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站在一旁不说话的黄蓉忙替李庭解围,说道:“芙儿,你就别淘气了,待过儿领军击败蒙古军,再议不迟。”

    郭芙吐了吐舌头,说道:“嗯,好啦,我知道啦,我去找姐姐们玩了,她们都在军营了噢~~”郭芙神秘地笑了下就踢了忽必烈的首级一脚,一蹦一跳地跑出了主营。

    黄蓉验证完忽必烈的脑袋就问道:“过儿不是说让我们看烽火吗?”

    李庭愣了下,这才记起之前说过看到敌营着火就进攻,可都忘记了啊,他搔着脑门,笑道:“哎呀呀,伸入敌营实在太可怕了,蓉儿都不知道我遇上了多大的危机,先是轩辕剑被夺,后又被上百人围攻,接着又遇上忽必烈的大小夫人,她们身手非常敏捷,让我耗费了大量的精气才制服她们,而且忽必烈的女儿丢丢也很恐怖啊,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突进,唉~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我还心有余悸,蓉儿,待击溃蒙古军,你一定要好好奖励我噢~~”

    黄蓉脸上闪过红晕,小声道:“不知过儿要什么奖励?”

    李庭突然吻了下黄蓉的脸蛋,说道:“到时候再说咯。”

    黄蓉脸更红,她忙干咳了声,说道:“我这就召来众将军商议进攻事宜。”

    李庭却摇头,说道:“如果再拖下去,唯恐事情有变,我建议蓉儿交一支军队给我,我要带着他们去迎敌。”

    黄蓉思考片刻,说道:“过儿,其实我非常相信你的领军之能,可自从靖哥哥死了之后,我军的士气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恐怕会让你失望。”

    “不会的,”李庭拿起忽必烈的首级,说道,“单凭这个,士气就可以回收一大半了,蓉儿,事态急迫,我们就不要在这些小事上浪费时间了,快点吧!”

    “那……好吧……”黄蓉点了点头就带着李庭走出主营。

    在之后的半刻钟内,黄蓉将驻扎在主营内的三千士兵都集中在训练场上,她则和李庭站在监视台上。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李庭实在不敢想象自己这么一个大学生能有领兵击敌的一天,他试着放松自己,抬脚朝前跨出几步。

    换上一身银色盔甲后,李庭整体看去就像天兵神将一般,背上的轩辕剑更是让他的神采增加的数分。李庭缓缓举起忽必烈的头颅,朗声道:“诸位兄弟姐妹们,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停顿片刻,“这是贼首忽必烈的首级!!!”李庭故意将“忽必烈”三个字叫得非常的重,台下的士兵都呆住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让他们心惊胆寒的敌将忽必烈竟然被杀死了。

    刚刚的嘈杂声都被令人窒息的寂静替代了。

    看着将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的士兵,李庭高举起忽必烈的首级就抛下去。

    “真的是忽必烈的脑袋!”

    “没错!就是这王八蛋!”

    “嗯嗯,踩扁这王八蛋!”

    ……

    李庭回头看着黄蓉,说道:“蓉儿,效果不错吧。”

    黄蓉满意地点头,笑道:“过儿,你真的长大了,比你爹杨康有出息多了。”

    李庭转身指了指自己的下身,说道:“我这里更大呢。”

    黄蓉瞪了李庭一眼,说道:“有失仪态的家伙,赶紧给我认真一点,被别人看到就死定了!”

    看着愿意给自己调侃的黄蓉,李庭就知道他已经完全掌控了黄蓉,只要打败蒙古军之后,他就打算先去收了小龙女,之后就是将赵显赶下台,占其后宫,淫其妻,将国号由赵改为李!

    “过儿,该你说话了,”黄蓉忙说道。

    李庭回过神,转身用凝重的神情扫视众士兵一眼,让他们都感觉到自己在看他,这还是李庭在大一上台演讲时学的技巧,演讲最忌讳的就是胆怯,其中最容易看出来的就是心灵的窗户眼睛了,所以只要你的眼睛够镇定够杀伤力,那演讲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对待士兵也是一个道理,如果连主将都胆怯了,那还谈什么上阵迎敌?

