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儿,我……我也要射了,”李庭紧紧抓住黄蓉的蛇腰,运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黄蓉只觉得一条巨龙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着,每次都顶到最深处,都像要将她整个人捅破了一般。“过儿……够……够了……她已经走了……你快点拔出来……千万别射在里面……我是你岳母啊……”

    “你是我的蓉儿也是我的岳母,我要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一辈子这样子和你做,我还要你怀上我的孩子,郭靖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郭靖做不了的事情我照样能做!”李庭朝上使劲一捅,龙珠马上吮吸着李庭的**,让他好生舒服,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李庭不可能不射进去的,既然郭靖是阳萎男,那日后出生的郭襄当然不可能是郭靖的女儿,说不定就是他李庭的女儿!

    郭襄?不!直接取名李襄!

    “过儿……好热……伯母要融化了……我们还要回襄阳城……你别再动了……快点拔出来……”黄蓉无力地捶打着李庭强壮的胸膛,像是在逼迫李庭早点射出来一样。

    “蓉儿,出来了!”李庭咆哮一声,抓着黄蓉的蛇腰往下使命按下去,精关一松,噗噗噗就全部射在了黄蓉**最深处。

    名器龙珠还在不断吮吸着,将枪口溜出来的jīng液尽数吃进去。

    “过儿……你这坏蛋……”黄蓉软靠在李庭胸膛上,冰凉的泪水已经湿透了她的腮帮,她本是郭靖的女儿,现在竟然被郭靖的兄弟杨康的儿子插了……

    休息了好一会儿,李庭就拨开黄蓉遮住脸盆的长发,呢喃道:“蓉儿,舒服吗?”

    “啪!”

    黄蓉一巴掌就打在李庭脸上,满怀恨意地盯着李庭,口气石英道:“我不管你是为了救我,还是真的想和我做,现在危险已经解除了,这件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以后我绝对不允许你棚屋的身体!”黄蓉站起了身子,半软的**从**内滑出来,带出的液滴滴答滴答滴在李庭囊袋周围。

    李庭摸着火辣辣的脸颊,说道:“以后你会明白我的心意的,今晚发生的事情我绝对不可能忘记,我会将它珍藏在心里,直到蓉儿愿意和我在一起为止。”

    “不可能的!”黄蓉冷笑了声,边走进湖里,边说道,“我现在要洗澡,你爱偷看就偷看,我无所谓的。”

    看着慢慢沉入湖里的黄蓉,李庭脸上一点伤心的神色都没有,反而有着一丝丝的得意,反正他已经插过黄蓉了,他一点也不担心黄蓉会再和别人好,只要他以实际行动保住襄阳城,打败蒙古,黄蓉想跑出他的手掌心也不可能!

    黄蓉背对着李庭,脸上显出一丝的困惑,与面对李庭的尖厉神色完全不一样,她闭上眼睛静静冥想着,似乎觉得李庭那根火热的**还在自己体内活动着。她忙睁开眼睛,小声道:“过儿,这种事情真的不能再发生了,我不想困住你的未来,不想芙儿和我决裂,也不想我夫君郭靖身败名裂,你应该会明白我的心意的。”

    看了数眼黄蓉,李庭就站起身开始整理衣服,他也只剩下一件长裤罢了,长袍还是得给黄蓉穿呢。

    黄蓉将身子清洗干净后却很害怕李庭口中的事情会发生,那就是怀上他的孩子,如果真是这样子,那她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芙儿,面对认识自己的所有人了。

    黄蓉长吐一口气,也不管李庭灼热的目光,光着身子就朝岸边走去。

    看着黄蓉那对左摇右晃的**,李庭就吞了口口水。

    黄蓉才不去理会李庭的目光,弯下腰就捡起李庭的长袍,套在身上就说道:“我们回去吧。”

    “嗯,好的,”李庭应了声就跟在了黄蓉后面。

    此刻的黄蓉只穿着他的长袍,连肚兜和亵裤都没有穿,如果一不小心暴露了,那绝对是神雕世界的超级大新闻啊。不过李庭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凉风嗖嗖吹着,吹进袍子内,肆意挑衅着黄蓉那根本没有东西遮住的**,黄蓉一边走着就觉得有一只手在摸自己的**,这让她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一想到刚刚和自己做过的李庭就跟在身后,黄蓉的心跳就加快。

    “蓉儿。”

    “不许这样子叫我!”黄蓉叫道。

    李庭干笑了声,说道:“伯母,要离开这里有两条途径,第一是从入口出去,那样子估计会和把守那里的蒙古人发生正面冲突,杀死他们是很容易,只不过这样子会提高统帅蒙古军忽必烈的警觉性,对我们是很不利的。”

    “那第二条呢?”黄蓉马上对李庭的话题产生了兴趣,看来他不只是会做那档子事情呀。

    “第二条就是从天空逃走,”李庭马上说道。

    “不可能的,我身上还有伤,轻功只剩下几成罢了,而且看守中有蒙古的二公主高娃,她自小就在江南一带拜师学艺,十八岁才回到蒙古,她对我们中原武林的武功路数几乎都略知一二,我们想避开她的视线逃出幽谷是很困难的,”黄蓉忙否决了李庭的观点。

