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王平返回了北京。

之前他跟李景天一直有着断断续续的沟通,自己的计划进行到那一步,都要讲给李景天听,让他这个大老板拿主意。

他的可行性分析报告已经做完了,也已经递交给了王市长,刚好赶上苏强去上任,王市长不知道苏强什么意思,所以一时没有办。还是苏强主动问起这件事,王市长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苏书记,您刚来可能不太了解……这个计划的关键就是在河流中注水,河道将达到十五米至二十米宽,水深两米以上,可这怎么可能呢?整个中西省都缺水,山水就更不用说了,这几年地下水井越打越深,虽然那山里有一个湖泊,那点水在流出山之前恐怕就蒸发掉了!”

苏强笑道:“这个计划不是说他们有办法解决水的问题吗?”

王市长苦笑道:“说是这么说,可就是不说清楚方法,谁知道他们想怎么做。”

苏强道:“我看,有人投资山水,总是好的。我们还是想想,万一发大水,这几年被堵塞的河道会不会导致水灾?我看,河道总是应该清理的,毕竟雨季还没有完全过去。这半个多月,安排大家清理河道吧!同时向上级建议所有县市均开展此工作。”

王市长皱眉道:“那这报告……”

苏强道:“不妨等等。”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月,王平急得不行,刚好学校也要开学了,他干脆回到北京来找李景天,看他有什么主意。

李景天了解到河道已经基本清理完毕,让王平回学校先招几个人,自己则在通知苏强后,以思感强行从太平洋中引来大量的淡水。

对山水及附近县市的人来说,九月九号及十号绝对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没有任何征兆,倾盆大雨从天而至,整整下来两天,所有的河道里均洪水咆哮。

好在周围县市及山水的河道均经过了整理,并没有造成太大的灾难。对中西省人民来说,这场大雨反而是好事儿。

地下水位得到了及时的补充,很多断流多年的河流得以回复,巨量的洪水进入黄河,黄河水位一时大涨,还好最终没有造成危害。

大雨过后,王市长有些恍然大悟,再见苏强时就变了语气:“苏书记,我看我们应该马上批准山水旅游公司的这份计划水,您看呢?”

苏强暗自一笑:“好啊,对发展经济有利的事情,我举双手赞成。不过我刚到地方工作,有很多都不太清楚,还得王市长您多多劳累啊!”

王市长老脸一红:“苏书记您说笑了。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您是怎么知道要下暴雨的?如果不是您的提醒,恐怕我这官儿也就当到头了。”

苏强哈哈一笑:“我那儿知道要下雨啊!我只是看见河道久不梳理,有一定的隐患,那儿想到就真的下雨了。”

王市长心里骂道,小狐狸,你肯定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不过对方是自己的上级,再说了,恐怕有很深的背景,自己也只能讨好。

王平得知方案获批的消息,已经是九月中旬,李景天刚好去了德国,所以也没办法跟他沟通。好在钱已经都到位,他聘请了学校的几个老教授和建筑专家,专门回家一趟考察并形成最终设计方案,一切办完,也已经是九月底了。

离开北京前,李景天去了趟武威,实地查看高速工程进展。

霍荣德一干人等自然殷勤招待,小心翼翼陪同他看完了整个工程,详细回答着他的所有问题。由于得到了韩东明的鼎立支持,工程进度很快,十一月上旬就可以完工。顺道他也宴请了韩东明,向他表示感谢,自然是宾主尽欢。

此刻,人虽在飞机上,思感却仿佛仍然留在武威。

“老板,这次我信心很大,相信大众公司会接受我们的条件的,”荆永生在他身后道。

“为什么这么说呢?”李景天面带笑容。

“这不明摆着吗,他们有求于我们,再者,我们这次不远万里来到德国就很说明问题!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他们也应该明白!”

“嗯,有些道理,希望能这样吧,”停顿一下,李景天继续道:“不过你们得记住了,先不急着见他们,我们等一等。”

“老板,您就放心吧,我们有分寸,”刘学辉接话道,心里却想着领导交代给自己的任务,那就是无论如何要确保这个老板的安全。

他们一行一共六人,除了李景天、谢静香及荆、刘二人外,就是赵晓薇和王勃。

此行的目的地是法兰克福,奇云公司胡总已经早他们一天到达。

美国纽约。

“都快半年了,你们这群笨蛋,为什么还找不出这鬼电池的秘密呢?”一个五十多的人对着一群研究人员咆哮不已。

“对不起,约翰先生,这电池内部的分子排列方式与我们所知的一点都不符合,从它所储存的电量来看,显然不是现有技术所能解决的,”一个六十多岁戴眼镜的老者道。

“马丁教授,你不是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吗?怎么连这个都解决不了?”一个六十多的老者语气中不无讥诮。

