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森这几个星期很不高兴,陈群逝世后,他本来以为自己的机会要来了,可惜事情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设想发展。据他所知,方雅菲的妈妈曾经去大学探察过一次,可惜怎么就没有下文了呢?哪个许卉灵也是没用,拿对手一点办法都没有。陈群这一走,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有更大的权力,谁知道又来了一个新的总经理,自己所负责的,依然是原来那些。

对手的强大,他心里有数。可眼看着对手慢慢发展壮大,自己又不能贸然暴露,这种痛苦谁受的了?这次李景天叫他去武威,他立即知道机会来了,所以想尽办法推托。

这天上午他干脆就没有去公司上班,十点多时,先发了个邮件给许卉灵,又打了个电话到方雅菲家,把自己所知道的对手最新动向夸大一遍,然后在妈反应过来之前把电话挂断。接着他晃晃悠悠下楼,去买点东西吃,浑然不知道自己就要大难临头。

刚转过一家街角,自己就头一晕,被人打了一下,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次恢复意识后,他发现自己手脚都被人捆着,屋里灯光刺眼,实在看不出是什么地方。好在自己身上没有伤,脑子马上飞速运转,分析着各种可能性。

“穆先生?”一个柔和的男音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他努力睁大眼睛,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穆先生,我们是谁并不重要,我们找你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获得天方公司的产品生产全套工艺和设计图纸。如果你不能提供,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死!”哪个柔和男音一下变的粗犷起来,还带有些裸的威胁。

“我为什么要给你们?”他终于看清对面的人是个身材高大的白人,他身后还站了一个人,但却一直没有说话。

“啊,不,你会给我们的!”对方说着把他的嘴掰开,用一根针狠狠的扎到他牙肉上。

“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的意志立刻就开始崩溃。

偏偏对方还接着说道:“穆先生,如果你还不愿意的话,我们第二针就扎到你里去了,相信吗?”说完作势移到他部位。

“不要,我相信,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穆森意志彻底崩溃,求饶道。

可怜的穆森根本不知道,他今天上午的所有行动都落入了陆语诗掌握中。早在他打电话给方雅菲家时候,陆语诗就知道了他的险恶用心,只是陆语诗比较谨慎,自然想知道了解更多他的秘密。后来他遭绑架,却出乎她的预料。见他这么不经折腾,不觉对他更加鄙视。

“我不是天方的人,我跟他们有仇,”此刻的穆森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哦?”对方显然很感兴趣。

“我家里人都被天方公司的老板害了,我要报仇所以隐姓埋名参加了他们公司。”

正说到这里,门外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听起来至少有七八个人。

这里是一处废弃的厂房,跟他说话的白人向同伴一个示意,两人立刻逃到窗户边,丢下一句话道:“穆先生,我们对你很满意,希望马上能见到你!”

可惜他们还没有跳出去,就觉得腿一软,同时从窗户上掉下来。接着破门之声响起,几个全副武装的人冲了进来,看清情况后,麻利地将二人铐起来。有一个则过来替他解开绳子。

“警察同志,我是被绑架的,”此刻的穆森忐忑不安,生怕这两个人把他服软的事情说出去。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害怕的,毕竟自己可以扭头不认账。

“我们听群众举报,说有人被绑架了,你没事吧?没事就好,跟我们去做一份笔录,然后就可以回家了!”警察客气道。

这一切自然都是陆语诗的安排,她不愿意看见穆森继续被这些人折磨。再者,关于穆森的处置,她还想让李景天来拿主意。

那两个人刚到公安局就被人带走了,他索性一通编造,好在警察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让他签完字就放了他。

走在路上,他实在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还有,那些警察为什么这么快就来了呢?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看来自己确实命途多舛。

李景天是回到北京后才从陆语诗哪儿得到的消息。

“老公,我看这穆森不像是说谎,看来他还可能真跟你有仇!”陆语诗补充道。

李景天仔细想着自己来北京后的经历,心道,自己一向待人诚恳,并没有什么仇人。而且穆森说他全家都被自己害了,难道他是林家的人?他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

“老公,肯定是,你想,穆森,穆也可以理解成木,森就不要说了,四棵木头啊!肯定是林家的人,莫非他就是那林鹏程?”方雅菲快人快语。

“不对啊?那林鹏程我见过,不是这副模样啊!”苏雪一旁摇头道。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不如老公把他开除吧,省得养虎为患,”方雅菲道。

“老公,你难道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陆语诗笑道:“再观察他一段时间,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不过就算他是林家的人,我们又能怎么办呢?难道杀了他吗?”

“语诗,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们要下不了手,我去!什么玩意儿,竟然敢给我家打电话造谣!”方雅菲生气骂道。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找个机会开了他算了!”苏雪总结道。

“好了,雅菲,我们都知道你是个魔女,怕了你了,好吗?”李景天笑着在她翘臀上轻打一记,惹得这魔女媚眼如丝道:“老公,我想问问你,怎么这次出去没把欣然姐给吃了呢?”

