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芙儿……别弄了……会喷出来的……”李庭忙抓住郭芙的手,不让她再继续套弄下去。

郭芙吐了吐舌头,说道:“那你是想射在我娘里面吗?好像已经射进去过了吧,”郭芙拿开李庭的手,低下头就含住,边**着,边说道,“唔……老公好偏心……对我娘那么好……就不对芙儿好一点……等下你去我娘房间里……你绝对只和她玩……就不会和芙儿玩了……芙儿现在只想吃一点点……你就不要这么小气嘛……”

“芙儿我……”李庭吐出一口气,看着吃得正香的郭芙,李庭就知道自己拗不过她,其实呢,李庭只是想养精蓄锐为明天的战争做充足的准备而已,不过既然郭芙这么说了,李庭只好硬着头皮给她吸了。

“唔……唔……好硬……都顶到芙儿喉咙了……”郭芙吐出李庭的**,脸颊通红,拇指在铃口上重复刮着,另一只手则抓住李庭的两颗龙核,玩弄着,“老公……好啦……我就先不吃了……等下去我娘房间的时候记得先给我吃噢……”

“嗯,嗯,”见郭芙这么的懂事,李庭一下就乐了。

李庭扶起郭芙,在她脸上亲了下就准备穿衣服,郭芙却拿过李庭放在枕边的衣服,说道:“都我娘那边睡觉,还要穿衣服呀,都拿过去,天亮再穿。”

李庭却摇头,说道:“这里是襄阳府,而且你娘现在是军队的统领,现在马上就与蒙古发生大面积的冲突,我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叉子,若我与你娘有染的事在将士中传开,估计这场战争我们就输了一大半了。”

“郭芙显得有点不解,反问道:“老公这么的强,为什么要顾虑那么多呢,你不是有神雕、轩辕剑吗?而且老公有李莫愁、程瑶迦、师妃暄、婉婉这么强的老婆啊,老公还要怕谁啊?”

李庭轻笑着,捏了下郭芙白嫩的脸蛋,说道:“芙儿你还小,很多人际关系你是不懂的,这么和你说吧,我是要以德服人,我不会以武让人服的,那样子就会像秦始皇一样,暴力统治一点意义都没有,好了,芙儿,希望你能记住老公今天说的话。”

郭芙这下子才明白李庭的用意,她忙点头道:“嗯!芙儿明白了!老公看得真远呀,看来以后宋朝会有一个好皇帝了。”

“我只不过是历史看多了而已,”李庭轻笑着,穿好衣服就拉着郭芙的手往外走。

李庭虽是一个大学生,可基本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在他的统治地位还没用确定下来,他是绝对不会光天化日之下与黄蓉太过于亲密的。但如果他领兵打败蒙古,那情形就完全不一样了。

来到黄蓉房间外,李庭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他就跟在了郭芙身后。

一听到推门声,躺在床上还没有睡过去的黄蓉就显得非常的不安,她连头都不敢回,生怕看到李庭,可她的内心又在期待李庭的到来。在理智与**的双重压力下,黄蓉就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

“老公,要点蜡烛吗?”郭芙小声问道。

“不用了,黑点更好,会让人更加的放开,”李庭说道。

黄蓉睁大了眼睛,双腿禁不住夹紧,似乎觉得李庭的**已经要插进去了。

“娘,我带……”郭芙刚要说话,可李庭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巴,附到她耳边,轻声道,“既然你来叫我的时候,你娘是默认的,那你就不用将这个挑明了,黑黑的做,你娘就不会有太大的精神包袱了,毕竟你爹是今天死的。”

“嗯,谢谢老公的好意。”

李庭的话黄蓉也听得很清楚,见他这么的明智,黄蓉的心头就是一热,双腮微红,就装作睡着了。

李庭走到了床边,借着天窗打下的月光,李庭就看到黄蓉那窈窕有致的曲线,看着那高俏的丰臀,李庭的手就落在了上面。隔着白色的亵裤轻轻抚摸着,手感却还那么的好,如果脱掉的话,估计摸起来更爽吧。

郭芙见李庭已经开始下手了,她就找了个椅子坐,撑着下巴静静注视着李庭,就想看他是怎么操自己的亲娘的,一想到自己和亲娘可以同时被一个男人操,郭芙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禁忌,禁忌,禁忌是最诱人的啊!

李庭跪在了床边,手落在黄蓉夹紧的双腿间,触到褶皱分明的后庭花时,黄蓉娇躯就是一阵,她忙闭上眼睛,手指也握紧,就觉得自己呼吸都差不多停止了。

李庭的魔手爬过后庭花,落在了软滑的**末端,令李庭惊讶的是,黄蓉的亵裤竟然湿透了,看来她刚刚一直在等待自己啊。李庭的中指在细缝间摩擦着,另一只手解开了黄蓉肚兜的系绳,徐徐抚摸着她那光洁如玉的后背,顺着脊椎骨慢慢下滑,手就插进了亵裤内,摸到两臀间时,李庭就停止了动作。

“蓉儿,你这里已经湿透了,是不是等久了,今晚过儿就让你好好满足一次,”李庭爬上了床,将黄蓉翻过来,让她平躺在床上,并将她的双腿往胸前压去。看着那白色湿透得近乎透明的亵裤上印着的两瓣**,看着中间那条好像还在呼吸的肉缝,李庭就已经受不了了,可他必须强忍着想操黄蓉的冲动,因为他必须让黄蓉忍到不能再忍下去的地步才行,那样子插进去才有效果嘛。