    李庭干咳了声,让众士兵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后就说道:“他们的主帅已经被我杀死,今天就是我们举兵杀他们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忘记之前在战场受的屈辱,更不能忘记郭靖战死沙场那悲烈的场面,兄弟姐妹们,我杨过从嘉兴赶到此就是为了手刃贼军!为了我们大宋的统一,为了不让我们的妻子儿女再受蒙古人的屈辱,也为了我们的子子孙孙不沦为别人的奴隶,我们今天必须将拳头握起,一次性攻破敌军!”李庭胸口起伏着,眼神变得更加的犀利。

    台下的人虽不认识李庭,可一得知是他杀了忽必烈,二被他的有利演讲所感染,他们都雀跃着,举着手中的武器大声呼喊着。

    程瑶迦一群娇娘则站在一个角落,纷纷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台上的李庭。

    “我们的老公好风光,”绾绾换上女士盔甲后更显诱惑万千。

    程瑶迦拉着程英的手,笑道:“是啊,我记得当初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一个色胚子。”

    “确实是一个色胚,”李莫愁附和道,停顿片刻,又说道,“只不过色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呈现在眼前了。”

    “会是一个好皇帝的,”一心想将李庭推向王座的师妃暄淡淡道。

    叶羡霓却没有那份高兴,脸上反而有点担忧之情,她与站在跟前的几个娇娘不一样,她还有夫君,她是以护送武藤兰的名义才得以站在这里的,如果赵振威要叫她回去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羡霓脸上的不安被晓沁寻到,她忙拉住叶羡霓的臂弯,问道:“姐姐怎么啦,脸色这么差?”

    叶羡霓忙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以前一些不快的事罢了,让晓沁妹妹担心了,真不好意思。”

    “是吗?”晓沁认真地看着叶羡霓,见她一直在躲避自己的目光,她就只好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指着李庭,道,“杨公子风光就是我们风光啊,快看,黄蓉姐姐将令牌交给他了!”

    叶羡霓看着风光无限的李庭,嘴角微微翘起,只要看到李庭,她心中的担忧就会减轻数分。

    李庭高举着领军令牌,叫道:“我杨过绝对不会辜负大家的寄托,一定会将蒙古鞑子全部赶出去,也希望大家帮助我!”

    “好,只要你能赶走蒙古鞑子,我们绝对支持你!”一个士兵喊道。

    他的话就像冷水落入油锅一般,众士兵一下就炸开了锅。

    “蓉儿,可以行动了,等我的好消息噢,”李庭转身就走向台下。

    黄蓉微微点头,跟在了李庭身后,蓦然间,黄蓉似乎看到了第二个郭靖!

    接下来,李庭就将士兵进行了分组,将士兵分为了三组,一组由自己、程瑶迦和晓沁带队,二组由李莫愁、师妃暄和绾绾带队,三组则由黄蓉、叶羡霓和程英带队。

    在众多美女参战的前提下,士气一下提高了数倍,浩浩荡荡地队伍就冲出了襄阳城,直逼蒙古军营而去。

    离蒙古军营只有一里路的时候,李庭的一组军队就正面迎敌,二组军队则左面迎敌,三组军队则右面迎敌,大有杀光蒙古鞑子之势。

    划分两头,另一边的蒙古军营早就乱作一团,忽必烈的无头尸被白布遮住摆放在帅营内。失去中心人物,蒙古士兵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一点纪律都没有。金轮法王看着左右乱跑着的士兵,他握着金轮的手就渗出鲜血,愤然道:“这群空有脑袋却不知道思考的白痴,兵败是罪有应得,我金轮法王才不做代罪羔羊!”金轮法王长袖一挥,转身就走向后方。

    “军师,你要去哪里?”正打算前来和金轮法王商量计策的副将跑过来叫道。

    金轮法王转身怒视着副将,手中的金轮疾飞而出,直接将他的脑袋斩下来后就消失在后方。如果他再在这里呆一下,估计所有的罪责都会落到他身上,既然死守是死,那还不如早点走人,他现在已经不能回朝了,只能留在中原了。

    站在高处看着本胜利在望的蒙古军营,金轮法王就仰天长啸,吼道:“人数比他们多了好几倍,士气本比他们高许多,却落得这么下场,上天注定!”

