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天子下诏,任苏宁为洛阳都尉,协助河南尹,维护京师安定,因地位特殊,秩两千石,下辖五千军士。热门[800节访问:。由此,苏宁可谓鱼跃龙‘门’,由一个闲散的尚书郎,一跃成为手握数千兵丁的实权军官。

    大营中的军士,多是出自司隶、豫州、并州等地的良家子,向来散漫不堪,在拱卫京师的军队中,一贯臭名昭著。

    苏宁徒步来到大营,五桥人四下散开,聚众喝酒的、聊天打屁的、公然赌博的、相互斗殴的,种种劣迹,数不胜数。

    苏宁眉头紧皱,他对执金吾与建章营的情况不太了解,但同为京师防线,想必相互之间也大致相似。怪不得,日后何进为了诛杀宦官,竟然要调动外军进京,想来身为大将军的何进也深知,这些所谓的京师‘精’锐,实在是不堪一用。

    苏宁没打算在这个职位上待许久,但是在其位,谋其政,既然在职一天,就必须要治军一天。

    军号突兀地传遍大营,悠然自得的军士们猛地一怔,随后大多数人,又专心于手上的玩乐。

    “听说上面派来了个新的都尉,不知此刻响鼓,是不是新都尉所为。”

    “管他呢,一个小屁孩而已,仗着皇帝宠幸,获取高位而已。咱们都尉大营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可以横行的地方吗?”

    “是极,甭管他,赶紧掷‘色’子,天大地大,赌钱喝酒最大,理他作甚。”

    苏宁坐在中军大帐内,面‘色’淡然,无怒无喜,身前燃着一炷香。适才响彻大营的鼓声,类似大军中的聚将鼓,只是没有聚将鼓急切,但是响彻三通之后,若有人员不至,则应军法处置。而这三通鼓声,大约就是燃一炷香的时间。

    此时,香已经燃去大半,苏宁身前只端坐着少数几个军侯,其中一人凝神端坐,气度沉稳,不苟言笑,在一堆言笑无忌的军侯中,显得尤为突兀。

    又过了稍许,香已快完,苏宁起身前往校场,在座的军侯纷纷起身相随。[全集下载]

    “这个娃娃都尉怎么一言不发,看他神‘色’,也不知是什么心思。”

    “还能怎样,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咱们这个新都尉出来,就遭到底下人的漠视,此时心中一定惊怒‘交’加,说不定气的想杀人呢。”

    “不会吧,看他一副斯斯文文,柔柔弱弱的样子,应该没胆子杀人吧。”

    “哼,有胆子又如何,法不责众听过没,整个大营五千军士,除了我等少数手下人到了校场,大部分人都没来,他还能杀了几千人不成?”

    “说的对,早知道我也不来了,娘的,老子正在树荫底下睡觉了,就被鼓声吵醒,真让人不爽利。”

    苏宁早就凝神听着这些人说话,心中冷笑之余,又为当初名震天下的汉军,落到今日田地,感到由衷的悲哀。

    大营设有二十五名军侯,没人掌管大约两百人,此时校场上,稀稀拉拉地站着不到两千人,等苏宁站到主将台上时,鼓声骤然停止。

    “别部司马何在?”苏宁目光扫过下方懒散站立的众人,轻声喝道。

    “末将参见都尉。”先前引起苏宁注意的汉子‘挺’身,洪声朝着苏宁抱拳应声。

    苏宁整个人气势大变,丝毫没有先前的淡然,变得锋利无比,目光如电,扫过别部司马,冷声道:“鼓作三通,依军律,不到者,该如何处置?”

    别部司马一愣,眼中划过一抹异彩,立即回道:“依律当斩。”

    苏宁稍作点头,接着道:“着人传唤各军侯并其手下军士前来。”

    别部司马一滞,原本他见苏宁气度森然,还以为苏宁治军有方,要好好整治这支散漫的军伍,哪想转眼间,苏宁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此刻,应当是主将大发雷霆,惩治相关人的时候,而苏宁只是轻描淡写地着人传唤军士前来,丝毫没有要奉行军律的意思。

    不仅别部司马这般思量,所有人见苏宁这般行为,都松了一口气。

    “我就说的吧,法不责众啊。”

    “看来又是一个软蛋,你们猜他在咱们大营能待多久?”

