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缠绵的时间未免长了一些,室外的几个同事已经有了想法。

“哎,christina,你说为什么里边什么动静都没有呢?”财务的任霞来了兴趣。

“你们闲的没事儿干了吧?”christina却对她们的窥私欲深为不满。

“说实话,这个帅哥简直太帅了,你们说他是陆小姐的男朋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黄涛也不算冤!”任霞却一点都不放弃,继续道。

门突然响了,李景天和陆语琳精神抖擞走了出来。

“语琳,那我先走了,再见!”男人彬彬有礼伸手道。

“老公,我就不送了!”陆语琳优雅道。两人来了个温馨拥抱,然后李景天转身离开。

啊!众女惊呼,看来她们讨论的话题证实了。

李景天心满意足的离开陆语琳办公室,在街上随意走着。今天晚上方雅菲会出现在电影节的颁奖现场,现在时间还早,自己不如随便走走。

街上到处是丁璐的歌声,可见她是如何的受欢迎。李景天兴之所至,走的不觉快起来。手机突然响了,赫然是胡总。

“老弟,你是不是在上海呢?我好像看见你了!”

李景天思感一动,立刻找到了胡总。他正跟两个人在一家咖啡厅内喝茶,而自己刚才恰好路过哪儿,他说出自己所在地方,胡总让他过去。

咖啡厅位于一座外观简陋的独栋小楼三层,进去才发现里边别有天地,装修水准直追五星级酒店。进了咖啡厅,胡总热情向他介绍座上诸人。

“这位是罗总,我在上海的合作伙伴,”一个中年男人立刻站起来殷勤握手。

“这位是周先生,在上海滩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一个三十多的男人傲慢的起身,朝他点点头。

李景天不以为意,点点头坐下。说实话,这种场合他还真不适应。

“老弟,我们刚才还谈到天方公司呢,你怎么到上海来了?”胡总好奇道。

“最近没什么事情,所以四处走走,胡总你也很清闲啊,有时间来这种地方,”他淡淡道,神色从容自若。

那周先生自然知道天方公司,刚才不过是身份使然,故意拿捏罢了。李景天一坐下,他就注意到对方的眼神深邃无比,好似能看穿这世间的一切浮华,又好似游离在这世界之外。

“老弟说笑了,老哥哥我来这儿还真有大事要办,我们不说这个,”胡总笑哈哈道:“九月份德国有个汽车展览,我们公司要去参加,老弟你有兴趣一起去吗?”

李景天立刻明白他说的是法兰克福的车展,脑海中瞬间做出了判断:“我们应该也去参加,如果能与胡总一起去,我当然求之不得了。”

“李先生,要不我也叫你李老弟?”周先生试探道:“李先生有没有兴趣到上海来发展呢?据我所知,天方公司可是一个前途无限的公司啊!这样的话你们也可以跟奇云公司更紧密地组合在一起。”

李景天淡然一笑:“周先生有所不知,我们公司已经在武威拿下一块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地,现在已经在建设了,估计明年就可以投入使用。”

“武威那地方能用吗?全是沙漠!”周先生不屑道。他家庭条件显赫,难免耽于享乐,又自以为是,觉得没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老弟,难道你们已经改造完沙漠?”胡总一惊。此时,这一消息还远没有传入国内,武威方面对此消息实行封锁,所以一般人还不知道沙漠中发生的变异。

李景天点点头。

“老弟,做哥哥的实在太佩服你了!”胡总由衷道,向其余二人做了解释。

那周先生也是一惊,立刻想到父亲曾告戒自己的一些话,其中就隐约提到了天方公司。按父亲的说法,这天方公司来头极大,让自己以后一定小心。

父亲的言外之意自己当然明白,还是怕自己惹出事来。可自己都三十多的人了,虽然一向看不起别人,但好歹熟读史书,又怎能不明白官场险恶?以父亲的地位都忌讳的人,其背景当然很清晰明了。可京中没有姓李的有如此高位,会是谁呢?

“什么时候李先生能带我们看一看这片绿洲呢?”罗总故作向往道。他却不知,以后几十年,中国的经济活力中心,真的就转移到了那块地方。

告辞胡总出来,李景天思感却没有放松对他们的关注。

“胡总,你提的事我尽量去办,但这两个厂子能不能最终拿下,还得看你胡总的实力,毕竟有好几个公司也在竞争,”周先生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道。

“那就多谢周先生了,”胡总心花怒放。只要面前的人不对此加以阻挠,自己的计划应该可以实现。

李景天再听一会儿,也明白了这里边的大概。想必是胡总要在上海买两个厂子,而这周先生是关键人物,所以在此相请。听他们说来,这两个厂子应该是政府所有,不过,国有资产私有化的事情,这十几年内,已经越发不堪,在全国各地都在发生。

那周先生却话题一转,问到了自己:“胡总,这李老弟他叫什么名字啊?确实是人中龙凤,气质不凡啊!”

