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天仙经纪人,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简介:

    项天接了个大生意,给那些闲得蛋疼,降临凡间的神仙介绍工作。

    谁能想到:

    华佗吵吵嚷嚷只要病人;嫦娥风华绝代,一心想开宠物店;二郎神渴望成为电影演员,非大帅哥、大制作不演;要说还是二师兄最容易满足,哪儿美女多就去哪儿,而且从来只看不动。

    ……

    面对这群惹祸精,项天对天发誓:一定物尽其用,让华佗当杀手,让嫦娥当明星,让二郎神当兵王,至于二师兄,饭店大厨貌似更适合他!

    链接:/book/

    书号:1001760157

    新书开启,请书友们支持,求收藏推荐点击打赏!

    发个前三章:(大家放心,免费的!)

    第一章大生意上门

    河源市华晨大厦,濒临燕南大学,是座商住两用楼。

    远远就能听见803房间内传出的吵架声。

    “老板,你介绍的什么狗屁工作,被老板指挥来指挥去,老子是打工,不是他的奴隶。老子已经辞职,把工钱结给我!”

    看着眼前怒气冲冲,挥舞着拳头恨不得打人的小青年,项天漫不经心的挖了挖鼻孔,淡淡的道:“兄弟,这么说可就不厚道了。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本公司只负责介绍工作,干不好是你的事,怎么能怪我?再说,你是去打工,不是当大爷,人家经理稍微安排点工作你就磨磨唧唧。你当所有人都是你爹呢?”

    “你说什么?王八蛋,马上退钱,不然老子告你诈骗!”

    那年轻人愈发恼怒,吐沫星子差点儿喷到项天脸上。

    项天厌烦的摆摆手:“看在你是学生的份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想报警尽管打电话,想找工作再交钱。至于退钱,想都别想。大门在你身后,不送。”

    眼前这小子工作没干好,反而把经理骂了一顿,险些大打出手。项天没n☆style_txt;教训他已经很克制。

    四目相对,那年轻人攥紧拳头又松开,咬牙切齿的道:“王八蛋,那一百块钱,留给你买棺材吧!”

    “呵呵,本人孤儿,死又何惧?”

    面对如此诅咒,项天连眼皮都没眨,毫不为意。

    “算你狠。给我等着。”

    那年轻人悻悻离去,项天瞥了眼门口,慢悠悠的晃了晃脑袋:“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都这么暴躁呢?”

    话音刚落。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他摸过手机一看,玩世不恭的脸上立刻浮现出几分凝重。

    “喂,李阿姨,我是小天。”

    “小天啊。小宝确诊是白血病,医生要求提前准备钱,大概二十多万。你有没有办法?”手机里传来一道担忧的声音。

    项天一听,腾的站了起来:“您别着急,钱的事包在我身上。”

    “小天,你刚毕业不久,肯定拿不出这么多钱。阿姨就是想问问,你看咱们这情况,能不能请电视台报道报道?”

    “应该可以。”项天想了想,紧跟着道:“我等会儿去医院,咱们商量商量。”

    又安慰了李阿姨几句,项天挂掉电话,取出半盒烟,一个接一根的抽了起来。忽明忽暗中,他那眉宇几乎皱成疙瘩。

    八岁成为孤儿,被李阿姨拉扯长大。

    不过他个性好强,有种不服输的精神。工作一年后,依靠省吃俭用积攒的三万块钱,开了这家小小的职业介绍所。

    说是职业介绍所,其实员工和老板就他一人。

    正因为这种经历,使得他深刻认识到钱是多么重要。

    尤其除了自己花销,他每个月还要汇给李阿姨一部分,以至一直以来都是捉肘见襟,更是经常为了一百块中介费,被一群学生唾骂外加诅咒。

    不知过了多久,半盒烟已经消失,房间内笼罩着一层浓郁的烟雾,他站起身,从抽屉里取出银行卡,决定前往医院。

    卡里有两万块钱,是他的全部积蓄,但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

    收拾停当,项天走到门口,房门突然打开,进来一名相貌威严,拎着皮箱的中年人。

    “不好意思,家里有人生病,今天不做生意。”

    项天抬头看了眼中年人,眼眸中闪过几分惊奇。

    两人相距仅有两米,奇怪的是,中年人却给他一种影影绰绰的感觉,让他看不清楚。

    中年人一言不发的走到办公桌前,将皮箱放在桌上,吧嗒一声打开。接着,皮箱调转方向,朝向项天。

    仅仅一眼,项天瞬间瞪圆双目,大张着嘴巴,瞠目结舌。

    满满一箱子钱,散发着迷人的光晕。

    “这——”

    项天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砰砰乱跳的心脏,傻不拉几的问:“什么意思?给我的?”

