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外面等,我放好轩辕剑就和你去处理攻城事宜,”忽必烈站在帘子边说道。

    “好的,”金轮法王点了下头。

    忽必烈拂袖了下后就走进帅营内。

    帅营布置较为简单,有一种朴素之美,可却更加衬托出坐在正中间的两个美女的妙丽无双。两名从仪态和打扮上都一模一样,而且也在做着同一件事,那就是用纤细的手绣着手绢,忽必烈的女儿丢丢则蹲在一边玩着灯笼球,看着在里面忽明忽暗的烛光,丢丢脸上就洋溢着纯真的笑容。

    “你们怎么又在绣,我不是和你们姐妹说过了吗,既然是蒙古人,就别涉足中原的粗俗文化了,”忽必烈说道。

    “夫君,”两女同时转过身,靠~~竟然长得一模一样,是双胞胎啊。

    “塔娜,塔莉,我不是和你们说过了吗?别让丢丢玩那些长不大的东西,她现在都十三岁了,你们是应该教她识字了,否则以后怎么参政?”忽必烈又开始发牢骚了。

    双胞胎姐妹同时将手中的针线活放下,站起身,文雅地笑着,异口同声道:“夫君教育得是,我们姐妹知道了。”

    忽必烈舒开笑颜,道:“你们姐妹每次都是这样,罢了,罢了,等回国再议吧,你们看为夫得到了什么,”忽必烈走过去,将藏在身后的轩辕剑拿出来,徐徐拔出鞘。

    剑身映着姐妹俩秀丽端庄的脸庞,贵重头饰间悬挂着的紫宝石将她们衬托得更加的不食人间烟火。

    看着这姐妹俩的反应,忽必烈就十分的得意,笑道:“为夫就知道你们会这样子,好了,我还要去处理一些攻城事宜,这把剑就先放在这里,千万别被人拿走。”

    “夫君带在身边不是更好吗?”站在左边的塔莉反问道。

    忽必烈捋着黑须,笑道:“其中奥秘我该日再和你们说,记住看好轩辕剑,还要照顾好丢丢,我先出去了。”

    “是,”塔莉和塔娜做辑完就目不转睛地看着桌上的轩辕剑,剑身闪着寒光,就像预示着她们有血光之灾一样。

    李庭躺在这间狭窄的帐营内,眼珠子连转都不会转,一直守在帘子边的蒙古士兵总是会掀开帘子一角看眼一直躺在床上的李庭,确定他非常的听话后,这名蒙古士兵就有点放松警惕了。

    其实李庭并不是放弃了逃走,他只是在等待李嘉欣的消息,只要她那边的事情搞定了,其他的一切都会尽在他的掌控中。

    ‘主人,我是欣儿。’

    剑灵李嘉欣的声音像一滴落油锅的冷水一样在李庭的意识世界里炸开了锅。李庭眼睛眨了眨,就用心念和李嘉欣交流。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报告主人,一切都和您假设的一致,我已经来到帅营内,忽必烈将轩辕剑放下后就离开,现在这里只剩下我,还有一对双胞胎和一个小孩子,别无他人。’

    李庭嘴角翘起,似乎看到了淫忽必烈妻子和女儿的镜头,他转过身,继续用意念和李嘉欣交流。

    ‘现在到了最关键的环节,我不管你使出什么手段,你必须制服那三个人,搞定之后我就会过来好好品尝她们的身体。’

    “一定完成任务!”

    “塔莉,这剑真好看,你看,我还可以看到有人在耕田呢,”塔娜笑出了声。

    塔莉猛地点头,说道:“是呀,是呀,真的是一把好特别的剑,难怪夫君那么喜欢,塔娜,你说夫君是喜欢我们两个,还是喜欢这把剑?”

    塔娜调笑道:“我们晚上可以满足夫君,你说这剑可以吗?塔莉,你的脑子就是喜欢装这些千奇百怪的问题,告诉你噢,我们姐妹花是无人可替代的,如果说夫君更爱这把剑,我们就叫他和这把剑做,看他怎么做!”

