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估计被拉下水,男的嘛……”想到男的,郭芙就想起李庭为自己报仇而杀死武修文,惩罚武敦儒这件事,郭芙笑了下,说道,“男的就直接杀掉吧,老公很爱我们的,所以绝对不允许我们的身子被别的男人看到,记住噢,小沁妹妹,你要淫荡就只能淫荡给老公看,绝对不能淫荡给被的男人看的,如果这样子,你就会被老公抛弃的。”

    小沁猛地点头,应道:“放心,郭芙姐姐,我一定记住,我十七岁,脑子还很空呢,都拿来装你们给我的教导呢,”小沁回头看着李庭和李莫愁,问道, “姐姐,杨公子是不是又把莫愁姐姐玩出水了?”

    郭芙显得有点无奈地点头,说道:“和他一起骑马不出水才奇怪呢。”

    “喔~~”李庭这才醒悟,他还以为李莫愁怎么这么牛逼,连耻毛都是冰魄银针呢。

    “哥哥,到扬州城之后,你围可以去寻找名器的,扬州城自古多美女,我就不相信没有你想要的名器,”李莫愁转移了话题。

    “嗯,对极,扬州自古多美女呀,以前读书的时候我就知道很多了,像什么琼花仙子、芍药女、林黛玉、杜十娘等等都是,”说着,李庭的魔手又伸进李莫愁领口内,寻到一颗红豆就轻轻揉捏着。

    李莫愁呼吸变得急促,说道:“哥哥说的都不是真实的人物,其实扬州是有很多历史有记载的美女的,比如远嫁乌孙国的和亲公主刘细君,汉成帝刘骜最宠幸的皇后赵飞燕,赵飞燕的孪生妹妹赵合德,才色双美,秀发长七尺的长发美女陈氏女,文笔超绝的上官婉儿,善和坊艺伎李端端、毛惜惜、李翠娥,”说到此,李莫愁就停顿了下,“扬州城的雪月场所是全国最有名的,不仅美女如云,而且高贵如同出淤泥之花的艺妓多不胜数,现在就数毛惜惜最为出名。”

    “你刚刚说的一大堆美女们就只剩下毛惜惜一个了?”李庭问道,似乎有点失望。

    “嗯,是啊,别的都是白骨了,哥哥也要操吗?”李莫愁轻笑了声。

    李庭直摇头,说道:“我还是喜欢有血有肉的,愁儿啊,你这里肉实在是多。”李庭托着李莫愁的左乳,感受着它的硕大与滑腻,软滑的感觉特别的舒心,李庭在**下侧抚摸着,一阵阵麻痒让李莫愁有点受不了了,本来李庭不摸下面了,李莫愁就以为下面不会再出水了,可事实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李庭的手就像有魔力一般,摸着她的**就间接让下面出水了。

    “哥哥……别摸了……快到扬州城了……被看到就完蛋了……”李莫愁嗔道。

    确实,扬州城就在一里外,再摸的话估计真的会出事,可李庭下面已经硬起来了啊,强行让它软下去会很不舒服的,他揽住李莫愁的娇躯,说道:“下面很硬了,你帮我含一含。”

    李莫愁瞪了李庭一眼,然后就运气内力,抓着李庭的手就飞起来,转过身子就落到马背上,拉下李庭的裤头,让那根火烫的神器弹出来,然后就俯下身将之含在嘴巴里轻轻**着。

    看着越来越近的扬州城,李庭就想早点射出来,他抓着李莫愁的头发用力将她按下去,后让整根神器都插进她嘴巴里。李莫愁从来没有学过深喉,所以每当神器顶到喉结处的时候,李莫愁就觉得呼吸十分的困难,她一抬起头,李庭又使劲将她按下去,再次让神器顶在喉结处。

    如此反复上百次,李庭终于有了射的冲动,他使劲一挺,精关松开,终于射了,滚烫的精华全部射进了李莫愁喉咙内,李莫愁“咕噜”一声吃进肚子里,又将冒出的精华也吃下去,感觉到这根神器慢慢软下去后,李莫愁才吐出它,看着这根软得像面条一样的神器,李莫愁就弹了下它,说道:“这坏东西!”

