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月这一餐中饭吃的特别开心,饭后立刻告辞回学校去了。

    许柔自己开了一辆奇云跑车,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奇云公司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天方最新款的车用锂电池基本都优先配备奇云公司,这款跑车所用的电池只有一般锂电池的四分之一大小,车内空间更加宽敞,性能也更加卓越。

    看着许柔熟练的驾驶动作,李景天问道:“许柔,咱们去哪儿啊?”

    “爸爸,跟我回我们家吧,我要爸爸好好陪陪我,”

    “好吧,”李景天点头应允:“许柔,你真决定了去当记者?”

    “嗯,爸爸,这是我从小的理想,你一定得支持我!”女孩儿用力点点头,那尖翘的下巴分外好看。

    “那你准备去什么单位?”

    “嘻嘻……凭着本大小姐的能力,很多单位都抢着要我去呢,不过我已经决定了,就去本市的电视台,干一段时间再看。”

    “也好,那就随你的愿望去做吧!”

    很快就到了靠山居小区。

    十几年来,这儿的业主非常稳定,还没有听说谁卖房子或者出租的,都是自己在住,这说明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都没有改变。许卉灵已经把自己在北京的另外两套房子给卖了,目前她也就住在这里。

    正要下车时却收到了丁璐打来的电话,这美女大明星正在李景天自己的家里等他回去,许柔当即一脸不快,李景天只好让丁璐等等。

    进入宽大的客厅,早有佣人迎上前来,帮着换鞋。

    来到二楼小客厅内,刚坐到沙发上,许柔立刻扑到了他怀里。

    “爸爸……爸爸……我想你了!”

    李景天嗅着这丫头身体的幽香,爱怜的轻拍着她的粉背。

    “唔……”许柔的小嘴轻轻印在他的嘴上,小香丁撬开他的牙关,闯进了他的嘴内。

    片刻之后,这丫头已经是梅开一度,香汗淋漓的靠在他身上。

    她上身衣裳不整,裙子的肩带已经被退到了香肩之下,而那真丝小可爱则洒落在沙发上,上边依然在散发香艳靡的味道。而两人的,则依然紧紧的连接在一起。

    “爸爸……臭爸爸……美死人家了!”

    李景天伸手在她丰满结实的翘臀上轻拍一记,心里满足万分。这丫头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他都熟悉无比,并且在她十六岁那年得到了这丫头的之身。他到现在还记得这丫头初次时的青涩、热情和破瓜后的风情。

    “傻丫头,爸爸当然疼爱你了!对了,你跟若思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那儿得罪她了,我跟丁璐姐姐不就挺好的吗?她爱怎么样想就怎么样想呗!”许柔不屑的撇撇嘴,然后轻轻的扭动着纤腰。

    “小妖精,爸爸真是怕了你跟你妈妈了!”李景天感觉到分身一阵膨胀,不由吸住她的唇瓣,细细品尝起来。

    “爸爸,我知道你还没有好呢,要不,女儿喂你吃奶?”

    看着小丫头双收捧着自己那粉红的凑上来,室内立刻又起了一阵的风暴。

    室内春光明媚,自巨大的透明玻璃窗向外望去,满是西山青翠的绿意。李景天脑海中不由想起如果两个小丫头都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呻吟,同时叫着爸爸,那会是什么样的美景呢?

    回到旁边自己名下的别墅时,丁璐身着小吊带,超短黑纱裙正坐在一楼客厅中看电视,见他进来,也是飞快的扑到了他身上。

    “老公,你可算回来了,怎么,许柔把你喂饱了?”

    丁璐已经三十岁了,隆臀,配以高挑的身材,绝美的姿容,这些年来一直是红透世界的多栖女明星,主要发展方向就是唱歌和拍电影,专辑已经出到了十二张之多,基本上一年一张,而且都是古典诗词配乐而来。

    李景天只觉这大明星胸部的汹涌波涛挤压在自己的胸前,分外舒服。

    “怎么,吃醋了?”一阵的口舌交缠后,他开口打趣。

    “吃什么醋呢,要吃醋也是若思吃,我可不跟她争。老公,我父母又在催了,你说人家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今年就该轮到你了,抽时间我跟你一起回去见见他们,争取把这事办了?”

