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璐不好意思道:“哥哥,真的有那么好吗?”

“当然了,我保证你肯定会一下红起来的!”

“哥哥,一会儿我们去看电影吧,这里有一个小型电影院!”丁璐转移话题。

“行,全凭你安排了!”李景天满口答应。

这个所谓的电影院确实太小了,也就能坐三十多人,好在人不是很多,所以两人很快找了一个好的位置。好在沙发椅很舒服,还可以摇起来,人可以整个躺下。

放映的片子赫然是方雅菲获得奥斯卡的哪一部。

丁璐躺在他旁边,扭过动人的俏脸小声道:“哥哥,雅菲姐姐演的真好,我什么时候才能跟她一样呢?”

李景天心道,这丫头还挺有野心,想想还是安慰道:“璐璐,努力吧,你也可以的!”

方雅菲的这部片子确实是好,他很快就投入进去。

丁璐的手突然伸了过来,握着他的手,然后把他拉过去,放在她软绵绵的胸部。可惜李景天现在如同废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旁边丁璐很快却发出一丝腻人的声音。

李景天心一动,赶紧在这丫头大腿上轻打一下,把手伸缩回去。

如果有灯光的话,肯定可以看到丁璐俏脸绯红,正为自己刚才的行动懊悔不已,生怕自己在男人心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想到这里,她不由怪起章若思来,就是她跟自己说了些这方面的话,所以自己才敢这么大胆。

章若思今天一下班就跑到李景天公司。自妈妈跟她说了男人的事情后,她也担心不已,所以才想着去跟男人解释。可惜到了公司后却发现,男人依然没在。

她跑到刘欣然的办公室,后者正忙于工作。

“欣然姐,你忙呢!”

“若若,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又来找他了?”刘欣然朝隔壁房间努嘴道。

“讨厌了,欣然姐!”小丫头扭腰不依撒娇。

“他呀,没回来呢!刚才来了一个电话,说今天下午不回来了,也没说去做什么!”

“啊!”小丫头愕然,旋即想到今天是星期四,聪明的她当然知道男人跟谁在一起。

“欣然姐,那我先走了,我知道他跟谁在一起!”她咬着牙恨恨道。

出门就拨通了丁璐的电话。

“璐璐,你在哪儿呢?”背景很吵闹。

“若若,我在……”电话那头有一点犹豫:“看电影呢!”

“跟谁啊?”

“你猜?”丁璐逗道。

“还用猜吗?告诉我你们在哪儿,我一会儿就到。”

丁璐把目光转向李景天,得到他许可后,才低声告诉她地点。

两人也无心看电影,索性就走出去,四处转起来。丁璐突然道:“哥哥,你说若若来了后不会生气吧?”

“不会的,我们又没干什么,不过这么一来,你想保密也不可能了!”

“没事儿,”丁璐俏脸一红,继续道:“大不了人家就公开我们的关系呗!”她说着大方拉着男人的手,继续道:“我在想,她来了后我们去做什么呢?不如我们去游泳好了!那边有一个游泳池,我们去看看吧!”

转过一堵墙壁,果然看见一个游泳池,不是很大,好在基本没人,如果他们来的话,到也不用担心被别人扰。

两人转身以高价买了三身泳衣,丁璐给小丫头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在游泳,然后两人就先换上衣服下水。

水温还可以,看在丁璐白生生的肌肤,李景天依然出奇的平静。

丁璐的目光则有意无意地瞥向他的,然后又飞快移开。

很快章若思也来了,换完衣服加入了他们。

两个少女就像两条美人鱼,在水中游来游去,欢快无比,时不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把男人甩在身后。女孩子间总有无数的话题可以谈论。

李景天强自打起精神,也追上她们。虽然没有功力,却并不影响他游泳。此刻他突然想到自己获得功力的经过,将头一个猛子扎到水面下,不再浮出水面。

奇怪的是,体内虽然没有真气运转,但却丝毫没有缺氧的问题,换句话说,只要他愿意,在水面下待多长时间都可以。看来自己体内虽然没有以前的真气和思感能力存在,并不影响自己的体质,只是那失去的思感都那里去了呢?

章若思和丁璐发现他在水面下一动不动,还以为他出事了,着急冲过来,好在水不深,她们很快就将李景天这个‘废人’从水下捞起,见他依然有呼吸,章若思不由嗔骂道:“臭哥哥,装神弄鬼吓我们,不理你了!”