    没想到中年人竟是点了点头:“准确来说,只要你接下任务,签了合约,这些钱就都是你的,而且只是订金。”

    听见这话,项天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猛然清醒过来。

    那箱子钱至少三四十万,毫无疑问,足够支付小宝的治疗费。但是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天上掉馅饼这种事,他从懂事开始就不再相信。

    再说,能一下子拿出数十万的人,哪会需要他这种小人物帮忙?

    “抱歉,我只是个小人物,恐怕没办法帮你。”奋力挪开目光,尽量不去看那些钱,项天艰涩的道:“馅饼太大,我怕被砸死!”

    “呵呵,我既然来找你,自然确定你能做到。”中年人呵呵一笑:“而且任务并不难,过几天有几个家伙来河源市找工作,你只需让他们满意即可。”

    “就这么简单?”

    项天满脸狐疑,心说未免太简单了吧?

    创业一年,干的就是职业介绍所。毫不客气的说。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以及勤奋,燕南大学周边三公里,就没有他攻不下的公司。

    “就是这么简单。”中年人一本正经的说。

    项天打量中年人片刻,又瞥了眼那红彤彤的票子,脑海中猛然冒出个念头:莫非是谁家少爷闲得蛋疼,非要体验普通人生活,这才有此运?

    有钱人嘛,不都是喜欢这种调调。

    越想越是那么回事,再想到医院里的小宝,他咬了咬牙:“好。我答应了。”

    四十万绝对是不可抵挡的诱惑,他已经决定,今年哪怕啥都不干,也要把那几位少爷小姐伺候舒坦,让他们宾至如归,不虚此行。

    中年人见项天答应,手上突然多了一份合约,“这是合约,你先看看。如果没问题的话。那就签字吧!”

    “哦,好。”

    涉及到几十万的大生意,而且只是订金,项天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接过来。那合约不知什么材料做成,既不是纸也不是布匹,却触手温暖,极为光滑。

    “啧啧。真不愧是有钱人,连合约材料都这么与众不同。”

    项天哪见过真正的有钱人,只以为人家就是如此。因此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打开合约,内容很简单。

    第一项是他的任务:给持有特殊信物的人介绍工作,而且必须让他们满意。

    第二项和报酬有关:签约金四十万,签约给付。介绍成功第一份工作,若顾客满意,酬劳另算,并保证不低于订金。

    若顾客要求换工作,可在一年内无限次,无条件更还,一年后可拒绝。

    看见第二条,项天已经手脚哆嗦,激动的有种想尿尿的冲动。

    只要顾客对第一份工作满意,酬金就不低于订金?换句话说,他哪怕每月只成功一起,距离当上ceo,赢娶白富美,登上人参巅峰就不远了。

    至于后面那句话,被他彻底忽略。

    四十万啊,哪怕天天换工作都没问题。

    激动过后,他看向最后一项,双方的责任和义务。

    刚看完第一条,他顿时大吃一惊,豁然抬头看向中年人,“三年内,若顾客身死,签约者减寿五十年,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身为飞越职介所董事长兼ceo,一年多来,他签过的合约何止数百,但是像这种惩罚条件,他还是头一次听说。

    如果对方的脑子没问题,他有理由相信,这内容分明是消遣自己。

    身死,减寿,这两个联系起来,不是消遣是什么?

    他这里是职介所,不是火葬场。

    项天脸色难看,对着中年人怒目而视,中年人却不以为意的道:“没什么。合约上写的明白,意外身亡和自杀除外,只有被人杀害才算。”

    “这?”

    项天无语,心说被人杀害?难道还有生命危险?他皱眉思索片刻,渐渐觉得这个要求并非那么难办。

    一来人家可是富家子弟游戏人间,想必肯定有大量保镖,根本用不着他操心,二来嘛?减寿五十年,这是什么奇葩违约责任?简直和没有一样嘛!

    想到此,他朝中年人尴尬一笑,低头继续看合约:“违约责任第二条,必须让顾客满意,一年内,顾客若依然不满意,减寿十年。”

    “又是减寿?有钱人的世界,咱们凡人真是不懂啊!”