李庭在细缝上按了下,水就析出来,湿了李庭的手指。

“唔……”黄蓉差点就叫出了声,她忙咬住嘴唇,强忍着**的麻痒,她就觉得只要自己装作在睡觉,那就算真的被李庭操了,那也是情有可原的。

女人啊,当你想给别人操的时候,什么荒唐的理由都会找出来的。

李庭脱掉了黄蓉的黏湿湿的亵裤,将正欲合在一起的双腿强行拉开,低下头就吻上去。

“唔……”一感觉到李庭的舌头在自己**上活动,黄蓉就睁开了眼睛,看了眼正“啾啾”地吃着自己**内流出来的**,黄蓉的心就变得十分的乱。她确实还爱着郭靖,可为什么会对李庭的舌头和**产生莫名其妙的依恋呢?她难道是不正经的女人吗?黄蓉可不这样子认为,也许只能像李庭刚刚说的,既然是在黑暗中进行,那就把这当作一场梦幻吧,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应该好好享受才对。

李庭掰开黄蓉的**,舌头伸长,在上面不停地来回舔着。

随着他舌头舔动频率的加剧,黄蓉是娇躯就不断弓直着,尤其是李庭舔过吐出来的浴血珍珠时,黄蓉抬起屁股的高度显得有点夸张。

看着李庭趴在亲娘双腿间,听着李庭“啾啾”吸取液体的声音,郭芙就有点坐立不安,她换了好几个姿势可就是觉得很不对劲,站起身一看,寒~~椅子上都有一层积水了,幸好没用穿亵裤,否则第二天绝对要洗的。

郭芙的手落在自己泥泞的沼泽地里,两根手指陷进去,轻轻探索着,痴痴道:“老公……芙儿很想要了……芙儿这里痒死了……老公的棒棒不插进来的话……芙儿会死掉的……”

李庭抬起头,吃掉嘴角的**,小声道:“我先满足你娘一次再来满足你,”李庭身子往前挪,整个人趴在了黄蓉身上。

“蓉儿,我要插进去了,”李庭抓着火热的**就在黄蓉**前磨擦着。

黄蓉身子颤抖着,从牙齿缝里冒出了几个字,“过儿……别太用力……我会受不了的……”

郭芙走到床边,拉着黄蓉的手,小声道:“娘……女儿这里好湿……你来摸一下……”郭芙拉着黄蓉的手就放在自己**前,掰开她的中指就硬生生插进自己的**内,郭芙扬起头,**了声:“娘……手指快动一动……芙儿用自己的手指没什么感觉……需要娘的帮助……”

“蓉儿,我要插进去了,”李庭低下头看着被自己慢慢顶开的**,进去小半截后,他就猛地一用力,“呲”的一声,整根**就淹没在鲜红的**间。

“唔……好满……好痒……要尿出来了……”黄蓉呵出衣口热气,就这么一插见底,黄蓉就差点丢了身子。

“娘……你动一动手指嘛,”郭芙又在催促了,既然她现在不能给李庭插,那找点能刺激自己的方法,这不算犯罪吧。

“蓉儿,你的嫩逼好紧,插起来真的好舒服,我愿意一辈子都这样子插下去,射死也心甘情愿,”李庭休息片刻就开始用力挺动着,双手抓住黄蓉高挺的**就用力搓着。

“唔……唔……每一次都顶得那么深……我会受不了的……”黄蓉边享受着李庭给予她的胀满边抽动着手指,像对待一件神圣之物一样,一刮到郭芙褶皱的**时,她的手指就忙伸直。

“蓉儿,我要给你更多的快乐,这只是一个开始,知道吗,我很喜欢你的,特别是这里,”李庭啃着黄蓉的左峰就用力吮吸着。

“过儿……别……别这样子……我会受不了的……”黄蓉的白嫩屁股不停被李庭推动着,整张床就在左摇右晃着。

“娘,你能不能舔芙儿这里呀?”郭芙眯着眼睛看着黄蓉,手则指着自己的**。

黄蓉忙摇头,说道:“我是你娘……我不能对你做出这种事情……这是大逆不道……会遭雷劈的……我不做……”

见亲娘这么的坚定,郭芙就有点失落了。看着李庭奋力耕耘的幸福模样,郭芙就觉得自己的**变得更痒了。她突然想起了剑灵李嘉欣,忙问道:“老公……你能不能叫欣儿出来呀……我想和她做……”

李庭眉头忽然皱起,如果在这里放出剑灵李嘉欣,又给黄蓉看到,估计她会突然翻脸的。想到此,李庭就说道:“让老公来为你服务吧,你上来。”

“嗯!”有了李庭这句话,郭芙脸上已经乐开了花,她忙爬上床,跨坐在黄蓉小腹上背对着李庭。

李庭则抓住郭芙的双腿,强行将她拎起来,看着还在不断冒出**的**口,李庭灵活的舌头马上朝里进攻。

“啊……老公……我就是要这种感觉……唔……好好……好舒服……谢谢老公……”郭芙浪笑着,头则枕在黄蓉的双峰间,闻到峰顶传来的**,郭芙就禁不住伸出舌头在上面乱舔着。

双峰被自己儿女攻击,**又有一根热棒在活动,被双管齐下刺激着的黄蓉顿时陷入了痴迷状态,“唔……女儿……女婿……你们太坏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啊……别……别呀……别插那么深……会坏掉的……”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