    这十几年来,按照以前安排的计划,除两个和两大美妇外,他已经跟自己的六个美女老婆举行过婚礼了,也就差跟丁璐来这么一次了。

    “老公,你真好,跟我去地下室的视听室,人家想给你表演一番……”

    品尝着大美女的柔滑香丁,再听着她的喃喃细语,李景天心都醉了。

    “要不,就在这儿吧?”他放开这丫头的小香舌道。

    “哥哥老公,不嘛,我们去地下室,”丁璐再次搂紧他的脖子,吻在他大嘴上,闯入他嘴中一阵后,喃喃道。

    “好吧!”李景天手在她翘臀上轻轻抚摩,心道,这美女越来越丰满了。

    来到地下室,丁璐却羞涩道:“我去换一件衣服,不许你偷看!”

    “换什么衣服呢?就这样不挺好吗?”李景天奇怪道。

    “不吗,好老公!”丁璐轻轻扭动撒娇道。

    见李景天点头答应,她笑盈盈去了。

    李景天自然遵守自己诺言,心道,这丫头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惊喜呢?

    过了一会儿丁璐果然出来了,穿着一身演出服,黑色长筒高跟靴,修长白皙的美腿往上是一条布满花边的黑色短裙,也不过刚刚能把包着;上衣同样是一件黑纱上衣,一点也不透。

    她肌肤雪白如玉,衬托着一袭黑衣,异常吸引眼球。

    “哥哥,我这就唱给你听!”她飞给李景天一个媚眼,开始唱起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她唱的很投入,就如在台上演出一般,双手时而在腰间,时而又抚上酥胸,只不过多了一些火辣和放纵,明眸之中颇有几分冷艳。随着她舞姿加快,纤腰剧烈扭动,裙摆飞扬,黑色飘飞起来的时候,李景天双目如炬,突然发现她竟然是真空装,裙子里边不着一物,雪白翘臀,神秘花瓣时隐时现,稀疏小草撩人向往。

    翘臀小蛮腰,双峰俏耸立。可惜这一切如同惊鸿魂一现,很快又消失。

    然而它们处处撩拨男人心底的一丝。

    李景天觉得一紧,宝贝昂首挺立,裤子明显压制了它的发展!

    丁璐适时抛来几记眼神,有清纯、成熟、还有一丝羞涩,给李景天一种不断变化的感觉。这让他想起了她在歌唱会上的表演,那时的她,更多的是一种出尘、清丽脱俗的气质,然而此刻却多了好多东西。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哥哥,唱的好吗?”丁璐唱完一曲,停在原地,朝他道。

    李景天快步走上前去,将她揽入怀中,嘴凑到她耳边道:“太好了,璐璐。”

    丁璐小手下探,隔着裤子摸着他的宝贝,在他耳边腻声道:“哥哥,它好像有些生气了哦!人家把它解放出来好吗?”

    她说着就把李景天裤子拉链拉开,一把将拉了出来。

    李景天再也忍受不住,道:“小东西,老公受不了了,快,坐到我怀里。”

    说完双手揽着丁璐纤腰,后者脚尖顿地,身子一跃,已是跳了起来,双腿立刻缠在他腰间,花瓣刚好被赤柱贯穿!

    “啊……”丁璐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小宝贝儿,是不是早就计划好要这样勾引老公了?”他大手也没有闲着,自她裙摆下抚上她光滑紧翘的小,在上边无意识的轻轻拍打着。

    “哥哥老公,好热、好烫啊!”丁璐无意识的娇啼着,小不停扭动,鼻子和小嘴里的温热气息喷打在男人脸上,如兰似麝,更让男人情动。

    李景天觉得交接之处一股热流正淋在自己上。

    “好哥哥,你喜欢人家这样吗?”丁璐媚眼如丝,星眸半闭。

    “喜欢……”男人喃喃道,另一只手爬上少女的饱满的酥胸,在樱桃上肆意玩弄……

    北京之行结束后,李景天立刻就回到了天方基地,这里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那就是方雅菲的爷爷。老爷子一年前刚从这个国家的第一人位置上下来,这还是他这几年来第一次来天方基地视察呢。