    项天摇摇头,没当回事。

    “违约第三条,一年后,若顾客满意,赐予签约人十年寿命以及神秘奖励。‘注:获得神秘奖励的最长期限为一年,如果顾客同意,亦可提前赐予。’”

    显然,第二条和第三条就是对项天的要求和特别奖励。

    从第一份工作开始,一年内无论介绍多少工作,到期后必须令顾客满意。满意则增加寿命十年并获得神秘大礼包,不满意则减寿十年。

    合约字数不多,内容简单明了,只要认字的就能看懂。

    阅读过一遍,项天有些不放心,又看了一遍,确定完全看懂,就连每个字。每个标点符号都毫无问题,这才放下合约。

    “合约我看过了,基本没问题。”

    项天强忍着激动,一脸平静的说道。

    其实他更想说,岂止是没问题,简直就是超级馅饼啊!

    没有退款条约,没有赔偿条约,只有个莫名其妙的减寿。减寿,减你妹的寿啊?只有白痴才相信。

    若不是为了细水长流,就算把订金贪了都毫无问题。当然。前提是能躲过人家的追杀,而且保证不被抓到。

    中年人闻言点头:“既然没问题,那就签约吧!”

    第二章顺利签约

    看完合约,一切没有问题。

    项天不再犹豫,摸过签字笔刚要签名,突然听见中年人说道:“普通笔墨不行,只能用你的血液。”

    “真假的?”

    项天嘴角一抽,满脸狐疑:用鲜血签名,这货有病吧?但是为了四十万以及以后更多的四十万。他决定忍了。

    天地良心,二十多岁的年纪,人家都是找个女朋友,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他却艰苦奋斗,独守空房,归根结底还不是没钱嘛!

    现在只要合约一签。毫无疑问,他的人生必将彻底改变。

    想到此,他走进厨房拿出把水果刀。咬咬牙割破手指。以鲜血为颜料,在签名那一栏写上名字。

    那合约的材料极为特殊,好似能吸收血液。血液落在上面,顷刻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层淡淡的血迹。

    写完最后一个字,项天认真看了看:龙飞凤舞,字迹不错。

    没由来的,他心头突然多了一丝奇妙的感觉。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好似失去了某种东西,又得到了某种东西。

    “疑神疑鬼。”

    项天自嘲的摇摇头,将合约递给中年人:“合约您拿着,我就不留了。”

    “合约对我无用,你自己留着吧!”中年人拒绝道。

    项天闻言松了口气,如此珍贵的合约,还是留在自己手里安心。否则人家万一反悔,留着白纸红字在,就算打官司也不怕。

    签完合约,而且中年人又如此好说话,项天不由松了口气,环视一番周围,眼眸中浮现出浓浓的希望。

    有了这四十万,小宝就能健康出院,而他也能继续自己的事业。嗯,首先必须招聘几个员工,而且非艺校女生,非班花以上不要。

    当了半年多ceo,咱终于不再是孤家寡人了。

    项天突然想抱着某人大哭一场。

    “明天一早会有人来找你,你按照合约规定,尽量满足他的要求。”

    中年人明显没有逗留的意思,“还有,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你上一世坏事做尽,罪孽深重,以致年少孤苦,原本只能活到二十五岁。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能否改变命运,全看你的表现。”

    说完不等项天反应过来,那中年人大步走向门口,消失不见。

    对中年人最后那句话,项天根本没放在心上。被人诅咒的时候实在太多,如果每次都当真,干脆别活了,就等着世界末日吧!

    况且你说活到二十五就是二十五,你当你谁啊?玉皇大帝还是阎王爷?

    凝视着那箱子钱,项天狠狠搓了搓脸,直把脸颊搓得通红,这才咧了咧嘴,大笑出声。

    “哈哈,老子终于有钱了,而且会越来越有钱。”

    “柳云曦,我以前不敢追你,现在,一定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不是,是一定要让你拜倒在我的牛仔裤下。”

    “……”

    什么叫一夜暴富,这就叫一夜暴富,至少在项天看来是这样。

    走在大街上,项天拎着箱子左看右看,那神色就和随时被人暗杀一样。好不容易坚持到银行,存钱,办卡,再出来的时候,他已是满脸轻松。

    河源市人民医院icu病房区。

    项天匆匆而来,转出走廊,很快看见长椅上坐着名中年女子。

    那女子穿着破旧,凝视着前方,双目无神。

    “阿姨,小宝怎么样了?”