    “它就是这样子的啊,能缩能伸,能长能短,能硬能软,很强的哈,”李庭无耻地说道。

    李莫愁没有理李庭,她拉开裤头就将这万恶之源塞进去,说道:“马上就要进城了。”

    李庭放慢了速度,让后面的小沁、郭芙、程英和程遥迦赶上来。

    到了城门下,夕阳已经西下,城门的守卫正在检查路人的行李,看到李庭等人的来临,守卫都惊住了,他们可没有看过如此多的美女阵营,看了眼已经下马的李庭,一名守卫似乎有些手痒,谁叫他身边有这么多狂花艳蝶呢,荷尔蒙分泌多一点,又找不到地方发泄的男人看了就会萌生夺美冲动滴。

    就在这名守卫准备找借口威胁李庭的时候,城门之上突然传来一声洪亮的叫声,“郭大小姐怎么来这里了?!”

    这句话一出,那名守卫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他忙让在了一边,不敢乱得罪这几个人。

    郭芙笑了下,抬头喊道:“我和杨大哥要前往襄阳去见我爹娘,还望您让我们通关。”

    “下面的兄弟赶紧让开,让他们进去!”城门之上那个穿着将军盔甲的男子喝道。

    那名守卫极度的郁闷,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挥了挥手,后面的就拉开了阻碍,放他们几个进去。

    那名将军是扬州城的守城大将文天烁,是文天祥的儿子,文天祥被捕后,文氏也被尽数赶尽杀绝,可他却顽强活了下来,并经郭靖的提携来到扬州城做守城将军。他本要招待李庭等人,可李庭以寻找亲戚为借口并没有赴宴,只答应晚上会去将军府睡觉。

    走在扬州城的大街上,琳琅满目的事务都成为李庭观看的对象,可李庭最注意的还是那些扭着腰肢的女子,李庭看着她们从身边走过,最大的感叹就是扬州城确实多美女!比起他身边的五大美女,扬州城的美女似乎与众不同,区别在哪里,李庭也说不出来,也许只有剥光她们的衣服才能知道个大概吧。

    走了一会儿,一块写着“品香楼”的建筑物出现在他们眼前,看着络绎不绝的市民,闻着从里面飘出的香味,郭芙就直吞吐口,嚷着要去吃蟹粉狮子头,李庭并没有什么胃口,或者说他希望的喂饱下面那根蠢蠢欲动的神器。

    “你们五个去吃吧,我随便走走,”李庭笑道。

    “那老公要去哪里?”程英忙问道。

    “我没有来过这里,熟悉一下环境啊,我又不会没掉,不然就让小沁跟在我身边吧,她应该也没有来过这里,”李庭说道。

    小沁直摇头,说道:“我肚子饿,走不动了。”

    “那程英你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逛街?”李庭询问道。

    程英也是摇头,说道:“我也饿得走不动了。”

    李庭有点郁闷地看着五女,问道:“哪个要和我一起去的?”

    五女都是摇头,似乎知道和李庭单独相处会发生多么恐怖的事情。

    李庭有点郁闷,摊开手道:“谁和我一起逛街,我会喂饱她的啊。”

    五女同时用鄙视的眼神盯着李庭,同“哼”了声就相处挽着手走进品香楼内。

    李庭对她们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说道:“看来女人也不能整天操,她们也会厌倦的呀,”李庭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自语道,“你们不跟来刚刚好,我就可以好好风流一把了,凭我的神**,不操死扬州城的全部美女才奇怪呢,”自我安慰完,李庭就随便选了一条路而去。

    走了好一会儿,李庭也找不到烟花场所,他本想找路人问一下,又觉得这样子太**份了,到最后,他实在没办法了,都觉得自己走进了死胡同内。看着这条并没有多少人行走的路,李庭就想回头,这时候,他的心突然痛了下,像是被针扎了一样,一名中年女子正推开一扇年久失修的门,端着一盆洗脚水倒在路边,女子看上去就像一片枯叶一样,是那种风随便一吹就会被吹倒的类型。女子年龄应该在三十五左右,也许由于天色昏暗的缘故,李庭并不能很清楚地看到她的容颜,可从那粗布衣下的完美身材及弯腰敞开的衣领里那对朦胧的美乳来看,她的脸蛋应该也不逊色的,扬州城多出美女嘛。