    “管他待多久,只要不要来找老子麻烦就行了,谁当都尉都无所谓,反正轮不上你我。”

    底下众人窃窃‘私’语,苏宁装作未见,目不斜视,盯着远方。不多时,大批人马陆续前来,夹杂着嘈杂的抱怨声。

    等人齐至,苏宁冷眼看向众人,扬声道:“我为洛阳都尉,执掌尔等五千大军,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出身,有什么背景,既然在我治下,就要恪守军律。今日点卯,不到者众多,军律有云,点时不到,犯者斩之。然则法不责众,我无法将你等尽数斩杀。”

    苏宁满含杀气的冷漠话语让所有人心惊,大多数人惊惧地看着苏宁,只有少数人目‘露’嘲讽,对苏宁的话不屑一顾。

    “不过,斩杀十数人,我还是能办到的。”苏宁清冷喝道:“别部司马,将点卯不到的军侯枭首示众,以示警戒。”

    五千军士顿时‘骚’动起来,点卯未至的普通士兵,心脏剧烈跳动,脑子里一片‘混’‘乱’慌张。而那些依律该处死的军侯,有的大声求饶,有的报出出身背景威胁,有的则冷眼相看,并不相信苏宁会真的将他们斩杀。

    别部司马心中异常‘激’动,他对这支队伍的纪律不满已久,只是他身为区区别部司马,根本无法整治。此时,苏宁雷厉风行,以铁血手腕治军,正合了他意。

    “末将领命。”别部司马高喝一声,指挥人手,抓捕点卯未到的军侯们。

    “都尉,都尉,小人知错了,小人再也不敢了,大人您就放过小人吧。”

    这些军侯们,见苏宁来真格的,也不敢再威胁或者漠视,纷纷求饶起来。

    “徐公明,你等等,我们求求都尉,都尉大人不会真的要杀我们的。”

    “徐兄手下留情,我等俱已知错,还请徐兄为我等求求情吧,我等绝不再犯。”

    苏宁眼神一凝,面‘露’恍然地盯着别部司马,心道原来此人就是徐晃,怪不得严肃谨慎,不苟言笑,原来是被曹‘操’誉为‘有周亚夫之风’的五子良将,果真不同寻常。

    徐晃丝毫不被影响,他治军甚严,极为信奉军律,此刻既然主将下令,他就要毫无迟滞地施行命令。

    “都尉大人,我不服。点卯未到是我等错了,但军中向来信奉强者,你只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我等凭什么要对你言听计从?你即便斩了我,我依然不服,而且大营众弟兄也不会对你心服。”

    忽然,一个雄壮的军侯高声吼叫着,瞬间犯军律的军侯们一同吼叫,到后来,整个大营中的军士都在吼叫。

    苏宁心中冷笑,都说骄兵悍将难以制服,没料想这样一支几近废物的军队,也这样桀骜不驯,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这些人‘胸’中并非没有豪勇之气,并非天生就是废物,要是训练得当,定能成为一支强军。

    苏宁等众人稍稍平复,运气丹田,声音如若九天惊雷,响彻众人耳边。

    “你既然不服,就与我一战,我若是输了,既往不咎,并且日后任由你们随心行事。你若是败了,就要听从军法处置,不得再生事端。其余人等,若不相信此人,也可上前与我较量。”

    获罪的军侯目光灼灼地盯着最先叫嚣的军侯,此人姓陈,名鹏,生地虎背熊腰,一身怪力可生死虎豹,整个大营中,只有徐晃可与之匹敌,其余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此刻众人听到苏宁与陈鹏赌战,哪有不从,纷纷吼道:“我等相信陈鹏,请都尉一战。”

    徐晃面‘色’一变,眼神锐利地盯着苏宁。在他看来,苏宁纤弱,绝不可能是虎狼一般的陈鹏的敌手,但是苏宁又不是那种逞强之人,不会无端将陷自己于不利之地,徐晃也不明其意。

    只有苏宁心中冷笑,自信满满。他早已半步跨入形意化劲,此刻距离化劲只有一步之遥,若论马战,绝不是吕布、张飞之流的对手,甚至连张辽、徐晃也不如,但是若是比步战,整个天下或许只有王越可堪一战,即便是吕布也多半不如,更遑论眼下这个在历史上籍籍无名之人。

    --4561d80ok0波18323966-->

    ...

章节目录

三国之最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赵子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曰并收藏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