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淼子

    尽管很想看到杜绣,但被医院事情缠身的周青根本就没有机会。

    他不能见死不救,更不可能在这种紧要关头请假,但这么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全国乃至全世界这种患者少说几百万,就算有一百分之一的人来找周青看这种病,周青……

    而且不光有患者找周青,各处的医学界大鳄也是闻讯而至,特别是中医界,许多比较权威的人物听说这件事之后都主动来到医院指名道姓的就找周青,而周青又不可能将人全部给得罪了,所以只能挤出时间去应对,最后时间都挤不出来的时候他也就没办法了,随别人怎么说。

    “周医生,我爸这病都好些年了,希望您能救救他,那怕能让他正常说话都行,您要多少钱我给多少钱?”

    这是有钱人!

    “周医生,我给您跪下了,求您一定帮我妈看看!”

    这是孝子!

    “周医生……”

    人生百态不一而足,但周青短短时间全部看到了!病人始终是病人,那怕他们有钱有权有地位,当病魔来临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周青在低层苦苦挣扎过,他理解这种心情,所以他竭尽全力。

    “周青,快跟我一起出去一下!”

    正在帮人看病的时候王学明拨开众人赶了过来,脸上带着些激动道。

    “回去多帮你妈做一些复苏**,这样会效果好些!”

    那人千恩万谢的离开,周青这时候直接又接手了下一位病人抬头看着王学明道:“王院长有事直接在这说吧,病人太多,我走不开!”

    “有人要见你,你不见不行!”王学明见他不紧不慢,根本不理会自己,不由急了!

    “我倒是想见,但你看看这么多病人我能跟你去么?”周青随口回答,看了一眼门外的人山人海,这些人有的已经在医院等了好几天,就算是不催促,周青都看不下去了,病人越来越多,他只能尽力而已。

    王学明这才注意到很多病人家属不善的眼神,他皱了皱眉走到周青跟前低声道:“这次来的可不是一般人物,是中医界首屈一指的专家,在国外名头都极为响亮,这次是来特意跟你探讨一下这方面的问题,你给我个面子,过去一趟!”

    “首屈一指就让他来这里帮我分担一些病人,这当口我没时间去见他!”周青用最直观的态度回绝了王学明。

    王学明气的指着周青就要发火,不过注意到周青布满血丝的双眼之时他叹了口气摇头离开。

    ……

    医院会客室,院长齐金方笑眯眯的陪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交谈。

    老人看上去有七八十岁的样子,白发苍苍下是一张红润光滑的脸,眼睛没有丝毫苍老,反而显得格外明亮,消C的体型上一身中山装,让人一见之下就会生出一些有距离的亲近感,极为不凡。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女孩大约二十来岁的样子,看上去不是特别漂亮,但算得上眉清目秀,而且属于极为耐看的那种女人,越看之下便越觉得离不开眼睛,让人惊叹之余不时的会偷偷注视,一些医院的主治医师的眼光都不由放在她的身上,她看似平和,但仔细观瞧之下就能发现这女孩一双眼睛里面藏着一种很直观的孤傲,有种让人想亲近而不敢亲近的气质。

    “李先生这次来总医院让我都措手不及,想不到一个小辈的事情竟然惊动了您!”齐金方半恭维半客套,语气很是恭敬。

    戴兰在旁边若有所思的看着这爷孙两人,心里明白以齐金方这种地位为何还要如此恭敬,这老人想必就是中医界公认的针王李淼子!

    提起李淼子这个名字大多数人恐怕都是从一些书上看到的,这个人一生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据说十三岁行医,三十岁便将自身医术自成体系声明大显,五十岁受到邀约去救治一个犯了绝症的外国首长,一针彻底成名,在外媒跟本媒的造势下针王的名头名副其实的落在了他头上,近些年早就不见了踪迹,旁人想寻而寻不到,想不到竟然会因为周青而出现在总医院!