    跟他来的一行人中,自然有甘肃和武威本地的领导。

    走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看着两边仿佛无边的绿色丛林,武威的市长丁同介绍道:“这两边是宽达三十多公里的防护林,所以这条高速公路一点也不受风沙的影响,这几年,武威的气候越来越好了,更像是一个内地城市而不是沙漠边缘的城市。”

    韩东明早在三年前即顺利成为了甘肃的省委书记,闻言接着解释道:“这天方集团每年为我们甘肃上交几百亿以上的税收,也算是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吧。”

    “是啊,”丁同接着解释道:“天方基地每年还为武威提供几十万吨的粮食,真不敢相信,以区区一个天方基地一万人多一点竟然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哦,我记得一开始只有一千多人,怎么又出来快一万人了?”方爷爷饶有兴趣问道。

    “您不知道,七年前,天方大学开始建立,并向全国招生,目前在校生已经接近六千人了,所有学生均为免费入学。”

    韩东明笑着道:“我对天方的人口构成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们这一万多人中,大学教师和学生就有接近七千,天方生产、研发及销售的员工有八百多人,从事农业的人员为四百多,剩余一千八百人均为服务行业的,从去年起,天方基地内基本上已经没有新的建设项目了。”

    “一个八百多人的工厂,奇迹啊!”随行的人员纷纷点头。

    方爷爷却心里明白怎么回事,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孙女婿的本事!

    车行也快,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天方基地内,老人看着窗外的绿意,不由赞叹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儿是森林公园呢!”

    公路两边入目满是葱翠高耸的大树,不见任何建筑物,只见一条银白色的河流自森林中缓缓流过,给人感觉就像到了童话中的森林。

    再往前去,就看见一座座的建筑物点缀在森林之中,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和谐,一点没有突兀之感。这些建筑最高不过六层,全是典型的上世纪五十年代那种建筑风格,彼此之间错落有致,处处透着古朴的风貌。

    “这些是?”方爷爷手指着问道。

    “这些就是天方大学的园区了,再往前一点就到了天方基地的核心了,”韩东明在一旁道。

    果然,前边就是一个大的广场,虽为广场,却也处处都是高耸的大树,不过大树中间的空阔之地有人工修饰过的痕迹罢了。此刻的广场上,人并不是很多,只有一些老人带着孩子聚在一起。广场周围是一圈建筑物,正对来路的,就是那座九层高的楼房,浅绿色的玻璃幕墙很有几分现代气息。

    “方老,那座绿色大楼就是天方公司的总部,旁边的那两座十几层高的楼则是五星级标准的酒店。另外,电影院、剧院、邮局、电信服务中心、饭店等也基本上都围绕在广场周边。”李景天关于酒店的设想还是没有实现,目前的两座均按照五星级标准建设。

    韩东明指着天方总部道,那里已经有一些人等在门前。

    “那些外国人是怎么回事?”说话间,车已经经过了酒店门口,方爷爷刚好看见了那些出出进进的外国人,不由问道。

    “他们是国外那些大汽车厂家的常住代表,目的也就是为了获得天方的电池配额,”丁同不屑道。

    “哦?”

    “五年前,随着石油产量的递减,天方就实行了这配额制度,那些汽车厂家的产量受到了巨大影响,不得已派出了这些公关人员。”

    世界石油产量的下跌其实是提炼成本的上升造成的,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李景天对主要油田的思感影响,当然,这段历史,李景天是不可能向世人透露的。低石油产量加上人们对清洁能源的渴求,以及天方产品的低价高性能,还有就是远远领先于竞争对手的市场位置,天方的锂电池不知不觉间已经垄断了这个世界的机动车甚至飞机能源市场。

    车稳稳的停在天方总部前边,早有人上来开门。

    李景天正在这等候的人群之中,见老爷子出来,立刻凑上去道:“爷爷,欢迎您来天方基地!”

    方爷爷一笑:“哈哈,我在位的时候,都没有来看一眼,现在才来,你不怪我来晚了吧?”

    “哪儿敢呢,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李景天也陪笑道。

    自苏雪后,他跟几女的婚礼均悄悄的举行,自觉对这几个老婆的娘家人都有亏欠,索性也就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百般讨好他们。

    “好,那我们进去看看吧,”方爷爷点头道。

    李景天跟韩东明已经丁同打过招呼,带头走了进去。

    前台接待处的四个美女身着红色套裙笑意盈盈的站着一弯腰,道:“欢迎领导视察工作!”

