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吃的高兴,众人面前的虚空却突然裂开,两个绝色美女出现在他们面前,赫然正是陆语琳和方雅菲。

“欣然姐,对不起。我们来晚了,”二女走到刘欣然身边在她脸上各自轻轻一吻。

刘欣然揽着她们的纤腰,笑道:“那该怎么惩罚呢?”

“欣然姐,我们都听你的,”方雅菲乖巧道,笑靥如花。

“雅菲,语琳从上海过来所以迟到了,你呢,为什么也迟到?”

“欣然姐,人家可是去给你准备礼物了哦!”方雅菲笑道,说着手里就多出了一条晶莹的项链,看上去是水晶制成,吊坠却是一块天蓝色的宝石,里边有莫名的东西在流动。

“老公,你看欣然姐漂亮吧?”方雅菲帮着刘欣然戴上项链,美目中满是盈盈笑意。

晶莹的钻石衬托着刘欣然白皙的颈项,闪着流离的光芒,别有一番诱惑,诸女都看痴了。

“漂亮,太漂亮了!”男人由衷道。

“雅菲,谢谢你!”刘欣然大方一笑,在她脸上轻吻一下。

苏雪和陆家姐妹思感彼此交流,明白了姐妹之间的深情。

“好了,一起吃饭吧,饭都得凉了!”章含韵娇嗔道。

众女重新落座,个个貌美胜花,身体幽香倒盖过了饭香,李景天看的赏心悦目。

陆语琳伸脚踢了他一下,突然开口道:“各位,我听说某人昨天晚上艳福不浅,还被女生强吻,你们知道吗?”

“真的吗?这么刺激,会是谁呢?”昨天的事情小丫头和丁璐还没有听说,立刻来了兴趣,伸长脖子好奇问道。

美妇和许卉灵却从陆语琳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看着男人一脸尴尬的样子,她们立刻就明白了,不由笑吟吟的看着他。

李景天老脸一红:“我怎么没听说过?”

方雅菲飞给他一个媚眼,笑道:“老公,就别隐瞒了,我们早就知道了,还好你意志坚定,否则我们姐妹可饶不了你!”

“啊!”章若思和丁璐一声惊呼。

“会是谁吻你呢,哥哥?”小丫头饶有兴趣道。

“咳……咳,这事不提了。对了,韵姐,你的别墅什么时候开始卖呢?我可是做好买的准备了,不如雅菲也买一套得了!”

“我看不妥,如果让那些八卦记者知道雅菲在这儿买了房,肯定会大肆炒作。我看,以若若的名义买一套,再以你的名义买一套就可以了。”

“妈妈,我可没钱啊!”小丫头眉头一皱,嚷道。

美妇慈爱地看着她,柔声:“若若,你马上就十八周岁了,有件事妈妈也该告诉你了,你陈叔叔把他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你了,按天方公司现在的资产,你已经比妈妈都有钱了!”

“啊!”小丫头吃一大惊,双目圆睁,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妈妈。

“若若,是真的,你妈妈就是想等到你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再说,到哪个时候,你就有权力决定自己的一切了!”李景天也道。

“妈妈,这太让我吃惊了!真不敢相信我有这么多的钱,我该怎么办呢?”小丫头急道。她听说过天方公司的实力,突然有了这么多的钱,自然有些吃惊。

“傻丫头,你可以拿钱买一套房子,至于别的吗,就不要想了,看你哥哥怎么安排吧!”

“若若,拿钱买房子哥哥支持,反正我们也有这么多的资金。你可有天方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的,每年年底都会有分红,到时候哥哥帮你看着,好吗?”李景天道。

丁璐同样无比震惊,一双美目不时瞥向自己的好朋友。

“老公,我倒有个主意,”刘欣然插话道:“我们公司这么多的资产储备除了用于公司发展外,其它的可以成立一个基金,投资于金融市场和房地产或者其它有发展潜力的行业,其中的赢利还可以用来支持贫困地区的人民,甚至是贫穷国家。这也是国际上的通行做法,你看呢?”

