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送银杏上学

猛子拿过银杏的手,从兜里掏出三千块钱来放在她手里说:“银杏,书还是要念的,你猛子哥就是因为念少了书才退伍回家了。学费和生活费你不用担心,猛子哥有钱,一定供你读完大学,将来找个好的工作。”

“猛子哥……”银杏又止不住流出了眼泪,一把把钱塞回猛子手里说:“我不能要你的钱。”

莲花也赶紧说:“是啊,猛子,你一个人也不容易,留着钱还有用,银杏的学费我们再想办法。”

猛子一听就生气了:“婶,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把我当外人吗?我们可是一家人。”

银杏还是有些为难,她怕猛子误会她昨晚跟他上床就是为了他的钱。

猛子明白银杏的心思,拉着她的手说:“银杏,猛子哥现在不用花钱,我的身体这么棒,还怕挣不到钱吗?你该不会是要我留着这钱快些找个媳妇吧?”

这句玩笑话倒真的触动了银杏,她猛一抬头,扑闪着大眼睛看着猛子说:“你不能找媳妇!”

猛子看着银杏着急的神情,禁不住哈哈大笑。突然感觉莲花在旁边,这样不太合适,连忙端起碗来说:“好了,吃饭吧,吃完饭银杏还要去镇上坐车呢。”

莲花也点头说:“嗯,银杏,吃饭吧,吃完饭让猛子送你去镇上坐车。”

银杏见猛子是故意逗她开心,也抹了下眼泪笑起来。

莲花吃过饭,起身进房去帮银杏收拾东西,桌子旁边便只剩下了银杏和猛子。

银杏见莲花不再,放下碗筷,抱住猛子便把嘴凑了上去,动情地跟猛子接起吻来。这是一个少女最直接的表达感情的方式。

猛子却没有那么老实,他一边用唇舌迎接着银杏的热吻,一边却把手伸进了银杏的衣服里面。揉捏着她胸前柔嫩的两只玉兔。银杏把手放在了猛子的手上,少女害羞的本能让她试图去阻止猛子的动作。但是猛子反而加大了些力度,揉捏动作的幅度也变大了些。银杏便也由着他,把手放了下来。没想到放下的手一下便碰到了猛子身下那根硬挺的家伙,银杏粉脸微红,犹豫了一下,便也一把把那物件抓在了手里,但那物件一直在抖动着,银杏的小手根本控制不住。

两个人就这么忘情地抚慰着对方,却不知莲花已转身到了房门口,一直在看着他们的举动,也没有惊动他们。

莲花是在帮银杏清理衣服时发现她换洗的内衣**居然不见了,心想难道是他们昨晚办事后把**给弄脏了吗,说不定是沾了血银杏不敢往回拿了。可是怎么连内衣也不见了呢?这俩孩子到底是怎么玩的?本想转身叫银杏进来问问,却见他们已经急不可耐地抱作了一团。莲花轻叹一声,摇摇头,她真羡慕自己的女儿,可以跟自己的心爱的人一起享受爱情的甜蜜。想想自己当年这么大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激情,只是被动地被二彪子当成了工具。

但是银杏必须要赶到镇上去坐车了,从镇上到县城要两三个小时,迟了会耽误学校的晚自习。

莲花故意转身避到了房里,咳嗽了两声。两个年轻人知道这是在暗示,马上分离开来,有些羞涩地对望了一眼。

莲花从房里出来,把银杏的包递给了她。里面有她的衣物和书籍,还炒了些菜用一个玻璃瓶子装了放在里面。莲花看着银杏叮嘱了几句:“银杏,到了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分心。你还小,千万不能耽误了学习。你猛子哥给你学费,就是希望你能有出息,你可别辜负了他。”

银杏点着头说:“知道了,妈。你放心吧,我已经是大人了,知道该怎么做。”

莲花笑着说:“大人?屁大的孩子就说自己是大人。”不过她转而一想,银杏都已跟猛子突破了最后的防线了,也确实是大人了。

猛子说:“婶,您就别牵挂了。时间不早了,我送银杏去镇上坐车了。”

莲花点点头:“好,猛子,送完银杏早点回来。婶等你吃饭。”

猛子点头:“知道了,婶。”说着便把银杏的包拿过来背上,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家门。

一路上,银杏一直兴奋地在猛子面前问东问西,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猛子也很开心,只有跟银杏在一起时,他才能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变得简单而快乐。

银杏说着话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猛子说:“猛子哥,我的内衣**还在你屋里呢,你回去要记得收起来,别让我妈看见了。”

猛子一愣说:“是啊,我差点给忘了。都怪我,太冲动了,把你的内衣裤都给弄破了,你要记得再买一套。”

银杏有些害羞地说:“这还用你交代吗?”

“对了!”银杏猛然又想起一件事,紧张地抓着猛子的手说:“昨晚我那出血了,你的床单上肯定也有了,不会让我妈看到吧?”

“什么?怎么会流血了呢?我没……”猛子没说完,他觉得跟银杏办事的时候比跟田寡妇办事的时候那可温柔多了。

“哎呀,你真是啥都不懂,女人第一次都会出血的,那个膜被你捅破了。”银杏着急地说。

猛子点点头说:“哦,难怪进去的时候有些困难。”

银杏羞得在猛子胸口捶了几下:“猛子哥你欺负人,你真坏!”

猛子笑着抓住银杏的手说:“好了,好了,别闹了!我回去会解决的,我们快走吧,别误了车。”

银杏这才住了手,挑起大眸子看了猛子一眼,挽着他的手幸福地笑了。

章节目录

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邪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邪神并收藏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