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猛子回村

    杏花村藏在雪峰山麓,虽然风景秀美,但是由于位置偏僻,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开发,村民的生活非常贫困。为了生计,村里的青壮年男人大多外出打工去了。和很多偏远的农村一样,杏花村留下来的也多是些老弱妇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活安逸却看不到多少希望。

    村里一直传说200多年前曾经有个风水大师到过杏花村,在村东头的一个地主家的宅子里住了一段时间,他看过杏花村的地形后,断言杏花村有几处宝穴,一定可以生财。风水大师住过的地方后来成了李家的老宅,到今天就只剩下田寡妇一个人守在那里了。

    几百年来,无人知晓风水大师所说的宝穴在哪里,这件事也就一直被当成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杏花村有个单身汉叫大彪,因为有些憨傻,大家都叫他傻彪。21年前,傻彪一次在外面卖山货时领回来一个只有4岁的流浪孤儿,没名字,也不喜欢说话,傻彪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猛子。

    猛子14岁时,傻彪在一次采山药时不慎从悬崖上掉下来摔死了,猛子便跟着傻彪的弟弟二彪离开了杏花村,一直没回来过。二彪在工地上当个小包头,给猛子找了个管理混乱的学校边念书边打工,念完了初中便辍学了。

    猛子性情刚烈,身体极好,长到十七、八岁时,一般四、五个人都无法近身。但是二彪很不喜欢这个捡来的侄子,在猛子18岁时就把他送出去当兵了。

    猛子在部队凭借出众的身体素质和良好的心理素质,被选进了特种部队,经过残酷的训练,练就了一身本事。执行了很多危险的任务。但是部队对特种兵的要求越来越高,需要不断接触许多高科技的东西,猛子文化少,感觉有些吃力,便在21岁时申请退役了。

    从特种部队复原的猛子,除了个背包别无他物。来到杏花村只是念及旧情,看看生活过10年的老木屋,尽管那两间破房子在傻彪死后再无人居住,却一直被他牵挂,时常在梦中出现。毕竟对孤儿猛子来说,这是他印象中唯一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不料猛子刚进村就碰到了事情,村东头田丽家突起大火。

    这田丽嫁过来时猛子见过,长得格外俏丽,身材性感可人,年少的猛子甚至多次在梦中为了她产生莫名地冲动。

    “田寡妇家着火了,快去救火!”听到村民们的呼喊声,猛子才知道田丽已经成了寡妇。这让他的心头不禁生出几分怜悯,当然还有一些其它异样的感觉。

    起火的地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风水大师曾经住过的老宅子,田丽的男人李有根死后,公公婆婆和小叔子都搬了出去,她便一个人守着这个老宅子。猛子也顾不得多想,跟着众人一起赶到了田寡妇家帮着救火。

    救火的场面极为混乱,村里的青壮年多已外出打工,还有些人只在一旁看热闹,能提水救火的人实在太少。只听到一片大呼小叫,还有田寡妇哭嚎的求救声。

    猛子过去一看,其实火势并不算太大,而且还只烧到了堆杂物的偏房。可巧田寡妇正在偏房做事,见房内火起竟不敢往外冲,外面的人见浓烟熏着,也不敢进去救人。一帮人围着指指点点,大呼小叫干着急。

    猛子一见这情形,把背包往地上一放,纵身一跃便从偏房的窗户冲了进去,落地后一个翻滚,循声找到了田寡妇的位置。但是屋内浓烟滚滚,根本看不清人,猛子只能循着声音辨出田寡妇的方位,猛地一把抓了过去。

    然而猛子感觉到自己的手抓到的是一团软绵绵又富有弹性的物件,心下一惊,问了一句:“田婶,抓到你没有?”

    “你抓到我的胸了!”田寡妇惊慌失措地大叫着。

    猛子不禁心跳突然加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女人的敏感部位,一种奇异的感觉涌出来,身体就像被电击了一样,当时竟怔在了那里。

    田寡妇见救她的人突然抓住自己的那一团肉便没了动静,急得大叫:“你这么大力想把我这团肉揪掉啊?快救我出去啊!”