“好啊,我举双手赞成,可是叫什么名字呢?”

“老公,你不是要跟阿雪结婚了吗?不如就叫天雪基金吧,我看其他富豪也是这么做的!都以夫妻的名字来联合命名,”陆语琳美目忽闪认真道。

苏雪脸上闪过一阵喜悦:“老公,这对其他姐妹会不会不太公平?”犹豫一下,她还是柔声问道。

“阿雪,跟我们姐妹所追求的比起来,这点虚名又算什么呢?现在这个社会既然有它自身存在的规则,我们当然得遵守了,我们没有任何问题!”刘欣然道。

方雅菲咬着银牙也道:“阿雪,我也支持你,不过,你知道我的压力也很大,我们家老爷子还指望我跟老公结婚呢!这回我想想办法,但以后你得让着我!”

苏雪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揽着她的细腰道:“雅菲,我们是好姐妹,当然可以了!”说完扭头朝李景天道:“老公,你说是吧?”

李景天苦笑道:“那是当然了!”

方雅菲恨恨道:“不行,阿雪,今天晚上我怎么也得欺负你一回!”

其他众女皆笑看着这一对儿姐妹,只有丁璐有些摸不着头脑。

“回到正题吧,韵姐,你的别墅价格最终定下来了吗?”刘欣然问道。

“嗯,应该是一亿五千万每套起吧,一共盖十八套,加会所十九套,平均面积在2000平米以上!最大的那两栋超过三千平米,这也正是我们想留下的!”

“啊!”众女再次惊呼,没想到会这么贵。

“那什么时候开始销售呢?还有什么时候住进去?”许卉灵关心问道。来之前她还有些高傲,可当面看见刘欣然五女后,不由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五女美若天仙,她虽然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过方雅菲,也曾当面见过苏雪和刘欣然,但五姐妹聚在一起还是让她有种惭愧的感觉,越发佩服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应该是九月份开始,具体入住时间则在明年的七月!”说到这里,美妇转向陆语琳妩媚道:“语琳,姐姐想请你帮着卖这些房子,毕竟一共这么十几套,能买得起的人也不多。”

“好啊!”陆语琳欣喜道:“不过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能怎么帮姐姐呢?”

美妇笑道:“你就帮着策划和找客户就可以了,具体的细节姐姐下边也有人去做。等房子卖完后,姐姐给你一个点的提成!”

“姐姐,这可是好几千万呢!妹妹先谢谢你了!”陆语琳盈盈起身,走到美妇身边在她光滑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丁璐看的一愣,低下头去,双手无意识的扯着衣角。

章若思把好朋友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朝她道:“璐璐,这几个姐姐就这么爱闹,你看把我妈妈都叫成她们的姐姐了!”

丁璐猛抬头,咬着嘴唇道:“若若,阿姨这么年轻,确实不像是你妈妈,倒真的很像你姐姐呢!”她虽然知道李景天有这么多的女朋友,却不清楚美妇也是他的女人。

美妇飘过欣慰的眼神,道:“璐璐,别光说话,吃菜啊!”

吃完饭,众女都进了十方世界中玩耍,许卉灵惦记着去接许柔,提前跟她们告辞,李景天也跟着一起出来。

“景天,谢谢你,跟这么多姐妹在一起,我一点都不觉得打生,反而有一种亲切自然的感觉,”许卉灵戴着墨镜的眼睛朝身边的男人瞥了一眼,由衷道。

“这样就好,省得你们姐妹之间不和谐给我添麻烦。对了,明天我有时间,不如带许柔一起去公园玩?”

“好啊,老公!像她这么大的孩子,正是贪玩的时候;再说了,我看小柔挺喜欢你的!”许卉灵话中不无醋意。

“怎么,你不高兴吗?”