    塔莉噗哧笑出声,说道:“还是姐姐风趣幽默,更成熟呀。”

    “娘,你们在讨论什么呀?”天真的丢丢可没有经历过男欢女爱,她哪里懂得她这两个娘聊天的实质呀。

    塔莉笑出声,说道:“我们在讨论人文关怀呀。”

    丢丢扁着嘴巴,趴在了桌子上,静静地看着轩辕剑,看见自己的脸映在上面后,丢丢就惊异地睁大眼睛,兴奋地叫道:“娘,我看到另一个丢丢了,我也有姐妹了呀~~”

    “傻孩子,”塔莉和塔娜同时伸出手顶着丢丢的小脑门。

    在她们三人聊得很开心的时候,剑灵李嘉欣已经出现在她们的上空,像一只幽灵一样,她飘到塔莉和塔娜后面。

    “娘,你们后面有仙女,”丢丢指着李嘉欣叫出了声。

    还没等她们姐妹反应过来,李嘉欣的手就化作两把弯刀,同时勾住塔莉和塔娜的脖子,附到她们的耳边,呢喃道:“别出声,否则杀掉你们。”

    “仙女……”丢丢手中的灯笼球翕然落地,跳了几下就不再跳动了。看着貌若天仙,手却变成弯刀的李嘉欣,丢丢身子僵在那里就不再动弹,就像被点中穴道般。而李嘉欣接下来的动作就是点了塔莉塔娜俩姐妹的紫宫穴,让她们两个保持着伸手抚摸丢丢的动作就。李嘉欣化作弯刀的手复原,接着她就大步朝丢丢走去。

    塔莉和塔娜都惊恐地看着一丝不挂的李嘉欣,生怕她会做出伤害丢丢的事。

    李嘉欣一把抱起丢丢,在她小脸上亲了下,说道:“乖乖听话,否则你那两个娘都会死掉。”

    丢丢被这么一恐吓,她就硬着身子不敢再动了,一脸哭像地看着李嘉欣那张带着笑意的脸庞。

    “嗯,这么乖就对了,好孩子,主人要来了噢。”

    ‘主人,你可以过来了,’李嘉欣马上用意念和李庭交流。

    李庭眼中闪过精芒,慢慢支起了身子,看着映在帘子上的背影,李庭就轻手轻脚走过去,走到帘子前,李庭就抬起脚猛地一跺地面。

    外面的蒙古士兵一听到怪异的声响,他就忙掀开帘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嘴巴就被李庭捂住。

    “卡擦”一声异响,蒙古士兵的脖子就被李庭拧断,李庭将他拉到一边,换上他的衣服就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李庭将毛靛帽拉低,握紧挂在腰际的弯刀就朝帅营走去。

    走到帅营外,站在那里把守的两名蒙古士兵就拦住了正欲走进去的李庭,冷冷道:“这里是帅营,没有忽大将军的命令,谁都不能进去!”

    “我是奉了忽大将军的命令而来,请让一让,”李庭面无表情地说道。

    “没有忽大将军的手谕,我们不能放行。”

    “听说有刺客闯进帅营,也许夫人都被迫害了,你们最好让开!”李庭冷冷道,眼神十分的锐利。

    两人互看对方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进去看一下,你在这里等我们,”说完,他们就掀开帘子走进去,李庭则紧随其后。

    “夫人?!”看着以那种怪异动作僵硬在那里的塔莉塔娜,两名士兵同时叫道。

    这时候,抱着丢丢浮在上空的李嘉欣像一只飞燕一样急速下落,左手化作弯刀,舞下,两股鲜血喷起,两名士兵就倒在了地上,瞳孔睁得死大。

    “做得好,”李庭夸赞了句就放下帘子,看了眼李嘉欣怀中的丢丢,径直走向塔莉和塔娜。

    看着这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佳丽,李庭就很是绅士地鞠了一躬,笑道:“我叫杨过,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塔莉和塔娜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李庭,似乎很怕接下来会发生很恐怖的事。

