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果敢动我女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忽必烈嘶吼着。

    在外面一直徘徊着的金轮法王又叫道:“大将军,就让我进去杀了那个汉人!”

    于情于理,忽必烈确实应该让金轮法王进来,可一想到自己的夫人和女儿都光着身子,而且塔莉塔娜都如此暴露,这样子忽必烈怎么敢放金轮法王进来,男人的尊严让他难以抉择。

    李庭着丢丢那张红得像苹果的脸,说道:“伟大的忽必烈大将军,你就让金轮法王进来看一看这香艳的场面吧,或许他也会加入,看他长得那么的壮,估计很大根吧。”

    “你……”忽必烈直指着李回庭,就想将他撕碎,若不是怕自己的亲身女儿被李庭杀死,忽必烈早就行动了。

    “我?我怎么了?我只是想让你女儿尝一尝滋味,也不知道十三岁的小女孩下面会不会湿,”说完,李庭的手就在丢丢短裤上流连着。

    “你要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摆你不要动我女儿,”忽必烈叫道。

    “跪下给我磕头,”李庭叫道。

    忽必烈身子硬在那里,愤世嫉俗般的目光直盯着李庭。

    “不跪是吗?”李庭解开了丢丢皮衣的扣子,往两边一拉,丢丢的小肚兜就扑入忽必烈眼帘。

    “不要!”忽必烈咬牙缓缓跪向地面。

    “夫君,这种事情真的不能做,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忽必烈啊!”塔娜抱着身子叫道。

    “夫人,我……”忽必烈低着头,男人的眼泪絮絮落下。

    看着一代名将都给自己下跪了,李庭更加的得意,看了几眼这个双眼透露着恐惧与逼人灵气的丢丢,李庭的手指就在她那还没有的胸前徘徊着,摸了好久,李庭才摸到一颗小豆豆,像米粒一般大小。

    “我夫君都这样子做了,你还敢碰我女儿!”塔娜失声叫道,像看一直野兽一样看着李庭。

    李庭眯眼笑着,说道:“我只是叫他跪下,并没有说他跪下之后我就不会动他女儿。”

    “你!”忽必烈暴跳而起,像疯子一样冲过去。

    李庭站在那里动都不动,只是用轻视的目光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忽必烈。

    离李庭越两丈的时候,忽必烈就止住了脚步,原因很简单,他的脖子上被李嘉欣驾着一把弯刀。

    没有被束缚住的塔娜也冲了过去,胸前那对玉女峰就上下乱摇摆着,十分的有节奏感,李庭一边看着塔娜不断磨擦着的花瓣,一边拿起放在桌上的轩辕剑,悄然拔出鞘,指着塔娜,说道:“如果你还要命的话,那就不要靠近,否则我立刻杀了你!”

    如果自己的女儿都被侮辱了,那塔娜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不管李庭说什么,在母爱驱使下的塔娜绝对不会改变前进的方向。

    离李庭只有五米的时候,塔娜就扑了过去。

    李庭眼神一冷,说道:“不服从我的女儿我一般会让她变成千人骑,不过似乎你连这个资格都没有,”李庭话一说完,他就朝前走一步,手中的轩辕剑已经刺向塔娜。

    “唔……”塔娜身子颤抖着,整个人就软倒在地,李庭并没有杀了她,而是用轩辕剑将她敲晕掉,如此美丽可人姐妹花,李庭哪舍得杀了她们,一起草才有滋味嘛。

    李庭将轩辕剑放到桌上,看着倒在地上掉的塔娜,就说道:“你想死还没那么容易,我要好好的调教你!”

    “塔娜……”忽必烈眼中已经涌现血泪。

    塔娜一晕过去,丢丢就觉得她已经死掉了,她就更加的害怕,上唇咬着下唇,战战兢兢地看着李庭那双深邃的眼睛。

    “乖孩子,别怕,哥哥不会伤害你的,会让你舒舒服服地活着,”李庭爱怜地着丢丢,正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破了这个小,从理性角度看不不该破掉的,可李庭总是想尝试,想知道这种未成年能不能承受得住自己的野蛮袭击。

    “快放了我女儿!!!”忽必烈嘶吼着。

    偏偏李庭这个人就是吃软不怕硬,见忽必烈如此的执着,他就更上劲了,手绕到后面就解开丢丢小肚兜的绳子,解开,就将那件包裹着小豆豆的肚兜扯下来,直接抛到忽必烈跟前。看着肚兜那小得可怜的豆豆,就像一块被蚊子叮过肿起来一样,虽有点突出,却连把住的可能性都没有。