    “齐院长太客气了,这件事对我来说不小,而能用针灸治疗这种病的人老头在他面前也绝对不敢称前辈!”李淼子不善客套,但笑眯眯说话的时候却让人极为亲切自然,丝毫没有架子。

    “李老先生若是碰到这种病的话有把握医治吗?”戴兰笑着问了句,她实在想知道这位中医界的泰斗人物会怎么回答,医生本身就是为病人服务的,但这位掌握着一身惊世骇俗医术的老头竟然会选择隐居消失了十几年,戴兰没办法接受。

    李淼子人老心明,看出来戴兰似乎对自己有些成见,不过他没介意,反而笑呵呵答道:“我只有三成把握,让我医治的话我是不敢动手的,好死不如赖活着,反倒是年轻人有冲劲,我是老了!”

    这时候李淼子身后的女孩忽然脆声道:“有冲劲是好事,可贸然动手之下不顾病人死活就是傻子无疑!”

    别人或许不明白,但李淼子却看的透彻,知道不管是多么惊人的针灸绝技,对这种病都不可能有太大把握,而周青之所以能治疗成功,运气也在很大一部分,他不会认为周青运道好,但他那心高气傲的孙女李艾却不这么想。

    “可人家成功了!”戴兰看着出声的女孩笑着说了句。

    女孩哼了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事实上李艾的确是有些妒忌周青,在听到自己爷爷说这个年轻人的针灸术可能和他不相上下的时候李艾就不舒服。她心高气傲,爷爷更是她心中神灵一般的人物,如今竟然从爷爷口中有人得到如此评价,李艾怎么都不能相信,她是天才,平时只有她俯视别人,怎么能容忍自己仰视别人。

    “戴院长别失礼!”齐金方看了戴兰一眼不让她多说,齐金方比戴兰了解李淼子,知道这是一个让人敬服的医者。

    李淼子摆手示意无所谓,反而看着戴兰笑道:“小丫头,我针法从三十年前陷入迷局之后就再无寸进,说来惭愧,近些年我是沉迷于此无可自拔了!”

    他秦楚戴兰的想法,却没有挑明,间接解释了自己隐居的原因。

    戴兰听他如此说一时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心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自己把追求强加于别人是有些不恰当,而且她倒也能理解李淼子那种心情,据她所知,周青师傅当年不也是潜心隐居于桃花村吗?

    “李先生大度,戴兰赔不是了!”她倒也干脆,想清楚一些事情后果断道歉。

    李淼子示意无妨,笑着道:“我隐约抓住了一些东西,正好近些日子你们医院的那位小兄弟被传的神乎其神,我这种老东西就给炸出来了!”

    正巧这时候王学明走了进来。

    齐金方看他身后没人,不由问道:“周青呢?”

    王学明老脸之上布满尴尬,想说些事情帮周青圆一下,但没有说谎经验的他一时间支支吾吾的道:“周青哪

    儿病人太多,他暂时走不开!”

    “这周青太不像话了,病人多难道还不能离开一会,怎么能让李老先生这种人物等他!”齐金方怒道。

    戴兰自然知道齐金方的愤怒是装给李淼子看的,但明明知道她心里还是不太舒服,接腔道:“院长,周青几天几夜没合眼,院长这么说就过了!”

    “真当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我爷爷就算是去ZNH别人都是恭恭敬敬,他倒是能摆谱!”李淼子没反应,李艾却忍不住了,清秀的脸上乌云密布。

    “无妨,这我理解,小艾,咱们走一趟去看看周医生!”李淼子站了起来。

    这时候就连戴兰都对这老头的心性心服口服,一个人没脾气正常,但一个某方面的权威人物没脾气就足以让人敬服赞叹,李淼子如此地位能舍下脸去诊室见周青实在是不简单。

    “爷爷,不行咱们就回去,要去你去,我反正不去!”李艾一听急了!

    李淼子稍微加重了一些口气道:“小艾,别人医术好不好没见过不清楚,但别人的医德却是你要学习的地方,我这些年教你的东西你是不是只挑了一些旁门左道!”

    李艾有些委屈,自己爷爷还从来没用这么重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心情晃动间却是已经将周青记恨上了!

    “李老先生消气,这事是周青不对,我这里帮他赔不是了!”齐金方见情形不妙忙打岔。

    李淼子点点头,没再多说,让齐金方带路往周青诊室走去。

章节目录

桃花村里桃花事:山野男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纯洁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洁猫并收藏桃花村里桃花事:山野男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