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庭忍着丹田气流的紊乱引起的疼痛,嬉笑道:“那我闻了之后可能会被想做这个冲动引导着,那就不会不舒服了也说不定。”

    李秋水将木塞塞回去,说道:“你藏好,别再打开了。”

    “嗯,”李庭应了声就开始吸李秋水的红豆,一只手则沿着小腹慢慢爬下去。

    李秋水当即抓住他的手,面色通红道:“不能再做了,我会受不了的。”

    李庭丹田本就有点紊乱,又能因含着舍利子的缘故,所以他现在体内有一股戾气难以爆发出来,看着李秋水胸前那对大肉球,李庭就松开了嘴巴,扫眼被自己操得红肿的花瓣,就说道:“那好吧,你继续洗澡,我调整气息。”

    “嗯,”李秋水有点恋恋不舍地挣开李庭的怀抱,走开几步,回眸一笑。

    李庭愣了下,当然不是因为她那迷人的笑容,而是因为从他这个角度看去恰好可以看到那肥沃的花瓣,一条光滑的裂缝正立在花瓣之间,随着李秋水的走动而相互摩擦着,溪水滴答滴答地滴下来。

    李秋水迈着轻巧的步伐就沉入了水中,在水下憋了一会儿后就浮出水面,抹去脸上的水份,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李庭点了点头,应道:“感觉还不错,再过一会儿会好一点。”

    “嗯,明天我就帮你做一张假脸,”说完,李秋水就沉入了水中,而后又浮起来,像只赛太阳的海豹一样伏在水面上,那两颗让李庭魂牵梦绕的肉球就飘在水面上,让李庭看得如痴如醉。

    李庭掏出了衣兜里的合.欢水,嘴角浅浅一笑就说道:“师父,我去上游小解。”

    “别尿到水里,”李秋水忙说道。

    “徒弟很讲卫生的,”李庭站起身,吐出了舍利子,可舍利子一吐出来,他就觉得胸口阵阵的疼痛,他忙将舍利子含进嘴巴里,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巴就朝上去。

    抬头看看柔和的月光,李庭心里就像一只恶狼一样呐喊着。还没有到上游,李庭就拧开了瓶塞,闭住呼吸就滴了几滴到水里,然后就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地走回去。

    李秋水见李庭回来了臼道:“搞定了?”

    “嗯,舒畅,”李庭又坐回了原地闭上眼睛开始调节气息了,只不过会时不时用眼角余光偷看着仰躺在水面上的李秋水。

    李秋水闭上眼睛享受水的浮力带来的惬意,心里就在打算以后的去路。如果李庭真的可以破了巫行云的处,让她八荒唯我独尊功散失近半,那自己杀巫行云就轻而易举了;如果李庭破不了她,估计李庭就会死掉了,如果死掉了……李秋水微微睁开眼睛,小声道:“他不能死的,他会带给我无穷的快乐。”李秋水忽然觉得膣道里面有点痒,她就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下,脸色忽然变得有点奇怪,像在享受,又像是很痛苦,她当然还不知道是李庭那个捣蛋鬼将合.欢水滴进了小溪中,量虽然小,不过功效是浅显易见的。

    李秋水脸色渐渐泛红,手指已经插进去,开始不停搅拌着,眼睛还会时不时地看李庭,见他还在闭眼调息,李秋水就放松了身子,另一只手抓住一颗肉球,发出“唔……唔……”的声音。

    幕后操纵者李庭嘴角微微翘起,正打算看李秋水会做出什么令他吃惊的举动。

    “好像……越来越痒了……”李秋水面色羞红地看着李庭,虽有需要,却难以启齿,可膣道内越来越痒了,已经开始流水了,李秋水的手指活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强烈的瘙痒让她难以自拔,终于,她开口了,“徒弟,你现在有没有空?”

    “正在运行小周天,短时间内没空,”李庭郑重地答道,可他哪有在调息啊,只不过是半眯着眼睛,偷偷地看着正飘在水面自尉的李秋水。

    李秋水咬紧了牙关,手指在膣道内的活动越来越快,可如此的话就会更痒,她低下头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红豆,在它周围不停地画着圈圈。

    这样子自我娱乐了半刻钟后,李秋水却不能解除xing饥渴,她慢慢游向了岸边,走到李庭面前,用手将湿漉漉的花瓣掰开,羞答答地说道:“徒弟,师父里面痒死了,你能不能帮我弄一下,真的好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李庭微微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那肥沃的花瓣,口水立马吞进肚子里,装得非常正经地说道:“师父,徒弟内伤还没有痊愈,麻烦你等一下,”顿了顿,李庭继续道,“师父刚刚不是说不能做吗?为什么现在又想要了?”

