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这儿走走吧!”来到街上,碧丝四处打量一番,先长长一口气,柔声道。

“好啊!”李景天自然满口答应:“那三个人是做什么的?你好像很怕他们!”

碧丝吐一吐可爱的小舌头:“他们是……不告诉你!景天,我要是说自己是个女贼,还是最厉害的那种,你相信吗?”

李景天试着揽着她的纤腰:“我不相信,看你的样子,被别人偷还差不多。难道你是专门来偷我的人的?”他故意逗弄她。

碧丝微一错愕,还是任他揽着,格格笑道:“亲爱的,你还挺会说话的,不错,本姑娘就是来偷你的心的!”说完有些害羞低下头去,只是还不到三秒钟,她突然停住脚步,抬起头,咬着嘴唇道:“你不是好人……十个月了,我一直想着你!”

李景天愕然:“你不是说不会缠着我吗?”

碧丝双手成拳,捶打着他的胸部:“你这个坏人,谁让人家忘不了你呢!对了,刚才你们在做什么?”

看着她一脸懵懂,李景天心道,这妞不会连这种地方都不知道吧?

“你看什么,人家那儿来过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呢,刚才要不是躲那三个讨厌鬼,才不会进去呢!”碧丝娇羞嗔道。

李景天有些明白过来,叹息道:“怎么说呢,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世,但我觉得你一定是富贵人家的女孩子。我来这儿就像你从家里跑出来一样,为的是体验生活!”

“体验生活!”碧丝喃喃自语着,睁开明亮的蓝色眸子认真道:“景天,你说的真好,我终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李景天哭笑不得,这丫头看来野性十足,估计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

看看天不早了,他拉着她的手,把她的小拳头握在手里,语气温柔道:“你住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吧!”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碧丝摇摇头拒绝道,身子软软的倒在他怀里。

九月的天气非常凉爽,尤其是在德国这样的地方,两人亲密的走着,倾诉着彼此的思念,不觉走到了李景天下榻的酒店。

“上去吧?”

碧丝犹豫一下,霞飞双颊,还是答应了他。

“我先洗个澡,景天,你可不许偷看啊,”进了房门,碧丝道。

李景天答应一声,心道,我不偷看,偷人总可以吧?听着卫生间传来的哗哗水声,他心念一动,脱的只剩下一条裤衩,走过去一推门,竟然没有锁着。看来这丫头是故意留给自己机会的。他哈哈笑着推开门,但见一个白生生的身子站在浴缸中,一头金发柔柔的披在脑后,在水流的冲击下,身体欢快的抖动着。

“啊!”的一声惊呼,碧丝叫了出来:“你怎么进来了?”

看着她笨拙的掩盖着关键部位的窘样,李景天笑道:“宝贝儿,我来陪你一起洗,不行吗?”

“景天,你能出去吗?”碧丝哀求道,任由水在身上流畅,刚说完却发现男人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胸前双峰,毫无离开的意思,她一着急,分出一只手来遮挡,却不小心滑了一下,眼看就要倒下。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强劲的胳膊扶着她,接着传来男人温和的声音:“你没事吧?”

那曾经的记忆突然间就涌上心头,对这个男人的思念瞬间爆发出来,她趁势倒在他怀里,双臂环着他的脖子,用力把丰润的红唇送到男人的嘴边,直到男人将自己的小舌头含着任意轻薄。

“景天!景天!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一阵的长吻过后,她眨着长长的睫毛,一双明亮柔和的蓝眼睛中充满了柔情蜜意,吐气如兰,喃喃道。

这样一个丰满的女人裸的倚在自己怀里,李景天只觉得剑拔弩张,顶在上很是碍事。

“碧丝,亲爱的,什么的都不要说了,”他大步跨入浴缸中,将她拦腰抱起,小景天得到解放后,正好顶在她柔嫩的股沟之间。

碧丝双峰挤压在他胸前,躲闪着他的火热,在男人看来,到更像是在挑逗。

巨物终于破关而入,她满足的一声呻吟,四肢完全勾在男人身上,如同一只小树袋熊。

浴缸中水波荡漾,交杂着女人若有若无的婉转呻吟声……

良久,碧丝满足的吁出一口长气,媚眼如丝:“景天,你真的好强壮,我可没想过这样都可以……”

李景天笑道:“碧丝,我想听听你的故事,要不然我一会儿就送你回去。”

“好吧,”碧丝蓝色的眸子认真看了他一眼,羞涩点头道。

李景天躺在浴缸里,碧丝伏在他胸前,还亲密的接触着,后者开始讲述她的故事。

同一时间,赵晓薇和谢静香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谢小姐,你平时给我们的感觉可是冰山美人,好难接近的,”赵晓薇道。

“是吗?”谢静香懒懒道,她一向沉默寡言,心中只有李景天这个主人,平时也就跟任彩儿话题比较多,跟其他同事自然也就冷淡。

“谢小姐,老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公司不少女生都喜欢他呢!”

