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

    肚子还在不停的抗议,纪天宇此时便不再多想,奔着挂着兽尸的大树大步走去,还好眼下的这幅身体也算灵活,三两步便窜上了树,纪天宇没费多大力气,只用力蹬了几脚,挂着兽尸的树枝便再也乘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应声折断,兽尸如一摊烂泥一样便重重的落在了树下。

    纪天宇飞身落地,看着眼前的这堆肉一时还不知如何下手,自己现在没有任何的现代工具,什么火机,匕首,铁锅,通通都没有,简直跟一个原始人差不多,幸好他记起了自己曾经看过一个野外生存的节目,和里面的主角比起来现在自己处境好多了,幸好最主要的食物是有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

    其他的就好办了,他学着那节目主角的样子,找来了干柴,燧石,火绒等等能用的上的东西,费了半天劲,一堆熊熊的篝火终于燃烧了起来。

    他迫不及待的赶紧拿石片割了一块肉架在火上烤,转眼,烤肉已经噼啪作响,香气扑鼻,此时纪天宇已经按耐不住嘴里的口水横流,便割下一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嘿,真香。”

    “可不,太香了”。

    吃到兴头,纪天宇顺嘴就这么回了一句。说完他紧接着就感觉哪里不对。

    谁再说话?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除了自己哪还有什么人。他不禁疑惑,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但是刚才那句话可是太真切了,就像是有人在对着自己的耳朵说话。

    纪天宇又假装转过头继续吃着,这次他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看看能不能再听见有人说话。

    这次直到吃完也没了动静,他心想可能真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吧。

    纪天宇拍了拍自己浑圆了肚子,好像很久没有吃的这么饱了,非常心满意足,就连身上的伤都好像不怎么痛了。

    纪天宇看着眼前烧的正旺的篝火,又想起了自己眼下的处境,自己这情况现在真是琢磨不透,所有的情况只能是胡乱猜测,如果有师父在的话就好了,毕竟师父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必定能想出办法,只能先找他商量下了,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还是先走出森林跟人打听一下吧。

    想到这纪天宇便准备起身出发,看看能不能先走出这片森林。

    忽然,又有一个声音再对他说:“小心后面”。

    于此同时,纪天宇似乎也感觉到了背后的危险。纪天宇猛的一回头,只见一只叫不出名字的猛兽已经高高的跃起向他扑了过来,腥风扑了满脸,纪天宇来不及多想,闪身就地一滚便躲过了猛兽的一击,纪天宇临危不乱,虽然武力不在了,但是对敌战斗的沉着冷静和对危险的准确判断已经深深的扎根于他的意识之中,以自己现在的武力虽不能轻易致对方于死地,但一般对手也不能动自己分毫。

    毕竟经历这样的战斗场面是太多了,比这凶险的情况也是应对自如,这样一个带毛畜生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纪天宇弯下腰,缓缓的靠近几步开外的火堆,但眼睛却依然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对手,以防它再突然发难。那只猛兽现在显然也不敢轻举妄动,也是站在原地低低的嘶吼着,还时不时的斜眼看看旁边的那对烂肉。

    看在眼里的纪天宇顿时明白了,这家伙原来是奔着那具兽尸来的,那自己也别跟他死磕了,便顺手抄起了两把燃烧的木头,慢慢的向后退去,退出了不下二十米,那猛兽似乎也明白了,眼前这个人类也无心跟他争抢食物,便不再盯着纪天宇,转头大口的吃了起来。

    纪天宇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心想看来这森林里还真是不太平,要真是再冒出个三五个这样的家伙,自己还真的难以招架,还是赶紧走出这里再说吧,边想着他脚下也没做停留,顺着溪水向下游快步走去。

    纪天宇边走边有琢磨起来,自己身边也许真有一个自己看不见的这么一个人,但从这两次看来他似乎没什么恶意,有危险临近还能提醒自己,也算是帮到过自己的,这多少的让他放下心来,但身边一直有这么个神出鬼没的东西围着自己也怪难受的。

    想到这他便放慢了脚步,试探性的随口说了句:“刚才谢谢你啊,救了我一命”。

    等了一会也没有回应,纪天宇有些失望,不免在心中念叨了一下“胆小鬼”。

    “我不是胆小鬼。”一个男孩儿稚嫩的声音喃喃的回到,显得有些害怕。

    纪天宇心中一惊,怎么自己再心里念叨了一句,就能得到回应?难道这人能知道我的想法?

    纪天宇又试着在心里说到:“你是谁?怎么能猜到我心里的想法?”

    “我也说不清楚,只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不听自己的使唤,到是很听你的话,我害怕,所以才一直没有出声。”这个声音越来越小,显得有点唯唯诺诺。

    纪天宇听到这不免一惊大声说道:“难道这是你的身体?这么说我占据了你的身体?这是怎么回事?我要怎么还给你?”

    “好像是这样,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那声音还是一样的孱弱,好像生怕惹恼了纪天宇。

    纪天宇被这前前后后的稀奇古怪的事情搞的有点头大,慢慢的放缓了脚步。他结合着男孩儿的描述,又根据自己这段时间的变化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自己应该真是属于“借尸还魂”的一种,确切来说不是“借尸”,而是“借人”,就是说他是借着这个男孩的身体活了过来,现在他和男孩儿共用这一个身体,而且现在自己还处于主导地位,而现在男孩儿的意识却比较尴尬了,只能任由纪天宇摆布。

    纪天宇现在还突然有了一种反客为主的感觉,他认真的思索着,自己现在的处境未必是一件坏事,首先自己暂时有了一个身体可以使用,这样才能去做事;其次,借着这个完全陌生的身份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危险,谁知道还有谁躲在暗地里想坏自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目录

校园花心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天外肥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外肥仙并收藏校园花心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