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别扭去哪里

    这几天刘建设一直在制造机会,找林汉俄可不像找薛娇娇和郝梦虹那样简单,林汉俄虽然也在避暑山庄上班,但她既不在酒店也不在宾馆,而是在以前那片单独的空地现在已经搭建起温室大棚给避暑山庄提供新鲜的蔬菜,那边可不归他刘建设管,虽然她们的工资也是由避暑山庄发的,但那块地属于临宝村和避暑山庄的合作项目。正因为如此,寡妇陈悦榕才被特别照顾安排在那里,当初在拟定名单的时候温如巩特意将林汉俄也安排在那里,算是给刘建设留了一手,他知道刘建设一直是想得到林汉俄的。仅仅苦于没有机会而已,只要他们有交集,刘建设就会像对待郑蓉那样将林汉俄也收到自己胯下。

    似乎一切都有能向下发展下去的可能,偏偏不巧的是就在刘建设拿郝梦虹当试验品后的第三天,薛娇娇劝说自己父亲薛仁宝找刘建设商量怎么处理她和刘建设的事情,薛仁宝做事还是以前的风格,当他知道自己女儿和刘建设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他处理的非常老道,还不等他亲自上门,村里人都已将知道了,大家都认为刘建设这回是要娶媳妇了,甚至就连刘建设自己都发现,这两天大家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他想着可能是自己突然提拔薛娇娇和郝梦虹的事情,让村民感到怀疑,所以刘建设也没往心里去,直到这天星期六的下午,在避暑山庄的员工们交接班的时候,在男人们从工地回来休息的时候,这是临宝村人最多的时候,薛仁宝提前造好了风声,还不等薛仁宝到他家里,刘建设家门口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村民,他们今天在等待的消息都是同一个,刘建设到底要不要娶薛娇娇,当然男人们心中有更隐秘的事情,他们想知道的是刘建设是怎么上了薛娇娇的。还有薛娇娇以前是飞扬跋扈像个母老虎一样的人,想不到今天还有人能收拾她,这种热闹还有谁能不来看。

    闲言少许,直说薛仁宝来到刘建设家门口,看到往日里经常聚在温如巩铺子门前水泥坡道边上闲聊的村民们,今天忽然聚到这里,薛仁宝一眼就看出是怎么一回事儿,于是上前主动热情的和大家打招呼,他这一回说话很直接,没有弯弯绕:“各位村民大家好,刘建设知道今天大家聚在这里是为了刘建设大女儿薛娇娇和新村长刘建设的事情,各位放心,虽然现在讲求自由恋爱,但媒人这些是不能少的,所以我今天来给我女儿说媒,不过呢,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的事情已经成了,各位也都知道,你们就等着喝喜酒吧。”说完,薛仁宝照着老礼给大家拱手作揖,眼睛却瞅着刘建设家旁边陈春花家的门口,这是处于一种讲究,薛家这边照理来说,是没有父亲给女儿女婿做媒人的道理,但薛家在村里辈分高,本家也就薛岳一家,薛岳嘴笨不会说话,他媳妇翟梅更是非常讨厌薛家人,而且辈分也不合适,所以只好由薛仁宝自己来当这个媒人,但刘建设这边的情况不同,他孤家寡人一个,但有个算得上是本家的大哥,也就是陈春花的丈夫刘超,薛仁宝老早就和陈春花商量过,今天刘建设这边就由刘超出面说媒,薛仁宝怕他等着着急,所以自己先过来了,很快刘超也从家里走了出来,因为他听到外面嘈杂的人声忽然安静下来,于是判断出薛仁宝已经到了,二人一起进入刘建设家,开始说临宝村近几年来,最大最轰动的结婚事情。

    刘建设家外面的人满怀期待,里面的气氛却截然相反,很多人都顾不得去上夜班,希望能提前得知一点端倪,好对这件事情在未定下来之前说三道四,做各种猜测,但在刘建设家里,气氛冷冰冰的,连同薛仁宝和刘超两个,所有的热情全都被打断了,因为刘建设根本就不愿意娶薛娇娇,只听到门外一大群女人推搡着薛娇娇,往刘建设家方向过来,她们身后还有很多小孩子,他们咿咿呀呀的嘴里大声叫嚷着:“新娘子,哦……啊……哦,新娘子”薛娇娇脸上看起来非常难为情,但心里却早已经笑开花了,这样一来,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奇怪,人群中很多男人看着她的样子,开始幻想她初夜时候的娇羞。