“赵小姐,我们是来工作了,不是谈这些的,你还是不要这么八卦的好,”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很是厌烦。

赵晓薇碰了一鼻子灰,不再说话,心道,这个冰山美人也太难接近了,糟了,自己把她的外号说了出来,她以后不会给自己穿小鞋吧?她一阵紧张,反而睡不着觉了。

谢静香心里所想的却是自己的主人,有段时间他没有疼爱自己了,今天本来是有机会的,可惜却还是没有成功,不过这回来德国好几天呢,自己一定会抓住机会的。主人的女人太多了,个个都那么美,跟她们比,自己竟然没有优势。

两人各怀心事,竟然半天都没有睡着。

李景天已经知道了碧丝的身世,这丫头出生在一个大富之家,从小就自尊心极强,更喜欢四处闲逛,这几年来竟然已经走遍了十几个国家,就连中国她也已经去过了。

这次是玩的过了头了,她在欧洲已经待了一个多月了,还不想回去,父母着急了,让保镖把她强行带回去,她一生气就跑了,没想到就碰到了自己。虽然她没有说出自己父母的姓名,但李景天却敢肯定,这丫头的父母肯定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人。

“碧丝,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父母的名字,我也不勉强,不过我也觉得他们做的对,你是应该回去上学了,”李景天沉声道。

“可是我还没有玩够呢!再说了,我又遇见你了,还不得再多玩几天?”碧丝眨了眨可爱的眼睛,满脸不舍。

“臭丫头,你就应该回去上学,要不然我可要打了,”李景天说着举起右手,沿着光滑的背脊向下,在她粉嫩滑腻的上用力打了一下,立刻就看到掌落之处变了颜色。

“嗯……”这丫头很是受用的呻吟一声,跟着几下颤动,让小景天感觉到一阵阵的压迫,很是舒服。

看着她媚眼如丝的样子,李景天哭笑不得,看来只好让巨物替自己出气了,不觉慢慢抽动起来。

“景天,好人,你是最棒的!”碧丝娇啼一声,配合的扭动起来。

“碧丝,没想到你这么小,这对儿玉兔却这么大,知道玉兔什么意思吗?”他咬着她晶莹的耳垂道。

“我不知道,好人,用力吧,那么多人里,你是最棒的,”碧丝喃喃道。

李景天听的一愣,难道这丫头已经睡过很多男人了?看她的样子,确实挺像的。

他这么想着,腰部动作不觉慢了下来。

碧丝感觉到了他的异样,张开双眼道:“亲爱的,你别生气,自把身体献给你后,我又有过几个男人,想找回你给我的那种感觉,可惜我永远都没有成功。”

看着她诚恳的样子,李景天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很尴尬,不过转念一想,她跟自己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关系,她那样做也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这么一来,她就算不上是自己的女人了。

“亲爱的,你不高兴吗?”敏感的女孩子很快发现了男人的不妥之处。

“没有,碧丝,我只是在想,你这么的年纪就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景天,你们东方人都是这么保守吗?我只不过想找回你给我的那种感觉而已,我是爱你的,你要知道这一点。”

“碧丝,我们东方人是比较看重这一点,特别是我这样的男人,我的女人只能忠于我自己,”李景天斩钉截铁道。

“李,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要求女人对你忠诚,可你对自己的女人忠诚吗?我记得去年在洛杉矶见你时,你可是有两个女朋友的,其中一个还是国际巨星方小姐,”碧丝的声音变得生硬起来。

李景天一阵意兴索然,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小丫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看来她注定不是自己的女人,或许做个情人吧!

“对不起,碧丝,我要求我的女人必须对我忠诚!”他叹息一声道。

碧丝的火热的身体突然间就冷了下来,她冷冷的看了李景天一眼,从他身上起来,走出浴缸,麻利的穿上衣服,语气冰冷道:“李,我做不到你的要求,对不起,或许我该回美国去了!再见!”

李景天默不作声,没有挽留,思感却看见她夺门而去时眼中的泪水。

他叹息一声,心道,这或许就是文化的差异吧,自己的前世就理解不了这些,这一世依然如此。

第二天早餐看见荆永生时,这小子脸上有些不自然,再看王勃,同样如此,只有刘学辉还算正常,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怎么样,昨天晚上高兴吗?”他神秘一笑,朝三人道。他们四个坐在一起,倒也不担心两位女士听见他们说什么。

荆永生脸一红:“老板,还不错。”

王勃却道:“老板,就你和学辉不够意思,怎么能先走呢?”

“哦,学辉也先走了吗?”李景天奇怪道。

刘学辉自然道:“我昨天突然身体不舒服,所以就离开了。倒是很羡慕你们两个,怎么样,洋妞味道不错吧?”

