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摸那里,难道摸这里啊?”李庭笑了下,勃起的**就顶在傻姑被分开的战裙内,因没有穿亵裤的缘故,所以李庭那物就在门口摩擦着。

    强烈的感官刺激让傻姑心境难以平拂,她双手按在床上,眼里尽是不安,就感觉李庭已经插进去一样。“这样子好羞人……求你了……过儿……千万别插进去……我是你的长辈啊……”

    李庭往前捅了一点点,半个头部就已经被花瓣紧紧吸住。

    “要裂开了!”傻姑疼得大叫而出。

    此处有删节

    “啊……疼……疼……裂开了……藤死人了……快点拔出来啊……会死人的……傻姑那么小……吃不消你的大棒棒……快点出来啊……”傻姑娇躯颤抖着,**传来的痛楚让她的心神大乱,比起在战场受的刀伤、剑伤之类的,被那物插也很疼啊,不过那种疼痛的感觉很奇怪,并不是一直都很疼,而是一阵阵的,越来越不明显,当李庭插在里面没有再动的时候,傻姑竟然感觉不到疼痛,反正有着阵阵的酥麻传遍全身。

    难道被男人操真的那么爽?

    傻姑羞红了脸,她忙摇头打散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暗暗告诉自己不能屈服在李庭的淫威之下,做为黄药师的徒弟就应该是一代女侠而已,怎么能像李莫愁那样子沉迷于男女之事呢。有了这种想法做基础,傻姑就咬着牙齿不让李庭知道她那渐渐酥麻的感觉。

    可李庭又不是第一次操女人,哪有可能不知道傻姑的心思啊。

    “舒服吗?”李庭边问着就边退出来,整根滑出来后,李庭又插进去,而这次插得更深,却没有顶到期待已久的**膜,李庭顿然大悟,这才记起傻姑是名器鹰钩啊,为了找到梦想中的**膜,李庭用力将傻姑按下去,让她趴在了床上,自己则分开双腿,举枪呈四十五度下潜,下潜还没有一寸,李庭就顶到了梦想中的**膜。

    “不能再进去了……傻姑那里还没有被插过……你千万别再插进去……会破掉的……”傻姑双手颤抖着,眼睛睁得特别的大,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似乎在期待什么,却又不敢去多想。

    李庭双手抓着傻姑的细腰,将战裙往上剥,看着那白嫩的屁股,李庭就用力拍下去。

    啪!

    异常响亮,似乎预示着傻姑屁股的弹性十足。

    而这一拍导致的结果就是傻姑忽然缩紧了膣道,将李庭的**夹得更紧。

    “唔……疼……啊……求你别拍……会死人的……傻姑里面好疼……你快点拔出来……”傻姑眼泪已经涌出,落在白色的被单上。

    “你叫一声哥哥,我就拔出来,”李庭嬉笑道。

    傻姑想都没想就叫道:“哥哥……快点拔出来……妹妹会被捅裂掉的……”

    李庭同意了傻姑的恳求,将整根都退出来,看着傻姑湿漉漉的鲜红花瓣,李庭爱怜地在上面抹了一把,放于鼻下闻了闻,处的气味果然和经常被人操的不一样,闻起来一点异味都没有,只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在四周蔓延着,李庭伸出舌头舔了下就含在口中细细品尝。

    李庭一退出去,傻姑就以为李庭大发慈悲了,正转过头打算和李庭交涉时,却看见李庭正在吃自己流出来的**,更是看到那粘满**还高昂着的**。傻姑脸顿时更红,忙转过去不敢有所动弹。

    “转过来看着我,”李庭命令道。

    傻姑怕李庭又作出什么很恐怖的事情,只好翻过了身子,将战裙拉下去遮住肥沃的土地后就坐在床边,再也没有动作,眼神落在李庭胸前,不敢乱看。

    李庭走近几步,伸手摸着傻姑玉脂般的脸蛋,将还没有干涸的泪水擦干净,并说道:“傻姑姐姐,知道不,女人哭多了就有皱纹了,就不漂亮了。”

    傻姑还想反驳,却又觉得自己此刻的任何言语在李庭面前都会变得十分的无力,所以她就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李庭勾着傻姑的下巴,强行将她抬起,低下头就吻住傻姑的红唇,含在嘴巴里品尝着。

    “唔……唔……唔……”傻姑僵直了身子,像雕像一样没有了动作。

    李庭咬了下傻姑的下唇,疼痛让她张开了嘴巴,李庭的舌头立即入侵进去,在温暖的口腔里活动着,正在寻找傻姑的香舌。

    一感觉到李庭舌头的游动路径,傻姑就移动着香舌,不让李庭得逞,可傻姑的嘴巴又不是无边无际,怎么可能抓不到呢。没半刻的功夫,李庭就卷住了傻姑的香舌,并强行将她吸出来,吃进嘴巴里用力吮吸着。

    “唔……唔……”似乎除了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咽声,傻姑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李庭品尝着傻姑的津液,好一会儿才松开嘴巴,伸手擦去傻姑嘴角的津液,眼中含着万种风情,说道:“成为我杨过的女人,我会让你快乐无限的。”

    傻姑急忙摇头,说道:“我都不嫁人,所以你说再多也没有意义。”

