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活脱脱的一个尤物

    待到下午快上班时,陈局长带着县公路局一帮人摇摇晃晃地走出去县政府大楼了。许帆和欧伟立又在洗脚城躺在休息了下,一觉醒来,时间已经是快到五点钟了。这会儿,许帆酒醒了很多,就和欧伟立商量了下,由他去跟县委何书记去汇报工作,欧伟立则去拜访副县长万建国,他是通天镇出去的老领导,现在身为副县长,去拜访下,看能否争取一点资金来。

    欧伟立走出“飞燕洗脚城”,心里有股莫名其妙地难受,他知道,他想秀玉了,过了这么久,不知道她过得还好吗?想到这里,他脚步禁不住刻骨思念,往曾经去过的欧秀玉的住处走去。

    夏天过后,白天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短,才五六点钟的样子,天空甚是黑暗下来,正好映衬着欧伟立胡思乱想的心情。大街两旁满是树,有樟树,也有法国梧桐,这个时节,风一吹,片片樟树叶和樟树的圆溜溜的黑籽堆满一地,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响。临街一些店铺已经打烊了,只有吃饭的餐馆还开着灯营业,欧伟立无心顾及路边的风景,快步来到欧秀玉住着的家属院后边,矗立着一座不算很新的居民楼,外面那层红色的砖块由于年久失修,已开始一点点地掉落。

    在楼的南端是一道通向上面的昏暗的楼梯。窄窄的楼道,迎面是一个窗户,透进一点灯光。那边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门朝北,欧伟立看到一男一女打开门走了进去,男的年龄挺大,刀子脸,好像挺狠;女的圆脸,较白,个子不高。转过一个角,楼梯口上方亮着灯。卫生间门口的水槽子上放着一堆换下来的床罩衣服什么的。对面一个房间里半开着门,电视哇哇地响。

    欧伟立来到门前站定,敲了一下门,没动静。又敲门,仍无动静。欧伟立轻轻地喊道:“秀玉,秀玉,你在吗?”里面仍无动静。欧伟立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劲,心想,这时候秀玉不在家干嘛去了呢,于是又大声喊道:“秀玉,是我,我看你来了,快开门吧。”仍没动静。

    难道秀玉回家了,走亲戚,或者串门去了?想必,欧伟立准备回头走下楼去。这时,门“吱”的一声,从里往外打开了。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她的脸很长,下颚很尖,像极了一把倒放的锄头。不过上面镶嵌着两颗亮汪汪的黑珍珠般的黑眼睛给她增色不少,那两只眼睛大而有神,而且楚楚动人,大有秋水横波清之势;给她增色的不仅是眼睛,那高挺的鼻梁,小巧翕动的的鼻翼,圆润光洁的丹唇,也为她那张长脸显得精致,妩媚。她的皮肤白嫩光洁,放佛剥壳了的鸡蛋,光滑而又弹性十足。她的身材也很骄傲,隆起的胸脯紧紧地顶着紫色的睡衣,芊细的腰肢犹如婀娜多姿的杨柳,性感结实的翘臀,纤长的玉腿。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无一不彰显着一个漂亮女人的魅力,令看者无不动心,活脱脱的一个尤物。“你找谁啊?”漂亮女人有些不耐烦地问道,眼睛里有些许惺忪睡意。

    “哦,那个,我找欧秀玉,请问她不是住这里吗?”欧伟立看到开门的不是欧秀玉,而是一个陌生的美丽女子,顿时说话也不是那般利索了。“欧秀玉?你说的之前住这里的?”漂亮女人问道。“是啊,就是上半年还住在这里的。”欧伟立肯定的回答着。“她啊,怀孕后就搬出去了。”漂亮女人说完还打了一个哈欠,看来刚才正在睡觉,难怪她没有听到。“怀孕了?搬出去了?那你知道她搬去哪里了吗?”欧伟立听说欧秀玉怀孕了,很是惊讶,难道是她上次去庙里拜佛烧香起作用了?可是,如今,人去楼空,又让他心声凉意。“你到底是谁?你是她什么人哇?你不是认识她妈?她怀孕你都不知道?再说她搬去了哪里,我怎么知道。”漂亮女人有些厌烦了。

    “哦,对不起,我是她一个远房亲戚,今天进城来了,就想来看看她,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对了,她搬出去好久了呢?”欧伟立有些失落,但是还想问出些什么来。“他们七月份就搬走了,听说是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好像是山南市吧。”漂亮女人慢慢说道。

    那一次,他们重温了鸳鸯梦。现在呢,欧伟立觉得他们的关系已走到尽头,秀玉已经再一次离开了他的视线。“穷通皆有定,离合且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想到《红楼梦》里这句诗的时候,眼泪从欧伟立消瘦的脸颊上流下来。

    从楼下逃离似的下来,眼下,院子外面是宽宽的街道,停着一些各式各样的小车、面包车和三轮摩托车。空气有些残热,也有些闷。旁边几辆摩托车上坐着两三个男人,被灯光映着,露出赤裸的胳膊和脸。另一辆面包车,车门开着,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客人,四十多岁,在慢慢吸烟。旁边马路上走过去一个女孩,厚底鞋橐橐地响着,衬出窈窕的身段和紧兜兜的屁股。吸烟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欧伟立一瞥即过,赶紧掉转头,往南走去。

    路两边小车少了一些。旁边一家饰品店仍开着门,一个女的弯腰扫地,灯光泻出来,映着淡紫色的水泥路面。一家饭店后门口站着两个男人轻声说话。一辆挺气派的摩托车停在一边。空气中夹着雨雾,间或两三个雨点飘落下来。雨点?苍天也在哭泣嘛?欧伟立仰头看着天空,除了两边高高的楼房,什么也没有。

    欧伟立提着早就安排好的土特产和万县长爱吃的豆腐干,凭着感觉来到万建国居住着的小区里,在楼下欧伟立遇到了曾经见过几次面的嫂子,万建国的妻子佘敏。她手上提着菜篮子,菜篮子里菜不多,看来是刚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欧伟立一把抢过菜篮子,佘敏不让,推诿间两人的手就握在了一起,欧伟立明显感受到了一个女人手心的热度和她内心的悸动,凭感觉,欧伟立知道佘敏饥荒了很久,难道万建国到县城后就不行了,可是看着不像啊。

    佘敏穿着红色的高跟鞋子,非常性感,眼睛充满了欲望。欧伟立跟着她就上楼去了。欧伟立把菜和土特产放在厨房的案板上,佘敏进屋以后却直奔浴室,她将龙头的水量开到最大,轻解衣衫,就直接任水流狂冲,发线渐湿,都贴在了她的皮肤上,象素描一样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佘敏双手捂面,想要把刚才的场景忘记,可脑袋里不争气却全都是欧伟立的影子,又觉得自己太自做多情了,才见面几分钟而已,她摇摇头,想要尽力的把这个人忘掉,可最后发觉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徒劳,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也会落入一见钟情的俗套,真是天意不可测,洪水来了任再多的泥土也阻挡不了。

章节目录

乡村风流韵事:遍地春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溺水三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溺水三千并收藏乡村风流韵事:遍地春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