    可李庭觉得她非常的熟悉,又说不出是谁,他是穿越过来的,根本不可能认识别人的,难道是杨过的残念还留在自己脑海里?带着这种疑问,李庭就走向了那个刚刚站起身的女子。

    两人目光相遇,女子手中的水盆突然砸落在地,在地上选择了数圈就停了下来,女子脸蛋长得就像玉脂般,五官长得十分的协调,一双弓唇正刺激着李庭的**,看着那对藏在衣服内刚刚窥视到半轮的美乳,李庭就有点想操她。

    女子眼泪夺眶而出,哭着跑向了李庭,二话不说就将他紧紧抱住,那对饱满的美乳正摩擦着李庭的胸膛。李庭显得有点惊愕,难道这女子这么的不知羞耻,一看见男人就想给人操吗?

    “过儿,我终于见到你了,”女子的脸庞已经被泪水打湿,右手正抚摸着李庭惊愕的脸庞。

    “你是谁?”李庭问道,以这人的年龄来看,要和杨过联系起来,好像不怎么容易,看她的反应,该不会是杨过的亲戚吧?如果是亲戚,那岂不是要**了?一想到**,李庭心中变生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女子边擦去眼角的泪滴,边说道:“我是你娘穆念慈啊,分开一个月,你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到底怎么了?”

    李庭更是惊讶,叫道:“你是我的娘?!”

    穆念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哽咽道:“小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了,你亲娘是秦南琴姐姐,她惨死后就由我抚养你,上个月我们打算去嘉兴的时候,我们被盗贼冲散了,后来我就一直在找你,找到了扬州城,我实在是无力再找寻下去了,就在这里先安下身,打算赚点钱再去寻你的下落,过儿,你好像变瘦了,”穆念慈的手落在李庭强壮的胸膛上。

    李庭更加的疑惑,他一穿越就是在铁枪王庙,至于杨过前面发生的事情,他哪里知道啊。

    “过儿,你这段第一文学首发日子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被饿坏了?”穆念慈关切地问道。

    李庭摇头,笑道:“很好呀,我自己跑到嘉兴了,在那里还遇上郭靖和黄蓉,他们待我很好。”

    穆念慈眼中出现落寞之色,颓然叹气,道:“他们待你好就可以了,”顿了顿,穆念慈问道,“那你怎么又来扬州城了?”

    “我和郭芙,还有几个江湖人士一起,打算前往襄阳助郭靖一臂之力抵抗蒙古的入侵。”

    “你真的长大了,”穆念慈欣慰地说道。

    李庭望着门内的昏暗灯光,问道:“娘你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穆念慈叹气了声,说道:“有这种地方住就不错了。”

    李庭突然握住了穆念慈的手,感受着它的滑嫩,说道:“我一定一定会让娘过上滋润的日子!”

    所谓的滋润可不仅仅是指生活上的富足,还有**上的,以前很多读者一直在为杨过的生母到底是谁而争论得喋喋不休,既然穆念慈都开口说他的生母是秦南琴,她只是养母而已,那就是和她做了,也不算**。

    “过儿,这么晚了,你住在哪里啊?”穆念慈问道。

    李庭眼珠子一转就说道:“刚刚来到扬州,还不知道去哪里住呢。”

    cnd1wx首发

    穆念慈刚要说什么,突然转过身,说道:“我里面还在烧洗澡水呢,”她回过头闻了下李庭的衣服,“过儿,你浑身汗臭,也该洗澡了,刚好烧了水,可以帮你洗一下身子,我好像很久没有帮你擦身子了。”

    一听这话,李庭的鼻血都差点喷出来了,看着穆念慈那张纯真无邪的脸蛋,李庭就可以想象得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邪恶,他笑了下,说道:“是啊,确实很久了。”

    穆念慈弯腰捡起水盆,拉着李庭的手就朝里面走去。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