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用双腿夹紧自己的童姥,李庭就不再去多想了,反正事情到了最后关头总有解决的办法的,先破掉童姥才是上上之选。

“我要进去了,童姥大人,”李庭用双手托住那两颗大肉球,上下揉着,并封住了童姥的嘴巴,咬了下她的上唇,童姥就吃疼地张开嘴巴,李庭马上就将灵活的舌头伸进童姥口腔内,左右探索着,搜索着她的舌头,寻到后就用力吸进自己嘴巴内品尝着。

童姥一下就沉浸在李庭舌头的攻击之下,竟然将那根已经挤进去准备捅破她膜的巨物忘记掉。

李庭屁骨用力一挺。

童姥疼得睁大了眼睛,双手张忙推搡着李庭的胸膛,可她的手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像被抽干了一样,她咬了下李庭的舌头,迫使他松开嘴巴,然后就叫道:“快……快点拔出来……我的身子你不能破……我在修炼……”当她看到李庭那根慢慢退出来的巨物上的点滴血丝时,她的心一下就碎开了,喃喃道,“我的八荒唯我独尊功……”她的眼中并没有流露出对李庭的恨意,而是一种悔恨,她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把持住自己,苦心修炼了八十多年的八荒唯我独尊功就这样子泡汤了。

“怎么了?”李庭明知故问。

童姥颓废地摇头,抹了下李庭巨物上的血丝,放在鼻下闻了闻,眼泪就冒出来,自语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第一位的味道如何……”

“我还可以继续做吗?看你身体这么的棒,我可以少要一点钱,就要你五百两吧,”李庭说完又开始揉童姥的大肉球,并伸出舌头在峰顶舔着,将左锋那颗傲然挺立的红豆吸进嘴巴里。

“唔……轻点……唔……你现在可以进去了……”童姥一边流着泪一边享受李庭带给她的快乐,既然事情已经不能挽回了,那还不如放开心结来享受呢,而且……普天之下根本没有一个人是她童姥的对手,她的名字对江湖的人而言就像一把利剑一样,可没有哪个人敢来挑战她,除了那个曾经和自己欢好过的巫行云,这个时候她应该不会出现吧?

“呲”的一声,李庭又插进去,有了第一次的耕耘,这次进去显得非常的容易,膣道也不再那么紧了,不过里面的膣肉还是在蠕动,像有无数的嘴巴在替李庭口教一般。

“好热……”童姥呢喃着,就像一个未长大的孩子躺在亲爹怀里般,只不过李庭这个假亲爹是非常的邪恶的。

“你的身体渐渐开始热了,”李庭呢喃着就用力挺进去,直接顶到了花蕊,然后就停在那里不再动弹了,转儿开始攻击童姥的大肉球。脸埋在它们之间,并用两只手挤压着,舌头在沟壑间舔着,慢慢就移向了左锋,舌头左右摇摆着就登上了最高峰,就在红豆周围巡逻,皓齿咬住红豆又放开,如此重复着。

轻微的疼痛让童姥如痴如醉,身子也开始轻轻动着,可惜她整个人都被李庭压住,不然的话她就可能占据主动权了。“真的越来越热了……”童姥呼吸变得非常的急促,继续道,“女阴之体本来不适合修炼纯阳至尊功,可我不相信,就将它逆转修炼,并命名之八荒唯我独尊功,为了修炼这种内功,我每天都在和高温作斗争,只要失去外界的低温条件,我的身体就会像要烧着了一般,非常的不舒服,所以我就建造了这间玄冰室,以御高温,没想到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就被你这么一捅而付诸东流了……”微微叹息就像烟雾一样蔓延开。

这一席话李庭似乎早就有听到的心理准备,不过装样子还是必须的。“啊?这样子啊?那真不好意思,那我现在就不做了,也不要你的银两了,你别杀我,可以吗?”