    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则一个立正敬礼,一看就是部队下来的。

    方爷爷点点头,目光在大堂内一扫而过。这里的布局类似酒店的大堂,左侧摆放了不少的沙发和茶几,而集中在右侧的那片空旷区域,则是几部大屏幕电脑和天方所有锂电池产品的展示,太阳能电池却不见一台。

    “这儿足有十米之高,面积恐怕得有三千平米吧!”方爷爷问道。

    “嗯,您老真是目光如炬!”李景天由衷赞叹道。

    “我老头子以前可是学建筑的,能看不出来吗?”方爷爷说着走到锂电池区域慢慢看了起来。所有说明均以中英法德俄五种文字写就,倒有点像是联合国开会时的样子。

    “爷爷,您看是先去会议室呢,还是每层先走走看看?”刘欣然小心问道。

    “还是先去每层都看看吧,也让我老头子开开眼界,至于介绍吗,可以在路上讲,就不用去会议室了。”

    “也好。”

    二层三层是销售部门办公室。这两层是全开放的设计,只有几个领导的办公室单独封闭起来,放眼望去,全是忙忙碌碌的员工。

    “哦?这儿的员工也不是很多吗!”方爷爷随口道。

    “爷爷,我们这儿的每个员工的办公面积可以达到三十多平方米,所以整个销售部也就四百人不到,当然这只是总部的销售人员,若是加上国外几个大区的两百多销售人员,那就达到了六百多人了。这是我们负责销售的副总荆永生,还有一个副总王勃今天没有在。”

    荆永生立刻热情的跟老爷子打招呼。

    “你们为什么会有两个销售副总呢?”老爷子饶有兴趣问道。

    “还不是因为我们的两大拳头产品,一个是锂电池,一个是太阳能电池,为了让他们专心做好销售工作,所以也就分了两个团队,锂电池团队的人比较少,太阳能团队的人多一些。毕竟太阳能电池的价值量更高,需要的人手也就多一些。”刘欣然解释道。

    老爷子点点头表示明白。

    二层的一大半是锂电池的团队所用,只有一小部分是太阳能电池团队在用,三层则全部是太阳能电池团队在使用了。

    “你们的太阳能电池销售怎么样?锂电池的销售情况我也听说了一些,就不准备再听了。”

    “其实我们公司真正的利润来源就是太阳能电池,每年的收入可以达到六十万亿以上,也正是因为我们的出现,世界上再也没有了电力短缺,我们一块电池的售价都在上亿元人民币,有的甚至达到了几千亿元的价格。当然,后续的维护费用也是我们利润的一大来源。”

    刘欣然声音柔美,婉转动听,让人听了如沐春风。

    “这么多?”老爷子虽然已经有些准备,听了这个数字还是吓了一大跳。

    李景天和一种员工一笑带过这个话题。

    四层是餐厅和娱乐活动中心,设有酒吧、卡拉ok房间等,满足员工的娱乐需要。这栋楼并没有地下室,所以这些设施均放在四层。

    五层则是后勤部门的办公室。后勤部门负责整个基地的建设,虽然近一年来没有太大的工程,但建筑的物业管理以及农业以及森林维护等等也有很大的工作量,因此后勤部门的员工最多了。当然,也不可能所有的人员都在这座总部大楼里办公,不过这些部门的头头脑脑都在这里。

    六层则是公司的设计部门在用,目前设计部共有一百多人,这儿的办公环境比起销售部门来还要好一些。当然,设计部的主要任务是设计好看并且形状合适的锂电池和太阳能电池。不过由于魏明亮孜孜不倦的研究以及李景天的启发,这十年来,他已经能够研制出现有太阳能电池存储量十分之一的太阳能电池,这已经是了不起的进步了。要知道改变太阳能电池中硅元素的排列分布,以前是绝对不可想象的,现在借用思感改造过的仪器,他终于揭开了这冰山的一角,并且越来越接近事实的真相。

    七层是公司的会议室所在层,由十几个大大小小的会议室组成,最大的可以容纳一百多人开会,最小的也就三个人。

    八层则是公司行政人员、财务、以及任彩儿的市场研究部门所载楼层。十年来,这儿的员工并没有很大的增加,目前也就五十多人,这里边财务就占了三分之一多,人事部门也增加到了十几个人。

    至于最高的顶层,依然是李景天和刘欣然的办公室。

    三十多分钟的参观结束后,一行几人来到李景天的办公室。

    “嚯,这儿够棒的,你们两人这么大的面积,风景还这么美,让我这老头子羡慕啊!”