“兰纳先生,相信您已经找了无数像我这样的物理学家了,我,很普通!”马丁教授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平静道。

“对不起,马丁教授,刚才我太急躁了,向您道歉,”约翰真诚道。

“约翰先生,这确实不是我所能理解的,或许,这是上帝的领域!”马丁苦笑着离开。

“怎么办,兰纳?要不我通知唐纳干掉他?”约翰试探道。

“唐纳那个笨蛋,对方如果真的这么好对付,我们还用这么被动吗?”兰纳道。

“可是别忘了,如果没有他,我们连这电池都看不到!”约翰苦笑道。

“我不管那么多,我只要结果,你去安排吧!”兰纳面无表情道。

唐纳办公室,他正如一杆枪一样站在窗前,腰杆笔直,看着繁华的道路。

“老板,约翰先生说猎物已经出巢,让我们尽快启动计划,”年轻貌美的女秘书走进来。

“我知道了,汉娜小宝贝,过我身边来,”他道,锐利的眼光中不带一丝情绪。

女秘书汉娜怯生生走近他,被后者一把搂到怀里

“不要……啊!”女秘书汉娜一声惊呼,原来唐纳一口咬在她的胸前,虽然隔着衣服,上却仍然感到疼痛。

“滚!”唐纳一阵厌烦,在她高隆的上狠狠打了一记。

看着女秘书飞快跑出去,他拿起了电话:“通知地狱,我出一个亿,让他们出动所有的力量,干掉我们的敌人!”

“是的,老板,”电话那头的人恭顺道。

“你通知林,让他一起去!”唐纳补充道。

李景天一行到了法兰克福已经是九月十号,经过漫长的空中飞行,手下的这几个人早已疲惫不堪,他也没有为难他们,让他们赶紧去休息。刚进入酒店房间,谢静香手机就响了。原来是胡总,约他到酒店大堂咖啡厅坐一会儿。

“李老弟,你可来了,老哥哥我还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也不开机,还好谢小姐手机开着!好长时间没见面,老弟你脸上带有一股富贵气啊!”

“这次来德国还需要大哥多多照顾!”李景天道。

“那里,我们互相帮忙,谢小姐也越发漂亮了,老弟,我可羡慕你啊,有这么多美女在身边,艳福不浅!可惜刘总没有来!”

谢静香听了淡淡一笑。

“胡总,这次来德国,相信您也知道我们天方的目的,那就是尽量开拓更多的市场,”他也不废话,直入主题。

“这个自然,”胡总打着哈哈笑道:“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次来德国还是老哥哥我建议的,是吗?”他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李景天的反应。

“在国内因为与奇云公司有协议,所以我们也没有跟其它的公司合作,但国外市场肯定也是我们要重点发展的目标,”李景天道,他自然不会告诉对方自己其实是因为产量不够之前才没有开拓国外市场。

“这个应该的,老哥哥我只希望将来能获得天方持续稳定的供货量就可以了,毕竟我们是最早跟你们合作的,我也希望天方能做大啊!”胡总道。

“胡总能理解我的苦衷,那实在太好了!”李景天道。

“这算什么?”胡总哑然失笑,继续道:“不瞒老弟,这次我也是有任务的,希望能向欧洲出口更多的汽车,相信凭借我们的环保优势,可以达成一笔大生意。老哥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尽量推迟交货给欧洲的汽车产家!还有,我听说你们已经跟欧洲公司在谈电池出口的事情,也相信肯定能达成相关协议,只是签约时间能不能放在老哥哥我的合同签署后呢?”

李景天望着这张老狐狸般狡猾的脸,道:“胡总原来是担心这个,放心吧,我们的武威基地没有投入使用前,不可能提供任何产品给客户的,估计最快也得到明年后半年!”

“那老哥哥我就放心了,今天晚上哥哥我做东,一起去玩去怎么样?”胡总喜出望外,脸上的皱纹都多了起来。

“好啊,我能不能多带几个人一起去?”这么好的事情他自然想到了其他四个。

“没问题,你带多少人都可以!”胡总笑道。

跟谢静香回到房间,他躺在床上,思感瞬间就找到了远在美国的方雅菲。

“老婆,有没有时间过来?”

“老公,人家正在拍戏,没有时间啊!”方雅菲苦恼道。

“你知道老公在那儿吗?”

