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黑的夜,在不经意间已经驱走了挣扎的残阳,笼罩大地。[热门remenxs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或许是天黑夜寒,亦或者是毫无兴致,民众们早早地关上大‘门’,熄了灯火,更为夜的幽暗死寂添了一抹张狂。

    天上不知何时,飞来浓厚的乌云,遮盖了原本如盘的皎月,散发着彻骨的寒意,如妖云般压在洛阳城上空,似乎触手可及,十分‘阴’森可怖。冷风呼呼的吹,远处的早已光秃秃的树枝,剧烈的摇晃着,似乎是心惊‘欲’逃,却又被身下的厚土,死死牵扯住,在穿过乌云的点点星光下,留下惊慌斑驳的倒影。

    庞大的皇宫中闪烁着点点灯光,昏暗摇曳,如同被家长‘逼’迫的孩子,胆战心惊地偷偷瞄着愈发‘阴’沉厚重的乌云。阵风不时吹过孔‘洞’,发出幽灵般冗长诡异的呜咽,如‘妇’人断断续续地哭泣,又如孩童蓦然的尖叫;紧密的树枝相互触碰,发出‘咯咯’的脆鸣,好似从地狱上来的使者的桀笑。

    皇宫,如同上古的坟墓,在‘阴’风中,闪烁着星星鬼火,忽明忽暗。

    忽然,一阵狂风呼啸而来,树的枝桠疯狂地摇晃着自己的身躯,颤抖着与同伴纠缠一起;‘门’窗魔怔一般拍打着框沿,发出沉闷响亮的‘哐哐’声,宣泄着它们心中的惊悚与无助。

    苏宁向身后摆摆手,盯着前方凝神端望一小会儿,搓搓手,哈了一口雾腾腾的热气,迎风而去。nnxt日间刘宏对苏宁极是满意,不知是出于对苏宁的欣赏还是对苏宁做出的美食的欣赏,刘宏硬是留下苏宁陪他晚宴。[超多]苏宁整日没有解手,此时实在是难以忍受,故而出来方便一下。

    “这个鬼天气,刚过十五竟然就没月亮了。”苏宁仰着头,一手扯着衣服,身前响起哗哗水声,“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又是一阵寒风吹来,苏宁浑身冷颤一下,四肢冒出片片‘鸡’皮疙瘩。苏宁心底一凉,一道‘阴’森如鬼蜮般的气息笼罩着他,苏宁背上冒出冷汗,头皮发麻,他都能听到冷汗的滋滋声与头皮上的啪啪声。

    “嗤…苏宁你一个新世纪的无神论者,竟然被天地间的自然现象吓成这副德‘性’。”苏宁整理着衣衫,心中自嘲道,“算了,还是快点回去,与老‘色’鬼和老太监在一起虽然不舒坦,但总好过…”苏宁心中想着,便转过身去。

    “嘭”苏宁转身的一瞬间,忽然看见他身后站着一具躯体,猛地朝他跌来。

    苏宁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脑中一片空白,任由这幅躯体靠在他的身上。两个呼吸后,苏宁回神过来,双手推起躯体。

    可以依稀看出,她是个‘女’子,二八年华,面庞姣好,不过脸‘色’妖异的苍白,苏宁撑在她身上的双手,寒冷地如同搁在冰块上一样。

    “姑娘…”苏宁看了一眼‘女’子,随即将目光移向别处,轻声唤道,“姑娘,你是否身子不适?”

    ‘女’子毫无反应,木头人般被苏宁的双手托着。

    “姑娘…姑娘…”苏宁又叫唤两声,仍然毫无回应。“莫非…”苏宁心头一冷,如水的瞳孔紧缩,伸出两根白净修长的手指,轻轻放在‘女’子鼻孔前。

    ‘女’子紧合着的樱桃小嘴忽然咧开,‘露’出一口涂满殷红的牙,呆滞的眼睛如同聚光灯紧紧盯着苏宁。

    “你…身…后…有…鬼!”

    苏宁心跳如飞,仿佛真的感觉到有一个‘阴’冷的恶鬼正在一步步接近自己,苏宁猛地回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再扭头,‘女’子脸上微微‘露’出诡异的笑容,鲜红的血水从妖异殷红的牙缝中流出,顺着嘴角落在地上。

    “滴答…滴答。”轻微的声音,在狂风怒吼中,却如惊天战鼓,响彻在苏宁耳旁。

    ‘女’子死了,带着诡异的笑容,直勾勾盯着苏宁,嘴角滴答滴答流着猩红鲜血。

    苏宁心‘乱’如麻,一把抛开‘女’子,跌跌撞撞逃似地跑远。

    “呼呼呼…”见到了屋中摇曳的火光,耳畔传来刘宏疲惫糯软的声音时,苏宁右手撑着‘门’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子平…你怎么还不进来,朕都等的心急了。”

    苏宁伸手在额头上轻抚了一把,触手的是散发着寒气的汗水。

    “陛下…”苏宁脸‘色’苍白,眼中始终含着惊恐,“死人了!”苏宁神情不安地走到刘宏身前,轻声细语说道。

    “嗯?”刘宏咧嘴笑着的脸庞一顿,眼中却‘波’澜不惊,闻言扫了一眼苏宁,淡淡说道:“无妨,这皇宫大内,哪年不死一些人?不值得大惊小怪,苏卿速速与朕说说那张小凡与碧瑶的故事…”

    苏宁怔住,目光仿佛又回到那二八年华的‘女’子身上。月黑风高夜,这么一个如‘花’人物悄然死去,换来的只是一句满不在意的‘不值得大惊小怪’…

    那诡异的笑,定住僵直的眼神,滴答滴答的鲜血,还有那一句‘你身后有鬼’,盘旋在苏宁的脑中,久久不散。苏宁心中充满疑‘惑’,他相信‘女’子的死,绝非意外。可是,刘宏的兴致显然不在一个死人身上,他需要乐趣,需要麻醉,需要幻想。而‘女’子的死亡,只会给他带来麻烦与不悦,他当然不愿也不会过多关注。

    苏宁不知是怎么回到家中,他的心神整夜被‘女’子的死所牵引。而且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女’子的死似乎与他关系颇大。虽然,这个‘女’子与他素味平生。

    “栽赃嫁祸?”苏宁脑袋高速运转,假想着种种可能,随即又否定:“在皇宫大院之内杀人嫁祸给我…其中难度不逊于摘星捕月。况且当时有那么多在场的人,虽说期间有一小会儿我是独处,但那段时间太过短暂,根本来不及让我寻找此‘女’再加以杀害,而且自始至终,那‘女’子根本没发出任何挣扎的动静与声响,明眼人一看便知不可能是我现场杀害,故而嫁祸一说根本说不通。”

    苏宁绞尽脑汁,心头还带着些恐惧,渐渐地意识变的模糊,双眼皮互掐个不停,最终睡了过去。窗外,狂风呼啸,幻影重重摇曳,风与云‘交’织缠绵,映‘射’在苏宁的窗上,成了‘女’子诡异的笑脸,眼中漆黑一片,静静盯着苏宁。

    “你身后有鬼…”

    --4561d80ok0波18323954-->

    ...

章节目录

三国之最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赵子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曰并收藏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