胡总面带笑容:“不瞒周先生,他叫李景天,他的天方公司确实是太了不起了!我们公司也是多亏了他才能在这一年内发展如此之快,相信明年我们公司就是国内排名第一的汽车厂家了!”

“这么厉害,可他怎么就能生产出这么好的产品呢?”周先生倒更加奇怪起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他们的产品确实是好!”胡总一怔,继续道。

李景天没有兴趣再听下去了,朝外滩走去,突然想到许老,思感再次搜索起来。许老正在香港,没有在上海,他只好作罢。自上次的事情后,许老果然没有再针对天方公司搞过什么事情,不过也没有跟他联系过。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方雅菲也应该来了。

方雅菲的声音果然在脑海中响起:“老公,人家刚到上海,你别动,我这就过来找你!”

他道:“你可以吗?那么多人看着你,可不像阿雪陪你的时候了!”

“老公,没事的,我出去也不一定非要告诉他们,等会儿按时回去就可以了!”

方雅菲瞬移出现在面前。

她一身朴素的装扮,娇憨无比。

“老公,我漂亮吗?”方雅菲优雅地转了个圈,侧头问道,姿态可爱无比。但凡女人都爱问男人这个问题,而且还是经常性的话题,偏偏男人还不能不回答。

她此刻素装打扮,倒也清新自然,一点不似大明星那样穿着一些花哨的衣服。

“嗯,漂亮,雅菲当然漂亮了!”他由衷道。

“老公,阿雪把人家一个人扔到美国,还找这么多人盯着人家,你也不帮我惩罚她!”方雅菲乌溜溜眼珠一转,拉着他的手撒娇道。

“雅菲,阿雪也挺忙的,她还要负责你们的公司,还有丁璐唱片的推广,这都够她忙的了!”李景天为苏雪辩解道。

“哼,我就知道你向着阿雪,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方雅菲俏脸一寒。

“我做了什么?”李景天心虚道。

“臭流氓,你刚才和语琳在她办公室偷情,别以为人家不知道!”方雅菲说着在他胳膊上使劲一捏,男人立刻一阵惨叫。

“雅菲,你敢偷窥老公,难道就不怕老公惩罚你吗?”李景天威胁道。

“好老公,人家还怕了你不成?”方雅菲酥胸一挺,腻声挑逗道,抛给他几个媚眼。

李景天眼一热,想到了在美国时和她抓紧时间的情爱,沉声道:“雅菲,要不我们回语琳家去?”

方雅菲痛快道:“那还等什么呢,老公?”

两人瞬移来到陆语琳的小公寓,在床上扑腾起来,不一会儿工夫,衣服就飞了满地。

方雅菲双腿修长,光滑白皙,富有弹性,李景天的手此刻已经探到了她的,花瓣早已分泌出花蜜,黏滑一片。

“老公,快来吧,”方雅菲也不闲着,小手抓着男人的宝贝就不松手,体会它变大的乐趣,还不时在两颗圆球上滚动一番。

李景天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立刻腾身而上。

“老公,你知道吗,人家空闲的时候,基本上都在关注你,看你干了些什么坏事!”方雅菲娇喘吁吁,将胸前一对儿玉兔在男人宽广结实的胸部慢慢摩擦。

她高耸,富有弹性,一直都是男人的最爱,男人果然分出一只手来照顾她。

“雅菲,你监视老公!看老公怎么惩罚你!”男人加重了语气道。

“老公,你这根东西的惩罚人家还真想要呢!”方雅菲粉红的樱桃小嘴一张一合,诱人之至,脸上升起几许媚人的春色。

到后来两人的身体都飘了起来,在房间内的各个地方此处走动,体验不同的滋味。

“老公,你什么时候把丁璐这丫头也收了啊!看她的样子,早就发了!”方雅菲在床上一向口不择言,张嘴就来。

“雅菲,也就你这么纵容老公,老公要好好奖励你哦!”他加快了身下的动作。

“老公,这丫头唱的还确实不错,我回来前看到美国时代周刊把她列为本世纪中国最重要的歌星之一,预言她把中国传统文化与流行音乐很好的结合在了一起,认为她前途无量。”

李景天有规律的动作着,带出许多花蜜,手则在方雅菲的上轻轻拍打。

方雅菲只觉得自己身体一阵阵痉挛,男人每次都带给她一种不同的感觉。

此刻她正伏身在厨房,双手支撑在台面上,双脚弓起,一头黑发在空中飞扬。

“老公,你看过丁璐的mtv了吗?”方雅菲却也不闲着,问道。

“嗯,看了,还不错,不是说得这个月才能都拍完吗?”李景天好奇问道。

“是啊,不过这丫头还真不错,我挺看好她的!”

“雅菲宝贝儿,说说你吧,毕业论文答辩完后,你还要去哪儿呢?”