“色狼老公,以后不要在荒的时候联系人家,你知道人家忍不住的!”方雅菲嗔骂着,中断了跟他的联系。围在她身边的几个人见这大明星瞬间姿态万千,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

此刻,房间内也是春色无边。李景天的手停留在谢静香大腿上,轻轻抚摸着她薄如蝉翼的水晶丝袜,让这美女秘书娇喘吁吁,开始情动。

“主人,奴该回去了,要不然赵晓薇会怀疑的……啊……”

原来是李景天的手指钻进她裙底下,在凹凸起伏的沟壑上轻轻探索:“谢秘书,你知道应该满足董事长的一切需要的,不是吗?”

“董事长,不要啊,”聪明的女人立刻想到男人正在跟自己玩角色扮演游戏。

“谢秘书,你下边好像湿了。”谢静香的丝袜纤细光滑,与直接抚摸在上相比,别有一番味道,李景天感觉自己有些荡。

正当他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谢静香手机却响了,原来是胡总催他们过去。

李景天在她隆起的上轻打一记,道:“记得下次不许穿,有丝袜就可以了!”

谢静香飞给他一个媚眼,手从他裤裆中出来,腻声道:“主人!要不静香帮你含一下?”

“不用了,你还是赶紧通知他们几个准备出发吧!”

“老板,这么好,今天晚上就带我们去玩?”王勃一脸兴奋。

“奇云公司的胡总请客,我们不去白不去吗!”李景天笑道。

在楼下会合胡总后,跟他一起先去吃饭。

这回他身边多了一个漂亮女子,介绍说是自己公司的公关部长,叫关美芳。

席间,大家听胡总介绍着法兰克福和他以前来这里的经历,倒也颇有意思,那关美芳却时不时抛给李景天几个媚眼,看她那惹火丰满的身材,娇媚的样子,回说话的眼睛,对那些未知人事的年轻人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但李景天不在此例。

荆永生他们见到美女,兴趣也大了起来,个个表现的绅士十足。

见胡总讲到德国人习性,荆永生赞同道:“说到德国人,不能不佩服他们的严谨态度。有一个故事,说不同国家的人若在大街上不小心滚落了1枚硬币,英国人最多耸耸肩,就依然很绅士地往前走去,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美国人则很可能打911唤来警察,报案之后留下自己的电话,然后嚼着口香糖扬长而去;日本人一定很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回到家中反复检讨,决不允许让自己遗失第二次。惟独德国人与众不同,会立即在遗失地点的100平方米之内,画上坐标和方格,一格一格地用放大镜去仔细寻找……”

李景天点头道:“是这样,德国人确实值得我们佩服。”

他的脑海中却想起了前世所见的那些德国籍的哲人们。

胡总神秘一笑,道:“还有一个故事,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每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是一年里面日照最短的一天,去年冬至那天,我见了一个德国老头,他当时一本正经的跟我说很多德国人都愿意在这一天举行婚礼,因为夜晚最长。”

扑哧几声,几个男人立刻反应过来,笑的前仰后合。

那关美芳很快也明白过来,抛给胡总几个媚眼,腻声道:“讨厌,你们几个臭男人!”说完看着还有些迷惑的两女,道:“两位妹妹,这些男人可够讨厌的!”

“美芳,我看你是乐在其中吧?”胡总打趣道。

“胡总,讨厌,那儿有拿自己人开玩笑的!”她作势欲打胡总,身子前倾,本来就波涛起伏的胸部立刻暴露在几个男人眼前,露出深深的。

胡总赶紧求饶:“美芳,这么多客人呢,给我这个老板一点面子,好吗?”

看着三个毛头小伙子色受魂与的样子,李景天暗自佩服这艳女的魅力。当然,她离自己的女人差距不是一点点。

谢静香红着脸轻啐一声,朝自己身边的赵晓薇道:“这些男人真是的。”

关美芳停止对他的讨伐,起身给自己倒满,对李景天道:“李先生,人家敬你一杯!”

看着她媚眼如丝故意挑逗的样子,李景天的虚荣心得到一些满足,高兴喝下杯中酒,道:“关小姐,我这个手下可都是酒中高手,你到不妨跟他们喝几杯!”

王勃立刻先站起来敬起她酒来。

“王小弟今年多大了啊?”关美芳格格笑着把杯中酒喝完,飞给他一个媚眼。

王勃毫不怯场回应道:“小弟今年24了,看姐姐的样子,不会比我都小吧?”