    三股兵力围向蒙古军营,双方就陷入了厮杀中。

    李庭舞起轩辕剑,一个个蒙古士兵就被他砍得血肉模糊。

    他的几位娇娘也非常的勇猛,其中实力最强的师妃暄和绾绾都飘在半空中,师妃暄舞动手中的长剑,一道道剑气厉然落地,炸起一块块巨大的石块,被剑气波及的蒙古士兵连一句惨叫声都没有就被剑气斩成了数段。绾绾则舞动红纱,像旋舞精灵一样漂浮不定着,红纱一捐助蒙古士兵的脖子,蒙古士兵双眼就翻白,手中武器也落地,一下就一命呜呼了。

    武技稍差的晓沁则在程英的配合下斩杀一名名蒙古士兵。看着自己手中染满鲜血的剑,晓沁更加的兴奋,叫道:“程英姐姐,我晓沁等待的就是这么一天,他们蒙古鞑子杀我汉族男人,奸我汉族女子,我们一定要血债血还,我今天一定要杀一个痛快!”晓沁握剑劈下,一声惨叫之后,正打算偷袭程英的士兵就倒在了地上。

    “谢谢晓沁妹妹,”程英笑了下就跳下马,以敌军混在了一起。

    李莫愁坐在马上,依旧保持着道姑的静美风范,可一当蒙古士兵接近的时候,她手中的冰魄银针就射出。

    程瑶迦则耍着全真基剑,剑身折射着的寒光让涌向程瑶迦的蒙古士兵都愣住,接着他们就惨叫着捂住眼睛,鲜血从他们眼中流出,全部都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夺走你们的眼睛,看你们还怎么作恶!”

    ……

    经过近一个时辰的交战,李庭带领的宋兵全胜而归。

    敌人死伤大半,剩下的伤残者都被宋兵驱赶到襄阳的边界。

    当李庭领着宋兵出现在襄阳城门口的时候,站在门口迎接他们胜利回归的平民百姓都疯狂地叫喊着,拿着鸡蛋、馒头之类的东西挤在街道上,就希望李庭能挑一个去。

    李庭骑着马儿朝襄阳府而去,居高临下,李庭看的都是那些穿着时尚的美人们,看着一个个低胸美人时,李庭真想露出本性,将她们按在地上好好享受一番,可惜他现在已经是名人了,可不能光天化日作恶啊。不过话说回来,他如果以统帅的身份要求与女子交媾的话,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拒绝吧。

    回到襄阳府之后,孟珙和谢冀亮等几位将军都站在门口迎接李庭,看着那几张原本很臭,现在却笑容铺面的脸,李庭就真的想掏出yáng具拍死他们,尤其是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

    和他们应和几句,他们就相约前往襄阳城最大的酒楼雨欢阁聚一聚。

    李庭则让诸位娇娘留在襄阳府休息,毕竟他不喜欢她们喝酒,特别是郭芙,如果酒劲发作,那就很可能当作奸了李庭。

    来到雨欢阁后,李庭就闻到一股酒香,他大笑了声就提步而上。

    来到三楼,李庭差点窒息了,好久没有硬起来的yáng具一下就有了反应,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绝色美人正端着一壶酒缓步而来。

    这个美人穿着一套淡绿色的丝绸衣服,半透明的,而且露出的肚兜拉得非常的低,一条深沟就落在双峰间,随着她的走动而颤动着,就像是在勾引李庭一样。

    “请问你是天字号的客人吗?”宛如夜莺般的声音让李庭的yáng具为之一振,差点就射出来。

    李庭则装得很正经,淡淡道:“在下是杨过,应邀而来。”

    “原来是打败蒙古军的大将军呀,我还以为是一个粗汉呢,没想到长得如此风流倜傥,让小女子好生佩服,”美人低下头做了个辑。

    李庭鼻血差点喷出来了,美人一低头,李庭就看到那对雪白的随着她的呼吸而摇动着,李庭还隐约看到峰顶的两颗红豆,非常的坚挺,就像是在勾引李庭一样。

章节目录

神雕游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萧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九并收藏神雕游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