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婶子莲花

见一伙人都灰溜溜地跑了,田寡妇别提有多开心了,她激动地在院子里便搂紧了猛子一个劲地亲着。边亲还边说着:“我以为你就那玩意生得雄壮威猛,没想到你整个人都是这么威猛。来,猛子,我们进屋,你快把婶子要了吧,婶子今天一定让你爽个够!”说着又一把抓住了猛子下面那玩意就要往屋里走。

猛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两只手又抓在了那两团**上面揉捏着,下面的小兄弟也早已昂起了头。不过这一次他很快便恢复了理智,没有跟田寡妇再进屋,她抓住了田寡妇的手说:“田婶,我今天刚回村,还没到家里去,我得先去看看我叔和我婶,还有银杏妹子。”

田寡妇一听,也没再动了,点点头说:“也是,该到家里去看看。不过你那个破家怕是住不了人了。你婶住的那头倒是有两间房,只是你叔和银杏都没在家,怕不方便。”

“我叔还在外面打工吗?”猛子问。

田寡妇摇摇头说:“二彪子那个没良心的家伙,两年前就跟你婶离婚了,外面找了个女人,听说还是个富婆。这个家他也不要了,这几年都没回来过。”

“什么?”猛子吃了一惊:“他们离婚了?”

田寡妇看着猛子说:“猛子,你还是去看看你婶吧,她一个人带着银杏不容易,你回来可以帮帮她。我是真舍不得你走,不过你还是个黄花仔,还要找媳妇,我不想影响你。你想婶的时候就过来,婶随时都可以给你。……唉!今天是可惜了,到了门口都没进去。下次我一定让你在里面好好爽一下。”

猛子又忍不住往田寡妇那两团上揉捏了几下,不舍地提起自己的背包转身走出了院子。

田寡妇把手伸到了大腿内侧揉搓着,憋红着脸看着猛子离开的背影,嘴里还在自言自语地说着:“猛子,婶等着你进来!”

猛子来到了傻彪家的院门口,他在这个院子里生活了十年。但是自从14岁那年离开后便再没回来过。看着这个破落的院子,猛子的心里百味杂陈。

院子只有一座木房子,东边两间原是傻彪和猛子住的,现在早已破落了。西边两间是二彪子一家人住的,听田寡妇说,杏子住在学校,现在也就他婶一个人在家了。

猛子跟这个叫莲花的婶子很有感情,莲花嫁给二彪子时还不满18岁,那时候农村不满年龄结婚的人很多。二彪子常年在外做事,家里基本上就是莲花在操持。那时候猛子也才4、5岁,才被傻彪领养回来不久,经常就是莲花带着他玩。莲花结婚第二年就有了银杏,算下来银杏也该16岁了。

猛子看到侧屋的小厨房里冒着烟,应该是莲花在做晚饭了。便站在门外喊:“婶!婶!”

喊了好一会,才见莲花从屋里走了出来,她显然是没想到会有人在外面叫她,只是听到了声音出来看看。已经34岁的莲花看上去还是显得很年轻,身材也保持得很好,胸前那两团尽管不如田寡妇的那般大,却也依然坚挺着,很是诱人。

这么多年没见了,猛子尽管心里很激动,还是有些紧张,他看到莲花走出来,高兴地说:“婶,我是猛子。”

莲花一见真的是猛子突然出现在面前,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扑过来便把猛子抱在了怀里:“猛子?真的是猛子。你咋长这么大了?”

猛子从小被莲花带着玩耍,但那时候还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这时的猛子已是血气方刚的大男人,被莲花紧紧抱着,胸前那两团弹性十足的**一直在身上摩擦,下面的小兄弟又不自觉地撑起了雨伞。

莲花感觉到腹部被一根硬物顶着,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才想起猛子已经是个威猛的大男人了。她娇嗔地在猛子的胸口捶了一下说:“你这个坏小子,还是那么调皮!”

猛子被她这么一说,脸都红了。他知道对婶子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这个妇人浑身散发出来的诱惑却又让他难以抵挡。

莲花把猛子拉进了屋里,猛子把那本古书抽出来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两个人很快便坐下来共进晚餐。

莲花一直笑着看着猛子,过了好一会才说:“猛子,你那边的屋子已经住不得人了,今晚你就睡银杏的屋吧。”

猛子笑着说:“我小时候不是经常跟婶子一起睡吗?今天我还要跟婶子一起睡。”

莲花踢了猛子一下,假装生气地说:“你都多大了?还跟婶子一起睡。”

“我还没跟别的女人睡过呢。”猛子大概是忘了不久前才跟田寡妇一起滚到了床上。

莲花一想也是,低着头说:“听说你去当兵了,那里肯定是没有机会跟女人睡觉的。这么说,你还啥都不懂啊?”

这句话让猛子想起了跟田寡妇在一起的尴尬事,红着脸连连摇头。

莲花看着猛子已经长得如此健壮,想着刚才被他那玩意顶着腹部的感觉,心里也起了涟漪。她起身收拾着碗筷,对已经吃完的猛子说:“你先去洗澡吧。”

猛子答应一声,又说:“婶子,你能不能帮我搓一下背?”

“都多大了,还要婶子搓背?”莲花说着又补了一句:“你先去洗吧,婶子换件衣服。”

掀开一块薄布门帘就是浴室,浴室里放着个大水缸,洗澡时要用瓢在水缸里舀水往身上淋。猛子在这里长大,自然是熟悉的,三两下把衣服脱了个干净,便蹲在水缸旁边用瓢舀水往身上淋起来。

没一会,莲花真的掀开布帘走了进来,见猛子赤条条地蹲在地上,浑身是鼓鼓囊囊的肌肉,非常健硕。莲花止不住心跳加速,脸也红了,羞得转过身去,低声地说:“你个坏小子,怎么连**也脱了?”

猛子见莲花进来,也有些激动。此时的莲花已经换了一身薄薄的淡红色棉布睡衣,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肌肤,而且尽管是从后面看过去,猛子也可以确定莲花连内衣也没穿。

见莲花有些不好意思,猛子笑着说:“婶,小时候我不都是**了让你帮我淋水的吗?”

莲花说:“那是小时候,现在你都这么大了。”

猛子笑着说:“没事,婶,我不还是那个猛子嘛。又没人知道,你过来帮我淋一下背吧。”

莲花也不再说话,拿过猛子手里的水瓢便去水缸舀水。没想到这一低头正好就看到了猛子身下的玩意,正昂着头在那里晃动。那个特大的型号完全出乎莲花的预料。此前她也只是见过二彪子的玩意,可是跟猛子这玩意比起来,那实在是小了太多。莲花只觉得脸上发烫,手都在微微抖动,身下竟有了潮涌的感觉。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把眼神稍稍地移开,舀起一瓢水来往猛子的背上淋去。嘴里还在小声地说着:“坏小子,你脑子里想啥呢?我可是你婶。”

猛子也在努力克制自己,又实在是挡不住莲花那迷人身躯的诱惑,他也小声地回答说:“婶,你真的是太好看了!”

“去!都三十几岁的人了,还有什么好看?”莲花嘴上说着,心里却对猛子的话十分受用。

&

nbsp;猛子忙说:“真的是好看。婶,你能不能再让我摸摸你的咪咪,小时候我就常跟银杏妹子抢你的咪咪吃。”

莲花神色变得有些迷乱,忙不迭地舀起一瓢水来说:“坏小子,你越来越过分了。这么大了,怎么还想着婶的咪咪?”

章节目录

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邪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邪神并收藏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