“雅菲,老公这就来吃你,好吗?”他没有回答,手直接偷袭这大明星高耸的胸部。

“啊……死老公……”方雅菲嗔道。

第二天上午李景天先去学校考试,考完试后即来到公司,今天中午银行的行长请他们吃饭,他不得不早点到。穆森见了他,多少有些不自然,李景天也没有理会。

吃饭的地方是附近的一家高档酒楼,他们公司员工也经常去。中午时出席宴会的人员除了他外,就是刘欣然和谢静香。银行行长姓常,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胖子,还带了一个三十多的女人,姓王,说是银行信贷部的主任。

酒过三巡,常行长使个眼色给王主任,后者立刻举杯开口道:“李先生,我们对贵公司非常佩服,现在像贵公司这么有实力的公司实在不多啊!贵公司以后如果需要贷款的话,一定要找我们银行,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支持你们!”

“谢谢王主任,”李景天一饮而尽。再看常行长,也跟刘欣然谢静香频频举杯。

五人吃完饭出来,已经是一点半了,李景天心里一动,就见到前边站着一个人,正冷冷看着他们一行,赫然是方雅菲的爸爸。

“方叔叔,你好!”

那常行长比他还要紧张,热情道:“方司长,您怎么来这儿了?吃饭了吗?”

方雅菲爸爸看都不看他一眼,朝李景天道:“李景天,你跟我来一趟。”说完转身就走。

李景天跟四人打过招呼,随他而去。

“天啊!我说方司长要天方公司资料呢,原来他是认识李先生的!”常行长喃喃自语,旋即醒悟过来,朝刘欣然歉意一笑,带着王主任赶紧离开。

李景天心里却在嘀咕,瞧他的样子,对自己应该还没有接纳,要不然不会这么叫自己。

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方雅菲爸爸停住脚步,转身道:“李景天,我今天是碰巧见到你,不是专门来找你的。”

他双眼警惕的盯着李景天,继续道:“李景天,我们又听说了你的一些事情,不过我也不想问太多了,总之,你既然喜欢雅菲,就要一心一意对她好,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李景天心里大喜,看来他们对自己态度已经有所松动:“叔叔,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对雅菲好的!”

看着他诚恳的样子,方雅菲爸爸依然一脸严肃道:“元旦到家里来吃个饭吧。”

“没问题,叔叔,”李景天自然满口答应。

方雅菲爸爸看着他喜形于色的样子,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来。

告别方爸爸后他就将这一好消息告诉方雅菲,很快所有老婆都知道了这一好消息。

下午他神清气爽,觉得精神头大了许多。刘欣然也知道了这一消息,很为他高兴。

正自无所事事,电话响了,是自己的秘书谢静香:“李先生,许卉灵小姐也见你!就在前台呢。”

“让她进来,”他道。心里却奇怪,她来做什么?上回跟许家闹翻后,他根本就没有心思见他们家的人,对卉灵事务所的工作进展也有些漠不关心。

“李董事长,想见你还真不容易!”许卉灵进了他办公室冷冷道。

她今天一袭紧身黑衣,不像上班装扮,倒像刚从健身房出来。一头乌发盘在头顶,双峰高耸、前凸后翘,双腿纤细修长,更显玲珑体态,加上耳朵上的两串水晶吊坠,满是成人的美态,给他一种惊艳的感觉。

“那里,许大姐总是这样给人突然袭击,不提前预约吗?”他今天心情好,对她的称呼也有了变化。

许卉灵感觉到他语气上的变化,脸色依然道:“我来不过是提交工作报告,顺带见你一面罢了,用得着提前预约吗?”

“不用,当然不用了,你们进展怎么样了?”李景天笑道。这许卉灵冷冰冰的,倒也颇有一番风韵。

许卉灵道:“还早着呢!刚刚在欧美主要国家完成了商标文件的填写并已提交上去了,不过出乎我们预料的是,在几个国家遇到了障碍,我们想好的名字竟然已经被别人给抢先住注册了!”

“哦,有这种事?是那几个国家?”李景天再也坐不住。

“荷兰、英国、俄罗斯,在别的国家还算进展顺利,”许卉灵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暗道,看来你并不是一点破绽都没有。

“荷兰,英国、俄罗斯,”李景天喃喃自语,接着问道:“这种事情一般都应该怎么办呢?”

“没有办法,如果对方只是为了钱的话,还好说,如果不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恐怕就麻烦了!”许卉灵冷冷道:“我们的代理曾经跟他们接触过,他们根本没有转卖商标的意思。”

“这样啊,”李景天沉吟一下,拿起电话叫刘欣然过来,同时道:“这事有多长时间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公司呢?”