    单单看,根本不知道她是男是女,而那张稚气却含着耽秀气的脸已经表明她就是个小女孩。

    “你这畜生!”忽必烈狂叫着。

    李庭扬起眉毛,低下头,灵活的舌头随即在小女孩小豆豆上舔着,还用牙齿轻轻磨擦着。

    “嗯……唔……”十三岁的丢丢轻声叫着,也不知道是有感觉了还是很害怕。

    “一点手感都没有噢,”李庭轻笑着,眼睛就定格在丢丢微微隆起的短裤处,虽说才十三岁,可终归是个女性啊,不管年龄如何,这里总是会有所期盼的。

    李庭解开了丢丢的裤腰带,用力一拉,就将她的短裤掉,只剩下一件贴身的亵裤,接着,李庭又将这最后一件防御也扒掉。

    此处有删节

    “动起你的小手吧,上上下下地搓着,这样子哥哥会很舒服的,也会放了你爹,”李庭引诱道。

    “真的?”小丢丢忙问道,小手则开始握着那根和她手臂差不多粗细的**套弄着。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李庭嬉笑着。

    看到女儿光着身子替李庭打飞机的一幕,忽必烈血都差点吐出来,他一边用手敲打着地面,一边叫道:“丢丢,别做这事,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爹的!”

    站在外面的金轮法王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掀开帘子,又没有那个胆量,只好再次叫道:“大将军,就让我进去杀了那小子吧!”

    忽必烈嘴唇已经咬出血,叫道:“我说了,没有我的命令,你无论如何也不能进来,除非……我死了!”

    “这笨蛋!”金轮法王小声骂道。

    “啧啧,小丢丢很有潜力嘛,才弄了一下下就有点技术含量了,”李庭夸赞道。

    “你等下要放了我爹爹呀,”小丢丢天真的双瞳里倒映着恶魔李庭的影子。

    “当然,”李庭继续轻巧地答道,顿了顿,又补充了句,“如果你可以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我绝对满足你的要求。”

    “哥哥说吧,”丢丢见有希望了就忙问道。

    李庭将丢丢放在桌子上,指着自己的**,又指了指丢丢的花瓣,说道:“你只要能让哥哥这根东西插进去,我就放了你爹。”

    丢丢困惑地看着李庭那根庞然大物,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那紧闭着的花瓣门,喃喃道:“这不可能的呀,哥哥的太大了,我的太小了。”

    “没关系,你看仔细了,”李庭马上运起伸缩功,将**缩小了一倍多,然后就说道,“这样子怎么样?”

    丢丢扁着嘴巴,“还是太大了。”

    “难道你想要牙签呀,”李庭大笑了声就抓着丢丢的双腿,埋头其中,伸出舌头就开始在紧密的细缝上来来回回舔着。

    见自己的女儿被侵犯,大男人忽必烈再也忍不住了,如果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李庭破掉,那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忽必烈抓住李嘉欣手幻化成的弯刀,猛地一用力,喉咙被割破,鲜血马上喷出来。

    “丢丢……塔莉……”忽必烈嘴巴张合着,身子颤抖片刻后就倒在了地上,眼珠子则盯着正被舔着花瓣的丢丢。

    丢丢一看到自己的爹死掉的时候,她就哭了出来,叫道:“哥哥你骗人,哥哥你骗人,明明说不杀我爹爹的。”

    “我没有杀他,是他自己寻死的,”李庭立马为自己辩解。

    “你这大骗子!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杀了你!”爹爹哭着叫道。

    “那我就等着你长大吧,在你要报仇之前,我都会一直照顾你的,直到你有决心向我报仇为止,”李庭温和地笑着,用双手掰开嫩红的花瓣,细细看着像在呼吸的膣道深处那层透明的膜,“就快得到了噢。”

    “我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丢丢稚嫩的脸上浮现着杀意,可十三岁的她能做什么?

    李嘉欣见忽必烈已经死掉,她就走到桌边,看着塔莉还在涌出**的花瓣口,李嘉欣就飘起来,这整个人压在塔莉身上,用那迷人的笑容看着塔莉饱含恨意的眼睛,淡淡道:“你的男人死了,就让我来安慰你吧,记住噢,我们都要得到快乐的,”李嘉欣的花瓣与塔莉糜烂的花瓣紧紧贴在一起后,李嘉欣就开始揉着自己的并大肆地扭动腰肢,让两人的花瓣不断磨擦着。“唔……唔……这样子就已经很有感觉了……好舒服啊……真的太幸福了……你里面的水一直流出来……将我都弄湿了……”

    李庭看了眼小了一号的**,嬉笑道:“小丢丢,我现在就让你尝一尝做女人的快乐之处,”说完,李庭的手指就硬生生地插进小丢丢狭窄的膣道内,实在是太紧了,紧得让李庭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记得开始十七岁的晓沁的时候都不会这么的紧,看来之前和之后果然有很大的差别。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