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检查村长老婆身体

“你帮我检查下一看,看我有没有问题,大龙总说是我的问题,我不是医生,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的问题。”

“哦,好呀。”孔生贵一听刘婶说让他帮她检查身体,心里偷着乐。

他心想女人有没有生育能力,不通过大医院高级仪器检查是查不出来的,叫他这没有学到什么真本事的三流大学毕业的学生更是查不出什么问题出来,但他为了要摸一下这漂亮的婶婶,趁此机还可揩揩油,机会就在眼前,他那里肯放过,于是连忙答道。

“怎么检查呢?检查哪里呢?”刘翠花看着他道。

“你先坐到庄稼地里去,你这时不能晒太阳,晒太阳就检查不准。”由于这庄稼长得比较高,孔生贵让她躺到庄稼地里主要担心不要被路过的人看见不好,并不是说晒太就检查不准。

刘翠花真的走到庄稼地里空地上,然后找了一块破布垫在地面上坐下,

孔生贵也跟着走了去,拿出了在车上买的一份报纸垫在地上,自已挨着刘翠花身边坐下,并叫他伸出一只左手来,装模作样地把白衫长袖卷了上去,摸着她雪白的手臂诊了一会脉,其实检查女人是否有生育能力与诊脉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为了使刘翠花更相信他,才这样学着医生的样子装模作样,当然他还有一下步行动的目的。

诊了一会脉之后,他又对刘翠花道:“刘婶,从诊脉看,你的应没有多大问题,不过你的子——宫,你不要误会,那是怀宝宝的地方,不知有没有问题,这一般从脉诊断不出来的,我要通过摸你的腹部才能正式确定有没有问题。”当孔生贵说到子宫二字,担心刘婶不好意思,故意停顿了会儿,她知道农村女人毕竟不像城市里人那么开放,在没有关系之前。

刘翠花由于没有什么文化,再说农村的女人也不太懂生理知识,加上子宫就在腹腔,她认为检查子宫摸腹部也正常,于是点了点问道:“哦,还这样呀?”

“嗯,你躺在这上面吧。”孔生贵站了起来,又从包里拿出一份报纸铺在刘翠花身边地上。

刘翠花挪过身体就仰面平躺在那报纸上。

她胸前的白色半透明的衫衣被高高耸起的胸撑开了,孔生贵中蹲在她身侧从她衫衣扣得不十紧密的缝隙里瞄去,发现她的深V型的乳间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她一动不动,活像一个精致的日本性玩偶。

孔生贵心跳加速,心想要是阿姨或大嫂就扑上去与她们大战几百回合,但今天身边的女人是村长的老婆,不敢轻得罪,故他还是不敢冒然冲动,于是笑了笑了道:“刘婶,准备好了吗?我马上就要检查开始了。”

刘翠花眨着一对大大桃花眼,脸泛红有点不好意思看着孔生贵轻声道:“嗯。”说实话,刘翠花还是第一次这样躺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让男人检查身体。

孔生贵伸出右手放在刘翠花的腹部上,隔着衣服摸了一会儿,觉得软绵绵,很有弹性,手感特别好,似乎还有点不过瘾,把她的衬衣向上掀起一点。刘翠花连忙用手按住衣服,不好意思地看着老三道:“老三,能不能不掀起我衣服检查呀?”

刘翠花用手按住衣服不让老三掀开并不是发现孔生贵在耍什么主意,而是因为刚才被他的手摸得有一股兴奋之感,从她腹部传开了。

再看到老三那张年轻而又俊俏的脸,她担心自己会犯错控制不了自己,故才红着脸用手按住他的手。

“刘婶,隔着衣服检查不准哦,不要误诊了你的病情。”

刘翠花一听孔生贵说隔着衣服检查不准,才非常不情愿地拿开手,并主动把衣服卷到腹部以上部位,杀时一片雪白呈现在孔生贵眼前,上面还露着一个像一分硬币大小的肚脐眼,浑圆浑圆,甚是漂亮。

孔生贵连忙把一双大手覆盖其上,然后转动手掌心在她肚摩挲着,就像放在软软的棉花上一样,接着一股热气传向他的手心,真是不一样的享受!太舒服了!孔生贵在心里a语。

躺在下面的刘翠花感觉孔生贵的手好像不是一般的手,是只会催情的手,感觉一阵阵兴奋从他手心传散开来,向她身传播开了。

孔生贵在她腹部上摩挲了几分钟,他忽然停下了,刘翠花感到那兴奋也随之消失,还以为孔生贵检查好了,坐起来笑了笑道:“老三,检查完了吗?”

“还没呢?不过,我不敢再检查了。”

孔生贵脑袋转动,心想刘婶的皮肤真好,雪白雪白,还嫩嫩的,很富有弹性,只好摸!下面肯定也不错哦,要是能再摸一下他下面就好,想到这里他跨下小兄弟又不规矩起来,当然他还是不敢再进一步冒犯这村长的老婆,担心未经她同意,控告他强奸她就麻烦了,故使了一套故纵欲擒法,有意停下道。

“那为啥不检查呢?”刚开始刘翠花还有点不好意思孔生贵的手在她腹上摸,但现在忽然见他手下停下来了,还有点不适应。

“你腹部的问题不是很大,但腹部下面的骨架不知有没有问题。”孔生贵又编了一个理由。

“老三,我能不能生小孩与我腹部下面的骨架还有关系吗?”

章节目录

偷情:乡野欲医诊所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痴者说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痴者说梦并收藏偷情:乡野欲医诊所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