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兰生孩子一天之后,八爷才来到她的房里。尽管子兰脸上照着淡淡的阴影,但目光中母性那种幸福却难以掩盖地流露着。她正袒露着酥胸给孩子喂奶。

八爷很体贴地问了一些关注的话,便仔细地看了看那孩子,心里暗想:真是谁的种像谁,和天赐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呢!和秋正说是双胞胎会有人信吗?八爷心里犯起了嘀咕。但他马上自欺欺人地想:世界上不一样的双胞胎也不是没有啊!当外人就突出一个神奇吧我们陶家就是与众不同的

想到这里,他便把话拉到正题,说:“有外人来看孩子的时候,事先通知你,就把孩子交到秀秀那里去千万不要露出马脚来这事和你早已经商量好了,你不会变卦吧?”

“我怎么敢变卦呢,你的话就是金口玉言呀!”子兰不无幽怨地说。

“我会理解你的心情,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等孩子稍大一些,就对外人说,秀秀把一个孩子过养给你了,一切就又复原了眼下也只有委屈你了!希望你不要怪我狠心呀!”

“我怎么能怪你呢你没有赶我离开陶家,就很开恩了!我现在才觉得,当初真不该和天赐作出那种事儿我太傻了”说着子兰眼里噙满泪光。

八爷怜惜地抚摸着她的头,说:“既然发生了也无法挽回你也不要太折磨自己呀我说过,我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

“我清楚在这个家里,我也只有依靠你了”

“你知道就好!我也是性情中人知道怎样爱护你们的”八爷又把手搭在她的手上。

子兰低着头,陷入一种沉思当中。过了一会,又说:“这孩子还没名字呢,你给他起个名字吧!”

八爷沉思良久,说:“他生在立秋以后,就叫他陶秋后吧!”

两个儿媳同一天生了孩子,八爷的偷梁换柱之计在悄悄进行着。他吩咐家里人,向亲朋传递信息,就说秀秀生了一对双胞胎。

马上儿媳们就将满月,八爷准备为这对“双胞胎”男孩置办满月酒。他向亲朋好友大发请柬,赏光来参加陶家的添丁之喜。

满月这天,陶家院子里便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前院当街搭起了戏台,院内扯开了宴席棚。

宾客贺喜来到,首当要看看秀秀的双胞胎。人们啧啧称赞这对男孩的俊秀,但心里都在疑惑:这双胞胎怎么长样各异呢?又不是龙凤胎。但明智人没有谁去追究与自己不想干的事情。

当有人提出奇怪时,八爷却也满脸蹊跷地说:“我也纳闷呢,但这也不是没有的,只是千里挑一的事儿,让我们陶家摊上了!”

“这种奇事也预兆着陶家的洪福齐天呐!”一些人便开始阿谀附和着。

面对一波一波的人来看孩子,秀秀的表情冷漠呆板,她几乎一语不发。

子兰只偷偷地站在一旁,出神地望着自己的孩子被抱在秀秀的怀里,心里即酸又苦。

天赐更是很少露面,躲在一间没人光顾的屋子里,无限郁闷而烦乱地消磨着时光。他希望这一天快快过去。

尽管这边喜气满堂,彩云那边却只能囚徒一般隐藏在屋子里。八爷不能允许她挺着肚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的屋门被反锁着,刘五倒也可以清闲一些。

熟稔的亲友奇怪地发问:“大少奶奶咋不见?”

陶家人便赶忙说:“回娘家了,她家有大事儿!”这是八爷事先交代好的说辞,陶家上下异口同声。

彩云却也落个清净免得脚不沾地地去应酬。她脸上的表情是不屑的:她鄙夷陶家荒唐的欢天喜地。

但她马上又想到自己也即将要生孩子,那会是怎样的情景?会悄无声息地被送走。

陶家的满月喜宴热热闹闹地办完了,八爷的计划也如愿落实了。无论这出戏演得是不是天衣无缝,毕竟陶家的丑事被遮掩过去。但事实上,陶家的丑事才刚刚拉开序幕。

子兰满月还没过几天,八爷便惦记着破她桃花的事情。他让陶王氏不断地去打探子兰的例假有没有来

章节目录

春色满村:翻墙夺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贫僧夜探青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贫僧夜探青楼并收藏春色满村:翻墙夺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