    “爷爷,瞧您说的,您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我们去吃饭,还有,长江同志就住在湖边的一处四合院内,下午我们一起去看他老人家去!”

    “好吧。”

    此刻从落地大玻璃窗向北望去,天方湖烟波浩渺,水汽蒸腾,脚底下的水面却清澈见底,从近五十多米的高空向下看去,游鱼的踪迹依然清晰可见。远处是白雪皑皑的雪山,直插云霄,其下则是蓝色的山脉,仿佛一望无际,绵延不绝。

    “还没有介绍工厂的情况呢,谁来说说?”老爷子开口道。

    毛新立刻凑上前道:“方主席,我是负责生产的副总,还是我来向您介绍一下工厂情况吧。由于实现了全自动生产,目前锂电池工厂和太阳能电池工厂共有两百多人,也就是说,这十年来,我们的生产人员没有增加过,这些员工主要的工作也就是作仪器,经过培训,已经都达到了大学以上文化程度。”

    “两百多人!”

    老爷子不由惊呼一声。

    “是啊,工厂的规模已经比以前扩大了十几倍,可是员工却并没有增加,厂区内也配备了电动交通工具,员工的移动性更大。您这次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参观一下。”

    刘欣然柔声插话道。

    “好,我当然要去看看的。”

    中午的饭当然宾主尽欢。

    吃过饭后,李景天陪着老爷子来到了长江同志居住的四合院。今年的长江同志,已经接近九十高龄,但身体还是很棒,思维也很敏捷。

    “老方,你来了!”

    “是啊,长江同志,我来看你了,我也希望能在这儿有个院子跟你做伴呢!就是不知道人家欢不欢迎。”

    “欢迎,当然欢迎了,”李景天赶紧道。

    “这些年你的身体不错啊,精神也很好,看来这儿的环境确实很不错。”

    “是啊,整天看着这些湖光山色,有时间还可以在森林里走走,呼吸新鲜的空气,想不长寿都难!”

    两位老人寒暄半天,才把目光转向李景天,道:“景天,你说有个惊喜给我们,是什么呢?”

    李景天一笑:“这惊喜有两个,一是经过几年的改造,火星已经适合人类居住了,两位如果想的话,可以来个火星一日游什么的。第二吗,我准备吧倭国彻底从地球上抹去了,现在条件也算成熟了。”

    “哦?”两老一阵低声惊呼。

    “长江同志,当年我对您有过承诺,消灭东突,这些年下来,也算是彻底杜绝东突这个恐怖组织了,至于倭国,这是横亘在我心中的一块痛,无论如何,我要让这个国家从地球上消失。”

    “这么说,那个新西兰神父所预言的一切都是真的?”长江同志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开口问道。

    “不错,如果不是我的启示,一个小小的外国神父,又有什么本事能接二连三的准确预言那么多事?不过这样一来,所有的矛盾就都转移到西方国家身上了,加上十几年前靖国神社被焚毁时出现的上帝天罚,这一切跟我们中国都没有关系!”

    新西兰神父霍尔,在过去的五年内准确预言了石油资源枯竭的日子以及其它一些世界大事,他最新的预言就是一年前预言日本的覆没,而距离他所预言的日子也就在这几天。

    “也好,我家先祖方岩,早在明朝时就与倭寇有过交锋,不过在日华人怎么办?你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方爷爷开口道。

    “那是当然,过去的两年内,我已经安排在日本的几个徒弟组织华裔返回国内,实在不愿意走的,这次天罚开始前,我会把他们一一接走。当然,我也不排除有个别人照顾不到,到时候还请两位不要责怪。”

    今天的事情,李景天在十几年前就有安排,当初让黑铁刚回国就是这计划的第一步。武氏兄弟以及龙兴的大部分实力也已经安排回到了上海,今天的上海黑道,已经没有了青龙帮和飞虎帮,有的只是龙兴。

    三人接着商量了一下细节,接着又回到了火星开发的事情。

    “对了,火星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组织移民,我们又该怎么做呢?”还是方爷爷先开口道。