“人家直接从北京去法国。这部片子且得拍摄呢!好在马上就大学毕业了,我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啊……老公,再用点力,人家快到了……”

李景天感到她花道中一阵收缩,当下配合起来。

“啊……”方雅菲雪白粉背泛红,双眼迷离,娇啼一声再次达到了顶峰。

“老公,你有没有去探察一下欧洲哪个神秘组织的情况?反正以我们现在的能力,随时可以了解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方雅菲双手在男人胸前轻轻地打着转,此刻两人已经又坐到了床上。

“好老婆,我去看了,不过对方暂时停止了一切活动,不过我还是从他们的资料中找到了当初的委托方,你猜是谁?”

“是谁呢?”方雅菲手头动作不觉一慢,秀美的眉头一皱。

“是俄罗斯的几个石油寡头,不过我也发现这里边还有欧洲其它石油巨头的身影。”

“啊!”方雅菲一惊。

“不过老公不怕他们。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天方短时间内对他们还构不成威胁,但一两年后,情况肯定就会开始变化,天方的车用电池将会更小,太阳能电池将会在国际上大范围销售,到哪个时候,石油的使用量肯定会下降很多,那时候,他们恐怕才会真正害怕!”

“老公,如果他们联合起来,我们该怎么办呢?”方雅菲担心道。

“这我并不怕,一来吗,天方的产品绿色无污染,二来吗,全球环境的变化恐怕会促使各国政府降低石油的消耗,实际上几个大国这几年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老公啊,听你这么一说,人家就放心了,实在不行我们把世界范围内的石油给用完,到哪个时候,他们恐怕得求着你给能源用呢!”

“好雅菲,你真算是说中老公的心思了!”李景天低头咬着佳人的乳珠,亲了好几下。

“老公……爱我吧!一想到你要和阿雪结婚的事情,人家总有些不乐意的!”方雅菲鼻子一酸,委屈道,泪珠掉了下来。

“好了,不是说好了吗?”李景天只好轻声安慰她。

“老公,虽然人家同意了,可不代表人家心里不别扭!”

李景天心里一动,看来人类对财富、地位的追求永远都没有到头的时候。前世的他们看到了太多的权力争斗,即使在皇帝后宫之中,那些妃子之间的争斗一点都不比其它地方平静。以方雅菲勘破生死秘密都难以有这种庸俗的念头,更不要说那些普通的凡人了。

“老公,你想什么呢,快点动吧,人家又忍不住了,”方雅菲腻声道,雪白的玉臂缠在男人脖子上,将一对儿玉兔紧紧压在他胸前,如兰的气息吐在他鼻子下。

李景天顾不上多想,立刻配合起来。

当天晚上方雅菲一身盛装出席上海电影节。一年前她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一年后她回来成了颁奖嘉宾,心情自然有些不一样。

无数的影迷早就知道他们的偶像要来,疯狂拥挤到广场上,当天晚上,广场周围几平方公里内交通彻底瘫痪,人们纷纷赶来,只为了看方雅菲一面,让大会的组织者吓了一大跳。

好在方雅菲有无穷的魔力,她的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让观众立刻明白了自己应当怎样,整个晚上都井然有序。

看她现在风光无限的样子,李景天真不敢相信,她就是下午时在自己婉转呻吟的女人。

后台休息的空档,女主持人郑明丽开玩笑道:“看来雅菲的名气和号召力确实太大了。雅菲,听说这一段时间国内所有的选秀节目都停了,你听说了吗?”

“我一直在美国,对这些不是很清楚,”方雅菲聪明伶俐,知道自己还是少说的好。这件事她其实知道,因为这两年,观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对那些选秀活动自然也就缺少关注。

郑明丽简单说明情况,接着道:“好在现在又有了丁璐,要不然,得有多少人嫉妒死你呢!对了,雅菲,听说菲雪公司是你跟苏雪一起开的,是吗?”

“算是吧,但我什么都不管,公司的经营一直是由苏雪负责的。”

“你们作为好姐妹,现在不在一起了,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吗?”郑明丽依然紧追不舍。她本来就是一个娱乐节目的主持人,抓住这个机会自然要尽可能多刺探方雅菲的秘闻。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个大美女身上的秘密太多了。

“没什么,应该来说还是不错的,哎,郑小姐,我可真得走了,不能跟你再说多了,”方雅菲早就醒悟过来,不过她知道这些人在国内的地位,也不好太不给面子。平时遇不见可以推脱,这次既然见面了,还是给对方一些面子好。

“好吧,雅菲,我们希望你在美国的事业能更上层楼,”郑明丽友好的结束了短暂的采访。她心里其实还有许多话没有问出来,特别是关于方雅菲以前男朋友的情况。

当天晚上了方雅菲又从宾馆溜出来,来到陆语琳家,苏雪和刘欣然还有陆语诗也一起加入了他们的战局,让李景天享尽了艳福。

激情过后,李景天突然想到刘欣然的生日快到了,抚摩着她香滑的,问道:“欣然,你的生日准备怎么过啊?”

“老公,难得你还记得人家的生日,人家好感动啊!”刘欣然动情道。

“欣然,老公爱你,知道吗?”男人加大了对她的爱怜。

房间内响起了女人的呻吟和娇喘声……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