“那儿啊,没有真刀真枪干,不过也挺有意思的,”王勃口无遮拦道。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李景天来了兴趣。

“口爆!”王勃肆意道,一代都没有难为情,不愧为新时代的yd一族。

荆永生补充道:“胡总说了,那儿的女人都不陪客人过夜。”

李景天和刘学辉对视一笑,心道,这确实也很有意思,两个女人伺候一个男人,手口并用,男人不爽上天才怪。

“好了,你们几个可得好好工作才是,如果还想去的话,等我们忙完正事,我请你们去。”

正说着,胡总下来了,看见他们脸上神秘一笑,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老弟,你也太不给面子了,昨天怎么就提前走了?那个小美女你是不是认识啊?”

“胡总,昨天刚好遇见一个熟人,所以才离开了,不好意思,反正我这几个兄弟高兴了,我也就高兴了,多谢了,”李景天打着哈哈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今天我们去布置会场,展会后天可就开始了,”胡总正色道。

李景天自然也赞同他的意见,不过对这个老狐狸却多了一层认识。

正在这时,荆永生的电话响了,他稍微走远一些,接通了电话。

过一会儿他走过来欲言又止,胡总一看这样,主动走远。

“李先生,刚才大众公司运营部副总裁打来电话,说大众董事长施罗德先生想跟您尽快谈一次,按您的吩咐,我给往后推了。不过我们最好还是确定一个时期,毕竟大众这样的客户也算是一个大客户了,”荆永生道。

“嗯,见是肯定要见的,我看,不如约到十五号吧,”李景天考虑一下道。

“好,那我就这么回复他好了。”

同一时间,沃尔夫斯堡的德国大众总部。

一个强壮的老者在室内安静的坐着,他的面前有三个人,也安静坐在那儿,其中一个刚刚把手机挂上。

“狡猾的中国人,竟然这么不重视我们!”一个四十多的中年人打破了沉寂。

“克劳斯,你太冲动了,”老者手一挥,淡淡道,又转向刚挂断电话的人问道:“格尔德,你说说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做?”

格尔德是一个矮胖子,看上去有五十多了,他正是刚才给荆永生打电话的人,见老板问起,略微沉思一下道:“我看中国人是在故意挑逗我们的胃口,当然了,他们这次来德国参加车展,肯定也是想打开欧洲市场,所以我认为,他们是想寻找更多的客户,获得对自己最有利的条件。”

“该死的中国人,我们采用他们的电池,不就是他们的客户了吗?他们这么轻视我们这个现成的大客户,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克劳斯愤怒道。

“罗格,说说你的看法?”施罗德转向一直沉默的瘦高个儿。

“我没有什么想法,现在我们也只能等待,我想天方公司是不会失去我们这个大客户的,”瘦高个儿罗格道。

他言辞之间有些闪烁,施罗德自然也看在了眼里,看来有些话他不想当众说,索性也就不追问他了。

等格尔德和克劳斯出去后,罗格笑道:“老板,我听到一个消息,或许会对我们有利。”

“哦?”

“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在欧洲最大的石油公司工作,职位很高,他最近告诉我,说几大石油公司联手,准备在展会期间给天方公司增加点麻烦,我想,这或许是我们的机会!”

施罗德点点头:“不错,天方公司的产品对这些石油公司是最大的威胁,如果世界上有一半汽车不再使用石油,他们的利润必将受到巨大的影响,当然,从我们汽车制造商的角度看,努力生产便宜实用的汽车,是我们的任务。罗格,我要你尽快联系你的朋友,争取能打听到更多的消息,这对我们的谈判会有很大的帮助!天啊,真不知道中国人怎么能研究这样的电池来,这个世纪确实是中国龙的世纪!”

罗格欣然领命,另外两人却沉默不语,显然施罗德的话触动了他们内心的某些东西。

荆永生他们三个干起活来确实不错,天方公司也雇用了几个展会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在他们的帮助下,只花一天就搭建好了所有的展台。

李景天这几天所想的更多,跟大众肯定要合作,但整个欧洲市场才是他的兴趣所在,这次如果顺利的话,他希望能获得尽可能多的订单。但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他,而且还牵涉到天方未来在欧洲的发展,这就是究竟采用代理制,还是采用直接销售的问题。

代理制的优势是找一家欧洲公司,所有天方产品在欧洲的销售都委托给这家公司,这样一来,天方公司可以获得稳定的收入,同时也节省了售后服务的很多麻烦。当然了,这种制度也有其缺点,那就是一定期限内价格比较固定,天方公司不能获得最高的收入。

直接销售则刚好与代理制相反,天方需要负责售后服务,同时还要跟每一个单独的客户谈判,比较麻烦;但它可以保证天方获得更高的收入。同时也可以锻炼自己的队伍,将来或许可以成立一个天方欧洲分公司,负责销售及售后服务。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却迟迟无法下定决心,但时不我待,这次展会上肯定会有客户谈到这些问题,总得解决啊!

这么安排与这个美国女孩儿的故事,大家满意吗?关于她的身世,后文肯定也会有些交代的。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