    项天快步过去,在女子身前蹲下,出声问道。

    听见有人说话。李娟的眼珠动了动,渐渐多了些生气。看清楚项天,她伸出手,轻轻摩挲着项天的头发,泪如雨下。

    “小天,你来了。”

    “嗯。”

    项天勉强露出抹笑容,“您别担心,我刚才接了个大单子,一下赚了四十万,足够支付小宝的住院费。别说住院费。以后咱们吃香的,喝辣的,全都不在话下。”

    “真,真的?”李娟听得一愣,含泪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小天,你不会是骗阿姨吧?”

    “哪能啊!”项天取出银行卡,“阿姨你看,卡里有三十万,不够再问我要。”

    看看那银行卡。再瞧瞧项天,李娟双手掩面,身体缓缓颤抖起来,发出有些低沉的泣声。

    项天见状。强忍着流泪的冲动别开目光。在有些模糊的视线里,缓步走来一名少女的身影。

    柳云曦,燕南大学学生。

    和所有天之骄女一样,她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相貌出众,国色天香,刚入校就成为校花之一。家境优越。据说是河源市一家大集团的接班人。

    除却这些或明或暗的身份,在李娟眼中,她是一名性情温婉,经常来家里义务帮忙的漂亮姑娘。

    而在项天眼中,她却如同那传说中的神女,高高在上,永远无法触摸。

    项天擦了擦眼角,确定没出现幻觉,急忙起身问候道:“你来了?”

    “嗯。小宝怎么样?”

    由于经常去李娟家义务劳动,柳云曦和项天见过几面。对这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既谈不上好感,也没有厌恶,最多就是认识而已。

    “阿姨说是白血病,可能需要骨髓移植。”项天说完,补充道:“我也是刚来,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柳云曦秀眉微蹙,又看见李娟双手掩面,她掏出纸巾,细声细气的劝道:“阿姨,我已经号召青协给小宝捐款。如果不够的话,我就回家拿一些。”

    项天摇头道:“手术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凑齐了。”

    “凑齐了?”

    柳云曦看向项天,俏目中闪过几分惊讶。虽然和项天不熟悉,但是她也能看出来,项天绝对不是那种有钱人。

    对普通市民来说,骨髓移植的费用并非小数目。

    “是啊!”项天不着痕迹的挺直胸膛,漫不经心的道:“今天接了单大生意,单单订金就有四十万。”

    说完这句话,那一直以来缠绕在心头的自卑,好似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甚至想大吼一句,用来表达内心的激动。

    柳云曦想了想,柔声说道:“现在做生意不容易,要不这样,咱们一人一半?”

    项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我以前没告诉你,我和小宝他们一样,都是被李阿姨收养的孩子。”

    柳云曦冰雪聪明,瞬间明白了项天的意思。她微微一愣,神色中多了些异样:“抱歉。”

    “没关系。”

    柳云曦朝他点点头,继续安慰李娟。

    片刻后,李娟终于恢复平静,她握着柳云曦的手,又注视着李凡,情真意切的道:“小天,云曦,你们都是好孩子。”

    “阿姨,我只是做了些该做的事。”柳云曦边拿着纸巾给李娟擦脸,边说道:“现在的医学很发达,只要发现及时,白血病也能治好,所以您不用担心。”

    “阿姨明白。”

    李娟叹了口气,有些自责的说:“都怪我。早在前年,政府想让孩子去福利院,但是我舍不得他们,所以一直没有同意。眼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我就想着,等他们都成家立业,我也卸下这幅担子,谁知道却出了这种事。”

    “阿姨,这不怪您。”柳云曦眼圈微红,一脸敬佩的说:“相比起福利院,他们其实更想和您在一起。”

    项天听到此,突然插嘴道:“阿姨,小宝的事,虎子他们知道吗?”

    李娟目光黯然,摇了摇头。

    “没告诉他们?”项天见状,双目微眯,紧跟着说:“听说虎子找到了父母,家境相当不错,这您知道吧?”

    “虎子说父母管得严,暂时没法出门。小军的电话显示空号。”李娟颤声说道。

    “还有这事?”

    项天愣了愣。掏出手机拨了两个号码,一个显示空号,一个关机。他皱起眉头,脸上渐渐多了些怒色:“王八蛋,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子饶不了你们!”

