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房子典型的四合院风格,一共有三户人家住,穆念慈则住在右边那间屋子。

    推开屋子的门,李庭就草草观察了一遍房间的布置,布置非常的简单,简单得让李庭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左边一张床铺,上面挂着床帘,正前方放着一张木桌,一面镜子和一些必要的化妆品整齐地摆放在木桌上,右边一侧放着一个衣柜,衣柜门合着,并不能看到里面到底放着多少的衣服。

    右侧偏后还有一张帘子,估计里面是洗澡的地方。

    一支燃烧到半的蜡烛为房间提供了光源,烛光正映着穆念慈那张俏脸。

    穆念慈长得清秀雅致,美丽轻灵,娇羞柔嫩,亭亭玉立的身姿与秀美可人的容颜让李庭心动不已,比之黄蓉的光彩照人,穆念慈更多了一份秀雅的腼腆之美,有几丝小女儿家的甜美,摄人心魄,令人怜惜。明眸皓齿,容貌秀丽,正透露出一股英姿飒爽之美,秀美而又恬静。

    “过儿,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公,我去取水,”说着,穆念慈就往外走。

    穆念慈一离开屋子,李庭就合上房门,快速走向衣柜,拉开衣柜就用目光巡查里面的衣服,要了解一个女人,首先就得了解她的内衣世界。穆念慈穿的衣服都十分的朴素,就白色和灰色两种颜色,至于肚兜嘛,也就一件绣着荷花的吸引住李庭的注意,其它就非常的一般,比起郭芙的露点内衣,程遥迦的西域内裤,穆念慈的逊色万分,不过这种内外都十分干净的女人是很罕见的啊,持家的好帮手,如果把她收了,做为美女军团的理财人员,那还是很不错的。

    正思考着收了穆念慈之后的事,李庭就听到了脚步声,李庭忙合上衣柜的门,身形一闪就闪到门边,拉开门,就见穆念慈正端着一盆热水走进来。

    “娘,我来,”说着,李庭就接过穆念慈手中的水盆,“洗澡的地方在哪里啊?”

    穆念慈指了指右边的帘子,说道:“就在里面,里面还有冷水,你参合进去就可以洗澡了。”

    “好的,”李庭端着水盆就走过去。

    穆念慈不仅长得腼腆,连声音也听得十分的舒服,宛如天籁之音般,悦耳动听,干净柔和。

    李庭记得穆念慈是一个悲剧人物,一生都过得十分的坎坷,既然她是杨过的养母,他又穿越成为杨过,那他就没有理由不改变穆念慈的命运,他一定要让穆念慈感受到做为一个女人的快乐以及给予她温甜的生活,绝对不会让她再受苦受累,再受人欺负!

    这个洗澡房非常的简单,中间放着一个圆木桶,刚好容一个人躺下,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就估计非常的挤了。墙壁上还钉着很多的木钉,毛巾之类的都挂在上面。

    “娘,分开后我的记忆力好像变得非常的差,以前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你说我的亲娘是秦南琴,那她人呢?”

    李庭的话似乎勾起了穆念慈的伤心往事,眼澄似水的双目流露出几丝悲凉之气,她干笑了下,说道:“你娘病死了。”

    “喔,”听到亲娘死了,李庭并没有一点的悲哀,做为穿越者,他需要的只是了解一个的过去而已,要做的只是表面充当一个而已。如果穆念慈的话是正确的,那他的生父就是强奸了秦南琴,让她怀了杨过的杨康了,然后秦南琴病死了,穆念慈就领养了杨过,这样子推算下来,穆念慈应该还是处女才对!

    李庭眼中闪过兴奋的色彩,但马上就装得十分的伤心,问道:“那我亲爹或者养父呢?”

    “你亲爹……”穆念慈惨笑了声,说道,“别提他这个负心人了,他抛弃了你娘,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至于你口中的养父,估计还没有出生吧,呵呵,现在世道动乱,哪有人愿意娶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呢。”

    询问片刻,李庭脑中的疑惑也就全部整理清晰了。

    穆念慈拉起了衣袖,露出洁白如雪,粉嫩如荷,白皙透彻,羊脂玉一般洁白剔透的胳膊,看着穆念慈的胳膊,李庭就可以想象得到她这具娇躯有多么的诱人可口,就像是一只羊羔一般。

    李庭知道穆念慈的道德观念极重,所以他也就不敢冒然行动了,反正穆念慈对自己的怜爱之心非常的重,以后估计也不会离开自己的,所以放着以后去开苞也是没问题的。

    李莫愁试了下水温,说道:“水温刚刚好,过儿可以宽衣沐浴了。”

    “那娘你呢?你不洗吗?你又没有预知的能力,烧这水就应该是给自己洗吧,”李庭关切地问道,双眼直盯着穆念慈起伏不定的美乳,凭借猎艳的经验,穆念慈这对美乳绝对是人间极品,估计34D左右,而且十分的挺拔,那两颗红豆都差点顶开肚兜的束缚,十分清晰地印在丝赏上,李庭皱起眉头,暗暗道:不对!她根本没有穿肚兜!

