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早餐,李庭就和郭芙一起朝军营走去。

    看着清冷的街道,李庭就非常的不满,原因很简单,黄蓉一心一意为南宋鞠躬尽瘁,为襄阳城付出了那么多,没想到这些无知的市民就像老鼠一样躲在家里。等蒙古军队杀进来,他们又会开始唧唧歪歪的,说什么宋军护城不利,唉~~也许中国的历史就是如此。

    一代换一代,换来换去还是不能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在李庭的脑海里,似乎就对李世民统治的中唐最期盼了,可惜他现在是重生在充满战乱的南宋末端,不过这正好让他有了展现自己的机会。

    乱世出英雄。

    李庭要做的不仅仅是英雄,世而是一代艳帝!

    只要是看得上的美人,他都要尽数收进囊中,管她有没有老公,有的话就直接杀掉或阉掉,靠~~这才是最拉风男人的表现。

    郭芙望着李庭那张有点严肃的脸,忙问道:“老公,你脸色好像臭臭的,怎么了?”

    李庭回过神,望着近在眼前的军营,嬉笑了下,说道:“没有呀,我是在想当着那么多名什么狗屁将军的面怎么说话,我怕哑巴了啊。”

    郭芙“噗哧”地笑了下,说道:“世界上也有老公怕的事情呀,真是奇迹哟。”

    “嗯,是啊,我也觉得很奇迹,好了,要进军营了,要有淑女形象噢。”

    郭芙扬起眉毛,扁着嘴巴,道:“芙儿从小就不是淑女,要我假装淑女,会很难受的,就像叫老公扮女的给别人那个一样。”

    “也对,能保持本性确实是一种财富呀,”李庭颓然叹气。在李庭内心世界里,还没有上大学的他也是喜欢保持本性的,可大学人际关系实在太复杂了,无论是部门、班级还是宿舍,都必须提高警惕而已,大学就是个小社会嘛~~

    上大学李庭并没有学到什么,学到最多的就是做*的技巧,苏晴还是他的第一个试验品,可惜一射就精尽人亡啊。

    “不知道苏晴怎么样了,”李庭嘀咕了句。

    “谁是苏晴?”郭芙忙问道,可以让李庭这么魂不守舍的女人,估计是郭芙所不能想象的。

    “没什么,到了,”李庭站在了军营外。

    “郭大小姐好,”正在军营前巡逻的士兵忙问候道。

    “嗯,好好努力,”郭芙露出迷人的笑容,接着李庭就和郭芙一起走向正中间的大本营。

    走到大本营外面,李庭并没有听到讨论声,里面奇静无比,就像停尸房一样。

    一点不懂礼数的郭芙拉开帘子一角朝里望去。

    “你杨大哥来了没有,”里面传出黄蓉的声音。

    站在外面的李庭干咳了两声,装得非常的正经,然后就走了进去。

    里面有五个穿着统一亮晶色盔甲的中年男子围坐在一起,黄蓉则坐在他们之间。李庭一进来,他们都紧盯着李庭,脸色非常的难看,就像死了爹妈一样。

    郭芙很是知趣地放下帘子,踩着轻巧的步伐行走在军营内,她虽然不学礼数,可这种讨论军事机密的场合他还是知道不能瞎参合的。

    见气氛有点僵硬,李庭就干笑了声,说道:“诸位元老好,我是杨过。”

    “哼!郭靖死了,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东西也想来做统帅,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几个独了,也轮不到你这个杨康之子做统帅!你能干什么,看你那张脸,就只能女人罢了,知趣的赶紧滚出去!”一位留着白花胡子的将军气愤愤地叫道。

    一看到那种臭脸,李庭就很不到逃出粗大的**拍死他,可现在他们是领滴军的诸位将军,不管昏庸与否,李庭都必须装得谦卑一点才行,不然后面的事就不好进行了。“抱歉,我这张脸确实长得有点小白,不过我的爱国热忱和诸位一样,”李庭往前走了几步,继续说道,“我虽是杨康之子,但这并不代表我会像他那样子背叛宋朝,请诸位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南宋正处于灭亡的边缘,如果诸位不能同仇敌忾,估计我们就要做亡国奴了。”

    李庭的一番话虽然很有道理,可那个老将军顽固得很,要让他改变初衷,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霍地站起来,指着李庭,叫道:“小毛孩,你给我回去吃奶,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孟将军,此事可慢慢商谈,”另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忙说道。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谢冀亮,你看看他这身打扮,哪里像是来打战的,简直就是花花公子一个!”

