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和大雷对视了一眼,均心想,该来不该来的都来了,唯独韩冰没来,这下刺激大了。《官+场+小+说+网 手#机*阅#读 m.guanchangxiaoshuo.org》

乔洋说:“大雷,你照看他一下,别让他想不开,我去给他买个新手机。”

彦俊垂头丧气地说道:“不用了,我和大雷出去买吧。乔洋,晚上可能有一对母女过来看我,母亲大约五十出头,女儿二十六七岁,都非常漂亮,你晚上在医院大门口盯着,如果看到这对母女,你就想办法把她们拦住,告诉他们彦俊不见她们,让她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记住了吗?”

乔洋说好的。

彦俊说完就换好衣服带着大雷出了病房。

文玉馨陪着刘爱国和左耀清在清苑县委开完会后,刚回到酒店准备用晚餐,大雷来到文玉馨面前,说道:“文主任,彦俊在清苑海鲜城等你,请你吃晚饭。”

文玉馨一看到大雷,就想起来桑波带着大雷等人欺负自己和彦俊的情形。

文玉馨蹙着俏眉说道:“大雷,彦俊现在是公安局长,我是公安厅主任,你居然还敢跑到我和彦俊身边来,如果你敢对彦俊有什么不轨之心的话,我杀了你!”

大雷羞愧地低下了头,说道:“文小姐,我这条命就是你和彦俊的,你们想要随时拿去。彦俊真的在等你,我带你过去吧。”

“他为什么不自己过来。”

“我也不知道,他说不想看到某人,我只负责执行命令。”

“等我一下,我去换个便装。”

在这样一个晚上,彦俊想要喝两杯的话,也只能找文玉馨了。

两个年轻人作为公安系统的上下级,一起出来喝杯酒完全不用引起任何人的猜疑。

在露天的清苑海鲜城里,两个人找了一个不太眨眼的位置坐了下来,大雷则是坐在邻桌,随时盯着周围的动静。

文玉馨看着彦俊手臂上的绷带,眼圈再次红了,说道:“小民工,你还要不要命了?你心里还有我吗?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小民工”三个字让彦俊勾起了两人所有的回忆。

彦俊感慨地喝了杯啤酒,说道:“馨儿姐,我命大着呢。”

文玉馨说:“早知道当初就不帮你了,你这官越做越大,我却越来越寝食难安。彦俊,左耀清无非就是看中你有点能力和冲劲,把你当枪使。万一哪天你出事了,这些级别的领导根本不会管你的死活。你一个人没有任何上层关系,你混的越是风生水起,盯着你的人越多。我真怕你会出事。亲爱的,要不你辞职吧,我养你,我真不想天天担惊受怕。”

彦俊看着文玉馨情真意切的凄苦神情,心中万分感动,心想,韩冰对我的关心如果能够做到文玉馨的十分之一,我彦俊就满足了。为什么我就这么贱呢?眼前这个女人多好。

彦俊并不接文玉馨的话茬,说道:“馨儿,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呢?你现在还好吗?”

文玉馨说:“一切都好,就是太想你了。有一天夜里做梦,梦见你被人射了二十多枪,我惊醒之后哭了整整一夜。彦俊,要不我让刘厅放   我到清苑吧,我过来陪着你。”

文玉馨说完把整扎啤酒都给喝了下去。

彦俊苦笑道:“傻瓜,你就不能想着我点好么,二十多枪不成马蜂窝了。馨儿,你不能想着我,现在谁跟我走得近,谁就会有危险。如果你现在不是公安厅领导,只是个普通人的话,我都不敢单独见你。”

文玉馨翘着性感的嘴唇说道:“单独见我怕什么?我跟你一起经历的危险还少吗?我什么时候怕过。”

这时乔洋的电话打了过来,说道:“彦俊,果然有一对母女要来看你,被我打发走了。”

彦俊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自从在卓二狗的葬礼看见了卓二狗父母悲伤的惨状之后,彦俊进一步领会了儿女对于父母的含义。彦俊打心底里也不再那么恨自己的亲生父母了。

如果换做平时,彦俊还真的想和亲生母亲、姐姐见一面。

可彦俊知道,自己身边不知被安插了多少暗哨,卓非凡的,清苑其他黑道人物的,甚至还有余南山的,一旦自己跟母亲和姐姐见面的话,难免不被狡猾的对手发现破绽,那无异于至母亲和姐姐于险境。

而且,彦俊觉得,一旦自己和亲人关系融洽的话,那种融化在血液里的亲情肯定急速升温,可自己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他不愿让亲人经历卓二狗父母那样的丧子之痛。

所以,保持这种冷漠的关系,是保护他们人身安全和情感的最好办法。

正在沉思之际,彦俊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彦俊一看是刘爱国的电话,就知道刘爱国要找自己算账了。

彦俊不想跟刘爱国多解释,挂掉电话后关掉了手机,说道:“馨儿,你们刘厅长身体怎么样?”

