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苏宁于英雄楼设宴,款待双方亲朋/800rong>。更新好快。苏宁在洛阳并没有多少故‘交’,满打满算也就三两人而已。不过,蔡邕名头极大,乃是天下儒宗,身处洛阳的名士闻讯,尽皆前来。即便是袁氏与弘农杨氏,也派人道贺。

    曹‘操’张罗数日,被其父曹嵩知晓了苏宁定亲一事,尤其是‘女’方竟为名震天下的蔡邕千金,更让曹嵩重视。

    曹嵩原本是前汉曹参后裔曹腾养子,为人玲珑得体,依仗曹腾的权势,平步青云,位列九卿,又因权导利,颇有家资,后不满九卿官位,不惜万金,捐了一个太尉,位列三公。

    曹‘操’年幼时,恣意纨绔,不被曹嵩喜爱。后来曹‘操’被吕伯奢举为孝廉,任洛阳北部尉,刚正执法,展‘露’不凡的才华后,才被曹嵩重视。及此时,曹嵩上下疏通关系,调任曹‘操’回京都,任言官议郎。

    曹嵩素知曹‘操’与苏宁‘交’情莫逆,且苏宁才华出众,日后定是曹‘操’的左膀右臂,心中早有结识念头,想一看究竟,趁着此时,便随曹‘操’一道前来赴宴。

    待见了苏宁,曹嵩十分满意,‘私’下对曹‘操’说:“子平风采无双,胜你千百倍,你自幼纨绔不堪,能与苏子平为友,实则是你的大幸,你要千万重视,不可有负子平。”曹‘操’欣然应诺。

    不多时,宾客盈‘门’,尽皆翘首,期盼蔡邕到来。

    又过了稍许,蔡邕携‘女’一道前来。

    蔡邕虽获罪在身,但他的名望太盛,加上之前苏宁投靠宦官头子张让,此时虽然未得到赦免罪责的文书,但实际上已经与普通人无异,只要不太过招摇高调,宦官也不会多加为难。最新[超多]

    蔡邕的到来,将气氛推向了一个小高峰。士林名流争相拜会蔡邕,不少人委婉地流‘露’出苏宁声名狼藉,蔡邕嫁‘女’,无异于明珠暗投。

    一袭儒衫,清矍儒雅的蔡邕对这类话语一笑而过,从不争辩。倒是一旁全身火红衣裙的蔡琰,气鼓鼓地噘起小嘴,对这些诋毁苏宁的人很是不满意。

    两方人马会面,苏宁忽然感到局促起来,目光不时瞥向粉嫩可爱的蔡琰,心中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感受,极为复杂。

    苏宁父母均已故去,此刻婚姻大事,若无至亲长辈到场许诺,多为不美。‘交’好的曹‘操’年岁也不算大,况且他也对蔡邕执弟子礼,论名望身份,皆比不得蔡邕。

    蔡邕豁达,对此尚不在意,不过赴宴宾客对此却颇多微词,更加对蔡邕将千金嫁给苏宁,感到不值。

    曹嵩自见了苏宁后,便陪在曹‘操’身旁,没有多少言语,此时见苏宁陷入困境,心中一动,‘挺’身而出,对苏宁道:“子平你与孟德‘交’善,有手足之情,我厚颜自居你的长辈。眼下蔡伯喈嫁‘女’,子平岂可无至亲长辈应允。嵩不才,愿收子平为子,不知子平可否愿意?”

    曹嵩虽不是士林名流,但官居九卿,此时更身兼太尉,为曹参后裔,也算得上出身名‘门’,让众人不敢小觑。曹嵩此话一出,不少人看向苏宁的目光变地更加复杂。

    苏宁原本只是一介微寒,骤然被帝王看重,拜为两千石的洛阳都尉,又逢天下名儒蔡邕青睐,结为秦晋之好。此时更被曹嵩收为义子,从此算得上出身不凡,不复之前的寒酸。

    曹‘操’听到乃父的话,心中大喜,见苏宁脸上仍有犹豫之‘色’,急忙说道:“子平你我乃是手足,我父即你父,此乃喜上加喜之事,子平何故犹豫不决?”