    不过很快这一切将会被无情的打碎,因为外面一大群人嘈杂的声音还是没有能掩盖住里面狂躁的刘建设,他非常生气,这么多年来,他每一次看着薛仁宝用同一种操作手法击溃和宣扬一个个村民,他受够了这种被人摆布的局面,从温如巩到市委,从陈浦进到党伟国,他似乎一直被人掌控在手心之中,今天要他这样,明天要他那样,反正都由不得他自己做主,刘建设像是牵线的玩偶,今天薛仁宝再次用同样的手段对他,刘建设自然是不愉快的,他不答应和薛娇娇的婚事,不仅仅是因为他现在还不想结婚,也不仅仅是因为他还没有得到林汉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想摆脱这种控制,一场在所有人眼中必然会结为夫妇的两个人,她们还没有结合到一起,仅仅是媒人坐在一起商量,便闹得不欢而散。所有人都认定这场婚礼就此流产,薛娇娇扶着薛仁宝哭着离开,刘超瞪了两眼刘建设,便被陈春花拉走了,这件事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并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影响每一个人,包括那个即将离开的虎子。

    第二天村里人都闲了下来,每个人都戳着刘建设的脊梁骨指指点点,刘建设对此也很反感,正好今天虎子要离开,刘建设决定去送送他,顺便去城里散散心,二人一路无话,刘建设送虎子到那天批发市场外他们第二次见面的地方,虎子临下车之前对刘建设说:“刘哥,你们村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你的电话我记下了,以后有什么事儿就打给我,不说了我走了。”

    刘建设能到哪里去呢,放下车他在城里溜达了一圈之后,最后连住的地方选得还是他以前和温如巩来进货的时候住过的那个小旅馆,晚上一个人也无聊,他还能做些什么事儿呢。和很多长期在外跑车的男人一样,刘建设去了洗头房,他把经理拉到一边嘀嘀咕咕了一阵阵,就进了经理安排的房间里。

    等了不久,门被轻轻敲了几下,刘建设眼前一亮,一位小姐手挽毛巾走了进来。她身高大概162 左右,皮肤雪白,长长的头发,她进来后,主动地走过来帮刘建设脱衣服,在脱衣服时,刘建设手没闲着,动手去捏了捏她的乳房,她轻轻一缩,道:“老板,别心急,现在隔着衣服大家都不舒服,等下你怎么玩都可以。”刘建设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帮刘建设脱光后,她把刘建设的衣服挂到衣柜里,自己也很快脱光。只见她身上的皮肤比脸上的还要白,一对大概24左右的乳房挺在胸膛上,完全没有下垂的感觉,乳头的颜色虽然不是少女的粉红,但也不太黑,细细的腰部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阴毛不太多,只有一小撮,估计不会长到大阴唇上,双腿细长,合并起来中间完全没有缝隙,唯一的缺点屁股有点下垂。

    大家都脱光后,她把刘建设领进浴室,很熟练地调试好水温,开始沐浴液往自己身上涂,在涂抹均匀后,她把身体靠近刘建设,以她身体给刘建设全身按摩。于是刘建设的兄弟马上对她的专业服务肃然起敬,她见状,也矮下身体,把刘建设的勃起的小弟压在腹部,并用她的乳房夹住那肉棒上下推拿,一只手往上伸,在刘建设一边的乳头上轻轻捏弄,另一只手染了些沐浴液,绕到后方在刘建设屁眼周遭不断地揉搓,而且还抬起头,露出甜美地笑容,笑着问刘建设:“老板,舒不舒服。”

    在三点夹击下,刘建设只能闭起眼睛,以轻轻的呻吟声来回答了。在她认为刘建设的屁眼已经洗干净后,上面的手开始捏弄刘建设另外一个乳头,下面的手也伸到前方,轻轻地玩弄着刘建设地阴囊。