    “是吗?看着我,”李庭语气生硬道。

    傻姑就像预示到李庭要作出什么大动作一样,忙抬起头,默默注视着李庭深邃的目光。

    “我此身最大的心愿就是减量减轻我爹所犯的错,所以我才千里迢迢从嘉兴赶过来,准备抵御蒙古鞑子的进攻,虽然我御女十几许,可这并不代表我是一个滥情种,其实我可以深爱每一个女人,就像一代帝王爱戴黎民百姓一样,当然,你们的地位要比黎民百姓高得多,因为是我杨过的女人,”李庭认真地说道。

    “你不可能打败蒙古军的,他们实力太强了,你还是放弃吧,带着你的娇娘们去寻个地方安身,”傻姑马上否决了李庭的看法。

    “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绝对可以打败蒙古鞑子!”李庭声音极具威严,让坐在那里的傻姑看得都呆了,仿佛看到了君皇一样。

    “南宋统治者昏庸,所以就算你一辈子替他卖命,你也不可能有个好下场,岳飞和杨家将就是最实在的例子,所以,”李庭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保住襄阳后,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废除赵显,另立黄帝。”

    李庭的话像旱天惊雷一样将傻姑的世界撕裂。这种想法连郭靖都不敢有,他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年竟然敢说出这番话?实在是太出乎傻姑意料之外了,这一下子,李庭淫贼的形象顿时全无,傻姑也开始学会用新的目光去衡量李庭。

    “如果你保住襄阳,那你打算挥军北上,废除赵氏统治吗?”傻姑问道。

    李庭摇头道:“废除赵氏统治是绝对的,可挥军北上就算了,毕竟南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已经好几年了,我再这样子搞下去会被人骂的,反正我有把握保住襄阳并改变南宋人民的命运,只是要你牺牲一点……”李庭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伸手拉开傻姑还没有系好的胸甲,让那对饱满的**蹦出来,低下头就含住一颗红豆用力吮吸着。

    “唔……唔……哥哥……如果你真的可以完成你的理想……傻姑愿意跟着你……跟在你身边……唔……别太用力了……会很疼的……噢……被哥哥吸住了……好舒服啊……”有了这个有点荒唐的理由,傻姑也开始变得顺从起来了,反正郭靖是不可能操她的,她也总不能做一辈子的处吧,既然这个男人理想如此远大,身后又有一支精锐的美色军团,那也不差傻姑一个了,而且最最重要的……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

    李庭将傻姑压在了床上,松开牙齿,吻住她的红唇,一只手把住左峰,另一只手则插进湿润的**内,轻轻抽着,带出一股又一股的**。

    傻姑娇躯颤抖着,大腿本能地夹紧李庭的手,双手则抱住了李庭的上身,闭上眼睛享受着多处的刺激。

    “你下面流出好多好多的水,”李庭呢喃道。

    傻姑歪着脖子,娇羞的模样更惹人怜爱,她扫视李庭一样,小声道:“哥哥等下做发时候要轻一点……傻姑是第一次……会很疼的……”

    “嗯,所以在那之前你要很湿才行,”李庭笑着就退后好几步,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继续道,“你自*给我看,那样子就很容易插进去了。”

    傻姑羞红了脸,忙摇头道:“傻姑不喜欢那样……太……太下贱了……”

    李庭摇头道:“才不会,那也是女人追求快乐的一种方式,你就做给我看吧,我要看一下你对我的爱有多深。”

    “可是……”傻姑似乎还有点犹豫。

    “刚刚你洗澡的时候不是做得很好吗?而且我看你手法娴熟,应该是经常做的,你就当我不存在,像往常那样子做一次就可以了,”李庭催促道。

    傻姑微微点头,说道:“哥哥不许笑人家。”

    “当然,我哪会笑你,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李庭猛点头。

    想当年在大学时期看a片的时候就喜欢看女生自*,特别是看到她们让自己达到高氵朝的那一幕,李庭打飞机的频率就会像光速一样,直接将浓白的**喷在电脑显示器上,幸好电脑显示器贴着一层保护膜,否则显示器早就烧掉了。

    “那哥哥去帮我拿一下镜子,”傻姑指了指梳妆台。

    李庭愣了下,自*拿镜子做什么?!李庭有点郁闷地站起身,将梳妆台上的镜子拿过来递给了傻姑。

    傻姑目光闪烁着,喃喃道:“妹妹要开始了……哥哥看好了噢……”

    “嗯,嗯,我保证一个动作都不露地看下来!”李庭应道。

    傻姑将镜子平放在地上,自己则坐在床边,坐在非常外面,只有小半块的臀肉留在床上。这时候,李庭才恍然大悟,注意到镜子的作用,寒,原来是为了看到自己的花瓣啊。

    傻姑一只手掰开花瓣,另一只手在内唇上抚摸着,黏湿湿的,傻姑一边摸着,一边喘息着说道:“其实傻姑很早就知道这样子会带来快感了,差不多每隔看小说请到第一文学几天,傻姑就会对着镜子做一次,每次看到自己象在呼吸的**时,傻姑就更容易丢身子,唔……哥哥你这样子看妹妹那里……妹妹都快烧起来了……”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