    李秋水捏住珍珠,说道:“师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给徒弟操了,徒弟你就操我吧。”

    李庭皱起眉毛,说道:“师父,你先自己弄一下,我调息好就操你。”

    李秋水直摇头,说道:“那不行,师父受不了,你就先帮我舔一舔,”说完,李秋水就贴近了李庭,将那两瓣花瓣顶在李庭鼻子上。

    闻着李秋水花瓣散发出的幽香,李庭就伸出舌头在细缝上舔了下。

    “唔……还是徒弟好……这样子弄一下就很有感觉了……求你别停……继续舔啊……师父里面痒死了……需要徒弟为我解除饥渴……”李秋水仰起头,脸上荡漾着幸福笑容。

    “师父,徒弟就只能用舌头舔了,我还要集中精力调息,否则经脉会逆流而死,”说完,李庭又开始舔李秋水的细缝,一次一次,百不厌倦。

    李秋水闭上眼睛,饥渴虽然有点缓解,可李庭的舌头只是在外围活动,对于解渴还差了好多好多,李秋水无比郁闷地看着李庭,小声道:“徒弟,好了就和师父说一声,唔……我很喜欢被你操的感觉……”

    李庭没有说话,只是继续有条理地舔着鲜红色的花瓣。

    “徒弟……师父真的好痒……越来越痒了……你快点拿你拿好粗好粗的棒棒插进师父的洞里面啊……你看看……已经一直出水了……”说着,李秋水就捏了两瓣花瓣,将膣道内分泌出的液汁挤出来流进了李庭嘴巴里。

    李庭边吃着液汁,边说道:“应该快好了。”

    “嗯,师父先帮你含,等下你就可以一下就插进去了,”说完,李秋水就跪在李庭双腿间,拉下他的裤头,掏出那根想念已久的巨物,不由分说就吃下去,然后就“啾啾”地吃着,一只手握着巨物套弄着,另一只手则爬过自己的丛林,插进湿漉漉的膣道内使劲抠着。

    此处有删节

    “啊……徒弟……师父……好满……好舒服……唔……这种慢慢的感觉好好……快……快点塞进来……啊……啊……进来了……唔……师父已经爱上被被徒弟操的感觉了……噢……已经顶到花蕊了……徒弟可以开始动了……用力操死师父吧……”李秋水呻.吟着。

    李庭趴倒李秋水身上就开始用力操着,每次都顶到了花蕊。比起传统的男上女下式,李庭还是喜欢这种狗爬式,毕竟这样子更能插得深,也可以更快让对方丢身子。

    “啊……啊……徒弟……快点操死师父……师父里面好痒好痒……快用你的大鸡.巴插死师父啊……”李秋水头不停摇着,活像一只发.情的母鸡。

    “师父……你里面越来越紧了……”李庭低下头舔着李秋水的肉.,手则在后庭花附近徘徊着,用力插进去。

    “啊……徒弟……那里不能碰……那里……噢……徒弟……我的好徒弟……”李庭一用力操着她的膣道,她就爽得说不出话了。

    李庭的中指在李秋水后庭花内活动着,并将口水吐在瓣间,让它们流到手指上,并带进干涩的后庭花内。

    两洞被李庭攻击着,李秋水就能趴在地上享受着,眼神都有点涣散了。

    渐渐地,李秋水的后庭花被李庭弄得有点松了,他就拔出了黏满液汁的巨物,对准了后庭花就慢慢挤进去。

    “那里……啊……不……不能啊……那里插不进去的……徒弟……啊……怎么会……会进去……噢……慢一点……徒弟……要裂开了……”

    李庭慢慢挤进后庭花内,感受着它的狭紧,当将整根巨物都插进去的时候,他就松了一口气,趴在李秋水身上就用手指插着李秋水粘乎乎的膣道。

    李秋水张开嘴巴已经说不出话了,两个洞都被攻击的感觉实在是让她爽得几乎说不出话了,她嘴角流出口水,嘴里不断发出呻.吟声。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李庭就开始操李秋水的后庭花,两根手指则在膣道内快速活动着。

    “徒弟……徒弟……我的好徒弟……我的好相公……妹妹要被你插死了……你为什么连那里也插啊……妹妹好舒服……要……要……要丢了……妹妹要丢了……出来……出来了……啊……”李秋水歇斯底里地,膣道瞬间缩紧,一道汹涌的海潮就喷出来,将李庭的手完全弄湿。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