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心满意得地从曹‘操’手上敲诈了百金而回,这百金就是一千千钱,相当于五百万人民币的购买力。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热门--苏宁称其为启动资金,给了曹‘操’五成分利换来。

    此时的商业并不十分发达,产品也不是琳琅满目,更多的是一些农产品,或者丝绸等轻工业产品贸易。贩卖盐铁是暴利,但是国家专卖,‘私’人除了走‘私’一些运往草原或大汉周边其余蛮族,不可能在大汉国土上以此谋利。

    苏宁的目光盯在餐饮业。这时人们日常吃的大多是经过蒸煮的,虽然偶然品尝之下味道还凑活,但是日复一日,天天如此,就会腻歪。

    饮食文化向来是华夏文化里博大‘精’深,不可或缺的一类,苏宁虽然没有认真钻研过饮食文化,但是凭借着后世发达的餐饮行业留下的映像,苏宁也能照猫画虎,不求能如后世那般,将一道道美食做的如艺术品一般,只要能超出当前餐饮水平,在一堆堆清蒸白煮的菜肴中,推出油炸、爆炒、红烧的各种菜系,苏宁绝对能赚的金银满钵。

    苏宁打算开个酒楼,就叫英雄楼。汉末的人们,上至三公九卿,下至贫民百姓,虽经过了独占鳌头的儒家的洗礼,但是汉人那骨子里的尚武与热血尚存。不论巍峨高冠的读书人,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都会崇尚英雄的,当然,他们对英雄这一个范畴,各有各的理解。

    严格来说,英雄楼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酒楼,更类似于高档会所。里面要有让人流连忘返的美食,要有引人入胜的娱乐节目,当然,让人赏心悦目的小娘子们,也是必不可少的。

    大汉的财富七八成乃至更多,集中在以豪‘门’巨阀位代表的士族手里,这一类人不在乎金钱,他们追求的是脸面及地位。

    苏宁就是打算走高端路线,赚这些高高在上的士族的钱。最美味的佳肴,最‘精’彩的歌舞,最靓丽的婢‘女’,统统给你们最舒适奢华的招待,你们老老实实献出口袋里的钱财就行了!

    接下来的两日里,苏宁工作之余,便埋头于绢布之上,一张张图纸慢慢出自他的笔下。最新接着又托曹‘操’找了些技艺上佳的木匠。成套的八仙桌,简单的扶手椅,大气的太师椅等等,全在紧锣密鼓的制作着。

    这一日傍晚,正走出尚书台低着头想问题的苏宁忽然被曹‘操’叫住。

    “子平,晚间可有时间?”曹‘操’似乎是跑过来的,还小喘着气,额头隐约有些水渍。

    苏宁看着气喘吁吁的曹‘操’,愕然点点头,尚没来得及询问原由,便被大喜的曹‘操’拉扯着,说道:“子平有空就好,今晚袁本初、袁公路、许子远、张孟卓等人在望江楼饮宴,子平与我一道前去。”

    苏宁皱了皱眉头,曹‘操’年轻时飞鹰走马,十足一个纨绔子弟,与他相‘交’的如袁绍、袁术、许攸等,都是差不多的德行,况且,诸如袁绍、袁术之类的未来军阀们,苏宁心中并没有多少好感。

    当下苏宁皱皱眉头,推辞道:“兄长你是知道的,小弟近日里十分忙碌,哪有闲功夫陪一帮子公子大少饮酒作乐?我还是回我的小屋,绘制我的图纸。”说着,苏宁微微一揖,转身就要离去。

    曹‘操’,一把抓住苏宁的衣衫,哼哧哼哧地说道:“贤弟莫要推辞,今日我还听闻贤弟于阁间昏昏睡了半晌,怎的到了为兄这里,就没有功夫了?”曹‘操’一边说着,一边以凶恶的眼神瞅着苏宁,龇牙咧嘴,煞气盈人。

    “呃……”苏宁脸上一僵,苦笑着摇摇头,心想果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自个儿今日不过是实在困倦了,打了个盹儿,这不到两个时辰,竟然传到了曹‘操’耳里。

    “兄长,不是小弟扫你脸面,实在是小弟不愿和那帮高高在上的大家少爷牵扯到一起,我最反感这一类人的。”不得已,苏宁只好挤眉‘弄’眼,做苦大仇恨状,无奈说道。

    曹‘操’默然,这些世家大少们一个个眼高手低,做起事来都是随心所‘欲’,说好听点叫风流不羁,说不好听的就是无法无天,平常百姓没少受了他们的欺压。前些年曹‘操’也曾是个纨绔,但是他也就是做一些恶作剧,却从不欺凌无辜平民。

    “贤弟,我知你‘胸’中不屑与其为伍,但是,”曹‘操’死死拉着苏宁,语气严肃沉重地说道:“这个世道就是这般,我曹孟德出身宦官之家,原本受尽所谓士族的鄙薄,即便至今,也常有士人对我唾弃。不过,好歹我跻身于这个圈子里了。当年桥公一句‘能安之者,其在君乎’让大汉整个士族对我敞开了大‘门’。若没有当年桥公的一句话,或许我曹孟德如今还窝在某个角落里郁郁着。”

    苏宁异常平静地听曹‘操’说着,只是额头上凸显的青筋和攥紧的拳头却表明,他并非如表面上一样风轻云淡。曹‘操’说完,苏宁沉默片刻,随后一字一句说道:“你这是要我搏些名声,好步入上流社会?”