    “火星的环境其实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但经过我们长达几年的改造,目前已经跟地球的环境一摸一样了。至于移民问题,关键在于太空飞船。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很难造出那种能搭载数百人以上的大型飞船,所以我决定以我的能力化出的飞船来搭载移民过去,而两位领导如果愿意,现在就可以先过去看看。”

    所谓以自己能力化出的飞船,就是那十方世界。十几年来,十方世界越来越像一个真实的世界,面积扩大到了数十万平方公里,更可随着主人心意的转动随意变幻成各种形状。

    “要不我们就先去看看?”方爷爷看着长江同志道。

    “好啊!”

    说走就走,两人只觉眼前一花,已经身处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房间内,前面及左右两面皆是巨大的透明玻璃。听不到任何引擎发动的声音,这房间四周的景色就飞快的变化起来。白云一闪即逝,很快一颗蓝色的星球就出现在脚底下,这是李景天刻意降低了速度,要不然,以他思感现在的速度,瞬间即可到达火星。

    “这宇宙空间果然奇妙美丽,现在已经到了外太空了吧?为什么我们一点都不受失重的影响呢?”长江同志惊诧道。

    “当然,因为两位在我的飞船之内,比坐飞机还安全呢,也不受任何太空射线和规则的影响。”

    “景天,老实告诉我们,你现在的能力到底到达什么程度了?”方爷爷问道。

    “一念之间,即可到达火星,若不是为了让两位看一下这壮丽的太空景色,我们现在恐怕早就到达火星了。”

    这话他说的还是有些保守。思感大成后,即可通过各种空间探索更远的宇宙,而且这一切皆在他的一念之中。也就是说,如果遇见什么危险或者未知的种族,思感瞬间便可以选择退回或者正面面对。可惜宇宙太大了,而他们的思感所能到达的范围也远未能超出银河系。这十几年来,也并没有遇见什么智慧生物。

    两位老人再次乍舌。

    太空的景色太壮观了,无数星辰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边,不时有彗星拖着美丽的尾巴扫过视线,又不时有流星划过舷窗。

    “这船能坐多少人呢?”长江同志沉吟半晌开口道。

    “至少能坐几十万,当然,如果挤点,几千万甚至上亿也是可能的。”

    “如此说来,我中国十几亿人,你只要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全部搬到这火星上?”

    “是。”

    三人再不说话,认真看着这雄浑壮丽的宇宙美景,很快就到了火星。此刻的火星,外表已经不是以前那样了,当然,在地球上那些国家的卫星探测下,依然故我。

    再下一瞬间,他们出现在火星上,所处之地赫然是一座险峻的大山。这大山是这座延绵数千里的山脉中最高的山峰。自山上向下看去,入目尽是青翠和黑色。

    看着四周美丽的景色,三人久久不语,还是李景天打破沉默,开口道:“这里是火星上四块大陆中最大的一块,我将它命名为神州,以后我们中国人尽可以过来居住于此。当然了,整个火星也归我中国所有。至于另外三块大陆吗,就等着以后的人来命名了。”

    “我们能在这火星山空走一圈看看吗?”

    “当然可以,我们这就坐飞船走,这次,飞船将变幻成一朵白云的形状,两位不要诧异!”

    此刻的火星,倒类似地球,海洋占了七成之多,不过火星本身就比地球要大很多,因此这里的陆地和海洋都比地球大了不少。

    “这还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啊!”方爷爷感慨道:“早知道这样,我就早点卸任了。长江同志,您可真是享了十几年福了。”

    “那儿啊,这样的待遇我也是第一次享受啊,可惜我们终究是凡人一个,总有离开的那一天。”

    李景天听了默然。虽然两老现在的身体状态都不错,但却已经逐渐衰老了,而自己的思感却偏偏不能这样夺天地造化来为他们筑基,就连自己的父母都做不到啊!