    “伯母指的是轻功,去指的是高空飞行,只要有一只鸟就可以了,恰好过儿拥有这么一只鸟,”李庭吹了下口哨。

    神雕在高空低鸣一声就呈九十度下滑,快到地面的时候就放慢了速度,一个急刹车就落到地面上,它拍打着翅膀,似乎为见到李庭儿欢呼雀跃,只不过少了拥抱而已。如果神雕要来抱李庭,李庭绝对以死抵抗,被这只头脑简单那四肢发达的神雕抱一下可是会出人命的。

    看着这只大雕,黄蓉就像在看恐龙一样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惊叹道:“过儿,你到底还会给我多少奇迹。”

    “还有很多,只要伯母愿意和我在一起,”李庭嬉笑道。

    黄蓉脸上浮现一丝笑意,俏骂道:“我是你岳母,别这么不正经的,等见到芙儿后,看她怎么治你。”

    “我知错了,伯母上雕吧,”李庭跨坐在神雕背上,朝黄蓉伸出手。

    黄蓉起初还有点扭捏,可一想李庭都不在乎那么多,为什么她一定要在乎那么多呢,现在守住襄阳是第一要务,男女之别暂且放于一边吧,况且她和李庭还……

    黄蓉脸上显出一团团的红晕,伸出了手。

    李庭抓着黄蓉那双细嫩的手就将她拉到自己前面,紧紧抱着黄蓉的娇躯,说道:“这雕有点笨,飞的时候很容易坠机,伯母要小心点了。”

    “嗯,”黄蓉微微点头,心跳顿时加快,被一个晚辈拥在怀里,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她望着渐渐变得清晰的高空,望着高空悬挂着的启明星,喃喃道:“佛主会一直保护着我们的。”

    “如果战争平息了,那伯母以后打算怎么生活?”李庭问道,其实李庭早就为黄蓉设计好了未来,那就是为他生下李襄,并在女儿国当她的后宫之主,李庭现在不过刚刚二十,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也不知道要收多少女人呢。李庭的想法很美满,那就是收尽天下美色,如果可以的话,他还会跑到国外去收美人儿。

    未来?这似乎是很严肃的话题,可为什么从李庭嘴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自然,黄蓉长叹一口气,说道:“我已经没有未来了,靖哥哥死了……”

    “会有的,伯母请容许我再冲动一次,”李庭解开黄蓉的衣扣,抓住那两颗**就用力摇着,捏着。

    “你干什么?!”黄蓉惶然叫道。

    “对不起,可我真的很喜欢摸伯母的身体,”李庭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那两颗还没有硬起来的红豆,舌头则在惶然脖子上游动着。

    “我告诉过你不能做这种事情了!”黄蓉喝道。

    “没事的,伯母不是说今晚只是梦一场吗?等天亮之后就记不住了,”李庭暧味地说道。

    “过儿……你……”黄蓉喘息着,轻易就被李庭勾起了**。

    李庭空出一只手沿着平坦的小腹摸下去。

    “不能……不能再摸那里了……”黄蓉抓住李庭那只魔手,头使劲摇着,可她又怕动作太大了会从雕背上掉下去,一句话,她现在变得非常非常的被动。

    李庭使出内力一震,黄蓉的虎口就像麻痹了一样,不得不松开。

    “你的内力怎么可能这么高,以你的年纪,根本不可能的!”黄蓉叫道。

    “一切皆有可能的,”李庭的手淌过一丛耻毛,不要用眼睛看就知道自己抓住了黄蓉突出的珍珠,随着李庭的揉捏加剧,那颗yīn蒂变得更加的突出,更加的硬实。

    “过儿……我求你了……真的不能做这种事情……你这样子做让我怎么面对芙儿……”黄蓉显得十分的痛苦,可内心隐隐透露着一丝的愉悦,特别是当李庭的手指陷入泥泞的沼泽地时。

    “啊……别……别摸那里……”李庭的手拨开**,轻易就插进还很湿的**内。

    “蓉儿,我会让你好舒服好舒服的,”李庭吻着黄蓉的耳垂,灵活的舌头已经探进黄蓉的耳轮处。

    “过儿……我……别……快把手拔出来……我会受不了的……我是你岳母……你不能对我做这种事情的……唔……别……别再插进去了……”黄蓉握紧拳头,紧咬着牙关,好像怕自己会爽得叫出声一样。

    “我会很温柔的,”李庭继续游说着黄蓉。

    如果是在地面上,黄蓉也许还可以反抗李庭,可她现在坐在雕背上啊,连动都不敢乱动,何谈去反抗李庭呢。感觉到李庭的两根手指在自己**内不断进进出出着,黄蓉的羞耻心就让她极为不安,她蓦然想起郭靖,越想就越心痛,她干脆摇着脑袋,暗暗告诉自己:靖哥哥希望我得到这种幸福的,希望我得到的……

    神雕鸣叫了一声,似乎有点不满,只不过它的不满不是李庭搞黄蓉,而是感觉到黄蓉流淌出的**正渗入它的绒羽间,它就有点生气了。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