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魂不守舍

猛子用衣服提着一包酸枣子着急忙慌地往家里跑,脑子里还在想着赶紧找个电话和徐大宝报信的事。没想到刚跑到半道就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猛子!是猛子吗?”

猛子回头一看,不太认识。再仔细一辨认,终于认出来了:“哟,你不是有才叔嘛!”来人正是田寡妇提起过的她那个染上赌瘾的小叔子有才。

有才不好意思地说:“大不了几岁,别叫叔了,就叫有才吧。”

“哦!”猛子点头说:“有才,回来几天都没看见你,听说你常在镇上玩牌啊?”

有才红着脸说:“才从派出所出来,徐所长托我给你带点东西。”

“什么东西啊?”猛子问。

“三个手机,徐所长说卡都办好了,直接用就行了。”有才边说便从兜里拿出来几个手机交给猛子:“猛子,你可真行啊。刚回来徐所长就把手机都给你准备好了,还一下就整三个,你要那么多手机干啥啊?”

猛子拿过手机笑着说:“这玩意来得太是时候了!”他看看有才,又笑着说:“徐所长就是要我好好看着你们,再干什么违法的事随时就能报告给他。”

有才陪着笑说:“猛子,你帮我嫂子打跑一帮小混混的事我都听说了,你真有两下子。放心吧,我这次真的发誓戒赌了,再也不打牌了。”

猛子心里说:你小子不打牌了,是不是想跟田寡妇一起过日子了?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说,只是笑着说:“那就好,那就好!”猛子想着要报告狼娃行踪的事,也不再跟有才废话,说着便走开了。

猛子拿出徐大宝给他的卡片,用手机给他拨了个电话:“大宝哥,我在村东面酸枣林发现狼娃了,跟他过了几招,把他枪给夺了,不过是把空枪,在我这。不过这小子确实有几下子,往西面山里跑了,你们赶紧组织人围捕吧,应该还来得及。”

徐大宝一听大喜:“猛子,这么快就让你发现狼娃了!不愧是特种部队出来的,果然厉害!猛子,这次要是抓住了狼娃,我给你请功!”

“那倒不用了。”猛子说:“你们小心点,明天我再把枪给你送过来。”

“好呢!我马上安排行动,不跟你说了。”徐大宝说完便挂了电话。

猛子摸了一下插在后面裤带上的那把枪,真想拿出来玩几下,离开部队后已经好久没摸过枪了。但他还是忍住了,毕竟是特种部队出来的,自律意识还是很强的。

猛子提着酸枣子跑到自家院子外边就开始喊:“婶,酸枣子给你弄过来了。”

莲花笑着从厨房里迎出来,故意嗔道:“猛子,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累晕了呢。来,先洗个澡,准备吃饭了。”

“知道了!”猛子答应着,便放下手里的布包,脱了衣服准备去洗澡。

没想到这衣服一脱,插在后面的枪便露了出来。莲花一眼便看到了猛子身上插的枪,吓了一跳,惊奇地说:“猛子,你怎么身上还带着枪啊?”

猛子这才想起这件事来,忙把枪抽出来放到了莲花的一柜子里。笑着说:“没事,婶,一个劫匪的,被我给夺了,明天给派出所送过去。”

“劫匪?”莲花更害怕了:“你去弄酸枣子,怎么就碰到劫匪了?”

猛子一边**了衣服,走进浴室准备洗澡,一边还在回答者莲花的问题:“我也没想到那家伙就躲在林子里。大宝哥跟我提起过他,脸上有道疤,我一看准没错。本来想把他抓住,可这家伙绑了个人质,还拿着枪,我投鼠忌器,让他给跑了。”

“早知道就不要你去弄什么酸枣子了,多险啊!”莲花后悔地说:“你说还有个人质,谁啊?你认不认识?”

莲花这一问,倒让猛子又想起老顺那个城里女人林汤圆来了,想起她那黑色蕾丝衬托出来的性感和诱惑,还有碰到她那诱人的玉兔和屁股时的手感,猛子走了神,下面的小兄弟却早已昂起了头。

莲花在外面没有听到猛子回答,就走到浴室门口看了一下。此时的猛子早已脱了个干净,呆呆地站在那里,不久前才让莲花醉生梦死的大玩意直挺挺地翘在那儿晃动着。

莲花凭直觉感觉到猛子正在想哪个女人,而且肯定不是自己,不然他也用不着发呆,早把自己叫进去帮他搓背了。于是故意咳嗽了一声说:“猛子,那个人质到底是谁啊?弄得你魂不守舍的。”

猛子一下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说:“那人我也不认识,她说她是老村长的女人,不过看她那年纪比二蛋还小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莲花这才明白过来,难怪猛子想起她来会有反应,莲花见过那个女人,知道她那样子让男人见了确实能丢魂。莲花笑着说:“难怪我们猛子魂不守舍的,原来是看到城里的美人了。”

“不是,婶……”猛子有些不好意思了。

莲花看看猛子那个大家伙还没退却,认真地说:“猛子,你可别打她的主意,老村长看得可严了,平日里都很少让她出门。不过有人听二蛋说,老村长对这个女人并不好,经常无故打骂她。你说她一个城里的女人,长得那么漂亮,又比老村长小了几十岁,凭什么嫁到这个穷山沟里来啊?这个事情不简单,你可别去惹出什么麻烦来。”

“知道了,婶。”猛子嘴里答应着,心里却还在嘀咕: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甘心嫁给那么个老头呢?

章节目录

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邪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邪神并收藏狼性御村姑:特种兵在乡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