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完郭芙,李庭又将枪口对准了其余的几个娇娘,让每个人都满足才是他的大同思想的精华嘛。

    经过一个时辰的奋力耕耘,包括林嘉欣在内的十一个娇娘都无力地躺在地上,地面散乱着她们的衣裳,各个都像小白兔一样曲着大腿,将有点红肿的**暴露在空气中,反正这里只有李庭一个男人,她们才不在乎会被别人看到呢。

    休息完毕,李庭就将小沁、何沅君、叶羡霓、毛惜惜和绾绾留在女儿国内,让郭芙、程英、李莫愁、程遥迦及师妃暄跟自己出了女儿国。小沁等女虽看小说请到第一文学然有万分的不舍,可李庭要去见郭靖黄蓉啊,让他们看到李庭带着一大串的娇娘总是不好的,形象啊,不过如果李庭得到了傲人的地位,那就别当而论了。

    至于为什么选择郭芙、程英、李莫愁、程遥迦及师妃暄,李庭是经过充分分析的。郭芙是郭靖夫妇的女儿,对待武氏兄弟问题上总会或多或少顾忌亲情的;程英和程遥迦是母女,而且程遥迦在江湖的威望极高,有她替自己求情,郭靖黄蓉不给面子也不行啊;至于李莫愁,李庭本来是不想带出来的,可让她和何沅君呆在一起,顾忌会起矛盾的;师妃暄呢,嘿嘿,这个可是重量级人物啊,身为慈航静斋圣女的她,估计江湖没有几个人匹敌得了,这就像在身边带着一颗原子弹呀,谁对自己下手,李庭一声令下,那个兔崽子就会上西天的。

    领着五女走出悦来客栈,客告栈的展柜都看得呆了,一个男人身后竟然跟着风姿各异的美人儿,这是何天理呀。展柜不经摇头,继续算着帐。

    出了悦来客栈,李庭就直奔襄阳府而去,反正正面冲突是难免的,迟早的事啊,李庭还不如早点迎接狂风巨浪的洗礼。只要同化了郭靖黄蓉,李庭下一步的计划就很好实现了。

    来到襄阳府外,守卫就把住了大门,可没一下子就让在了一边,原因很简单,他们看到了郭大小姐。

    郭芙高抬着头,似乎很骄傲一样,跑到了最前面,领着李庭等人就朝大厅走去,边走还要边介绍她的人气有多高多高的,惹得金兰姐妹郭芙直吐舌头。

    来到大厅,李庭却没有看到郭靖黄蓉,其实见郭靖是其次的,他最想看的还是最让他流口水的黄蓉啊。

    “傻姑,我爹娘呢?”郭芙问道。

    正拿着一柄细剑从走廊走进大厅的是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熟妇,穿着一套金黄色的女式战甲,白嫩的大腿半遮半掩的,最让李庭看得目瞪口呆是胸前那对高耸的**,估计是因为太大了,所以李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条深沟,由那深沟李庭就可以想象那对**有多大。

    “傻姑,”李庭嘀咕了句。

    傻姑是曲灵风之女,是郭靖在一间破屋子里救出来的,本来是有点傻傻的,可后来经过悉心照顾还是恢复了正常,之后就随着东邪黄药师去桃花岛习武。上次在桃花岛的时候一直没有看到她,用来是在襄阳城啊。李庭记得以前看射雕的时候,傻姑还是一副天真烂漫的傻子形象,没想到穿越之后见到的傻姑这么有女人味啊。李庭多看几眼就想操她了。

    傻姑看了眼前几个陌生人几眼,眼睛就定格在李庭身上,手中的细剑正被拇指推出剑桥。

    “他是谁?”傻姑冷冷问道。

    “在下杨过,”李庭直接答道,他就不相信凭傻姑一人可以敌得过自己这几位娇娘。

    “杨过?!”傻姑眼中闪过寒意,拔出细剑就直奔过去,剑气将空气劈裂开,一招拨云见日就直逼李庭脑门而去。

    “当!”

    一声脆响,傻姑手中的剑只剩下半截,师妃暄慢慢将剑收回剑桥内,就像从未出过手一样,她出剑的速度太快了,连眼尖的李庭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感觉到一股风从自己耳边刮过。

    傻姑怔怔地看着手中的残剑,好像怎么也没有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傻姑,他们都是我朋友,你别乱来啊,”郭芙气得直跺脚。

    傻姑松开手,扔掉残剑,冷冷道:“别的人我可以不管,杨过我倒是非关不可,他是杨康之子,杨康是叛国逆贼,他的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最令人发指的是你竟然杀了武三通之子武修文!”傻姑胸口不断起伏着,拳头握得生紧,看样子是想把李庭碎尸万段。

    对于武修文的死,来的路上李庭就已经和师妃暄等人说明了,而且有郭芙作证,所以就算傻姑在那里叫嚷着,站在李庭身后的四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傻姑,武修文的事我可以当着我娘的面向你解释,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爹娘在哪里?”郭芙问道。

    傻姑见李庭一直盯着自己高耸的**看,她就甩过头,看都不看李庭,冷冷道:“中午蒙古军又有动静,你爹娘都上战场了,我则留在襄阳府处理内务。”

    “嗯,明白了,那武敦儒呢?”郭芙继续问道。

    “和你爹娘一起上战场了,”傻姑答道,她偷偷看了眼李庭,小声道,“我不管他是不是你的男人,他既然敢杀了武修文,又带着这么多女的,绝对不是好东西。”

    郭芙暧昧地看着李庭,细语道:“杨过是个好男人,”郭芙附到傻姑耳边,“傻姑,你还没有成婚哦,不如你也做杨过的女人吧,你看他的眼神,看样子很喜欢你哦。”

    傻姑脸一下就红了,干咳一声就说道:“杨过,武修文的事,我们等郭靖黄蓉回来再议,你来这里是为何事?”

