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话音落地,进来一位面色沉重的老人,正是方雅菲的爷爷。

“老方,你怎么来了?”苏雪爷爷不悦道。

“怎么,我就不能来喝一杯小雪这丫头的喜酒吗?”方雅菲爷爷针锋相对。

早在声音在门外响起的刹那,李景天心里暗叫不好,再看苏雪,同样面色凝重,生怕方雅菲爷爷说点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老方,你的事情我有分寸,今天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饭吧,”苏雪爷爷见他这样,也就不再说了。

方雅菲爷爷目光转向李景天父母,语气柔和道:“两位就是景天的父母吧?没想到你们年纪跟我差不多大。景天这孩子呀,什么都好,就是不太老实!”

“您是方副总理?”父亲一脸惊讶,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电视上的大人物,对对方说的话也没太注意。

“老人家,别的我也不说了,我敬您一杯,恭喜你啊!”

“不敢!”父亲赶紧站起来。

方雅菲爷爷满是深意的看了李景天一眼,朝苏雪道:“小雪,爷爷恭喜你啊!”

“谢谢方爷爷!”苏雪乖巧道。

“哎,可怜的雅菲!”方雅菲爷爷抛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李景天父母一脸的迷惑,显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苏雪爷爷一脸凝重,直到吃完饭都没有再说什么。

饭后,苏强把李景天叫到院子里:“景天,你小子真有福气,做哥哥的太羡慕你了!”

“那里,大哥过奖了,”他谦虚道。

“你小子少跟我装蒜,说吧,你跟方家丫头到底怎么回事?”苏强却突然爆发了。

“没怎么回事啊!”

“还装?要没什么事,方家老爷子刚才能那么说话吗?告诉你,你要敢对不起我妹妹,我跟你没完!”

“哥,你误会了,苏雪能看上我是我的福份,我怎么会对不起她呢?我跟方雅菲清清白白,具体的经过你又不是不知道,可能方家老爷子知道我跟苏雪订婚了,觉得我骗了他孙女,所以才这么说吧!当初还不是苏雪求我装方雅菲的男朋友吗?”他装作一脸委屈道。

“行,我说不过你,你好自为知吧!方家老爷子好说话,可方雅菲爸爸什么脾气你知道,你小心他去找你麻烦!”苏强已经平静下来。

“哥,这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对了,哥,上回的事我还没有谢你呢!不如找个时间一起吃饭?”

苏强情绪好了很多:“好吧,哪天叫上小雪、还有你嫂子一起去!咱们年轻人就该去年轻人该去的地方,老跟这些老爷子在一起,能有什么乐趣?”

李景天笑道:“可以啊,不过说好了,我买单啊!”说起来,苏强这个大舅子还是很不错的,不像其他纨绔子弟,仗着家里的势力为非作歹,还是一个上进的大好青年。

“哥,你跟嫂子什么时候要个小宝宝?你没看刚才老爷子在哪儿念叨来着!”

“快了,”苏强点点头若有所思道:“景天,哥这个人你知道,一心想再进一步,可老爷子他就是不帮这个忙。咱家的情况你也清楚,老爷子再有两三年肯定就下来了,小雪又是一个女孩子,政坛上的那些事她也不关心,你小子又不愿意涉足政治。等老爷子下来后,苏家谁来管呢?哥知道你能力非凡,总之,以后你一定要帮哥再进步!哥都快三十了!”

李景天第一次听他袒露心里话,不禁有点感动:“哥,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哥这一辈子不停进步,或许做到这个呢!”他说着竖起大拇指。

苏强一个激灵:“这个我倒没有想,我现在最想的就是外放到地方上当个一把手,可惜啊,就这点事都那么难办!你知道这北京城的官儿太多了,像哥这样的,得有好几十万吧!”

“你想去哪儿呢,哥?”

“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最好在哪个省当个副厅级,等过四五年就到地方市里做个一把手,如果一切顺利,估计四十五的时候可以到正省级,五十多一点时可以到中央吧!”苏强叹息一声道。

李景天对此心有灵犀:“哥,你想我怎么帮你?”这还是苏强,如果换了别人,没有什么背景,要到这一步且得花时间呢!

“你不是跟长江同志身边的许秘书熟吗?找个机会大家一起坐坐,让他给我们局长打个招呼,再跟地方上打好招呼,直接过去就可以了!”苏强淡淡道。

李景天恍然大悟。这事说难也容易,说容易也难,当下道:“也好,刚好他儿子明年大学毕业,还说要让我帮着找工作呢,我尽快给他打个电话。”

“你有这份心哥就高兴了,”苏强面带微笑。

“哎,你们两个说什么呢?”门开了,却是苏雪从里边出来。

“没说什么,我给景天传授一些已婚男人的秘籍,”苏强笑道。

苏雪娇笑道:“哥,你不会胳膊肘向外拐吧?太让你妹妹我失望了,小心我告诉嫂子去!”