    李娟轻声道:“他们已经长大了,即需要养活自己,又要结婚生子,手头肯定不宽裕。而且,而且只要他们过得好。阿姨就已经心满意足。”

    项天顿住,沉默良久,微不可闻的道:“我项天发誓:一年之内,一定让你们回来求李阿姨。”

    准确来说,李娟家更像是个家庭式孤儿院,如项天,小宝,虎子这些,都是李娟收养的孩子。

    李娟曾经有过孩子。十岁那年落水身亡。

    她男人受不了打击,离家出走,一去不返,而李娟同样深受打击。就在那时,她遇到了沿街乞讨的项天。

    那年,项天年仅九岁。

    后来,李娟先收养项天。又陆陆续续收养了十多个孩子。他们中,既有像项天这样的孤儿,也有被人遗弃的病患儿童。

    总之。李娟很伟大。

    至少在项天心中,她绝对是最伟大的那个。

    柳云曦察言观色,同样心中恍然。她悄悄握紧李娟的手,轻声说道:“阿姨,好人有好报,小宝肯定能好起来。”

    李娟神色呆滞,许久后,她朝柳云曦说道:“好孩子,时候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

    柳云曦看了眼窗外,起身说道:“阿姨,我明天再来看您。”说着,她朝项天点点头,转身离去。

    柳云曦走后,项天并未告辞,直到下半夜才返回公司。

    他原本想让李娟回去休息,他留在医院,而且这毕竟是重症监护室,护士二十四小时值班,其实用不着家属守候。

    但是李娟死活不愿意,一番商量,李娟最终妥协。不过她依然有些不放心,只答应休息上半夜。

    第二天,项天睡到九点多才迷迷糊糊醒来。翻身下床,他只穿了条三角裤走进洗手间,放水洗脸刷牙。

    做完这些,他刚走到洗手间门口,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猥琐的老脸。

    “妈呀!”

    这可是自己家,而且房门紧锁,可想而知,项天登时吓得大叫出声,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草,你谁啊?怎么进来的?”

    那老头嘿嘿一笑,抬手甩出一枚印章:“小子,看看这个你就明白了。”

    外面阳光明媚,自然不可能有鬼。而且这老头满头银发,体型瘦弱,一看就不是那种力战千军的强人。

    像他堂堂大男人,难道还怕一个老头不成?

    项天迅速冷静下来,他接住印章一看,突然弹身而起,风风火火冲向办公桌。

    取出昨天的协议,项天紧盯着协议上方的图案,又看看手中的印章,眼神渐渐亮了起来。

    过了半响,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豁然转头看向老者,露出比阳光更加灿烂的笑脸:“亲爱的大爷,鄙人项天,很高兴为您服务。”

    顾客,上门了!

    第三章老夫华佗

    在陆凡眼中,眼前的老头压根不是人,而是一叠叠红彤彤的,人见人爱的票子,散发着足以颠倒众生的光芒。

    至于刚才被他吓了一跳,屁股到现在还有些疼,那是什么?能比毛爷爷更重要?能比追上柳云曦更重要?

    就连老头那布满皱纹,有些猥琐的老脸,在他看来都变得慈眉善目,德高望重。

    “哼,小子,天帝——”老头自知失言,急忙纠正道:“合约内容,你都清楚吧?”

    “当然当然。”

    项天满脸笑容,拖过椅子放在老头身后,要多殷勤有多殷勤:“大爷您请坐。喝茶不?抽烟不?要不来杯果汁?”

    说实话,他其实颇有些疑惑。原本以为顾客是个富家公子,没想到却是位老爷爷。好吧,反正无论是谁,只要给钱就行。

    奇怪的是,那老头并未坐下,而是开始观察项天。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只把他看的浑身发毛。鸡皮疙瘩乱窜。

    关键他现在就穿了条内裤,被一满脸猥琐的大爷乱看,心头实在腻歪的可以。

    “大爷,能不能先让我穿上衣服?”

    项天用手遮住关键部位,神色腼腆的说。

    “不行,这样才能看清楚。”

    老头眯眼打量着他,那脸色越发诡异。

    “尼玛?什么情况?”

    项天吓得连连后退,恨不得落荒而逃。

    就在他即将受不了的时候,那老头突然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斩钉截铁的道:“你有病!”

    “我日。你才有病!”

    项天险些大骂,不过他很快忍住,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

    “小子,我看你双目无神,眼瞳微赤,唇白舌黄,乃阴气郁结,阳气不足之症。待老夫给你开张药方,再休息两天。保管药到病除。”老头捋着胡子,一本正经的说。

    项天无语,强忍着动手的冲动问:“大爷,我的事稍后再说。咱们还是先履行合同吧!对了,大爷贵姓?”