李景天看着二女玲珑起伏的雪白玉体,再嗅着两个少女扑鼻的幽香,觉得自己好似动了一动,只可惜时间太短,竟然又很快消失了。

二女皆是闭月羞花之貌,只不过章若思身上比丁璐多了一些成熟和妩媚动人的气质,连带身材都要胜出一筹,高耸,翘臀纤腰,大腿圆润光滑,脸蛋白皙,一头乌发飘在脑后。

丁璐身上有的恰恰是青涩,气质自然要比小丫头差一些。

“若若,我们走吧,”李景天突然想回去了。

“哥哥,不如你亲我们一个?”章若思突然道。

再看丁璐也是勇敢万分。显然这两个丫头已经达成一致意见,丁璐的秘密再不是秘密。

周围只有稀疏数人,瞅着机会,两个丫头都靠在他身边,一边一个香吻亲在他脸蛋上。他的手自然抚上两个少女的翘臀,隔着薄薄的布料,立刻感受到其下的柔软和温度。

“坏哥哥!”丁璐学着章若思嗔道,俏脸飞上一抹红色。

小丫头却丝毫不以为忤,将胸前紧紧贴着男人。

李景天感觉到中暗流涌动,好似就要有所动作,可惜却又马上消融下去。

小丫头的手隔着布料抚上小景天,在他耳边腻声道:“臭哥哥,他怎么还不大起来啊?”

丁璐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竟然也伸手到他那里,握住两颗弹丸。两颗小球的形状立刻映入脑中。她身体颤抖不已,觉得脑中乱成一团。

李景天试着召唤那股能量,可惜没有任何反应。他对两个娇喘吁吁、俏脸通红的少女道:“若若、璐璐,不要再玩了,我们该走了,哥哥真的不行!”

丁璐不明所以,小丫头脸上则闪现一抹失望。

可怜的李景天根本不知道他和两个少女的这种亲热动作很快就出现在了许卉灵的手中。虽然有两个少女的身体做遮挡,但成熟冷艳妇人还是可以从消失的手猜到她们在做什么。

她看的面红耳赤,不由啐骂道:“好一对儿狗男女!”只是刚说完却有觉得自己说的不对,这明明是三个人。

她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李景天对拍摄者丝毫没有理会,是故意根本就不在乎,还是无能为力?这里边差距可大了,怎么办?要不自己亲自去试探一次?可是在哪儿呢?还有什么时间试探呢?父亲那边给的时间可不多。

想到父亲和弟弟,她就心里不痛快。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就是为了他们所谓的家族利益,可惜自己生性高傲,也看不上当初的哪个男人,所以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就离婚了。后来自己躲到了北京,本以为可以不用管家族的事情,谁知道自己还是被卷进来了,算起来,这还要从去年在天方公司的开业酒会上见到李景天开始算。

她想了半天,终于下了决心,再观察几天,不行自己亲自出马。

林鹏程回到美国后,唐纳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电池送到实验室分析时却出了问题。

工作人员可以检测出电池中所蕴涵的能量,但任凭他们如何努力,就是无法分析这种电池跟其他太阳能电池有什么区别。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他们决定将电池摧毁,这次反而出现了更大的问题,无论用什么工具,根本就不能将电池打碎。电池仿佛比钢铁还要硬,用高温也无法将它融化。

研究一时陷入了困境。

武威。

不大的城市突然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从世界各地来的各国特工精英们纷纷在此聚首,短短三天时间就有一百多人。他们以各种身份做掩护,为了防止个别人被识破驱逐耽误任务,每个国家都派了至少十名以上的特工前来。

驻扎武威的部队立刻开始了行动,地方政府也做出了许多安排,禁止未经许可的人员前往北方查探,只要抓住就会被判拘禁。

李察是李景天回北京的当天到的武威。他是中央情报局派驻中国的高级特工,白人,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这次也名正言顺的来了。可惜他一到这里就被人给盯上了,在酒店住宿的当晚就收到了武威市政府的通告。这反而更加引起了他对此行任务的重视。

他在这里有一个老关系,多年未曾启动。作为一个老资格的特工,他当然知道酒店内不安全,所以在公园内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开始了网络聊天。

对方很快告诉他,这里正在修建一条通往北方神秘地区的高速公路,并愿意协助他去哪儿实地查探一番,当然也委婉提出了自己的报酬,他当即表示同意。

可惜事情没有那么顺利,对方让他等通知,等了好几天却一点进展都没有,到是在街上时不时能遇见几个熟悉的面孔,大家见面不过彼此会心一笑,看的出来他们也没有什么进展。那片远处的大山影约可见,对他们来说,这反而更像是谗虫。听说北边正在修一条高速公路,可惜却没有人能接近它,因为哪儿的警戒更严。

等了一个礼拜,终于等到机会了。这天晚上他跟对方在武威的广场见面,然后跟着对方四处转移,终于在半夜时分从城西出发,朝那片地方走去。

“买买提,你走的对吗?”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李察不觉有些犯怵。

“李察先生,这条路我走了好几趟了,前几天政府军查的严,连这里都戒严了,今天下午我看他们撤了,所以才敢带你来!”买买提是一个大约四十多的男子,一圈落腮胡子,看面貌就知道不是汉人。

