亵裤一失,一股清香的味道扑面而来,李庭闻得是份额的惬意,却不敢有太多的怠慢,毕竟这里是帐营,如果等下有什么士兵进来报告军情,那他就完蛋了,虽然他嘴巴上是说得很安全,可未来是难以预料的嘛,李庭又不是什么大罗神仙。

    李庭调整好姿势,握着**就在花瓣前磨擦着。

    “过儿……伯母好害怕……就像看不到我们的以后一样……”黄蓉呼吸已经变得急促,眼睛缓缓闭上,连帐营的帘子也懒得看了,反正待李庭插进去了,就算有人要进来也难以阻止了。

    “呲”的一声,李庭就插进了暖湿的**内。

    “唔……过儿……好满……章一下子就进去了……好舒服……”黄蓉小声说着,双腿已经勾住了李庭的虎腰。

    “过儿做完就去取忽必烈首级,蓉儿要保佑我成功,如果失败……”

    李庭话还没有说完,黄蓉就用纤细的手指捂住李庭的嘴巴,小声道:“嘘~~我不许你这样子说……不管如何一定要平安回来……我会在这里等着你……如果你不回来……那芙儿阂怎么办……”黄蓉眼角已经湿了,看来她现在是已经将身心都交给李庭了。

    此处有删节

    黄蓉突然直起身子紧紧抱住李庭,低哭道:“我也丢了……”

    享受片刻后的温馨,李庭就整理好衣服准备出征了。

    黄蓉依在李庭身上,呢喃道:“过儿,你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来,如果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你可不能让孩子没了爹。”

    李庭捏了下黄蓉光滑的脸蛋,大笑了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带着忽必烈的首级回来见你,好了,我要先走了,记住,等芙儿进来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和她说我取敌营了,她年纪还小,很容易冲动的,我怕她会跑去找我。”

    “过儿年纪虽小,却如此懂事,伯母很宽慰,你放心吧,芙儿那边的事我会解决的,如果敌军把守很严,过儿就别逗留太久,就算拿不到忽必烈的首级也没事,”黄蓉轻声说道。

    “嗯,那过儿去了,”李庭拿起桌上的轩辕剑转身就走。

    走到帐营外,李庭正看到郭芙踏着轻巧的脚步走来。

    “老公,要去哪里呀?”郭芙真想一把扑进李庭怀里,可这里太多人了,她不敢太过于嚣张,只好装作腼腆地站在李庭面前。

    李庭打了个呵欠,淡淡道:“刚刚和几位将军商量了下,我现在要去做一点事情,在里面等你呢,你赶紧进去吧。”

    “老公要去做什么呀?芙儿也想去,”郭芙嬉笑道。

    “男人的事情,”李庭吐了吐舌头。

    郭芙摊开双手,嘀咕道:“又不知道老公要去搞哪家的黄花大闺女了,算了,我不去瞎参合了,老公要注意身体呀,不然我会心疼的,”郭芙贼贼一笑,与李庭擦肩而过就走进了帐营内。

    “好久没有锻炼过身体了,”李庭轻笑了声,似乎想用笑意打消心头的不安,他虽然拥有轩辕剑,可世事诸多变换,他有不是主神,哪能完全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呢。

    离开襄阳城,李庭就吹着口哨让神雕从遥远的天极飞过来。

    神雕落地,左看看右看看,确定这里没有女人之后,它才安心地蹲子,让李庭骑上来。

    敌营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李庭却还没有计划好该如何取到忽必烈的首级,他突然抖了子,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喃喃道:“我知道该怎么对付所谓的名将了,既然你的大小老婆也在敌营里,那我就当着你的面草了她们,让你在受尽屈辱之后死掉,”李庭仰头大笑着,似乎已经看到忽必烈为了救他的大小老婆而跪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草他大小老婆的镜头。

    离敌营只有一里多的时候,李庭就降落在了地面上,看着前面一望无垠的平原,看着那如火柴盒一样的敌营帐篷,李庭似乎多了几分的不安。如果这里有树做为掩护就好了,可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就连可供躲藏的凹处都找不到一个。

    ‘欣儿,你现在又有任务了……’

    ……

    当李庭独自一人出现在敌营前的时候,上百名拿着弯刀的蒙古军就蜂拥而出,将李庭围得水泄不通,看着李庭那微微翘起的嘴角,蒙古军就像预感到什么似的,只是站在那里僵硬地拿着弯刀,就连空气都想凝结了一般。

    僵持了一会儿,前方的蒙古军就朝两边散开,一名长得高大威猛,戴着一定绒边帽的黑胡男子出现在那里,他用深邃的目光扫视李庭一圈,便用对待奴隶一般的音调问道:“你这个汉人,胆敢独自来到我军营,不想活了是不是?!”