    穆念慈一遇上李庭灼热的目光,脸就泛起潮红,她忙低下头,说道:“没事,我等下再烧水洗。”

    “嗯,好的,娘,那以前是怎么洗的啊,我都忘记了,”李庭问道。

    “就是……就是娘帮你洗啊,”穆念慈说道。

    “喔,”李庭应了声就说道,“那我要脱衣服了,娘。”

    “嗯,”穆念慈目光有点晃动不安。

    李庭脱掉了上衣,露出强壮的肌肉,接着又脱掉裤子,只剩一件短裤,那早就硬起来的神器正将短裤顶得像帐篷一样。李庭停在了那里,就想看穆念慈的反应,穆念慈还是站在那里,并不敢直视李庭,李庭轻笑了下就慢慢脱掉短裤,让束缚已久的神器弹出来。

    “啊~~”穆念慈失声叫出,才一个月时间不见,没想到杨过的神器就长得如此巨大,感觉好恐怖,正透露着一股霸者之气,深深吸引住了穆念慈的眼球。看了一会儿李庭的神器,穆念慈就有点站立不安了,她歪过头去取毛巾,说道:“过儿,你快点坐进去,不然水就变凉了。”

    “嗯,好的,”李庭跨进了圆木桶内,舒开关节就坐了下去,水淹没了李庭的半个胸膛,几朵紫罗兰正亲吻着李庭的肌肤。

    见李庭已经坐在了水里,穆念慈那跳得似小鹿般的心就稍稍平定下来。

    “娘,这样子躺着真的很舒服,今天好累啊,”李庭由衷地说道,今天赶了一天的路,还操了五女,不累才奇怪呢,所以能躺在这里好好放松一把就是人间的至高享受啊,不仅如此,李庭身边还站着一名可口得如同樱桃的熟女,这更让他觉得惬意呀。

    穆念慈站在李庭旁边,将毛巾放在水里弄湿,然后就开始擦洗李庭的肩膀,看着李庭那张变得更加英俊的脸,穆念慈就问道:“你去嘉兴这么久,有没有遇上高兴的事情啊?”

    李庭点头,说道:“当然有了,很多啊,我都不能一一列举了,我只能说这真是一个美妙的世界,如果少了战火,那就更好了。”

    李庭最后几个字点中了穆念慈的痛处,她的手停在李庭胳膊处,那段战火风云的日子又出现在她脑海里,片刻之后就被李庭那双灼热的眼睛泯灭,她笑了下,说道:“感觉过儿变得成熟多了,不像以前那么稚气了。”

    “遇上的事多了就会改变的,娘,谢谢你。”

    “谢谢我?谢什么?”穆念慈第一文学首发弯着身子擦洗着李庭的胸膛,几丝秀发正打在李庭脸上,李庭深吸一口气,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香味如泡在水里的紫罗兰般,估计是经常用紫罗兰叶子洗澡的缘故吧,李庭闻得十分的舒心,就觉得自己已经陶醉在穆念慈的体香中。

    “谢谢娘的悉心照顾,等过儿成才了,我绝对要好好报答娘的,娘我要去襄阳,你愿意陪我一块过去吗?”李庭问道,他的目光落入穆念慈敞开的领口内,一眼就看到那对随着穆念慈擦洗而左右乱颤的美乳,看着那两颗颜色嫩红的红豆,李庭的神器就更加的硬挺。

    穆念慈并没有注意到李庭的变化,她依旧认真地擦洗着李庭的身子,边擦洗边说道:“只要过儿不觉得我是一个累赘就可以了,过儿,你能舍身为大宋尽一份力,娘真的很欣慰,也是告慰南琴姐姐的在天之灵。”

    第一文学首发

    “我并没有见过我的亲娘,所以你就是我的亲娘,只要娘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就会觉得非常满足的,”李庭微笑着说道。

    穆念慈突然揽住了李庭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下,说道:“过儿乖乖的,娘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李庭被穆念慈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大跳,他刚想回身吻穆念慈,穆念慈却松开了手,继续帮他擦洗身子。

    上身擦完,穆念慈就要擦洗李庭的下身了,一想到那根巨大的神器,穆念慈的手就停留在半空中。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