李察不再说话,心道,碰运气吧,或许我这次升官发财就靠它了。

路实在难走,还只能步行,两人跌跌撞撞的走着,天亮时总算看见了山的影子,可惜它们看上去近,实际却还很远。好在沙漠中的风沙没有以前那么大,两人又经过一天跋涉,终于抵达了那片大山。

这里绿意盎然,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他一时看的痴了。

只见前边山连着山,绿色笼罩着绿色,不知有多远。他影约可以分辨出东方就是武威的正北。

“天啊!怎么会这样?”买买提弯腰大叫,发泄着心中难以名状的情绪。

李察从买买提的表情立刻看出这片山脉以前根本就不存在,而它们现在竟然奇迹般出现在这里,太让他震惊了。他不由想起领受任务时上司对他说的话,此行任务非常重要,要他一有发现马上向总部汇报。

他立刻打开随身携带的卫星定位设备及小型电子设备,这可以让他立刻连通美国国内的cia总部。

“飞机!”买买提惊恐地指着东方天空道。

两架绿色的直升机正朝他们开来。

飞机的巨大轰鸣立刻干扰了李察与总部的联系。

这种情况下两人束手就擒,被飞机带回了市内的军营,又转到当地安全部门。在这里,李察幸运地遇见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好在他已经亲眼目睹了那里的变化,只要自己被驱逐,那就是最大的胜利。看这些人垂头丧气的样子,可能连那里都没有到。

果然,过了几天他被释放了,买买提则早被单独收押,恐怕得在牢里呆一段时间。

由于受到中国政府的驱逐,他没有在北京停留,而是直接回到美国,向上司汇报完情况后,他立刻获得了提升,成为负责亚太区的最高情报负责人。此刻的他,志得意满,浑然忘了牢里可怜的买买提。

通过对李景天几天的追踪,许卉灵终于确定了行动方案。她在郊区有一套别墅,为了女儿上学,自己平时不怎么回去住,这次或许可以用一次。

李景天根本不知道自己成为别人算计的对象。几个老婆对他都很好,这几天他心情也渐渐好转起来。

这天中午他一个人外出吃饭,回公司的路上想着公司以后的发展。

转过一个街角,人不是太多。

“李景天先生吗?”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道。

他停住脚步,扭头回看。身后赫然是两条彪形大汉,正满脸坏笑。

他心灵突现警兆,拔腿就跑。

‘砰’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打中了自己的后脑,昏迷前他听见对方说:“,没想到这钱挣的这么容易!”

再次醒来时,他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一个柔软的床上。

“你醒了?”一个柔软的声音传来,听上去有点熟悉。

他强迫自己张开眼睛,朝声音的主人望去,她赫然是许卉灵。

“怎么是你?”他吃惊道。

“很奇怪吗?我在街上看到你昏迷过去了,所以把你带到这儿来,”高贵丽人波澜不惊。

“你看到我昏迷过去?简直是笑话,明明是你指使人打晕我,还敢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我真佩服你,许大姐,你他妈的有事儿就说!”李景天满身怒火。就在这一刹那,他知道自己身子还可以动弹。

‘’几声,高贵丽人得意道:“李先生果然不愧是李先生,要知道你这样说算是诽谤,可我不跟你计较。说吧,我救了你该怎么报答我?”她必须小心谨慎,查探出男人是不是真的失去奇异能力。说实话,这几天下来她有点烦躁,觉得自己太过小心,今天只所以采取这样一种方式,也是想证明自己的判断。

“你这个贱人,爷虽然没有力气,脑子却还没有坏,你丫装什么孙子!”男人骂道。

她心里暗喜,看来男人是真的失去能力了,要不然那两个人也不会把他打晕。他正常的时候可算彬彬有礼,此刻这么发作,只能证明他内心的空虚。

阅人无数的她又怎能不知道这点?想到这里,她脸上一寒道:“李景天,你别血口喷人,别说我没有派人绑架你,就算我真做了,你又有什么证据呢?”

李景天不屑道:“臭娘们,别装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吧!爷们儿不!”

高贵丽人勃然大怒:“李景天,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实话告诉你,我这儿有你这些天的一些珍贵资料,如果流到社会上,相信你知道它们的价值,给你看看吧!”

她说完伸出纤纤玉手,将李景天跟不同女子在一起的亲密照片一一展示给他看,其中还就数在游泳池内跟两个小丫头的最为暧昧。

“李景天,想不到你还真有桃花命,有这么多女朋友,就不知道别人会不会这么想!”

看着一张张高清晰照片在眼前闪过,李景天只觉怒火更加厉害,有一股力量在身体内跃跃欲动。许卉灵把照片拿到这里,显然是想提点什么条件。

“臭娘们,想要老子干什么快说!”他破口大骂。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