    李庭看了自己这身羽白色的长袍,显得有点不奈,又不是他不愿意穿正式一点的,只是找不到合身的军服嘛。

    “晚辈有失礼数,抱歉,”李庭陪笑道。

    “孟将军,谢将军,你们都坐下来吧,靖哥哥死时就有遗命,要将统帅一职托付于过儿,靖哥哥眼光向来很好,我认为大家都应该相信靖哥哥才对,”黄蓉终于开口说话了,她知道孟珙的思想像石头一样坚硬,所以看他那副怒狮样,黄蓉就不想火上浇油了,现在和孟珙有深交的谢冀亮既然开始劝慰孟珙了,黄蓉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任由孟珙欺负李庭,毕竟她已经和李庭欢好过了。

    “看你能搞出什么花样!”孟珙冷哼了声就坐到位子上。

    (孟珙和谢冀亮都是历史上记载的抗蒙名将,并不是小九编造出来的)

    其他几位将军都没有说话,眼神显得有点慵懒,看来并不喜欢战争,或者说他们只不过是蛀虫而已。

    “过儿过来坐吧,”黄蓉招呼道。

    李庭点了点头就走过去,一坐下去,他就特意将背上的轩辕剑接下来,轻放在桌上。

    众将军一看到轩辕剑,都傻眼了,孟珙表情僵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活了六十多岁,可从来不敢想象自己会看到这把只有在古书才有记载的圣剑,他的手经不住摸过去,看着书写传奇的轩辕剑,孟珙就呆在那里了。

    那三个眼神慵懒的将军都坐直了身子,眼珠子转都不转地看着轩辕剑。

    谢冀亮眼神还算正常,只是用温和的目光去打量轩辕剑。

    看着这几个人的神情,李庭就暗笑了数声,我靠~~一把轩辕剑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子,我如果将我的美女军团召出来,你们岂不是直接阳萎掉!

    “小兄弟,这把轩辕剑从何而来?”谢冀亮笑着问道。

    “回谢大哥,这把剑是我在来襄阳的路上无意得到的,那时我失手落崖,幸得独孤求败前辈驱使的神雕所救,并在崖下寻得轩辕剑,一切都是无意的,”李庭说道。

    “小兄弟果然谦虚,确实有大将之风,我谢冀亮说句公道的话,你要做统帅可不是郭靖或者黄蓉一张嘴巴可以搞定的,你必须有实力才行,”谢冀亮顿了顿,确定在场的人都集中听他说话后就继续说道,“你如果没有实力,就算给你做了统帅也没有实际意义,只要士兵不听从你的,你就连一个走卒都不如,所以我就希望小兄弟能拿出一点成绩给我们看,如果我们满意了,自然会让当统帅的,古话有言以德服人,而我就改编一下,以实服人。”

    “那你要我怎么做?”李庭问道。

    “不是我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还是你自己权衡一下吧,”谢冀亮笑道。

    孟珙点了点头,说道:“老夫此身最敬重有才有能之人,如果你能用实际行动说服我,我一定会将统帅一职双手奉上!”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反驳,”李庭想了一会儿,臼道,“不知忽必烈是否在军营内?”

    “他不仅在,连他的大小夫人都在,”一个有点尖嘴猴腮的将军抱拳道。

    “给我一个时辰的时间,我带着他的头颅来见各位,”李庭说道。

    “过儿,你别意气用事!”黄蓉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拿到忽必烈头颅这种事情,黄蓉连想都不敢想,没想到李庭说得如此的轻松,黄蓉实在不明白李庭在想什么,无论做什么事情,尊重实际是最基本的啊。

    第一文学

    “小兄弟,这种事情不是儿戏,”谢冀亮附和道。

    “哟,有好戏了,”那个尖嘴猴腮的打了个呵欠。

    孟珙盯着李庭那张俊朗的脸,说道:“我这人嘴巴就是臭,你大可不必如此放言,这样子老夫会觉得是我让你犯险。”

    李庭大笑了声,说道:“我杨过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诸位将军就回去准备迎战蒙古军的事吧,只要看到敌营着火了,你们就可以大举进第一文学攻了。”

    “你说得太轻巧了,一点都不尊重实际,忽必烈修为甚深,黄蓉上次和他交手的时候都险些丧命,而且他还有金轮法王做护法,不是说杀就可以杀的,”孟珙叫道。

    “那各位就是不相信我了?”李庭大笑了声,“不管成功与否,对各位都没有什么损失的,不是吗?”

    “我们不要管了,让他去吧!”一个将军嚷道。

    “如果过儿一意孤行,那伯母也没有办法了,”黄蓉干笑一声,“那各位将军就先退下吧。”

    “走吧,酒还没有喝完呢,”尖嘴猴腮的将军第一个跳起来,转身就走。

    “孟将军,我们也走吧,”孟珙站起身,走开几步,回身一视李庭,淡淡一笑,“祝你好运。”

    等帐营里都没人了,黄蓉才开口问道:“过儿,这件事你有多大的把握,告诉我,别隐瞒!”

    看着黄蓉那张鲜红的嘴唇,李庭一下就将她抱住,在她脸上亲了下,说道:“当然是百分之一的咯,你以为我喜欢去亲近阎王爷啊。”

    “别……快放开……会给人看到的……”黄蓉推搡道。

    “这里是主帅帐营,谁敢进来?!”李第一文学庭的手在黄蓉下巴来回着,说道,“在去刺杀忽必烈之前,蓉儿,你就给我一次吧,想死你了。”

    黄蓉脸上浮现阵阵红晕,忙说道:“在这里真的不行,被看到就完蛋了。”

    此处有删节

    “啊……”得知自己将女性最私密的地方暴露在李庭眼前,黄蓉就差点晕厥过去了。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