    李庭轻笑了声,询问道:“看大人仪表不凡,应该就是受蒙古人爱戴的忽必烈大将军了吧?”

    “正是,速速报上名来,否则当场处死你!”忽必烈叫道。

    李庭观察着忽必烈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看到金轮法王,在李庭记忆里,金轮法王就是那种有点粗犷,并拿着金轮的猥琐男。“我只是无名小辈罢了,名字不说无妨,忽必烈将军,我这次只身而来是要献上宝物的,”李庭取下背上的轩辕剑,慢慢拔出鞘。

    周围的士兵都有点骚动了,如果李庭敢乱动的话,估计就会冲上去将李庭剁成肉碎,李庭才不怕他们呢,他的内功修为极深,又修炼蛤蟆功。他怕的是打草惊蛇,不能手到擒来忽必烈这个养的。

    “竟然是你们中原失落已久的圣剑轩辕剑?!”忽必烈口而出,面色极为惊讶。

    李庭将轩辕剑收回鞘,说道:“我虽不懂忽必烈大将军是否是爱剑之人,不过一心想把这轩辕剑送至大将军手上,毕竟圣剑只能配圣人。”

    “你这句话说得好,交出轩辕剑,我就可以放你回去!”忽必烈哈哈大笑道。

    “可以,”李庭拿着轩辕剑就走过去。

    “不许靠近忽必烈将军!”这时候,李庭期待已久的金轮法王终于出场了,他握紧手中的金轮,如鹰般锐利的目光直盯着李庭手中的轩辕剑。

    “我并没有恶意,如果有的话,我就不会只身而来,”李庭指了指自己的脑门,“我不是笨蛋。”

    金轮法王伸出手,叫道:“将轩辕剑抛过来,让老夫辨认毡。”

    “毡不是你说的算,你以为你的眼睛能同忽必烈大将军相媲美吗?”李庭笑出声。

    “你……”金轮法王压住心中的怒火,眉毛横起,看样子如果没有忽必烈在场,他估计已经开杀戒了。

    “我也知道金轮法王的担心,忽必烈大将军,我这就将轩辕剑抛给你,接住噢,”李庭装得非常的大方,用力一抛,轩辕剑就以抛物线落入忽必烈手里。

    忽必烈颤抖着双手,粗糙的手指在剑上来来回回移动着,就像是在自己的女人一样。

    栖身在轩辕剑内的李嘉欣看着忽必烈那张坑坑洼洼的脸,她就恨不得献身杀掉他,可任务重要,这种事情就等到后面再说吧。

    “杀了他!”金轮法王大叫道。

    “如果连忽必烈大将军都不守诺言,那以后又有哪个汉人敢来投靠大人?!”李庭喝道。

    “住手!”忽必烈举手@

    制止住骚动的蒙古军,笑道,“你这个汉人这么有诚心为我取来轩辕剑,我怎么会恩将仇报呢,这样子吧,我会安排一个帐营给你住,待我军攻克襄阳城后,我就会放你回去。”

    听忽必烈这样子说,李庭嘴角就露出一丝难以窥见的笑意。一切的一切都和李庭想的一样,忽必烈这只老狐狸怕蒙古军的兵力暴露,又碍于面子不敢杀他,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软他,就想等到今天攻下襄阳城后再将他放回去。老狐狸啊老狐狸,你可知你碰到的是一个现代大学生,那点伎俩怎么可能会奏效!

    “谢谢大将军的美意,”李庭轻笑了声。

    “爹爹,外面好热闹呀,”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小女孩突然拉着忽必烈的巨手探出个头看着李庭,一脸的天真烂漫,似乎与这里的氛围一点都不合拍。

    “丢丢,你快点进去找,这里没有你的事,”忽必烈着女儿丢丢的小脑袋说道。

    李庭锐利的目光落在丢丢身@

    上,看着这个才刚刚开始的小女孩,李庭似乎已经看到她哭着被自己草的场面。要让一个男人完全丢失自尊,那就用最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他,遍他的妻子女儿!

    丢丢吐了吐舌头,小声道:“丢丢知道啦,”说着,她扭身就消失在人群里。

    “将他安排在东营,”忽必烈叫了声就扭身而走。

    金轮法王冷哼一声也跟在了忽必烈身后。

    接着,李庭就在一名蒙古军的引导下朝东营走去。

    李庭回头看着正消失在帘子下的丢丢,暗暗道:小处*,等着哥来开发你吧!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