    “很简单,以身报国,击败蒙古鞑子,还我大宋江山以清明,”李庭简单地答道。

    此处有删节

    “傻姑,你听我说,”郭芙抓住傻姑的双臂就想劝她,可傻姑推开郭芙的手,后退数步,说道:“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被允许的,郭芙,杨过是不是对你施法,让你如此着迷。”

    李庭摊开双手,说道:“其实我没有施法,只是用了一样宝贝而已,”李庭指了指自己胯间,“就是这个。”

    “不要脸的人!”傻姑叫道,“这里的事我不管了,我要回房间洗澡,郭芙你自己好好想想等下怎么和你爹娘交代吧!”扔下这句话,傻姑甩袖就走。

    看着傻姑那随着抬腿而左右颤抖着的丰臀,李庭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老公,现在怎么办?”郭芙眼角已经流出泪水,“我不知道倔强的傻姑也在这里啊,如果事情被她闹大,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啊,难道要一辈子躲在女儿国吗?”郭芙依在李庭肩膀上。

    李庭抚摸着郭芙娇柔的肩膀,说道:“这事我负责解决,你们在这里等我吧,我去去就来。”

    “老公要收了傻姑吗?”郭芙一语就点中李庭的心思。

    “嗯,只有这样子才能让她听命于我,否则可能就要见血了,”李庭直言不讳地答道。

    “傻姑对我很好,小时候很照顾我的,老公千万不能伤害她,”郭芙忙说道。

    “嗯,我去去就来,”李庭回头看着四女,说道,“遥迦阿姨,妃暄,你们见识广博,有事一定要处理好。”

    “会的,”程遥迦和师妃暄异口同声道。

    李庭转身就朝傻姑消失的走廊走去,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春”字正闪耀着邪性的光芒,“傻姑,我定要操死你,”李庭嘀咕着就消失在众女眼前。

    傻姑合上房门,靠在门口许久,心潮还是难以平静,自从被黄药师收为徒弟之后,她就一直呆在桃花岛静心修炼武功,这一晃就是十七年。在桃花岛的时候,傻姑看到的男人似乎就是黄药师、郭靖和武氏兄弟,加之郭靖、武氏兄弟又经常没有在桃花岛,所以傻姑看到的男人就只剩下黄药师一人了。

    从十八岁到三十五岁,十几年的时间里,傻姑都没有被男人碰过,甚至连那种可能性都没有。

    如狼似虎的年龄却不能满足渴望已久的,可想而知傻姑有多么饥渴啊。刚刚看到李庭的时候,傻姑第一眼看的却是他的下面,鼓鼓的,似乎蕴藏着无限的能源,再看他身边的五位娇娘面似桃花的模样,就可以想象得到她们有多滋润了。

    其实在郭靖黄蓉救了傻姑并让她精神恢复正常的时候,傻姑就对郭靖有点爱慕了,可惜他已经有黄蓉了。

    想起旧事,想起刚刚看到的杨康之子杨过,傻姑的手就拉开战裙一角,露出白色紧崩的的亵裤,就着饱满的凹处就按着揉着。

    没一会儿,傻姑亵裤就染上一层黏液,她抽回手,看着手上的黏液,脸色顿红。

    傻姑长叹一口气,解开盔甲的扣子,将战裙剥下来,只穿着纯白色的肚兜和亵裤,将战裙扔在床上,赤着脚就走向屏风后面准备洗澡。

    这时候,剑灵林嘉欣出现在房间内,将门栓松开,轻轻拉开房门,贼眉鼠眼的李庭就溜进来。

    靠~~多了只剑灵就是不一样啊,反正她是半灵体,想穿过什么样子的门都可以,如果是在现代,不仅可以偷银行,还可以去日深闺大小姐啊,等下被操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听着水的滴答声,李庭就知道傻姑已经在沐浴了。

    ‘主人……我要离开吗?’林嘉欣用心神与李庭进行交流。

    李庭点了点头,示意她隐进轩辕剑内,林嘉欣点了点头就化作白光隐进轩辕剑。

    “谁?!”坐在浴盆内的傻姑抱着饱满的**叫道,她刚刚看到了白光,可是现在的她一件都没有穿,哪里敢站起来啊。

    “喵~~”李庭装做猫叫了声。

    傻姑长吐口气,喃喃道:“原来看小说请到第一文学是猫,我还以为有人进来呢。”

    傻姑软软靠在浴盆边缘,鲜红的花瓣黏在胀扑扑的**上,随着傻姑的呼吸而浮动着,煞是诱人。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