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108章:瓜婆娘杀人

    王岩刚跳进院子,就听到偏房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像是有人慌乱之下推翻了东西。

    王岩拍了拍手上的土,哈哈一笑,站在院中道:“虎娃,你说你没事干,养啥子养嘛,院子里都臭成啥样子了,还这么脏。要我说,还不如养两只奶羊,一天到晚没事干就挤·奶玩。”

    偏房里面,却没有动静了。

    王岩可不相信王虎娃的偏方中会像电影中演的一样有个暗道地洞啥的,不担心里面的人遁地逃了,况且赵顺顺和李瑞华还在外面,都给他把后路断了,完全没有必要担心。

    王岩走到偏房门外,窗台上放着卷烟沫和火柴,顺手就给自己卷了根烟,用火柴点着,呛鼻的味道刺激的他剧烈咳嗽起来了。

    王岩又吸了口烟,没有咽下去直接吐出来了,朝偏房里面喊道:“虎娃,你爸这烟是不是新疆带过来的,味道还不错……咦,你咋还不出来哩,快出来吧,咱们谝一谝。”

    屋中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王岩一直将烟抽完,说尽了好话,王虎娃就是不出来。

    烟头熄灭了,他的火气却一下子烧起来了。

    王岩站在门口,在门上推了一把,大声道:“格老子的,老子给你机会,你非得逼老子动粗。”

    王岩轻推了一把,门从里面拴上了,他竟然没有推动。

    这一下彻底激发了王岩的力气,王岩虎吼一声,虽然身体没有恢复的像以前一样,但他的力气大的让人觉得有点变态,推开一扇门,就算上了锁,也非常轻松。

    只听得咔咔几声响,门扇被推开了一条缝隙,王岩将手伸进去,在里面摸了两把,将挡在门后的东西拨开,轻松将门推开了。

    门推开的那一刻,一根木棍朝王岩的脑门砸了上来。

    王岩将门往回一拉,目光砸在了门扇上,王岩却趁机又将门扇一推,挡开木棍,抬起一脚就提到拿着木棍的人身上。

    那拿着木棍的人,自然是王虎娃了。

    “王岩,你这个混球,偏偏跟我作对,小心你不得好死!”

    王虎娃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坐到了地上,怨毒的望着王岩。

    王岩的火气依旧不减,走过去将王虎娃从肩膀上拎了起来,顺手一抛,扔到了外面,走过去照着他的屁股又踢了两脚。

    “格老子的,老子让你出来,你偏偏不出来,非得逼老子动手,你不说老子不得好死嘛,老子现在就把你送监狱去,看是你不得好死,还是老子不得好死。”

    王岩踢了一会儿,虽然没用上啥力气,但也踢的王虎娃像杀猪一样惨叫,冷清的院子再一次热闹起来了。

    王岩的气渐渐消了,也不怕王虎娃逃了,又去窗台上给他卷了根烟,慢悠悠的点着,问道:“格老子的,说吧,你到底是啥人?”

    王虎娃被打的七荤八素的,像死狗一样躺在院子里,一动也不动,连句话也不说。

    王岩耐心的围着王虎娃走来走去,一边抽着老旱烟,一边道:“我替你说吧,在我院子里吊死的那寡妇,你应该认识吧。”

    王虎娃的脸色一下变了,从痛苦陷入了追忆。

    王岩蹲了下来,被王虎娃不说话这点整的没有脾气了,不禁脱口道:“老子都找到金蛤蟆了,你咋还当哑巴?”

    王虎娃豁然坐了起来,恶毒的看着王岩道:“格老子的,老子知道你找到金蛤蟆了,可实话告诉你吧,想找金蛤蟆的人能从槐树湾排到天安门去,你拿的安稳吗?”

    王岩轻笑一声:“你咋知道我拿不稳哩?在老子找到金蛤蟆的那个晚上,老子就将他运出了槐树湾给藏起来了,你觉得世上除了我之外,还有谁知道金蛤蟆的下落?”

    王虎娃不再说话了。

    王岩又吸了口烟,问道:“你和许艳儿是啥子关系,说吧,交待的好了,我可以考虑不把你交给警察。”

    王岩已经被李云霞给迷住了,一心想着如何巴结李云霞,心中早就打定了主意把王虎娃交给李云霞,顺便还能见见她。王虎娃想不去警局,几乎没有一丁点儿的机会。

    王虎娃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大吼道:“我没有杀人,格老子的,亏你还上过学,念过书,是个聪明人,咋就看不出来我是无辜的哩?我没有杀人,没杀,没杀!!!”

    王虎娃给王岩戴了顶高帽子,王岩倒不好再说他杀人了,反问道:“证据摆在眼前,不是你杀的,难道是鬼杀的不成?”