    猛子这才反应过来,也顾不了那么多,拖着这团肉就往外面冲。

    田寡妇被甩到了屋外的院子里,坐在地上只知道一个劲地哭。

    房子的火势本也不大,在众人稀稀拉拉的几桶水泼过之后,断了火源,竟也慢慢熄灭了。只留下呛人的浓烟没有散去。

    围观的人群见没啥热闹可看了,便也纷纷散去,最后院子里就留下了猛子和田寡妇两个人。

    过了一阵,田寡妇见没啥事了,也止住了哭。四下一看,见院子里还站着个男人,长得憨厚,身材却很健硕。有些眼熟,又想不起是谁。

    “你谁啊?刚才是你救我的吧?”田寡妇问。

    “田婶,我是猛子。”猛子回答。接着又傻傻地笑了一下,还在回味刚才那种奇异的感觉。

    “你是猛子?长这么大了?”田寡妇也就比猛子大个6、7岁,还不到30岁。男人在外面工地上打工时摔死了,守寡也有4、5年了。突然见了这么个大男人站在面前,想想他刚才那么大力气抓自己,也止不住动了心。

    田寡妇跑到井边提了桶水从头上淋了下来,满头满脸被烟熏黑的地方顿时被冲了个干净。薄薄的衣裤见了水后都紧贴到了肉上,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那两团物件在水的冲击下还在上下抖动。

    猛子哪里见过这种情景?当时竟呆在了那里,眼神就在那两团偌大的**和又紧又翘的大屁股上面游动。这个精力极度旺盛的男人哪里还能控制住自己的小兄弟,下面的兄弟已经猛地抬起了头,在裤裆里撑起来一个小帐篷。

    田寡妇是过来人,对猛子的变化哪能看不明白,故作娇羞地说:“猛子兄弟,你老盯着我看什么?”

    猛子回过神来,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他顿时脸上绯红:“田婶,你……实在是太好看了!”

    田寡妇守寡好几年,尽管也时常有不少男人惦记着,却少有看得上眼的,就这样憋着委实难受。今天见到猛子已经生得如此生猛,竟还是个生瓜蛋子,早就春心大动,下面也早有了潮涌的感觉。她走到猛子身旁,故意把胸往他的身上蹭,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还想不想体会一下刚才的感觉?”

    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哪里经受得起这样的挑拨?猛子只感觉血往上涌,脑子一片空白,扬手便抓住了田寡妇顶过来的两团**,硕大的两团肉凭着猛子一双大手也拿捏不住,只感觉湿滑的两团物件在手中弹动,搅得猛子方寸大乱,下面坚挺的小兄弟更是滚烫起来。

    田寡妇按捺不住,拖着猛子就往里屋走,嘴里急切地说着:“来吧,到屋里去,田婶让你摸个够!”

    猛子双手还抓着那个物件在揉动,被田寡妇拖了一个踉跄,顺势便跟着进了里屋。来到屋里,田寡妇快速除去了身上的衣物,整个身体赤条条地展露在猛子的面前,连身下的一团杂草也一览无余。

    这是猛子第一次如此真切地看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在他的眼里,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他被这突如其来的诱惑搅得血脉喷张,下面的小兄弟在过度的冲动下,昂首抖动起来。

    &nbsp

    ;田寡妇猛扑过来,一把就把猛子的裤子扒到了脚后跟,那根硬物被裤子扯动后反弹起来,“啪”地打到了蹲身下来的田寡妇的脸上。田寡妇感到一阵眩晕,一把把那硬物抓到了手里。只感觉手心发烫。田寡妇大惊,原来自以为有过几年经验,男人的东西也不足为奇,却不知这物件可以长得如此雄壮有力,比自己那死去的男人的东西生生大了几个型号,抓在手里居然有些把持不住。

    田寡妇春心荡漾,张口便把那物件含在了嘴里,并用舌头搅动起来。

    猛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没几下便有了要喷射的欲望,但他当然不会甘心这么快就放闸泄洪,慌忙把田寡妇提了起来,顺手往床上一扔,如饿虎扑食一般猛扑了上去。

章节目录

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邪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邪神并收藏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