许卉灵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责怪,面上依然面无表情道:“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本来我想如果能花点钱解决问题最好,可现实证明我错了。”

李景天气急:“许大姐,你们公司应该负全部责任吧?这可是在合同上有规定的,怎么能隐瞒我们呢?”

刚好刘欣然进来,李景天把情况告诉她。跟许卉灵一阵寒暄后,刘欣然坐下道:“你先别急,我们在这三个国家申请的商标名字是什么?”

“是天方的汉语拼音,”许卉灵道。刘欣然进来的刹那,她认出她是主持天方公司开业酒会的主持人之一,心里却又一阵刺痛。刘欣然气质高雅,端庄大方,自己跟她比,也差了好多,即使是哪个秘书,自己也跟她差一线,怎么这小子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那么出色?她不由泛起无力的感觉。

“不如我们改变名称试一试?”刘欣然道。

“不行,即使那样注册下来了,将来也有很多的麻烦。我在想,实在不行,我们就不理这三个国家了,先在别的国家注册,等将来有他们求我们的时候!”

李景天略微考虑一下,想通了问题的关键。看来这肯定是那些同行干的,除了他们,还有谁会这么跟天方公司作对呢?

许卉灵不由赞叹起来,这李景天别看年纪不大,做事临危不乱,颇有大将风度。看来还是应该把这个情况告诉自己的父亲。

刘欣然还想说些什么,被李景天以眼色制止。

许卉灵见没什么说的,起身告辞,临走时犹豫几下,还是说:“李景天,上回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我爸和少杰都是为了你好。”

李景天只是一笑,没有说什么,等许卉灵离开,他才朝刘欣然道:“老婆,如果我没有猜错,许卉灵今天肯定还有别的任务,那就是帮她爸爸和弟弟打听我们的情况。至于她说的抢注商标的事情,我相信是真的。结合陈叔叔被害的事情,我敢肯定这是那些石油大亨干的!哼,我李景天迟早有让他们后悔的一天!”

“景天,你想怎么做?”刘欣然关心道,语气出奇的弱。两人起身送许卉灵,还没有坐下,靠的很近。

李景天很快发现了这美女的变化,打趣道:“欣然,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刘欣然俏脸一红,嗔道:“切,人家还不是担心你!”

“欣然,全球能源危机马上就到了,到时候,恐怕就是他们来求我们了,不是吗?”李景天哈哈大笑,在她丰臀上轻拍一下,那种肉感让他爱不释手。

“讨厌,快放开人家,”刘欣然轻轻扭腰,快步离开他的办公室,脑海中满是他手放上来时,自己身体的灵敏变化。

许卉灵果然给许老打了个电话,把跟他见面的情况一一说明。许老听完道:“卉灵,为了咱们许家的发展,辛苦你了。”

“爸,这个李景天可绝对不好对付,我觉得你们还是小心一些好!”许卉灵道。

“哎,你弟弟野心太大了,我又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帮帮他,算自己尽力了!”

父女俩结束了对话。

李景天心里暗骂,这个许卉灵还真是得给她一些教训才能收敛,可自己该怎么办呢?

这两天过的特别快,元旦前夜说话就到。陆语琳刚回来过,这个元旦就不回北京了。苏雪和方雅菲则回家过节,李景天自然跟方雅菲一起回去。反正苏雪家里已经打过招呼,也不怕什么。她爸爸妈妈也不回来了,就她和大伯一家还有老爷子、老太太。

这次他同样带了许多礼物,方雅菲家人见到他也客气了很多,尤其是妈和奶奶,常常飘过来颇有深意的目光。方雅菲爸爸倒还是一脸冷淡,但也比上一回好很多。像老爷子这种地位身份的人物,情感自然轻易不外露,跟上回一样。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火锅,想到苏雪和家人就在隔壁,李景天却多少有些不自然。虽然苏家老爷子同意他今天晚上来方雅菲家,可不代表他们心里没有想法。此刻老爷子正大发脾气,原因是苏强见李景天没来,不由好奇问起来。

“怎么了,爷爷?”作为长孙,今天又是元旦前夜,苏强倒也不怕老爷子真发脾气。

“哥,你就别问了,赶紧吃饭,”苏雪嗔道。她也有些不高兴,毕竟是女孩子,都有自己的一点小九九。本来老公应该陪自己来的,结果陪了别人,那怕是自己几百年的好姐妹,心里也多少有些不乐意。

“怎么了,这小子欺负你了?哥去找他算帐去!”苏强看出她的不快,道。

“哥,没事,吃饭吧,”苏雪强作欢颜。

方雅菲的声音适时在脑中响起:“阿雪,对不起啊。想想我们这几百年的经历,这点暂时的不快算什么呢?”

她脑海中如闪电划过,知道自己刚才有些执著。自己应该处处以老公的幸福为出发才是!

李景天自然对苏雪家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可惜却没有办法做什么。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