    王虎娃斜了王岩一眼,沉默了。

    王岩想了一下,引诱道:“你将我想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我就让警察帮你查这个案子。”

    王虎娃是一脸的不相信:“哼,你以为警察局开在你家后院啊?”

    “没有开在我家后院,不过警察局的副局长是我的好哥们罢了。”王岩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狐假虎威的笑道。

    王虎娃一愣,激动的道:“前些天开着警察去卫生院看你的那个警察,就是副局长?”

    王岩心中一叹,这王虎娃还真是给聪明人,一点就透。

    他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肃着脸道:“他只是其中之一,警察局的局长,老子也说得上话。”

    这就纯属吹牛逼了。

    王虎娃想了一下,叹了口气,做出了决定:“好,你想知道啥,想问啥我就跟你说啥,不过你一定得帮我把冤案给弄清楚,不然就让你儿子落得跟你老子一样。”

    王岩被王虎娃一句说的不知道该咋回应了,想起自己的老爸那凄惨的样子,心中一酸,叹了口气,诚恳的道:“我会让警察弄清楚的。”

    原来王虎娃真的是和许艳儿一直敌对着的王家之人,只不过他的身世就凄惨的多了,竟然是王家以前来槐树湾找金蛤蟆的一个男人**了王虎娃的妈妈而生下来的。

    十几年前,王虎娃的妈妈病死了,将王虎娃的身世告诉了他。

    王虎娃知道**他妈妈的是个省城里的有钱人,就想去讹钱。

    到了省城,王虎娃根据他妈妈口述的遗言,真的找到了当年的那个男人。

    那男人压根儿不想认王虎娃,还不给他钱,可没办法把王虎娃打发走,就想了一个办法,告诉王虎娃,只要他找到槐树湾藏着的金蛤蟆,带回来给他,他就把王虎娃接到省城,让他变成省城人。

    王虎娃相信了那男人的话,就回到槐树湾想方设法的找金蛤蟆,直到那天晚上想趁着天黑,王岩家被烧的干干净净,去找一下有没有啥子线索,可碰巧看到了一件事情。

    有个女人,也躲在王岩的门外面偷看王岩在挖箱子。

    听到这儿,王岩惊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女人躲在槐树湾监视自己。

    这么说来,他当天夜里挖箱子的时候听到的动静不一定是王虎娃,还可能是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王岩急忙问道。

    “你也认识的。”王虎娃这个时候,忽然卖起了关子。

    王岩恨不得把他在踢两脚,忙问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王虎娃吸了口气,道:“瓜婆娘。”

    很简短,很轻的三个字,带给王岩无尽的冲击。

    “瓜婆娘!?”王岩惊声大叫,“她、她不是个瓜子吗,咋会半夜里冒出来哩?你到底看没看清楚,那晚天很黑的。”

    王虎娃道:“说实话,当天晚上,我确实没有看清楚,可是过了几天之后,牛二死了,还嫁祸到我身上,我想来想去,也只有那女人怕我发现了她的存在,想除掉我,所以才借刀杀人,诬陷我,想把我送到警局去,她就安全了。”

    王岩接口道:“你分析的合情合理,只怕那女人的目的也是寻找金蛤蟆,有你在旁边虎视眈眈,她可没办法睡好觉,能除掉一个是一个,指不定啥时候就开始对付我了……那你是咋觉得她是瓜婆娘的?”

    王虎娃嘴角露出了冷笑,道:“我也压根儿没有想到那个瓜子,可我知道肯定是那晚和我撞见的那个女人陷害我的,所以就去找瓜婆娘查,想把那可恶的臭娘们给找出来,没想到我半夜里面摸到瓜婆娘的家里时,瓜婆娘竟然打扮的整整齐齐,非常好看,简直是咱们槐树湾最好看的女人了。我被她吸引住了,就没去找她,偷偷的躲在她的窗外偷看,没想到瓜婆娘竟然拿出一沓信封念起了信,一边念一边笑,那样子一点都不像个瓜子,而且她以前话都说不清楚的,忽然说起话来那么好听,那么流利,我当时就想到她是装成瓜子的了。”

    “就在我打定主意,想进去问瓜婆娘到底是谁杀了牛二的时候,我忽然反应过来,杀死牛二的,就是这个瓜婆娘,槐树湾里,要说还有一个女人比瓜婆娘更加怪,那就只能是鬼了。牛二根本就是被瓜婆娘给杀了,然后嫁祸到老子的头上,趁着警察就在槐树湾,把我带进监狱去。”

    王岩还是有点无法相信,哪有一个很好看的女人会装成瓜子,一天到晚的被村里的男人给玩弄的?

    就连李瑞华和赵顺顺,也那日在太平沟里面玩过瓜婆娘,尝过她的味道。

    正常人哪会这么做?

    况且搬成瓜子,她难道仅仅就为了找金蛤蟆?

章节目录

最强热血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无为导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为导师并收藏最强热血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