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李庭问道,他对那个幼颜美.人可有着十二万分的兴趣。

    符敏仪用手指弹了下李庭半软半硬的男根,说道:“小哥,你就不能听姐姐一次吗?不让你去总是有我的道理的,我又不会害你。”

    李庭暗暗道:我骑马到终南山也要一个多月,那还不如将这一个月花在这边多收点美.女,也好填充一下空虚的女儿国嘛。打定主意,李庭就说道:“既然姐姐这么说,那过儿就不勉强了。”

    “我还没有问你名字呢,”符敏仪笑出了声。

    “杨过,亲切点就叫我过儿还吧,”李庭报以微笑。

    “名字简单好记,不错,你可以直接叫我小仪,好了,不早了,我现在就送你过山吧,再晚一点就有吸血蝙蝠了,被盯上就完蛋了,”说着,符敏仪就拿起旁边的衣服准备穿上。

    李庭忽然抓住了符敏仪的手,空出的手在她潮湿的花瓣上搓着,说道:“就让过儿再满足小仪一次吧,”说完,李庭的手指就插进去。

    符敏仪嘴巴张开,双腿就经不住夹住李庭的虎腰,说道:“谢谢小哥。”

    李庭邪邪一笑,说道:“这算是谢礼吧,”说完,他竟在符敏仪身上,握着男根在花瓣处摩擦了几下就“呲”的一声插进去。

    “啊……”符敏仪叫了声就差点晕过去,谁叫李庭这么心狠呢,一进来就是顶到花蕊。

    经过近半个时辰的耕耘,李庭硬是让符敏仪丢了五次身子,这对于一般的女性来说是太过于频繁了,不过这全都在李庭的计划之中,如果不让符敏仪丢得连路都走不了,估计她还是会一心叫自己连夜过天山吧。

    李庭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符敏仪则依在他腿上睡着了,手还抓着李庭的男根,看着睡着的符敏仪,李庭的手在她发间fu摸着,轻叫了声,“小仪,小仪,你睡看小说请到第一文学着了吗?”李庭又假惺惺地摇了摇,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李庭就轻笑了声,手在她弹性十足的脸蛋上摸着,慢慢爬下去,抓着那两颗大肉球就久久不舍得放开。

    “哦,”符敏仪含糊地嘟喃了声,似乎是李庭的手让她感觉到痒了,松开李庭的男根,手就在肉球上抓着。

    李庭以最小的动作收回自己的双腿,将符敏仪抱起来,慢慢走向寡妇村。

    走到村口的时候,李庭就将符敏仪放到一旁的石碑上,温和地笑着,说道:“过两天我们还会再遇的,”看着灯火稀疏的寡妇村,李庭劲微叹气,自语道:“如果是男人你们都要,那你们就是千人骑了,我对你们一点兴趣都没有,”李庭耳朵动了动,确定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他就扯开嗓子干咳了几声。

    “有男人?”一个声音响起。

    “嗯,嗯,我也听到了,赶紧去找,我下面这几天都是用萝卜塞着的,好不爽,赶紧抓来,先我们两个搞几次。”

    “好,走!”

    李庭转身就跑,像一阵风一样,瞬间就跑到了四里外,回想着刚刚那两个寡妇的讨论,李庭就吓出了一声冷汗,自语道:“看来就算派再多的精兵也敌不过这些仅靠一个洞就可以榨干无数男人的寡妇。”李庭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有被寡妇跟踪后,他就迈着轻松的步伐朝天山走去。

    李庭虽出生在农村,可这么抖的山他还是第一次爬,若不是仗着一身的轻功,估计他早就累得趴在那里吐舌头了,单从这点看,他还真佩服符敏仪。望着呈四十度朝上蔓延的小路,李庭就自我安慰道:“没事,上去之后就会看到好多好多的处.女,见一个破一个,快哉,快哉,”自我安慰完,李庭就继续涉途了。

    走了好一会儿,李庭就看到路旁立着一块被杂草遮盖住的石碑,蹲地扒开杂草,三个篆体大字就映在李庭眼帘中。

    “飘……渺…峰……”李庭结巴地读道,他虽然没有识过古代的文字,不过依文字的构造,再结合此地,他不想认出来也难。

    如果这里是飘渺峰山脚,那么上去还有断魂崖、十足岩、百丈涧、仙愁门,通过仙愁门之后才算接近飘渺峰,再上去就是传说中只有处.女还能逗留的灵鹫宫了。

    李庭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自语道:“处.女的味道,真香,”他忽然捂住了鼻子,低头一看,脚边竟然还有一驮牛屎!李庭口味大失,捂着鼻子就往上爬。

