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庭旋转着手指想一次性插进去,却发觉这个水帘洞实在太紧了,紧得像是个处.女一样。《小+说+村 手*机*阅#读m.XsCUN.com》再看它的表色,竟然是少女特有的粉红。李庭吓了一大跳,照理来说,程遥迦已经结婚,还生了程英,也已经三十五岁有余,再怎么保养,下面也应该会出现暗红色才对,可事实就是明摆在李庭面前,那两块粉嫩嫩的“嘴唇”似乎在述说着它很少被人流连过。

    李庭轻轻掰开朝里面看去,洞口狭窄,玉汁从洞穴上方滴下来,顺着曲幽小道流淌到外面。李庭暗暗叫奇,如果不知道程遥迦已经结婚生子,李庭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只会觉得她是一只雏鸟!

    程遥迦喘着浓息,见李庭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就仰起脖子,见李庭正如专注地看着自己下面,程遥迦的脖子都快红透了,腹部收缩,膣肉像在呼吸一样张合着。

    “猿猴,”李庭叫出声。

    程遥迦像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样捂着脸,问道:“你怎么知道我那里是名器猿猴呀?”

    “咦……遥迦阿姨也知道什像么是名器呀,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李庭嬉笑道。

    被李庭这么一“夸奖”,程遥迦羞得像个一个初涉男女之事的少女一样,喃喃道,“其实我十五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那里是名器猿猴了,那时候我在全真教习武,一次下面出血了,全真教的道长们都吓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恰好那时候一名妓女来全真教求经,她一眼就看出我是怎么了,然后就带我到房间里面帮我洗身,还依据我下面的形状判断出那是名器猿猴,说拥有这种名器的人不适合生育,怕生育的时候会有生命危险,之后我就听她的话潜心修炼,不敢涉及男女之事。”

    听到这里,李庭马上就冒出疑问,问道:“既然阿姨知道不能涉及男女之事,那为什么又会和陆冠英结婚呢,这不是与你的初衷相背离吗?”说完,李庭就开始观察名器猿猴,水帘洞口非常狭窄,只能允许两根手指艰难前进,而且里面就像羊肠小道一样弯弯曲曲的,不会像一般的水帘洞那样直进直出的,必须经过一番努力开垦才可以做得顺畅,至于这前戏到底要多久,李庭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其实……我与冠英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程遥迦咬着红唇说道。

    听到这里,李庭更加的疑惑,如果说程遥迦并没有与陆冠英行房,那程英哪来的?难道是程遥迦出轨的结晶?“那程英姐姐是谁的啊?”李庭忙问道。

    “你别问这么多了,阿姨会生气的,”程遥迦扭动着蛇腰,双腿不断摩擦着地面,一滴滴兴奋的水渍正静静淌出。

    李庭朝前挪动半步,握着神器就对准了水帘洞,伏在程遥迦**间尽情品尝着它的芬芳,怒拔的神器就已经在洞前摩擦着。李庭想挺进,可一想到这是名器猿猴,他就不敢贸然前进,搞不好会两败俱伤的。李庭伸出舌头舔着粉豆,喃喃道:“既然遥迦阿姨不想说,那过儿不问就是了,我只要拥有阿姨身体的每个地方就可以了。”

    程遥迦抚摸着李庭的后脑勺,将他按在了圣女峰间,半带正经地说道:“我是为了救过儿才和过儿做的,记住,只有这么一次,绝对没有第二次,如果你以后还敢向我所求,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那如果我又生病了怎么办啊?”李庭问道。

    “到时候再说,”程遥迦答道。

    看来这只是个开头,只要用自己的神器征服程遥迦的身体,程遥迦就会变成她的奴隶了,真是期待呀~~李庭想将两个**握于掌间,可太大了,李庭只能握住一大半,白花花的嫩肉还留在魔掌之外。

    “我很喜欢胸.部被人捏着的感觉,很有安全感,”程遥迦发自内心地说道。

    李庭记得自己舍友的女朋友就有这个习惯,每次和舍友睡觉的时候就一定要舍友将手放在她玉女峰上才肯睡觉,如果他舍友睡着睡着就拿开了手,他女朋友就会惊醒,然后抓着他的手拿到玉女峰上。如果他舍友用两指夹着他女朋友的豆豆,那他女朋友就会睡得像死猪一样。

    “那喜欢这个吗?”李庭握着神器就在水帘洞前摩擦着。

    火烫烫的神器让程遥迦浑身颤抖着,大腿内侧的肌肉不断抽颤着,引起的连锁反应是水帘洞时张时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