    这两个妃子的容貌没话说,**也十分的高挺,紫红色长裙下是修长的大腿,小腿之下则是一双绣着烈马奔腾的长统靴。最让李庭流口水的是她们是双胞胎,就算她们长得普通一点,单是双胞胎这点就激起李庭无限的**了。

    李庭抱起塔莉就将她平放在桌子上,将她的大腿拉开特意对准了帘子的方向,接着就将手伸进塔莉的裙子内。

    塔莉能动的只有眼珠子,一感觉到有一只魔手在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活动,塔莉就吓得哭出来,两行眼泪无声地流出来,湿透了她的腮帮。看着这位美人流下的泪水,李庭似乎更觉得自豪,他的手在塔莉亵裤上寻到的肉缝上轻轻抚摸着,有时还用力按下去。

    被点中穴道的塔娜不能转过头,所以根本不知道李庭在对妹妹做什么事情。

    李庭抓着亵裤一角,手指就伸入进去,摸到软软的**,他的手指就“呲”的一声插进**内,蛮横地搅拌着,随着李庭的搅拌,塔莉原本干燥的**就分泌出**,让李庭的手指活动变得更加的轻松自如。

    塔莉紧闭着眼睛,不争气的眼泪汹涌而出。

    好一会儿,李庭才抽出手指,看着手指上晶莹发亮的**,李庭就很是得意。看了一会儿,李庭又将手伸进去,抓住亵裤猛地一扯,就将塔莉的亵裤剥下来。然后又除去了塔莉的长裙和上衣,只让她穿着长统靴。李庭看着塔莉鲜红色的**,看着那不停分泌出来的**,他就小声说道:“看来忽必烈也是和瘪种,孩子都这么大了,花还如此娇艳,真是可惜你们这两朵姐妹花了。”

    风轻轻吹着,不断吹拂着塔莉暴露着的**,她真想把双腿合在一起以不让李庭饱览她的身子,可惜只有那两瓣**在搐动着。

    “我等下会好好安慰你的,你别担心,”李庭拍了下塔莉饱满的**后就走到塔娜后面,将她的裙子掀起来,拉下亵裤,并将自己的裤子退到大腿处,握着早就硬起来的**就在两瓣合紧的**上磨擦着。

    如此的火热,塔娜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李嘉欣,站到我旁边,一场好戏要开场了,”李庭舔着塔娜的耳垂说道。

    李嘉欣乖巧地点了点头,就抱着大气都不敢出的丢丢走向李庭。

    这时候,商谈完如何进攻襄阳城的忽必烈和金轮法王一起走向帅营,一边聊着进城之后的事,一边就掀开了帘子,一看到塔莉大张着双腿,将嫩红**展现出来,看到李庭正贴在塔娜后面,忽必烈就忙拦住金轮法王,不让他进去。

    “怎么了?”金轮法王一察觉到异状就想看个究竟。

    “哈哈哈哈……”李庭狂笑着,叫道,“忽必烈,你有种就叫金轮法王进来看一看我是如何草这对姐妹花的!”

    “大将军……”

    金轮法王话还没有说完,忽必烈就喝道:“你敢进来我就当场处决你!”说完,忽必烈就走进去,并将帘子放下,脸色怒红,喝道,“你这奸人,到底想怎么样?!”

    “我吗?”李庭扬起眉毛,伸出舌头舔着塔娜白皙的脖子,说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和你的夫人好好玩一玩,瞧,她已经湿透了,就想给人草噢,不过可以草她的人不是你,而是我。”

    “住手!”忽必烈叫道。

    李庭没有理会忽必烈,将塔娜的一只脚拉起来,让它靠在自己身上,一只手拦腰抱着塔娜,另一只手则在嫩红**处活动着,这个角度恰好可以让忽必烈看到塔娜的私密处。

    “住手,你这畜生!”忽必烈脸上青筋爆起。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