    “老夫华佗。”老头傲然说道。

    “谁?花脱?”项天扣了扣耳朵,以为听错了。

    老头瞪了瞪眼,一字一顿的道:“华佗。华佗的华,华佗的佗。”

    “额?”

    项天吸了口气,试探着问:“和华夏名医华佗重名?”

    他当然知道华佗是谁。但是人家都死了两千年,显然不可能再活过来,反而是重名的可能性比较大。

    “可以这么说。”华佗想了想,点头道。

    “原来如此。华大爷,您想找什么工作?”

    项天搓了搓手,有些为难的说:“按道理讲,您这个年纪,最应该做的就是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工作方面,实在不太好找啊!”

    听见这话,华佗激动的胡子乱翘。他双手抓住项天的肩膀,声音嘶哑的叫道:“病人,我要病人,越多越好,越是疑难杂症越好。两千年了,老夫空有一身医术,却再也没救过一个病人。”

    “病人?您老想当医生?”项天明显忽略了老头后半句,一脸惊奇的问:“大爷,您有行医资格证吗?”

    “行医资格证,那是什么?”华佗好奇的问。

    “这么说就是没有了。”

    项天顿时头疼无比,要说别的工作好说,医生却不行,稍有不慎就是人命。万一出了问题,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华佗大概看出行医资格证的重要,却不以为然的摆摆手:“老夫的医术,你绝对可以放心。至于什么资格证,没有也罢!”

    “我放心才怪。”

    项天苦笑:“大爷,要不咱们换个工作?”

    “不行。没有病人,我现在就给你差评,让你减寿十年。”华佗怒目而视,绝无商量余地。说完,他突然嘿嘿一笑:“但是如果你让我满意,老夫就把毕身所学传授给你,如何?”

    项天注视着华佗,眉头越皱越紧。

    当医生肯定不行,因为他压根不相信,眼前这个神神叨叨的老头懂医术,但是合约摆在那儿,第一单生意就泡汤,他更加难以接受。

    “妈的,就知道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第一个顾客就这么麻烦,更逞论以后?”

    项天脑筋急转,思索片刻,他突然心中一动,朝华佗笑眯眯的说:“大爷,当大夫不是不行,但是人命关天,我总得先检验下您的医术吧?”

    “废话。尽管找病人来,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老夫保证药到病除。”华佗满脸自信,谈起治病好似比吃饭喝水更简单。

    华佗越是如此,项天越是不敢相信。他继续说道:“不过咱们得事先说好,那个病人是我的小兄弟,而且又是重症,一般人根本无法治愈。”

    华佗闻言大喜,一把拉住项天的胳膊:“快走快走,咱们这就去。”

    “先等等。”项天急忙补充道:“治病可以,但是有个条件您必须答应。”

    “好好好,只要有病人,啥条件都好说。”华佗拍着胸脯回答。

    项天笑眯眯的道:“您老听好了。我的条件就是,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您绝对不能动手治疗,如果自觉水平不够,那就同意换份工作,而且必须满意。”

    华佗傲然一笑:“小子,若是两千年前,的确有老夫攻克不了的病症,但是现在嘛?呵呵,即使不用仙术,只要还有一口气,凭借手中银针,老夫必让他起死回生。”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两千年前,还仙术,你真当自己是华佗呢!”

    项天无语。

    华佗见项天一脸不相信,直气的胡子乱翘,“小子,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废话少说,现在就去。如果治不好,老夫立马滚蛋,而且答应给你的东西,一分都不会少。”

    “等等。”

    “你又要干嘛?”

    华佗瞪着眼,恨不得把项天吃了。

    “大爷,您总得让我穿上衣服吧!”

    项天无奈的说。

    他觉得和华佗待得久了,连带着自己都要变成了神经病。

    “快去快去。”

    华佗不耐烦的摆摆手,那张老脸上满是嫌弃。

    他甚至没给项天吃饭的时间,等他换好衣服,拽着他直趋医院。一路上,华佗左看右看,显得好奇不已。

    “小子,那是什么?”

    “显示屏。”

    “那人手里拿着是什么?”

    项天低垂着头,一副被打败的神色:“平板电脑。”说完,他紧跟着补充道:”大爷,您老是不是几十年没有出门?”

    “你小子懂什么,老夫这叫活到老,学到老。”华佗理所当然的说。

    “好吧,有道理。”

    项天一脸无奈,边付钱边苦笑着道:“目的地到了,华佗大爷,请下车!”(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九转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六品菠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品菠萝并收藏九转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