“小坏蛋,都会吃姐姐豆腐了!”关美芳笑道,一双大眼睛很有深意的看了王勃一眼,又转向李景天道:“李先生,你手下可都是能干的年轻人啊!”

“那里,关小姐才真正能干呢!”李景天装作一副色眯眯样子道。

胡总凑过来低声道:“李老弟,一会儿我们去看看这儿的夜总会,也好取取经。”

李景天知道这才是今天晚上的正经节目,好奇道:“这儿也有夜总会?不会跟国内的一样开放吧?”

胡总神秘一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一席晚餐吃的很有意思,饭后,一行五人在胡总的带领下,轻车熟路找到一家夜总会,看规模得是这里最大的了。这种场合,女士不宜,所以她们直接回了酒店。

他们走进去,立刻便被里边的狂乱所吸引。

舞池中央,无数的男女疯狂的扭动着,跳着最为激烈的disco,各种颜色的光线交织洒落在他们身上,幻化成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他们直接上楼,找了一个僻静的包间,早有服务生殷勤的招待他们坐下,给他们端来酒水。

“这只是开始,”看着其他几个男人不解的目光,胡总笑着招来侍者,耳语几句,后者笑着去了。

“给你们四个找了几个姑娘,保证让你们满意,”胡总笑道。

“看来胡总您对这里很熟悉啊!”李景天也笑道:“不知道这儿的姑娘都是那儿人呢?”

“主要是东欧国家的,也有俄罗斯及非洲的,待会儿几位兄弟可以问她们,”胡总神秘一笑。

果然,还不到五分钟,包厢门开了,进来十个花枝招展的美女,其中八个白皮肤蓝眼睛黄头发,两个黑发黑肤,个个身材修长惹火,双峰高耸,比亚裔女人明显要丰满很多。

她们两两一组,坐在男人身边,熟练的敬酒,让荆永生他们有些尴尬。

“先生,你是那里人呢?”女人伸手搂着李景天的腰,双峰在他身上慢慢碾磨,一股兰花香水的味道直冲鼻子。

看她们的衣着及举止,显然受过良好的训练。

“你看呢?”李景天笑道,伸手自深深探入她的怀中。

“先生好坏呢!”这美女娇嗔道,靠的却更近:“你是中国人?”

“不,日本人!”李景天笑道,握着一只饱满滑腻的雪软。

胡总那儿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他两只手都没有闲着,在两个美女的裙底下摸索着,连脸都埋在其中一个的怀内。看不出来他硕大的身子,竟然这么灵活。

“美女,你是那儿人呢?”李景天伸手勾过另一个女子,眼睛往自己的三个手下看去,他们已开始有点手足无措,见二人这么自然,也渐渐放开了,只是刘学辉却多少有些不自然。

“俄罗斯,先生你在这儿做生意吗?”

“是啊,”李景天伸手在她饱满的美臀上摸了起来。洋妞骨架生的大,和也比国内的女人要大很多,摸上去确实是一种享受。

“先生叫什么名字?”

“萍水相逢,你又何必打听那么清楚呢?”李景天逗弄着她,手撩起她的短裙,也钻了进去,那里竟然已经有些湿滑,糊了他一手。

“小,竟然这么快就湿了!”他嘴里骂了一声。

“先生你说什么?”两个女人同时道。

“没什么,”他打着哈哈,专心逗弄起这两个美女。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好像是朝他们这边来了。李景天心神一动,思感瞬间把握清楚外边发生的一切。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孩子正低头匆忙的奔跑着,后边有三个彪形大汉紧追不舍。

他心念一动,推开两个动情的女人,朝外边走去。

一出门,一个柔软的身子正好撞到他身上。

女孩子气喘吁吁抬起头,见是他,脸上带着无限惊喜。

“碧丝!”

“景天!”

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碧丝今天穿了件黑色超短裙子,刚刚包着她丰满的,胸部也比以前大了许多,身材整体丰满了不少。

“你怎么会来这里?”两人几乎同时出声。

“顾不上那么多,景天,你能帮我摆脱后边的三个人吗?”碧丝喘息着道。

“没问题,”李景天自然愿意效劳,把门打开,让她进去,自己也跟着过去,同时送出思感,以防碧丝看见里边的场景。

三条大汉追过来,不见了目标,也不气馁,继续向前追去。

“啊!”的一声,碧丝看见里边正在发生的事情,不由惊呼出声。

“好了,待会儿再向你解释,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李景天拉过她。跟胡总打过招呼,接着很有深意的看了三个属下一眼,搂着她离开。

他离开后不久,刘学辉也找个接口跟着离开。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