧?”见韩东明点头,他继续道:“当时他刚好在附近,帮我们将恐怖分子抓获。”

韩东明脸色一变:“原来这样,我说首长您哪会儿什么都不跟我说呢!我对这小伙子更有信心了,也为小雪高兴!”

他说完转向霍荣德道:“我说荣德,你小子也够有福气的,跟着这么一个能人,不比在部队强?我倒有些羡慕你了!”

霍荣德大嘴一咧,笑道:“可能老天真的开眼了,给我们派来这么一位老板,我还要多谢两位老首长呢!”

“好了,别光顾拍马屁,你可得好好干,别给我们部队丢人!”苏雪爸爸道。

“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霍荣德腾的起立,敬礼道。

三人直聊到下午四点多才分手。

苏雪爸爸对刘欣然比较满意,这个姑娘长的很美,看样子年纪也不大,有一种端庄高贵、温柔婉约的气质,说句实话,比苏雪还胜出一些。不知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担心她会给苏雪带来什么威胁,看她的样子,应该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再说了,她还是自己女儿介绍给李景天的,怎么也应该知道分寸。想到这里,少将还是很高兴的。他下午就要返回新疆,也顾不上太多。

李景天和刘欣然在武威逛了一下午,带她去看了几个名胜古迹。每到一处,刘欣然都若有所思,驻足长立。晚上他们回请韩东明和霍荣德,把天方公司的业务详细介绍给他们,听的二人羡慕不已。

吃完饭,看看不早了,他们各自休息,明天坐飞机回北京。

一夜无事,不知为什么,刘欣然的心中突然有些期待……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