    断魂崖是一条如蛇盘山的小路,最宽处只有四丈,最窄处只允许一只脚同行,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李庭向来有恐高症,一想到自己必须通过这条像通往阿鼻地狱的断魂崖,李庭腿就开始发软,两天之后他才知道其实还有一条宽敞的路可以上灵鹫宫的,以前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弟子都是从那条路上去的。

    李庭拍了拍,安慰道:“老子阅女无数,现在就要去收了天老童姥巫行云,老天爷你可要保护我,可别让这么伟大的大英年早逝,”李庭右脚踩上四丈宽如蛇般攀岩的小路,他的腿就更软,他是非常想用轻功的,可对于目的地都不明确的飞行,他是不会尝试的。

    想了一会儿,李庭就想吹口哨召唤神雕了,又怕会被精明的天山童姥发现。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要想操童姥就必须挑战自己的极限!

    “李庭一定行的!”虽然来到了神雕的世界,虽然替代了杨过的身份,不过李庭从来没有忘记“李庭”才是自己的真名。

    李庭深吸一口气就迈出了第二步。

    李庭花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才通过半里的断魂崖。

    他回头看了眼迷雾飘渺的崖底,就不得不佩服自己的。

    第二道关卡就是百丈涧了。

    眼前的百丈涧并没有像名字一样有着百丈的瀑布,李庭甚至连水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他的心里就没有底了,武侠世界里面陷阱向来多,如果这是个陷阱,估计他这条小命矩呼哀哉了。

    在百丈涧停了一会儿,李庭还是果断迈出了第一步,踩着干涸的河床,再看着上方的瀑布口,李庭就忙加快了速度朝前跑动。

    简简单单通过百丈涧后,最后一道关卡就是仙愁门了。

    其实仙愁门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李庭只看到旁边立着一块石雕像,李庭可看不出雕像有什么忧愁的。

    “有名无实,”李庭嘀咕了句就走过去。

    ……

    通过一条长约半里长的青石大道,李庭就看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露出一麟一角,可惜两边都有两丈高的高墙围着,不然李庭就可以饱揽无余了。

    来到大门前,李庭就有点犯闷了,照理说飘渺峰是严外人踏足的,这里的守卫不可能如此的松散,难道她们会认为一个符敏仪可以成为她们的守护神吗?绝对不可能!

    就在李庭用他那发达的大脑思考问题之际,一把冰凉的剑突然架在他脖子上,接着,他背上的轩辕剑就被人取走。

    “当啷”一声,轩辕剑就被对方抛到身后。

    “你到底是何人,竟然擅自闯入飘渺峰?!”声音非常的清脆,却让李庭提高了警惕。

    李庭笑了声,说道:“我迷路了。”

    “笑话!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人迷路了还敢上天山,方圆五百里的人都知道这里是天山童姥的地盘,你难道会不知道吗?告诉我,你是不是李秋水派来的奸细?!”

    李庭眼珠子一转,就大笑了声,说道:“不错,正是家师派我过来,如果你杀了我,估计李秋水会派金兵进攻飘渺峰!”

    “这个.人,我梅剑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我必须带你去见童姥,让你把全部的事情兜出来,”说着,梅剑就用剑背拍了拍李庭的后背,说道:“快点往前走!”

    “梅剑,”李庭笑了声,说道,“梅剑,兰剑,竹剑,菊剑,怎么就你一个人把门呢?”

    “多余的话你别问,再说话我就杀了你!”梅剑喝道。

    李庭闭上眼睛,马上和轩辕剑内的剑灵李嘉欣交流,轩辕剑发出细微的声响就飞起来,之际飞出鞘之后就架在了梅剑的脖子上。梅剑脸上顿时冒出汗水,不解地叫出声,“不可能的,明明感觉不到气息!”

    李庭大笑了声,反身就夺过梅剑的佩剑,顺手就扔进根本看不到底部的悬崖下,说道:“如果是李秋水亲自来了,你觉得以你的武功能感觉到吗?”

    看着眼前的梅剑,黑色斗篷披身,里面穿着粉红看小说请到第一文学色的贴身衣服,肚兜就看不到了。长发束起,清纯的面孔散露着明了的惊愕,黛眉汪眼,翘鼻朱唇,脖子上围着黑色的丝巾。还穿着黑色的长裙,只能看到脚关节处。

    包得严严实实的,就像粽子一样,李庭多看了几眼就想将之光,毕竟脸蛋长得如此迷人,身段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想了片刻,李庭就走过去,手触到她的玉女峰。

    梅剑脸色大变,碍于轩辕剑的存在,她只能瞪着李庭,并没有多大的反抗之意,小声喝道:“如果你胆敢动灵鹫宫的人,你就别想活着回去!”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