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缠绵后偶得宝书

田寡妇“哎呦”一声,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浑身都在发抖,任凭完全不懂技巧的猛子在她身上一阵乱捏乱摸。

猛子的手从上面两团**一直往下捏动着,很快便触及了那一团杂草,再往下便是娇嫩的苞朵,此时已是潮湿一片。猛子的手在洞口毫无章法的捏动着,与潮水合拍出“啪!啪”的响声。

田寡妇放肆地娇喘着,两手合抱住余果的头,娇嫩的嘴巴迎上去贴住了猛子的嘴巴一阵乱咬,舌头也开始在里面放肆地搅动。

猛子顾不了许多,操起家伙就是一顿乱捅,但是半天也没找到入口。

田寡妇急不可耐,一把抓住猛子的硬物说:“我来帮你,快点进来,我受不了了!”说着用力控制住那个滚烫的家伙往身体里塞去。

可是猛子那家伙力度实在太大,一个劲在田寡妇手里挣扎,田寡妇用力抓着他在门口来回磨蹭了好几下,硬是没进去。田寡妇下面已经泛滥成灾,情急之下也抓着那烫手的家伙什在自己下面一顿乱捅起来。可是没一会,那家伙竟剧烈地冲动起来,挣脱了田寡妇的手。田寡妇只觉得腹部和胸部一阵发热,一大片滚热、粘稠的液体在流动。她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失望地看着猛子说:“猛子,你这不是让我受煎熬吗?”

猛子脸色都红了,不好意思地说:“田婶,这杆枪还没拿出来练过,走火了。”

田寡妇莞尔一笑,抱紧了猛子说:“没事,猛子,第一次都这样。你这么厉害,婶等会再慢慢调教你。”

泄了洪的猛子这时倒清醒了过来,他虽然年轻气盛,但毕竟是从特种部队出来的职业军人。尽管已经退伍了,这点自律意识还是应该有的。

猛子从田寡妇身上爬了起来,找了自己的裤子套上,看着田寡妇说:“田婶,虽然你只比我大了几岁,但毕竟辈分不同。现在你又是个寡妇,这事要传出去对你的名声影响不好,你还年轻,又长得漂亮,应该再找个好人家。”

这话让田寡妇听了也有些感动,浑身的**渐渐平息下来。她拿着**把身上的东西擦干净,又找了条连衣裙随便地套在了身上。这大概是条睡裙,领子开得很低,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深沟。猛子忙把眼神移开了,心跳却在加速。

田寡妇走到猛子身旁,从背后抱紧了他,柔柔地说:“猛子,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不是没想过再找个人嫁了,也免得再被人欺负,可要找个合适的人难啊。”

猛子被田寡妇这样从背后抱着,那偌大的两团**一直在背上蠕动。这让他心里又起了波澜,下面一阵燥热,小兄弟竟不自觉地又昂起了头。

田寡妇的手从猛子的胸前一直往下移动,不想又碰到了那根坚挺的东西。禁不住心里一动,惊喜地说:“猛子,你真是太厉害了!这么快又起来了。”

猛子尽管也浑身憋得难受,却还保留着一些本能地定力。他抓着田寡妇的手说:“田婶,别这样。我在这里呆得太久了,该走了,不然别人会议论的。”

“你怕别人议论吗?”田寡妇问。

“我光棍一个,我怕啥?我是怕你……”猛子话还没说完,突然看到田寡妇那老旧的床脚下面垫着一本破旧的古书。猛子念书不多,但喜好习武,总梦想着能得到一本武功秘笈,成为一个像乔峰一样的英雄人物。他知道田寡妇住的这老宅子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说不定真有什么武功秘笈留下来,就好奇地把那本书扯了出来。

这本书本是田寡妇不知从哪个木缝里找出来垫床脚的,被猛子这么一抽出来,破旧的床铺便有些不稳了,往一边倾斜过来。

田寡妇忙说:“你干什么?我好不容易找了本破书垫住床脚,被你扯出来这破床又该摇晃了。”

猛子口里答着:“没事,我等会找个木块给你垫好就是了。”一边拿起书来看。只见书的封面依稀可见四个用毛笔写的繁体字——杏花宝穴。这几个字猛子还是大概认识,可是翻开里面的内容一看,尽是些用毛笔绘制的地图,一些说明文字也都是繁体字,猛子便看不懂了。

猛子也听傻彪说起过关于风水大师说杏花村有宝穴的故事,心想:这难道就是那个风水大师留下的宝书?

猛子问田寡妇:“田婶,这本书你看过没有?”

田寡妇笑着说:“这种破书我哪看得懂?你要喜欢拿去就是了。”

猛子心想:管他是不是真的宝书,有机会找个读书人看看就知道了,先拿着再说。于是穿好了衣服,把书插到了身后裤腰里面,用衣服盖住了。又去找了块合适的木块把田寡妇的床脚给垫好了。

章节目录

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邪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邪神并收藏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