童姥摇头,说道:“高处不胜寒,过之忘之,也只能这样子了,唔……你可以继续你的工作。”

“好的,我会用心服侍你的,”李庭将童姥翻转过来,让她的大肉球压在冰雕上,并让她的双腿夹住自己的虎腰,猛地一用力,就从后面插进去,然后就开始耕耘这块荒废九十多年的肥沃土地。

“噢……噢……轻一点……里面还有点疼……太快会裂开的……啊……全身都热……里面更热……噢……这种感觉……我好像很久没有感觉过燥热了……唔……又顶进来了……好胀啊……”童姥马上就进入了状态,正扯开嗓子yin叫着,反正玄冰室的石门已经合上,就算里面有炸弹爆炸,估计外面都听不到声音的,而且呢……绝大多数的弟子都中了合.欢水,估计都在玩着女女相爱呢,谁叫这里没有男人呢。

操了李秋水和巫行云,《天龙八部》里的两大绝顶高手都落入了李庭的手掌心里,这时候李庭就想起那个不懂得享受的无崖子,他明明可以将李沧海、李秋水和巫行云都占为己有,可惜他没有这样子做,他只深爱着李沧海,那么的专一,那么的愚蠢,对李庭而言,爱可以给一个女人,身体却不能为一个女人所有,那样子也太了吧?不过做为男人,李庭学会的东西就是,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碰自己的女人,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估计那个男人就会下地狱了。

此处有删节

“对我而言,服务客人周到是最基本的工作,所以童姥你就将身子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对待你的,”说完,李庭的中指已经插进童姥直肠内,并开始小幅度地转动着。

“好疼啊!”童姥惊

第一文学

叫了声,可后庭花的疼痛马上就被膣道传来的灼热所替代,在这种痛与爽的双重刺激下,童姥伸长了脖子,嘴巴张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膣道则变得更加的狭窄,一股热流就喷出来。

李庭健童姥高朝了,他就迅速退出了巨物,用伸缩功将巨物缩小一倍,顶到后庭花处,猛地一用力,巨物就插进去大半截。

还在享受高朝后愉悦的童姥遇上此等野蛮的攻击,全身都僵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股喷出来的液汁射在了冰雕上,斑驳,冻僵,成为它永恒的一部分。

“疼……疼死了……那么粗怎么会插进去……啊……别动……已经裂开了……”童姥呜咽着,就像是一只待罪的羔羊任由李庭摆布一样,之前的高傲凛然都不知道跑到哪个国家去了。

“我会让你非常舒服的,”李庭邪笑了下就开始用力干着童姥的后庭花,看着被自己硬生撑裂开的后庭花流出点滴鲜血后,李庭就非常的得意,一连破了童姥的两处,这真的一件武侠世界闻所未闻的大事啊,估计会进奇事风云版前几名吧。

“轻一点……啊……好疼……唔……你这坏蛋……你想插死我吗……噢……不要……不要啊……裂开了……噢……哥哥你的棒棒太粗了……求你温柔一点……否则我就不付钱了……啊……”童姥羞红了脸,全身都渗出了汗水,一阵阵的热气从她身上冒出,却没有凝结成冰,而是化作蒸汽迷饶在上方。

“怎么会这样子?”李庭一边干着童姥的后庭花一边疑惑道。

童姥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身前这座慢慢开始融化的冰雕,就忙叫道:“快放开我,李秋水来了!”

“噢,”李庭应了声却没有拔出来,而是用手抓住童姥的腋窝,控制住她的身体,然后转过身继续干着。

处被李庭破了之后,童姥的八荒唯我独尊功已经散失尽九成,而且为了修炼八荒唯我独尊功,她将其他的武功都荒废了,这会儿竟然连李庭也敌不了。

“快放开我!我说了,我的敌人李秋水来了!”童姥摇着头叫着,那对大肉球就在左右摇晃着,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

“我很敬业的,麻烦你也配合我一点,”李庭用力干着童姥的后庭花,幸好她的双腿还夹得很紧,否则就可能滑出去了。

“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分隔这么多年,第一次见面竟然这么的有趣,”石门被一股内力震裂开,李秋水就拿着轩辕剑出现在门口,看着被李庭插着后庭花的童姥,李秋水就继续道,“以前我们四个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以清高自称吗?觉得世间一切都是污浊的,只有呆在飘渺峰才能证明你的清高如梅,现在呢?”李秋水大笑一声,“还不是像个贱.人一样给人骑,给人操,噢,看你那表情,好像很享受噢。”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童姥忍着后庭花传来的剧痛质问道。

“报仇,为了杀死你,我就收了这个听话的徒弟,我徒弟的很棒吧,是不是让你欲仙欲死?”李秋水冷笑道,“再加点合.欢水做调料,整个灵鹫宫都变得非常的.荡了。”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