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李庭轻笑了声就解开梅剑胸前的细绳,斗篷随之掉落在地。

    梅剑自小就出生在飘渺峰,她见过的男人就是那些对自己十分依从被生死符控制的帮派人士,从来没有被男人如此轻薄过,自尊心让她举手就劈向李庭,才不管脖子上是不是被剑驾着,如果这样子被这个男人侮辱了,那她哪里有资格再呆在飘渺峰?

    李庭脖子一歪,避开梅剑的突然袭击,反手抓住梅剑的手臂,嘴巴厩上去,舌头伸出来,就像品尝美味一样将梅剑的手指含在嘴巴里吮.吸着。

    “你这色.狼!”梅剑叫道。

    “我还要做更色的事情,”七李庭冷冷一笑,随即与李嘉欣进行沟通。轩辕剑慢慢飘起来,剑锋指着梅剑的后背,一道亮光划下,轩辕剑在梅剑后背上划出一道亮光之后又架在了梅剑的脖子上,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可实质完全不一样。

    一声丝布的碎响,梅剑那套黑色衣服就裂成两半,朝两边分开。

    “呀!”梅剑惊叫了声就抱住玉女峰。

    李庭冷冷一笑,手像幻影一样在梅剑前身活动了下,那些被轩辕剑划成两半的衣服随即抓在了她的手里,李庭摊开手中的斗篷、粉红色贴身衣、绣着荷花的肚兜以及那件充满迷人气息的亵裤,他就忍不住放在鼻下闻了闻,并问道:“清香的味道,和之前闻过的一样,你们灵鹫宫的女人的味道都是这样子的吗?”李庭顿了顿,看着面色苍白的梅剑,问道,“你为什么一直遮住上面,下面那粉红色的地方就不遮了吗?看起来好嫩。”

    “呀!!!”梅剑的叫声更甚,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蜷缩着双腿遮住女性最神圣的地方,并用憎恶的眼神狠狠盯着李庭。

    如果梅剑不是那么在乎自己的身体暴露在李庭眼前,也许她还可以挣扎一下吧,可惜一切都在李庭的预料之中,像梅剑这种十八岁左右的少女都非常的单纯,保护圣地成了她的第一项追求。“其他的师姐妹一定听到了我的叫声,你如果再不滚蛋,绝对别想活着离开飘渺峰!”梅剑还在装强,她可能还不知道李庭有多么的恐怖,尤其是当他光衣服之后。

    李庭闻了下梅剑的亵裤,说道:“估计她们的气味也和你一样吧,那多令人心旷神怡。”

    “你这大yin棍!”梅剑早就怒火中烧,被李庭这亵渎的动作一,她就更想杀了李庭,可惜她现在连佩剑都没有了,贸然出击,估计倒霉的还是自己。

    李庭松开了手,将一手的衣服都抛向一边的悬崖下。

    “你!”一想到自己要光着身子去面对闻讯赶来的众师姐妹,梅剑就想把李庭生吞活剥掉。

    李庭动了动耳朵,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之后,他就轻笑了下,仿佛不把这些当作一回事一样,手指一弹,一道气弹就击中梅剑的紫宫穴。

    “你干什么!”

    “看来力道恰好,你还有说话能力,”李庭慢慢解开了裤子,掏出硬起来的男根,抓住梅剑的脑袋就将男根顶在她紧闭的嘴唇上。

    梅剑羞得闭上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喘,李庭男根散发出的男人味让她都有呕吐的冲动,估计女性第一次闻男性的男根都是这样子的吧,不过等她尝到男根的爽处之后,她就会想吸了。

    “等你那什么师姐妹来了,我要让她们看一看我是怎么操你的,”说完,李庭就绕到梅剑身后,一把就将她抱起来,男根就从两股间插进去,恰好落在两瓣软软的花瓣之间,李庭屁.股一前一后地动着,不断摩擦着干涩的花瓣,舌头则在梅剑脖子上来来回回舔着。

    “你……你……你干什么?!”感觉到只有自己洗澡时才敢碰的花瓣被一个陌生男子用那可耻的东西摩擦着,梅剑真想把李庭碎尸万段!