文玉馨到现在都不知道刘爱国和彦俊的关系,说道:“刘厅身体挺好的,他这个人精力很充沛,明年换届的时候就要正式上任副省长了。”

彦俊很满意,说道:“我再去拿点酒,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彦俊起身去吧台拿酒,正好邻桌有个五大三粗的胖子也起身去拿酒,彦俊不小心踩到了那个胖子的脚,彦俊赶紧说声对不起。

胖子不依不饶了,一把抓住彦俊的衣领,说道:“踩了一下脚,说声对不起就行了?那杀个人也可以说声对不起了?我现在杀了你再向你道歉行吗?”

彦俊诧异地看着这个胖子,说道:“大哥,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说过对不起了啊。”

“不行。他妈的,我脚受伤了,送我去医院,要不就赔医药费。”

彦俊说:“大哥我只是来吃饭的,可不是来闹事的。你看我膀子上还吊着绷带呢,你那么壮实,我怎么可能一脚就把你踩伤呀。赶紧放开我。”

大雷这时拎着酒瓶就要过来帮忙。

彦俊向他递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

文玉馨一看有人闹事,赶紧站了起来,说道:“你这人讲不讲理,都跟你说对不起了,还要怎样,快点放开,他身上还有伤呢!”

胖子一看到文玉馨,顿时傻眼了,多么艳光四射的女人啊,那象牙般的肌肤,高耸的鼻梁,澎湃的波涛,还有浑身散发出来的特殊香味,真是个极品尤物啊。

胖子放开了彦俊,说道:“老子这次原谅你了,下次走路小心点。妈的!”

彦俊赶紧说知道了。

文玉馨一看事态平息了,也就扭身回到了自己的桌上。

可是胖子的眼睛却离不开文玉馨的艳臀了。

南州第一美臀,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那么吸人眼球。

胖子招了招手,隔壁桌上一起喝酒的十来痞子立马就围了过来。

胖子端着酒杯来到文玉馨面前,说道:“美女,别跟这个残废人一起喝酒,跟哥喝,哥保证你今晚很爽。”

大雷一看这情势,起来就要开打。

彦俊赶紧示意大雷不要动。

文玉馨头都不抬,冷声说道:“滚!”

胖子一看文玉馨不上路,扔掉酒杯就准备摸文玉馨的艳臀。

彦俊大声说道:“光天化日调戏女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胖子咧嘴一笑:“哥就是清苑的王法,兄弟们,把这残疾人给我废了。”

胖子的十几个人手下立即掏出随时携带的弹簧刀,朝彦俊围了过去。

其中一个抡起啤酒瓶就朝彦俊头上砸去。

但啤酒瓶抡在半空就被一个穿黑色西裤洁白衬衫的男人一拳击碎。

这个时候,十几个痞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四周已经出现了十几个清一色西裤衬衫的健硕男人。

还没等十几个痞子闹明白什么情况。这十几个男人已经开始动手了。

每一下都是势大力沉的重击。

不到两分钟,十几个痞子每个人的手臂、小腿都被打得粉碎性骨折,一个个痛的躺在地上哭爹喊娘。

白衬衫里有个领头的打了个电话,不一会,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将十几个痞子如同扔麻袋一样全扔进了车里带走了。

随后,十几个西裤白衬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彦俊笑道:“馨儿,看到了吗?在清苑有这么多人保护我呢。”

文玉馨蹙着眉头道:“想杀你的估计更多吧!这里治安真乱。”

彦俊说道:“下周一开始,这里的治安就不会再乱了,我会搞一次大动作。走,今晚我送你回房间。”

文玉馨一听说彦俊要送自己回酒店,就想到了每次和彦俊缠绵时的销魂,身体也燥热了起来,说道:“你受伤了,还行吗?”

“只要还能喘气,就肯定行!大雷啊,你先回去吧,我要陪省厅的文主任散散步。”

大雷知道彦俊和文玉馨的渊源,识趣地走开了,但他不敢真的回去,而是在不远处瞧瞧地跟着。

一来到文玉馨的房间,文玉馨就像一只妖媚的蛇精一样缠住了彦俊。彦俊的右手从文玉馨的短裙里伸了进去,抚摸着那对如同蜜桃一样的白皙丰臀,顺势就拉下了那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淡蓝色蕾丝内裤。

文玉馨的的欲@望如同开了闸一般,扭动着傲人的身体,摩擦着彦俊的每一寸肌肤,娇喘着说道:“躺下,就在地毯上。”

彦俊依言躺在了地毯上。一

@!~

章节目录

官途之春色满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绝境中的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境中的哥并收藏官途之春色满园最新章节