    这下刘建设的快感更加强烈,几乎有射精的感觉,但知机的她停止了动作,站了起来,用水帮刘建设冲净了身上的泡沫。

    泡沫冲洗干净后,她再次蹲下身子,一手拿着花洒,一手握着刘建设的小弟,跟刘建设玩起了水中萧。她先用花洒往她的小嘴灌了点热水,然后把刘建设的小弟含进她空中,在她口里,她的舌头不断地围绕着刘建设的龟头和马眼舔弄,一只手伸到后面在刘建设肛门附近轻轻滑动,而另一只手上的花洒则近距离地冲击着刘建设的阴囊,可能是经过训练吧,在她给刘建设口交的过程中,刘建设完全感觉不到她牙齿的存在,在极度兴奋时,刘建设只能双手紧紧地按着她头的两方。

    在小弟的硬度已经达到极点时,她把刘建设的小弟拿了出来,并用手指在刘建设肛门和阴囊中间使劲按了几下,刘建设射精的欲望马上停止了下来。

    她站起身,拿过毛巾,帮刘建设抹干净身上的水分,在这时,刘建设的手才有机会对她进行攻击,趁着她身上的泡沫还在,刘建设一手摸她的乳房,一手下探摸她的阴户,她的乳房相当柔软,一只手刚好能握住,而阴户也和刘建设想象的一样,大阴唇上并没有长毛。刘建设抓紧时间,手不断在她阴户上摸,搓了搓她的阴蒂,可没什么反应,于是把手指探入她的阴道中搅了一下,感觉还挺紧。

    把刘建设身体抹干净后,她说:“老板,你先到床上去吧,我洗干净就来。”

    />

    刘建设于是乖乖地上了床,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点着一跟香烟,头以双手为枕,观看美人出浴。她先把身上地泡沫冲干净,然后再倒了些,再她的乳房和下体集中清洗,很快地她也洗完擦干净走了出来,象小情人般在刘建设身边躺下,在征得刘建设同意后,她也点起了一根烟。

    刘建设和她的手都没闲着,她在刘建设阴茎附近轻轻的扫,使本来已经开始发软的小弟又抬起了头,而刘建设则集中火力攻击她的下身,拇指在她阴蒂附近来回按压,中指钻进了她的阴道,不久,竟然发现她有点兴奋,刘建设问:“你好像有反应。”

    她说:“你是我今天第一个客人,心情比较好。”

    说着说着,刘建设的手指移到了她的肛门附近,试探性地在她的屁眼旁边抚摸,她的反应又强烈了点,但当刘建设想把指头塞进去时,她技巧的避开了,刘建设心想“没戏了”。

    她让刘建设平躺伸体,趴在刘建设身上,开始用她灵巧的舌头,给刘建设全身舔弄,从耳边到颈部,从颈部到胸前,在把刘建设两边乳头都弄得硬起来后,她用双手取代了舌头,用手指在刘建设两个乳头上轻轻划圈,而舌头则经过腹部一直往下舔。

    很快,刘建设的小弟又被她的小嘴吃了进去,不过这此她的服务重点并不在口交这一项,刘建设的阴茎在她口中只逗留了很短时间,她把阵地移动到刘建设的阴囊和输精管上,这两个部位的敏感程度不亚于龟头,她象舔雪条一样先用舌头顺着刘建设的输精管从下往上舔,然后,轻轻地含着刘建设地阴囊,把两个蛋蛋用舌头在嘴里轻轻拨动,而原来在刘建设乳头上动工地手也握着刘建设的小弟上下套弄。

    在围绕刘建设小弟大舔一通后,她问:“老板,喜不喜欢玩毒龙钻啊?”