    苏宁沉默片刻,心想日后注定要与曹‘操’共进退,此刻拜曹嵩为义父也无不可,当下朝着曹嵩拜倒,道:“宁拜见义父,眼下婚姻一事,还请义父共伯喈先生共同主持。”

    曹嵩大喜,扶起苏宁后,满脸笑容地看向蔡邕,心中自得,笑道:“伯喈先生,日后嵩与你便有儿‘女’之亲了。”

    蔡邕含笑应承,他与曹嵩并无多少‘交’情,但是曹嵩养父曹腾,身为宦官,却中正贤良,为世人称道,蔡邕与曹腾之子结亲,也不算辱没。

    男‘女’双方既有长辈在场,接下来就是商议具体事宜,定下诸多琐事。忽然,人群中,一人站出身,朝着蔡邕质问道:“伯喈你向来清名远播,素为士人敬仰,此番怎能忠‘奸’不分,见千金嫁给苏宁这般‘奸’诈小人?”

    蔡邕抬眼望去,见说话之人乃是黄琬。黄琬受陈蕃知遇,向来对陈蕃极为敬重。蔡邕师从胡广,胡广与陈蕃又为挚友。是故,黄琬与蔡邕极为熟悉。

    “子琰何处此话?子平品‘性’谦良,满腹才学,怎会是你口中所说的‘奸’诈小人?”

    黄琬恨恨地瞪了一眼苏宁,道:“前两日此人在陛下面前,以口舌之利,生生将司徒袁槐气得昏厥过去,更何况他与宦官沆瀣一气,怎么不是‘奸’诈小人了?伯喈,你可不要被小人‘蒙’骗。”

    蔡邕素来儒雅,但骨子里却义气当先,眼下他与苏宁不仅有师生之情,更有翁婿之谊,听到苏宁被斥为‘奸’诈小人,顿时作‘色’,怒声道:“莫非这世上只许袁槐说苏宁,就不许苏宁说袁槐吗?子琰所说之事,邕尽知。不过,邕却与子琰见解不同。”

    黄琬沉声道:“有何不同?”

    “袁槐身为大汉三公,‘私’下向陛下状告小吏已属下作之举。他数落苏宁三大罪责,苏宁坦然面对,一一辩解。然则,苏宁指控袁槐的罪责,他却气愤昏厥,先不论这些罪责是否属实,但论袁槐的这一份气度,教人好生失望。”

    “况且苏宁所指的这些罪责,是非真假,你我都心知肚明,子琰今日以妄言来欺我,究竟意‘欲’何为?”

    黄琬词穷,无言以对,满面羞惭。世家大族的那些肮脏事,只要身居高位的人,都心知肚明,只不过这些人要么与其有利益关系,要么就是其中一份子,从没人将这些挑明了说而已。

    此刻蔡邕虽未将其挑明,但话语之间已经暗指袁家不仁不义不忠无礼,顿时让许多人变‘色’,沉默不敢出声。

    “我袁家四世三公,累世清名,是天下士人所认可的,岂是你一介四下躲避的囚徒所能妄言攻讦的?”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尖锐叫声,接着便见袁术在一帮人的拥簇下,慢步走来,脸‘色’‘阴’沉,眼神怨毒。

    “蔡邕,我敬你是一代文宗,可是你这样肆意诋毁我袁家,我身为袁家子弟,定然不与你干休。”袁术恨恨地瞪了蔡邕一眼,随后朝着身后的随从吩咐道:“来人前往官府举报,就说汝南袁氏已经拿下罪徒蔡邕,请人过来处置。”

    在场所有人面‘露’不愉,一些心向袁氏的人更是满心急切,心中暗自怒骂袁术蠢笨。蔡邕乃是天下名儒,虽然没什么权势,但是却被所有读书人所敬仰。袁术此举,无异于自绝于士林,若蔡邕真被宦官的人带走处置,袁家定要背负着骂名,遗臭万年。

    袁术的随从急忙朝外跑去,忽然与一个从外面快速跑来的小黄‘门’撞了个满怀。

    小黄‘门’恨恨地啐了一口,连忙爬起来,手中捧着两卷明黄锦帛,急声道:“苏宁何在,速速接旨。”

    --4561d80ok0波18323971-->

    ...

章节目录

三国之最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赵子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曰并收藏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