“那到不是,我只是想到点别的事情……”美貌丽人心下所想却是刚才的那一对儿母女,当妈妈的太年轻了,跟女儿相比,只是身材更丰满一些,还多了一些成熟的美感。难道自己和女儿将来也是这样?想到这里,她心砰的一跳,不敢再想下去。

男人感觉到她的异样,诧异到看了一眼:“怎么了,姐姐?”

“没什么,”她有些慌乱道。

“真的吗?”李景天把手放在她大腿上,隔着薄薄的裤子,立刻感受到大腿的热力。

许卉灵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小心开车,也不再搭理他。

“姐姐,以你的身材,穿裙子一定也很漂亮,不尝试一下?”李景天道,心里所想的确是龌龊的念头,如果那样自己动作就可以更方便了。

许卉灵露出惊讶的表情:“真的吗?人家还觉得这个年纪不太适合穿裙子呢!”

“当然了,以姐姐你的身材和脸蛋,穿什么都可以!”

“景天,说起来姐姐真得谢谢你,要不是遇见你,姐姐真的没有想到人生会这么精彩!”许卉灵幽幽道,饱满的胸部跟着起伏,颇为动人。

“姐姐,精彩的还在后头呢!”他哈哈笑道,手探到丽人腰际,撩起她的下摆。

“别闹了,小坏蛋,我还开车呢……嗯……”许卉灵嗔道,脚下油门一踩,不觉加快了速度。

好在李景天也没有太过放肆,到了学校门口,许柔已经等在那里了。

“妈妈!”她打开车门上车,待看见李景天,不觉一愣旋即满脸微笑:“老师,您也来了!”

“怎么,不欢迎吗?”

“不是,您最近怎么跟妈妈走这么近呢?我可记得你们不对头啊!”她转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乱转,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

“许柔,大人的事,不许你管!”许卉灵嗔道。

“妈妈,其实看见你们和好,人家不知道有多高兴呢!”许柔优美的嘴角向上一翘噘嘴道。

“许柔,今天上课怎么样,累吗?”李景天知道她上的是钢琴课,小姑娘技术不错。

“还行吧。老师,丁璐姐姐有段时间没跟我们一起上课了,我们同学可想她了,您能不能帮我们把她约过来?”她话题转到丁璐身上。

“怎么你们都很喜欢她吗?”李景天奇怪道。

“当然了,您不知道她有多受欢迎,我们班、我们学校几乎没有人不喜欢她,她的所有歌曲大家都会唱,就连老师都不反对我们呢……”一提到丁璐,许柔就滔滔不绝起来。

“景天,也不知道谁给丁璐这丫头谱写的曲子,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古典诗词能这么好听好记,现在社会上已经兴起了重视古典文化的复古风气,很是让人振奋呢!”许卉灵娇声道。

“这些我们先不谈,对了,许柔,老师明天带你去坐过山车,想去吗?”他朝后道。

许柔眼睛一亮:“太好了!谢谢你,老师!”她身子稍微前探,小嘴凑到男人耳边低声道:“老师,刚才我是故意在妈妈面前那么说的,谢谢你,我看这些日子妈妈心情很不错呢。”

少女温热的气息喷在耳后,李景天不由一阵心神荡漾。

许卉灵道:“许柔,什么悄悄话不让妈妈知道啊?那么神秘?”