方雅菲爷爷的出现就像一场小小的风波,这之后,双方家长谈的还是很愉快的。由于工作太过繁忙,苏雪爸妈第二天就离开了北京返回西疆。

李景天和苏雪陪着父母在北京的几个主要旅游景点看了一遍,他们还惦记着家里的庄稼,又住了两天也就离开北京回家了。父亲回家前,父子俩进行了如下的对话。

“爸,要不把家里的地让给别人去种吧,您都快六十了,妈也差不多六十了,该退休了。”

“景天,你的婚事订下来,爸跟你妈就塌实了。说实话,我们也想在北京这么好的地方居住,可是我们是农民,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庄稼地里。再说了,你们白天都不在家,我跟你妈也没地方可去,又没有人说话,不如在咱村里放肆、自在。真要跟你们住一起,那就等我跟你妈都动弹不了哪天吧!”

李景天听得大为感动。前世的他本是孤儿,几乎没有得到过来自长辈的温暖,因此也倍加珍惜这一世的亲情:“爸,您就听儿子的话,把家里的地给退了吧,我每年都挣几千万,这钱够您跟妈花个够了!”

“儿啊,爸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可我们在农村哪儿有地方去花这么多钱呢?这几年你给的钱也有十几万了,本来还说给你买房子用,现在看来不用了,这些钱足够你妈和我过一辈子了!等回到家,爸就退一部分地,只留个一两亩地,够自己家种粮食和蔬菜就可以了。”

“爸爸!”李景天再也压抑不住,泪如泉涌。

“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要是让你媳妇看见,成什么样子!”父亲责怪道。

“爸,我不哭了,以后我一定经常回家看您和妈去,你们要是想出来住几天就跟儿子说!”

“景天,如果能的话,早点生个孩子吧,爸和你妈可以帮你们带孩子,”父亲考虑良久。

“嗯!”

第二天一早父母拒绝苏雪开车去送,坐火车回家去了。这天是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送完父母,苏雪开车带着他离开火车站,朝自己公司开去。

“阿雪,哪天我爸给了你多少钱啊?”他对此一直很好奇,可是苏雪却一直没有告诉他。

“老公,看在你情绪低落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共两万块钱,不过还有一个存折,里边可是有六万八千呢!”苏雪兴奋道。

“啊!”他无精打采道。

“老公别这样,大不了把公公婆婆接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不就得了吗?我可是很有孝心的啊!”苏雪见他这样,有些慌张。

“阿雪,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觉得有点难受,”李景天实话实说。

“老公,不如我把几个姐妹找回来,晚上让你疯个够?”苏雪眼珠一转道。

李景天精神一振:“这我可不反对!”

“臭色狼,一说到这个你就来劲了!”苏雪鼻翼翕张,不屑道。

看着她生气之下微微起伏的高耸胸部,李景天不由伸手过去。

“讨厌,人家在开车呢!”苏雪道。

他来到公司时已经十一点多了。这些天因为回老家以及父母来北京,他有半个多月没来上班了,前台的小姑娘李想看见他都有些吃惊,好半天才跟他问了声好。

冲小姑娘笑笑,他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李先生,您等一下!”身后响起小姑娘的声音

“有事吗,李想?”

“李先生,前天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先生找您,可凶了,后来听说您没在,就走了,我怕他还要来。”不知为什么,一遇见这个英俊潇洒的老板,李想就连话都说不利索。

“这样啊,”李景天沉吟一下:“没事,谢谢你啊,李想。”

“老三,啊不,李先生,你回来了!”庄大海看见他进来热情招呼道。

“嗯,大海,怎么样,来两个礼拜了,还习惯吗?”他停住脚步微笑道。

庄大海笑道:“还不错,因为本人勤奋聪明,已经初步适应公司环境了,接下来就是要大展宏图,大干一场。”

“你小子就吹吧,”却是荆永生也站起来道。

“哦,怎么讲?”李景天奇怪道。

荆永生跟他打过招呼,道∶“李先生,这小子工作还算认真,就是有一点,不能按时上下班,不过跟我们几个处的还不错。”

“那是,咱这性格,”庄大海笑道。

“你呀,我还不了解吗?”李景天笑着捶他一拳。

“老板,中午是不是请我们吃饭?”庄大海接着道。

“好啊,都去吧,我请大家吃饭,”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些员工,他也有些想他们。

眼光四处扫视一遍,却见任彩儿和谢静香两双妙目正盯着自己,满是情意。这几天她们住到了陆语诗家,而陆语诗则临时住到了宿舍。

“刘总在吗?”他故意问道。

“在自己办公室呢!”荆永生道。

“我去看看她去,”他说完朝刘欣然办公室走去。

推开门,刘欣然美目异彩闪现,盈盈秋波中带有无限的情意:“回来了?事情办好了吗?”