    刘建设说:“当然了。”

    于是她让刘建设翻转身体,趴在床上,而她则开始舔刘建设的背脊,她的舌头在背上随便打了两个转后,就舔到了刘建设的屁股,她用手把刘建设两边屁股分开,舌头开始在屁眼周遭转圈,在绕了会圈后,两只手在刘建设屁眼旁边用力,把屁眼分开了一点,舌头开始舔弄露出来的一点嫩肉,而且还使劲地把舌头伸进刘建设地屁眼,这个动作使刘建设舒服得几乎发出声来。

    其实舔屁眼和口交完全是两种感觉,口交能带给人刺激,但舔屁眼则舒服和刺激兼而有之,同时因为屁眼是大便之处,是人体最肮脏地部位,让女人在这个地方用舌头舔,还能给人带来轻微地心理享受。另外,在口交后屁眼被舔,能降低口交时强烈的快感,达到延长做爱时间的目的。

    在全身得到小丽舌头的伺候后,重头戏开始。小丽拿出了一个避孕套,用手撕开,并用床头的水洗了一下,然后把套子放到她嘴里,用嘴把避孕套套在了刘建设的阴茎上。

    待刘建设小弟“保护”好后,她掰开双腿,跨坐在刘建设身上,把刘建设的阴茎套入了她的小穴,这时刘建设发现她的兴奋不是假的,阴道中确实有不少的爱液。在完全插入后,她的身体开始上下套弄,刘建设的手也握住了她两个乳房。渐渐地,她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刘建设的下身也不断向上迎合,不久,她软软地趴在刘建设的身上,告诉刘建设她没力了。

    刘建设把小丽的身子翻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从后面插入了她的阴道,双手扶着她的屁股,使劲抽动了起来,在这个角度,刘建设发现小丽的屁眼颜色很淡,应该还没被搞过。刘建设在抽送的同时,一只手轻轻的摸着她淡红的菊花蕾,这时小丽的呻吟声好像有所转变,刘建设感觉是从职业性转变为自发性了,不过刘建设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动作,在抽送一百来下后,刘建设把小丽的身子翻过来变成仰躺,她躺好后,刘建设低头看看看她的小穴,发现她的小穴颜色也不太深,大阴唇涨涨的,不大的阴蒂轻微地勃起,在小穴的入口出泛着淫水的光泽,而且小穴旁的嫩肉还轻微的收缩着,刘建设用两只手指轻轻地捏了几下她的阴蒂,她的身体也随之颤抖了几下,穴口的淫水也似乎多了点。

    刘建设改变平时的动作,双手以她的小腿为支撑点,阴茎在穴口滑动了几下,就使劲一下整根插了进去,小丽遭到突然的袭击,口中发出“哦”的一声,双眼闭了起来,由于她的双脚和身体几乎完全并拢,所以刘建设感觉到并不长的阴茎似乎碰到了她的子宫。刘建设开始长抽猛插,小丽在刘建设的激烈动作中,口力发出毫无意义的声音,在抽送百来下后,她突然全身剧烈颤抖,双手紧紧抓住刘建设,说:“先别动,我要来了。”

    刘建设很听话地停止了动作,趴在她身上,用嘴吻着她地耳旁,刘建设的阴茎也在她的小穴中享受着她因高潮阴道收缩为刘建设带来的快感。

    刘建设没有等她身体的颤抖完全停止下来,就又开始了猛烈的动作,小丽啊了几声,说:“你好坏,我今天给你害死了。”

    刘建设没说话,继续使劲地干她。过了一会,她可能恢复过来了,腰肢开始扭动迎合着刘建设的动作,双脚也绕到刘建设的背后紧紧地夹着刘建设,口中的呻吟声也变成了粗话,说的都是些最粗俗的字眼。

    在听觉、视觉、触觉的三重刺激下,刘建设在几下异常剧烈的插动后,射出了精液,人也软软的趴在了小丽的身上。

    她让刘建设趴了一会,就把刘建设推到一旁,帮刘建设摘下了灌满精液的避孕套,拿了点纸巾擦了擦刘建设已经软下来的阴茎,再次把它放入了她的口中。这还是刘建设第一次碰到,激情过后,刺激的感觉完全消失,带来的是无比的舒适。

    小丽帮刘建设吹了一会,说:“时间快到了,去洗洗吧。”

    洗完澡后,时间刚刚好,小丽收拾好东西,问刘建设:“你给我的号码真的假的,我会找你哦。”

    刘建设说:“当然是真的。”

    就这样刘建设结束了这次召妓,让他在日后的时间里经常会怀念小丽带给自己的刺激感。

章节目录

留守妇女村:欲望堤坝的裂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麒并收藏留守妇女村:欲望堤坝的裂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