    曹‘操’用力点头,深沉的看着苏宁,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个世道,名士可以畅游世间,无所阻碍。贤弟你要想有一番大作为,必须要先成为名士。而这些世家大族子弟们,虽然纨绔不堪,但是却能为你带去莫大的名声。”

    苏宁无言以对,心知曹‘操’所言非虚,只是一想到面对一帮眼高手低,整天以自身家世沾沾自喜的豪‘门’贵少时,苏宁便会止不住的厌恶起来。皱着眉头,沉默了半晌,苏宁长叹一口气,轻轻点头应道:“便依孟德兄安排吧。”

    酉时三刻,曹‘操’携带着苏宁早已来到望江楼,吴匡、伍琼、张邈也已经到来,正和曹‘操’熟络的谈笑着,至于苏宁,一个稍有些孝名的寒‘门’子弟而已,他们还并未放在眼中,只当是曹‘操’的小跟班。

    不一会儿,许攸、淳于琼拥簇者袁绍款款而来,不远处袁术一脸‘阴’沉的尾随而来。

    伍琼、吴匡见袁绍前来,急忙呼唤曹‘操’一道起身相迎,至于苏宁,则无人搭理。曹‘操’趁人不注意时,轻拍了拍苏宁的肩膀,随后拉着他一起走上前去。

    “本初可是姗姗来迟,一会儿定要自罚三杯。”曹‘操’越过对着袁绍献笑的几人,径直对袁绍嚷道。

    袁绍仪表堂堂,鄂下三缕长须飘飘,面上极富威严富贵,听到曹‘操’的调侃,不由哈哈大笑,指着曹‘操’说道:“阿瞒最是狡诈,说好了酉时末开始宴会,眼下才酉时三刻,袁某尚未迟滞,为什么还要罚我三杯?”

    众人哄堂大笑,纷纷跟随袁绍数落着曹‘操’,曹‘操’笑而不语,这时候真个去算个清楚,可就落了下乘了。适才他那么一说,也就是随便找点话题。

    不过一直沉默不语的苏宁却眼光灼灼的打量着袁绍。这个日后更先曹‘操’‘弄’‘潮’,一度让曹‘操’仰望的汉末军阀,着实让苏宁感到好奇。有人说袁绍纨绔不堪,有人说袁绍威严无上,有人说袁绍外宽内忌,有人说

    苏宁看不到传说中的种种,此时的袁绍威严是有一些的,但更多的是那举手投足之间的贵族气质,如同翩翩绅士一般。反观曹‘操’的举止,便如同鄙夫。

    感受到苏宁毫不掩饰的目光,袁绍轻轻拧了一下眉头,眼中划过轻微的不悦与‘迷’‘惑’,只是这个未来的军阀头子城府深厚,并未发作出来,反而朝着曹‘操’问道:“阿瞒,你身旁这位是哪位?”

    曹‘操’一拍额头,似乎才记起苏宁这么个人,拉着苏宁指向袁绍等人一一介绍道:“这是四世三公的袁本初、袁公路,以及南阳名士许攸。”

    苏宁一一见礼,之后曹‘操’指着苏宁说道:“此乃尚书郎苏子平,椒邑孝子,曾为亡母丁忧三年,广传为美谈,一身才华胜‘操’十倍。”

    袁绍闻言眼中划过一丝失望,原本以为是个世家名士,结果只是一个乡下出来的寒‘门’子弟,顿时没有什么结识的兴趣,当下笑道:“阿瞒‘奸’诈无耻狡猾至极,才华也胜我等十倍,哈哈哈!”

    众人闻言更是哈哈大笑,对着苏宁‘露’出明显的不屑,只是碍于曹‘操’的脸面,不好直接出言讥讽。曹‘操’小眼睛一跳,眼中寒芒一闪而逝,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没笑两声,忽然一直跟在袁绍身后的淳于琼粗声恶气地说道:“曹孟德!你给这小子引见了本初、公路和子远,为何不介绍某家?难道某家不堪入目吗?”

    --4561d80ok0波18318911-->

    ...

章节目录

三国之最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赵子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曰并收藏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