这话问的毫无意义,她自然知道一切顺利。

“欣然,想我了吗?”他关上门,趋前几步把这美丽的总经理抱在怀里。

“讨厌!这是在办公室!”刘欣然双手在他背部一阵捶打,身体却软绵绵的倒在他怀里,樱桃小嘴已经被男人给紧紧吸住,很快吐出香滑的小舌头任自己的男人使坏。

“砰、砰,”外边传来的敲门声让刘欣然从无边的中清醒过来。

她整理一下纷乱的发丝,嗔怪的看了男人一眼,示意他坐到沙发上,接着沉声道:“进来!”

门开了,她的秘书林蕊蕊怯怯的进来,手里端着杯水:“刘总,我给李先生送杯茶。还有,大家让我问一下中午到了,什么时候去吃饭?”

“他们太心急了吧!”李景天苦笑道。

“李先生,我们可是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您了!”

“好吧,跟他们说,过五分钟出发,你负责去订位子!”

她一出去,外边即传来一阵惊呼声。

刘欣然扑哧一笑:“这下好了,某人得破财了!”

“欣然,你怎么不向着老公呢?小心晚上老公收拾你!”

“我才不怕呢!”刘欣然白他一眼,轻盈走到他身前,故意用高耸的酥胸在他身上蹭了一下,笑着出去了,脑海中却响起男人得意的声音:“阿雪晚上准备搞一个无遮大会,特地让我邀请我们的大当家一起参加呢!”

她脑海中立刻泛起种种旖旎暧昧的缠绵场面,脸不觉烫了起来,心里却多了几许期望。

吃饭的地方就在楼下餐厅,这里他们每天都来,跟老板已经混熟了,订了一个大包间,刚好能坐下小三十人。他们这一下来,公司就唱了空城计。

他跟庄大海坐到一起,问起其他几个兄弟的情况:“他们三个呢?回家了还是在北京?”

庄大海道:“江东这小子,周丽帮他找个实习的工作,在外交部,从政是他的第一志愿,估计十有八九明年就进去了吧!吴国栋回老家去了,冯晨吗,你也知道,他要考研究生,所以在学校努力复习呢!”

“老大这样,我很为他高兴!”李景天欣喜道。

“老三,宿舍的那张床可还给你留着呢!大二跟大一的那帮小子见了我老问你,还说要你回去跟他们一起打篮球呢!”

“鹏龙这小子给我打过电话。行啊,那床没有被别人占了!”

“我们都要毕业了,还有谁会为难我们呢?说要给我们宿舍安排一个人,被我们给拒绝了!”庄大海笑道。

“那好,要不这周末我就回去住哪儿,什么事都不干,你帮我约几个大二、大一的,打他奶奶的一天篮球,所有开销都由我包。”

“老三,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庄大海竖起大拇指。

“李先生,这半个多月没来上班,您去哪儿了?”薛晓婷突然大声道。

“我?”李景天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不能说啊!”

“您不会偷着结婚了吧?”李鸿斌这小子跟着起哄。

“那倒不会,”他无奈苦笑道。

“老板,听说您明年就结婚了,是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道,却是蔡雯。

“你们听谁说的?”李景天奇怪道。

“这个消息一传开,有很多人可就失望了啊!”王勃故作深沉叹息一声,惹来女孩子一阵嗤之以鼻。

“我知道了,肯定是大海你这小子说的吧?”李景天看着庄大海低垂的头,恍然大悟。

“老板,我们可是见过苏雪的!”另一个女生赵晓薇大声道。

“什么时候见过她?真的吗?”李景天奇怪道。

“电视里啊!”赵晓薇格格笑着道:“她真漂亮,比得上我们刘总了!”

刘欣然只是笑笑,什么都不说。

这一顿饭吃得很是融洽。

李景天突然想起去德国的事情来,道:“九月份我们要去德国参见一个展览,人选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想去的人可得好好表现啊!”

“老板,吃饭的时候咱们能不谈工作吗?”荆永生刚说完语气立刻又是一变:“耶,太好了啊!”其他几个人跟着起哄,闹成一团。

刘欣然欣慰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甜蜜无比,这个集体总的说来还是有战斗力的。毕竟,内部关系如果不融洽,很让人怀疑他们的合作能力。

“李先生、刘总、各位同事,趁大家都在,我有一件事要宣布,我十一就要结婚了!希望大家到时候都可以来啊!”陈可怡羞赧道。

“真的吗?是跟刘实这小子?”李景天很是为她高兴。

陈可怡点头道:“是的,我们买了套房,离这儿不远。”

“恭喜啊!”午餐的主角立刻就变换了人。

一群人吃完饭鱼贯走出酒店,李景天走在靠后的位置,跟刘欣然商量着公司下一步的发展计划。

“李景天你这个小流氓!”一个暴怒的声音突然传来,接着一个身影猛的朝李景天冲过来,带起一阵风。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在他脸上响起。

众人这才看清,此人大约四十多岁,身材中等,皮肤白净,脸上带着些不怒自威的神情,他的脸色由于愤怒而稍微带红,但总的说来还是一个文化人,令人无论无何都不会联想到刚才的巴掌是他打的。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胖子和一个漂亮的女人,正焦急的拉扯着他。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