    “我只是要让你感觉一下做女人的快乐,”李庭邪恶地笑着,双手就绕到梅剑峰顶,在峰底抚.摸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抓住半颗酥乳,随意捏着。

    “快放开!否则……”

    “否则怎么样?”李庭捏住两颗红豆。

    “啊……”敏.感地带一被李庭抓住,梅剑整个人就软了下来,可惜被点中了紫宫穴,这让她想瘫倒在地都不行。

    “就让我尝一尝你的味道吧,估计会像符敏仪那么香吧,”说着,李庭就蹲到地上,舌头伸出来已经朝那两瓣肥沃的花瓣前进。

    “你说什么?你碰了师姐的身体?你这……啊……别……别舔那里……脏……啊……不要……不要……舌头不要伸进去……”梅剑失声喊道。

    李庭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掰开那紧闭的花瓣,仰着头厩上去,舌头在细缝上来来回回舔着,偶尔还在没有突出来的珍珠上以极快的速度舔着,一边吃着从里面流出来的液汁,李庭就一边说道:“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们灵鹫宫的女人下面的味道都这么的好,符敏仪被的时候都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

    梅剑强忍着难言的,叫道:“你这.贼,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告诉你的……啊……舌头别插进去……唔……要尿出来了……你这……哎……”梅剑声音颤颤巍巍着,像夜莺鸣啼吸引雄性般传向飘渺峰的各个角落。

    如果这么大的声音还不会引起她们的注意,那李庭就会笑掉大牙了。

    飘渺峰顶,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正站在那里用与年纪不匹配的深邃目光望着被乌云遮住半边的明月,一束色的衣裳将她衬托得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一般,如寒冰般的瞳孔里有说不出的凄凉与阴狠。最后残留的月光都被遮蔽后,她的胸口就起伏不定,一丝难以听见的叹息声就像梦魇般传向山峰四周。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女孩甜甜的声音飞向四周,乌云也为之陶醉,纷纷散开,月光再次洒下,她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意,仿佛她从来没有开心过。

    她忽然皱起柳叶眉,身子愤然一转,斜看着仙愁门的方向,棉表情地说道:“好大的胆子,竟敢跑到灵鹫宫作恶,四剑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她忽然捂住胸口,表情显出苦楚之色,自语道,“李秋水这个,我天山童姥绝对不会放过你,再敢潜回飘渺峰,我绝对砍断你的手脚!”停顿片刻,“八荒惟我独尊功已经重新修炼到九重天,再给我几天的时间,就算来十个李秋水也不是我的对手!”天山童姥捂着胸口就走进身后的一道石门内。

    李庭的手指在梅剑膣道内进进出出着,羞人的液汁不断流出来,全部被李庭张开的嘴巴接住,一边吃着,李庭就一边问道:“味道真的很好,怎么弄的?”

    梅剑咬紧牙关,连嘴巴都不想睁开,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张开嘴巴的话,可能又会冒出那些连她自己也感觉到羞耻的文字。

    这时候,李庭突然听到身后的大门“吱”的一声就被推开了,他忙站起来,闪到梅剑身后,抓着轩辕剑就搁在她喉咙上,那根硬得通红的男根已经顶在花瓣处,只要一用力,他就确定自己会插进去。

    大门“轰隆”一声就被推开,三道亮丽的身影嗖、嗖、嗖就闪到李庭前丈余处,闪着寒光的佩剑就指着正用笑脸迎接她们到来的李庭。

    一看到她们三个的容貌,李庭就愣住了,再看眼满脸羞红的梅剑,李庭的鼻血就差点喷出来,乖乖,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四胞胎!长得一模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那件会看得到贴身衣服,梅剑是粉红色的,其他三位分别是翠绿色、淡兰色、橘黄色,看来就是四剑的另外三个竹剑、兰剑和菊剑了。

    一看到梅剑被剥光衣服的模样,三人就同时喝道:“贼人,快放开梅剑小师妹!”

    李庭眯眼笑着,说道:“四胞胎有没有兴趣阂共度良宵,包你们满意。”

    面对李庭这赤.裸裸的亵渎,三人都非常的生气,只不过碍于梅剑在他手里,否则她们早就冲过去与李庭拼个你死我活了。

    见三人不说话,李庭空着的那只手菊着梅剑的左峰使劲揉着,还故意用力夹住硬起来的红豆,屁.股一前一后地动着,粗大的男根就一直摩擦着那湿答答的花瓣,如此不断刺激着梅剑的身体。

    此处有删节

    当李庭顶到梅剑的处.女膜时,他就猛地一用力,直接破了她的身子,顶到花蕊后,他就开始啪唧、啪唧地插着,yin靡的声音直刺激着另外三剑的耳膜。

    “啊……别……好热……好热啊……求你别插我了……啊……麻……麻死了……”一破了身子之后,梅剑就觉得整个人冬到了极点,这与他之前的想法完全不一样,没想到被男人插如此的舒服。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