“妈妈,您就别问了!”许柔娇嗔道。

第二天一早他们来到位于东南的游乐园,那里有很多的娱乐项目。只是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每一个项目前都挤满了人。

“妈妈,一个项目排一个多小时,什么时候才能轮上人家呢?”许柔苦恼道。

“你这孩子,排会儿队还嫌累啊?我们又没有任务,玩几个算几个吧。”

“我倒有个主意,”李景天脑子一动:“只是那样对大家不太公平。”

“老师,您就别吞吞吐吐的了,有什么话快说!”许柔拉着他的胳膊摇道。

“凭我的能力,其实不用排队,一会儿你们跟着我走就可以了,”李景天笑道。

“好啊,我可以把所有的项目都玩一遍了!”许柔高兴道。

“景天……这样好吗?”许卉灵有些忧虑道。

“要想多玩几个项目,这算是最好的方法了!”李景天双手一摊,苦笑道。

“那好,就这样吧!”许卉灵看着女儿渴望的目光,不再说什么。

凭借李景天的思感能力,三人倒也没有再排队,随着人流直接瞬移到每一个机器前,两个小时不到,就把所有项目都玩了一遍。

“妈妈,刚才的哪个摩天轮太刺激了,人家好怕怕啊……”许柔吐着可爱的小舌头,喘着气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正是话多的时候,又玩了这么多刺激的游戏,她自然有很多的话要说。

“还说呢,刚才我听见你叫那么大声,都后悔带你来呢!”许卉灵看着女儿的可爱样,嗔道。

“妈妈,我哪儿有啊!”许柔又转向李景天:“老师,我刚才是不是挺勇敢的?”

“是啊,我们的许柔是个勇敢的女孩!”李景天微笑道。脑海中却是许柔刚才尖叫的样子,自己为了锻炼她的胆量,没有施加任何特别关照。

此刻三人正悠闲地坐在绕游乐园运行的小火车上,看着四周的风景。李景天不觉想到了武威基地,到时候是不是也有必要建这么一个玩的地方?

“老师,您身上怎么这么凉快呢?”许柔靠着李景天,炎热的夏日好似立刻就消失不见,不由好奇问道。

“今天玩的开心吗?”李景天慈爱的看着她。

“太高兴了,老师,谢谢你!”许柔开心道,小脸荡漾着幸福的微笑。

许卉灵看到他们二人如此相得,心里生出几许甜蜜:“好了,马上就中午了,不如我们去吃饭吧?”她看看时间道。

“好啊,人家刚好饿肚子了呢!”许柔捂着自己的小肚肚,娇憨道,把两个大人都逗笑了。

“讨厌,笑什么呢!”她不依撒娇。这些日子下来,她对李景天已非常熟悉,对他的敬畏之心早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亲切如一家人的感觉。

许卉灵带二人来到附近的一家餐馆,环境还算不错。

三人坐在一起,倒也像是一家人。

“老师,以后还能经常带我出来玩吗?”刚吃了几口菜,许柔突然问道。

“当然可以了,”李景天笑道。

“老师,我想……我想……”许柔吞吞吐吐没把话说完。

“许柔,你想说什么呀?”许卉灵有些不快道。

“老师,不如你当我爸爸得了!”许柔突然坚决道,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两个大人,满是期望。

“啊!”成熟丽人身体一颤,雪白的玉手挡着樱桃小口,美目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李景天却是饶有兴趣问道:“许柔,大人的事情你不明白!”

“我不管,可人家就是想要一个爸爸。从小到大,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可我却没有………”许柔说着声音大了起来,还带着哽咽声。

“你这孩子,这事儿能这么简单吗?”美貌丽人恢复了平静。

“许柔,老师比你也不过大十岁,当你的哥哥倒可以!”李景天苦笑道。

“我不管,我就是要老师当许柔的爸爸,”小丫头就似魔怔了,哭着道。

“许柔,不许胡来!”许卉灵呵斥道。

“哇!”许柔哭声大起来,惹得周围的人都朝他们看来。

“好了,老师答应你,随便你怎么叫吧!”李景天有些慌张道。他从来没有跟小朋友打交道的经验,饶是神功盖世,也束手无策。

“真的?我们拉勾!”许柔破涕为笑,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

许卉灵无奈的看着女儿,此刻她有一种预感,自己母女的命运早就跟这个男人捆绑到一起了。

“好,拉勾!”李景天想到以前的小丫头章若思,嘴角不觉露出微笑。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