    “不说这些了,”方爷爷早发现了他的神色不对,连忙转移话题。长生不老这些事情他也问过方雅菲,得到的答案跟李景天告诉长江同志的一般无二,后来也就想开了。去年他刚退下来之后,方雅菲爸爸就与妈离婚娶了孙媚,方妈妈当时气坏了,方雅菲花了半年多时间陪她,才慢慢恢复回来。当然,李景天的那个小舅子也就认祖归宗了。

    在回来的路上,三人当即商量起了移民开发火星的计划,李景天也适时的提出一些建议。

    等到回到长江同志的那座院子里,李景天又拿出了他的第二个惊喜。

    早在十几年前第一次去日本时,他就对板块裂缝有过探索,后来思感大成后,对地球本身的人是越来越多,这才想到了如何让倭国这个国家彻底消失。

    两老不见一点疲倦,盯着面前的那台四十八寸大电视,那上边立刻出现了俯瞰倭国全部领土的画面。

    此刻,李景天的思感与五个老婆的思感紧紧联系在一起,于瞬间即进入了亚欧板块与太平洋板块的裂缝之中,自南到北,覆盖倭国全部领土,思感影响着裂缝不断扩大,很快就扩大到了一公里以上,那火热的岩浆汩汩而上,大海立刻开始了沸腾,富士山的火山口最早喷发出来。

    这恐怕是各国媒体所获得的唯一影像画面了。五分钟后,由于强烈的电磁辐射,所有的现代通讯手段都受到影响,卫星监控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当然,长江同志房间内却不受任何影响。

    倭国上空,早已浓烟密布,这都是由火山喷发引起的烟雾。无论城市还是乡村,建筑物开始摇晃起来,其强度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地震,而天上飘着的浓烟更是在空中到处弥漫。接着人们开始狼奔豕突,像是无数只无头的苍蝇,大多数人不是被倒塌的废墟给掩埋,就是被浓烟窒息了呼吸。

    此刻,任何有效的防范措施都组织不起来了。首相府和皇宫内更是一片狼藉,房屋开始一栋栋的倒塌,正应了那句话,大难来时各自逃。

    咔嚓一声巨响,自南向北,大地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汹涌的海水自裂缝中冲出,立刻四处弥漫,日本瞬间就变成了一片泽国。

    那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宽,短短的一个小时内,竟然就扩展到了几百公里宽,刚好小于日本东西向的距离一点点。海水在咆哮,火山在喷发,所有的一切,均向那巨大的裂缝陷落下去,再过两个小时后,那里竟然已经是一片汪洋大海,哪儿还能看出曾经存在过一片巨大的陆地和国家?

    两位老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最后皆沉默不语。

    这一天,全球的无线电通讯均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持续两个星期。等无线电通讯再次回复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了,而这个时候,中国已经派出舰艇巡逻在东海辽阔的海域之上,那里,再没有那个垃圾国家。

    事发时不在倭国领土的倭人事后申请复国,可是茫茫世界,他们又去那里找地方呢?原来的海域已经是水深达到数百米以上的海域,很快,中国也马上根据国际法,申请原倭国海域为中国领海。正在联合国内为此事吵的一塌糊涂时,中国突然宣布向火星移民,接着全世界的媒体都报道了中国庞大的太空船一次运送十万人移民火星的壮举。

    这一举措震惊了世界,中国一跃而为世界头号强国。

    而李景天的午餐也因为这些事情而推迟了。

    等天若公司通知他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午餐权拍卖所得为六十万美金,而竞拍成功的人强烈要求不透露名字给他这个当事人。

    阳光明媚,北京九月的天空蔚蓝无比,秋风带着些许凉意降临这古老的帝都。

    坐在北京这家知名酒店的西餐厅中,李景天心满意足。自己的十方世界依然在扩张之中,而老婆们也定下了各自短期和长期的奋斗规划,人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或许以后,自己会和她们去探索这无尽的宇宙?

    今天是与获得午餐权的人共进午餐的日子。

    “李,你还好吗?”一阵脚步声传来,他回过头去就看见了碧丝那灿烂的笑容。

    “碧丝?怎么是你?”看着这个把初夜权献给自己的女孩儿,李景天不由诧异道。

    “是我,很多年没见了,你一定很好吧?”

    “嗯,你呢?”

    “我很好,父亲把他的公司给捐献了,而我现在在他的基金会工作。”

    “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父亲是谁呢!”

    “他叫比尔,计算机软件大王,曾经的世界首富。李,我以为你早知道了呢!”

    “……”

    这激荡两世的人生啊,就让它暂时告一段落吧。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心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心立并收藏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